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贞观大闲人 > 第三十章 志向高远
    很让人灰心丧气的理想,至少王家兄弟听完后,满腔雄心壮志像被针戳破的皮球似的,瞬间气全漏光了。

    兄弟二人腰杆以肉眼可见的度飞快耷拉下来,由刚才的挺拔劲松变成了身后的歪脖子树。

    “兄弟,你是个有大本事的人,咋这么没出息咧?”王桩怒其不争的嘴脸跟李道正训儿子一样一样,分外欠抽。

    遥望漫天繁星,李素不置可否的笑。

    怎样跟两个只活了十几年的家伙解释一个活了两辈子的人的心境?嗯,对牛弹琴或许还更有效果,弹一西班牙斗牛曲,牛都喘粗气,这俩货不同,不但长相丑得完美躲过了所有的人样儿,而且李素严重怀疑他们脖子上那颗东西不是脑袋,是肿瘤。

    “哥,我们说要走出去,去哪里呢?”王直的眼里充满了矛盾的兴奋和迷茫。

    少年人几乎都曾有过的眼神,心志比天高,一旦说到具体了,顿时茫然无措。

    王桩今天的智商有常挥的现象,沉默一会儿,仰起头看着星空,豪情得连语气都变成了咏叹调:“走出去,当府兵,战场杀敌立功……”

    啪!

    一记重重的巴掌狠狠抽在王桩的后脑勺上,抽得王桩剩下的咏叹调霎时变成了哀嚎。

    “王八蛋,想死先给你爹娘送了终再说,一家人好不容易逃过天花捡了条命,好日子没过几天又去入府兵,你们兄弟死了不要紧,爹娘咋办?不孝的东西!”李素难得认真严肃的骂开了。

    王家兄弟自从天花瘟疫时得了李素的活命之恩后,一直对他很服帖,被抽了也不生气,揉了揉后脑勺,王桩咧嘴笑道:“听说陛下打掉东突厥后,年年对外用兵,要把咱们大唐周围的邻国都收拾一遍,而且军功也越来越厚重了,入了府兵,跟随大军出去打一仗,多砍几个敌人的脑袋,回来赏田赏钱咧……”

    李素气得想笑。

    说得简单,好像打仗就是跟着大军出去砍几个脑袋拿回来换地换钱一样,李素虽然没经历过战争,但他知道战争有多么可怕残酷,大唐如今虽说兵锋正盛,看谁不顺眼就揍谁,把周围的邻居们吓得瑟瑟抖,但只要是战争,就一定会死人,这俩脑子一根筋的货上了战场,死亡的概率绝对高得可怕。

    累了,不想跟王桩争了,抽他抽得手疼,明日偷偷跟他爹聊聊他儿子的远大志向,然后看这两兄弟被吊起来抽,美滴很。

    “我想通了……”李素忽然改了口风,神情很严肃,目光透着一股子欣赏,非常诚恳地看着王桩道:“我尊重你们的志向,好好朝着这个方向努力吧,大丈夫生于世间,富贵功名当从马上取!”

    “哎呀,还是你有学问,这话听着提气,好!”王家兄弟乐得眉眼不见,连连点头。

    决定了,明天跟他爹建议,抽他们的鞭子先用盐水泡一泡……

    …………

    玩够了,三人各自回家。

    李素回到家时已近深夜,推开门,堂屋中间的桌上一盏油灯未灭,凑着昏暗的灯光,见老爹卧在床榻上有节奏地打着呼噜,李素放下心,烧了点热水洗脸洗脚,这是李素两辈子都没改过的习惯,日子过得再穷,基本的洁身习惯还是要坚持下去的。

    做完一切,李素满脸困意,打着长长的呵欠蹑手蹑脚爬上床,刚躺下没来得及闭眼,耳边响起老爹阴森森的声音。

    “怂货,外面野一整天不回家,今我懒得动,明早起来看我怎么抽你……”

    说完李道正继续打起了呼噜,睡得那叫一个香甜。

    李素失眠了。

    长安城。

    宿国公兼左领军卫大将军府今晚张灯结彩,大宴宾客。

    这位名头响亮的国公爷兼大将军姓程,名咬金,后改名为知节。是的,就是那位古今闻名,鬼见鬼愁的混世魔王三板斧,千年后民间有句俗话叫“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可见此人多么的煞风景了。

    今晚程府有喜事。

    今年贞观十一年,刚开春不久,李世民有感近年征战频繁,国朝名将如李靖,李蓿厍恚境俟В桃Ы鸬冉於嗄昀丛苷剑鸸瞥俏奘ξ抟愿醇樱谑羌臃庵罱晕蚊悖渲谐桃Ы鹩伤薰姆馕凳骋仄甙倩Аp>  从宿国公改为卢国公,从爵位上来说,顶多算是平调,为何程咬金要大肆庆祝呢?

    原因就在爵位的称呼和赐封爵位的皇帝身上。

    古时的“宿国”和“卢国”皆属山东一带,那一带恰好是程咬金的家乡,将爵名冠以家乡之名,足可见大唐皇帝陛下对其何等的宠信,而“宿国公”的爵位,是高祖皇帝李渊封给他的,如今贞观十一年,李世民又将其改封为卢国公,爵名仍是程咬金的山东老家,足可见多年恩怨风雨后,两代帝王对他的宠信仍不减分毫。

    以程咬金这种平日练武时多举了几下石锁都要呼朋唤友庆祝的人来疯性子,改封国公这么大的事怎可不大肆热闹一番?

    新的御赐卢国公府牌匾挂上门楣,程府一片喧嚣鼎沸,李靖,李蓿境俟y染忻派笮Γに镂藜桑壳牵宜炝嫉任某伎醋乓话锎直珊鹤哟蠛按蠼校挥擅媛犊嗌蠹叶际欠缪胖耍跄苁艿昧苏獍泷氤衬值难缁幔磕魏握庑粘痰钠シ蛱褡爬狭成厦畔嗲耄氩欢餍员憬侵苯涌冈诩缟戏杀级ィ斡伤窃跎钸澈龋粘痰睦匣蹙褪遣惶宦纷呓止校姥赫蛉说耐练怂频慕歉髯钥附谈p>  武将们敞开胸襟,大碗喝酒大口吃肉之时,长孙无忌等文臣却摇头沉默,如同被绑架的人质般垂着头,在众多欢腾的人群中颓然嗟叹。

    今日被这老货扛在肩上走街过市,为了吃这顿酒宴,把自己的老脸都丢光了。

    ps:求推荐票三江票,三江票每天下午2点可以领,每天都能投的,诸兄千万莫忘记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