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贞观大闲人 > 第十四章 善因善果
    老爹的威胁永远是这么的直接,胸无点墨的他词汇贫瘠得可怜,“抽死”二字在他的印象里,已是生不如死的酷刑。

    听多了这个词,李素的表现已经很无所谓,他关注的是另一件事。

    “王家老四咋了?挺过去没?”

    整个大唐的百姓包括李世民在内,应该感谢的人不是他李素,而是王老四。

    王老四若是没染上天花,李素还真有可能不会搞出什么接种牛痘的事情,他一直不喜欢出风头,而且也懒,懒到害怕因为出风头而被世人破坏了他目前懒惰而悠闲的生活。

    李道正目光总算浮起了几分暖意:“老四没死,差点就么有咧,最后还是挺过来咧,只是脸上多了许多麻子,怕是一辈子消不了咧,将来找婆姨不容易啊。”

    李素笑了:“活着就好,比什么都好。”

    心情莫名开朗起来,有种欢腾狂奔的冲动,这些日子明牛痘,被孙思邈一次又一次的骚扰,还不得不抽出时间给朝廷派到太平村的四名大夫培训接种牛痘,李素忙得昏天黑地,情绪一度到了崩溃的边缘,毕竟对一个立志一生悠闲懒惰的人来说,这种忙碌的日子实在太折磨人了。

    王家老四没死,似乎这些日子做的一切都有了意义。

    亲历过这个年代的悲喜和生死离别,李素渐渐对生命有了一种自内心的尊重,这是一个人命如草芥的年代,哪怕活在贞观盛世,一条生命也远没有前世那么昂贵,战争,饥饿,疾病……随时都能夺走生命,正因为生命的低贱,李素心中反而对它尊重起来。

    “一定要好好活着啊……”李素在心中默默对自己告诫。

    感慨丛生的李素着呆,李道正开始酝酿怒火,最见不得儿子这副瓷笨的样子,自从半月前开始,这个儿子就经常露出这样的神情,令李道正胸中时常窜出一股急欲大义灭亲的邪火。

    “说话,怂货!你那个种牛痘的法子,到底有用没用?”

    李素终于回过神,无辜地看着老爹:“有用没用,您看看王家老小不就知道咧?他们还能活蹦乱跳到咱家来磕头,想必应该死不了了吧?”

    李道正仔细一寻摸,确实也是,别人既然都登门磕头谢恩了,肯定死不了,如此说来……

    再次盯住李素,李道正目光愈惊疑。

    这个儿子……他越来越看不透了,以前也没现是这么灵醒的人呀。

    “素儿,你老实告诉我,这个接种牛痘的本事你从哪里学的?有人教你吗?”

    李素苦笑:“孩儿天天在村里,谁会教我这个,就是胡乱猜的……”

    “猜的?”李道正愈不信,这种事靠猜能猜出来,祖坟得冒多少青烟才猜得中啊。

    “对,猜的,乱七八糟猜一猜,胡搞瞎搞一下,就猜中咧……”

    嗡的一声,降魔法器藤条毫无预兆地祭了出来,看得出,它已饥渴难耐。

    “说实话!”李道正脸色阴沉。

    牛痘知识的来源实在不好解释,真相往往很复杂,真相要追溯到一千多年以后,而且先要跟老爹解释地球磁场,宇宙黑洞,光可以导致时光倒流等等……

    聪明人懂得用最简练的语言解释最复杂的事物,李素决定给老爹一个简练的回答。

    “半月前孩儿做梦,梦里见到了一位白胡子仙人……”

    藤条即将落下的那一刻,忽然停下了,李道正茫然地看着儿子。

    “在梦里,仙人送给孩儿一本天书,然后拍了拍孩儿的肩膀,说世间一切难事,书中皆有答案……”

    “然,然后呢?”李道正被儿子绕进去了。

    “然后仙人推了孩儿一把,说去吧,皮卡丘……孩儿就醒了。”

    “所……所以?”

    李素激动地看着老爹:“顿悟了啊!爹,孩儿顿悟了啊……”

    刷!

    降魔法器裹挟风雷万钧之势,狠狠朝李素身上挥落。

    “怂货,敢糊弄老子!”

    村里的乡亲都种上牛痘了,再也没听说哪家染上天花,太医署的四位大夫很有责任心,仍留在太平村小心观察。

    村子不大,不可能藏得住秘密,王家兄弟更是不遗余力到处宣扬,李素如何忧国忧民忧乡亲,如何不吃不喝冥思苦想终于现了克制天花的办法,如何大公无私将此法献给朝廷,解万千百姓于水火之中。

    诸多被王家兄弟加工夸大后的故事娓娓道来,过程之详细,剧情之扯淡,简直可以分成章回小说了。

    五日后,驻守太平村的大夫高兴的告诉大家,天花瘟疫确定已被杜绝了。

    村中百姓欢腾欣悦,笑声里夹杂着不少痛哭,那些在牛痘面世之前不幸染上了天花的人,终究已永远逝去了。

    一大早,李素睡眼惺忪打着呵欠,懒洋洋地打开自家的门,破旧的木门出吱呀的难听声音,听得让人牙酸。

    张着嘴,李素才打到一半的呵欠,却被眼前这一幕吓得硬缩了回去。

    黑压压的一大片人群,无数熟悉的面孔,就这样静静地站在李家的小院正中,静静地看着刚走出屋门的李素。

    村里老少都来了,一个不少,几百人满满地站在一起,人群却鸦雀无声。

    村中德高望重的宿老赵爷爷站在最前方,看着吃惊木然的李素,赵老头大声道:“太平村上下一百一十二户,谢李家救命之恩,乡亲们,跪”

    呼啦啦,几百人全跪下了,黑压压的一片,男人女人,老人妇孺,安静的朝一个年仅十五岁的少年下跪。

    李素吃了一惊,三两步抢上前,赶紧扶起了前头跪着的赵老头和另外几位老人。

    “赵爷爷,几位爷爷,你们这是折小子的寿,小子万万承受不起……”

    赵老头被李素搀扶着站起身,却已老泪纵横,泣不成声。

    “赵某这一生历经大小瘟疫十余次,今年的天花最厉害,我太平村却只死了十几人,李家小娃,你积下了天大的恩德,我等跪你一跪,如何受不起?”

    李素苦笑连连,当时明牛痘,想救的只是王家啊……

    正待劝解乡亲,忽听院外一声大吼。

    “太平村李素何在?大唐皇帝陛下有旨,跪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