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万岁约阿希姆 > 第66章 奥斯曼:近东之熊(下
    在伊斯坦布尔郊外的土军兵营,夏树见到了法提赫的部队,一支甲胄森森、刀光闪闪的西帕赫骑兵。..

    往前追溯两三百年,西帕赫骑兵和另外两支奥斯曼骑兵部队西帕希骑兵和阿今日骑兵,共同构成了奥斯曼帝国扩张的尖利刀锋。斗转星移、岁月变迁,膛线枪炮的运用已经大大压缩了骑兵这一兵种在战场上的挥空间,但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到来之时,各参战国还都将骑兵部队作为6战的重要力量,头戴马尾帽、身披胸甲法国龙骑兵就是最典型的代表。

    而夏树知道,在大炮和机枪面前,传统骑兵注定成为悲剧。

    可以说,精于机械的德国人对先进的武器技术有着与生俱来的敏锐嗅觉。在英军殖民部队用马克沁机枪对付祖鲁人之前,德皇威廉二世就对这种自动武器大加赞赏,并自掏腰包为德国近卫步兵团购置了最初一批马克沁。至19o1年,德意志武器弹药制造厂获得了马克沁机枪的制造许可,并以mgo1的编号投产,短短两年之内,德队迅建立起11个机枪营,并逐步在普通步兵团和尖刀营配备机枪连。只要加以正确运用,这些机枪能够在开阔地带无情屠戮列队冲锋的骑兵和步兵,法提赫的骑兵们却还挥舞着长矛、刀剑……别看他们在阅兵场上军容强盛、趾高气昂,在第十次也是最近一次俄土战争中表现却差强人意,懒散无纪的风气也已是臭名昭彰,穆斯林对西方各民族的优越感和狂妄自大的偏见也在他们身上淋漓尽致地体现出来。

    以看表演的心态观阅了西帕赫骑兵的队列式和战斗训练,夏树带着对未来的遐思踏上了归途。以列强国家愈激烈的利益冲突和难以消弭的历史宿怨,一场席卷洲际的大战是难以避免的,英法俄已然缔结协约,德奥同盟势孤力单,拉拢奥斯曼帝国意义重大在铁路线还未将北冰洋沿岸与俄国腹地连接起来的时代摩尔曼斯克1916年建港,经土耳其海峡至黑海的航线是俄国进口物资的大动脉。一旦战争爆,只要土耳其人封闭海峡,庞大而落后俄队便难以获得英法援助,动员和作战效率必受极大的影响。

    其实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舞台上,奥斯曼帝国的军事表现一反它“欧洲病夫”的恶名,他们赢得了关键的加里波利战役,把5o万英法澳新联军赶下了海;他们在美索不达米亚与数量占优的英队鏖战三年,直至英国名将艾伦比用一次大胆而巧妙的“骑兵闪击”战突破防线,加入了少量德队的德土联军才被迫放弃了这一地区。整个战争期间,奥斯曼军队牵制了协约国大量的海6兵力,挥了不可小觑的战略作用。不过,这与奥斯曼旧贵族几乎没有任何关系,战争爆前的最后几年,奥斯曼政权数度更迭,最终由青年土耳其党人执掌政权,而德国提供的武器和教官也让奥斯曼军队从一支完全落后的旧式武装转变成为准现代化的新式军队。

    行将回到伊斯坦布尔时,夏树的目光为一座不起眼的海防要塞所吸引。它非常隐蔽地建立在沿岸的山丘后面,那些炮管短粗、炮口高仰的岸炮能够越过山丘轰击海峡中的目标,水面舰艇却很难直接威胁到要塞。土耳其海峡该海峡分为两段,即与黑海相连的伊斯坦布尔海峡,与地中海相连的达达尼尔海峡,加里波利战役是围绕后者展开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对防守方极为有力,要想打通海峡航线,强行登6并逐一攻克海防要塞是唯一的方法。

    视线中,大约两百名土耳其士兵在要塞两侧的山丘和树林布设散兵防线,这样的演习显然是为了防备俄军从黑海方向动的登6进攻这种情况在一战历史上并没有出现过,但未雨绸缪的军事准备还是很有必要的。毕竟俄国黑海舰队实力不俗,一旦战争进程受到某些不可预知因素的影响生改变,比如土耳其人并没有得到像“戈本”号那样强大且拥有威慑力的德国战舰支援,俄国人完全有可能配合英法军队动一场打通海峡的登6战役。

    在夏树看来,这里的土耳其士兵作战队形井然有序,军事机动敏捷而干脆,而且在防御时能够迅挖掘射击阵地,这必须是通过良好训练才能够获得的军事素质。

    等到土耳其士兵们的整个训练结束了,夏树才让法提赫派人去通知那里的指挥官。

    “这是切莱比要塞,它在此守卫海峡已有两百年历史,去年进行了昂贵的翻修,设计师是德国人,承包商是德国人,武器也都是从德国进口的。”

    法提赫的介绍让夏树闻到了一种淡淡的涩味,这里面自然有权力相争的因素。

    这座要塞属于哪位王子或者皇亲国戚的势力范围,夏树没兴趣知道,也没必要过问,他在意的是谁负责这些土耳其士兵的训练,又是谁在负责这里的实际指挥。没准自己能在这里找到某个熟悉的名字,或是掘出未扬名的优秀军事人才。

    当夏树跟着法提赫王子一行人抵达要塞时,答案自然揭晓。在整齐列队的土耳其士兵身前,一名年轻且气度不凡的军官策马列于最前,两名穿着德式军服的军官一左一右站在他身后,左边那个山羊胡子看起来估计有六十来岁,右边那个没留胡须的应该还不到三十岁,老少对比给人以深刻印象。

    纵马来到那名领头的年轻军官面前,法提赫阴阳怪气地说:“我们的阿拔斯帕夏不愧是去德国深造的勇将,麾下士兵个个英勇不凡,换身军装也跟德国最好的军队没什么差别了吧!哈哈!”

    面对帝国最高统治者苏丹的小儿子,这位年轻的土耳其军官没有半点怯意,他那双漂亮的眼睛里透着不易捉摸的深邃,刚毅的脸庞则有种意气风的活力。

    “殿下带来的这位尊贵客人就是大名鼎鼎的霍亨索伦天才约阿希姆王子吧!”

    这句德语显然是有意说给夏树听的,而且很明显,他的德语水平比法提赫高出了几个档次。

    法提赫侧身看着夏树:“这位是我的堂兄弟阿拔斯帕夏,他是切莱比要塞及守备部队司令,德事文化的狂热崇拜者。”

    紧接着,法提赫又对年轻的阿拔斯帕夏说:“约阿希姆王子慕名检阅了我们的西帕希骑兵,途经这里,看到你们新奇的训练,所以过来瞧瞧情况。”

    见夏树穿着军服,阿拔斯没有用传统的土耳其弯腰礼,而是以德式军礼向其致意,语气也毫无见外之意:“尊贵的王子殿下,您的到来让切莱比要塞全体官兵感到无比荣幸。这两位帮助我训练军队的德国教官您也许认识,施托尔特中校和珀尔荷斯少尉。”

    “噢,我们此前并不相识。”夏树一边说着,一边纵马向前,与两位德官致礼。

    握手时,他们各自报上全名和身份:

    “乔格。施托尔特,退役前隶属于普鲁士第4军团,炮兵上校。”

    “海因茨。珀尔荷斯,普鲁士第31团预备役军官。”

    夏树则说:“感谢你们为增进德国奥斯曼友谊所做的努力。”

    在阿拔斯和两位德国教官的陪同下,夏树和法提赫一行检阅了这里的要塞守备部队。土耳其士兵们穿着本国样式的卡其色军服,戴着红色的土耳其圆帽,而军靴、皮带、弹盒、水壶乃至行军背囊都是标准的德式装备。细看之下,他们所使用的步枪有两种型号,一种是ge1888,即委员会式步枪,德军换装毛瑟1898汰换下来的旧步枪,一种是毛瑟1893毛瑟公司专为土耳其军队生产的双排弹仓制式步枪。它们的性能虽不及毛瑟1898那样稳定和完备,却足以让土耳其人紧跟无烟火药的展潮流。

    检阅了这支小而精悍的土耳其步兵部队,夏树应阿拔斯之邀进入要塞。除了那些高仰角的曲射重炮,临海的防御工事里还配有多门直射火炮和机关炮。武器系统是大型舰艇设计建造至关重要的部分,夏树因而熟知这个时代各型火炮的性能,他在这里看到了较新的克虏伯加农炮,但它们数量有限,更多是早三四十年生产的英制阿姆斯特朗炮和土耳其本国制造的老式后膛炮。阿拔斯看出了夏树的担心,他透露说,要塞新近添置了数具水下鱼雷射管,它们被巧妙而隐蔽地安置在船只进入海峡的必经之处,足以对付任何敌手的大型战舰。一旦面临战争威胁,他们还将在防区周边布设大量水雷。

    如同矛与盾、火与水,战舰与要塞正是与生俱来的对手。足够强大的战舰能够摧毁要塞,足够坚固的要塞能够遏止战舰的进攻,但在正常情况下,构造复杂的战舰成本造价高,抗打击能力明显较要塞弱,靠近海岸线时还需要提防敌人的水雷鱼雷,理智的战舰指挥官们更倾向于避开要塞火力,采用迂回进攻的方式突破敌方防御,旅顺要塞攻防战就是最典型的战例。

    德国本土的海岸线不长,而且实力位居世界第一的德国6军能够保护好海防要塞的侧后方,而在土耳其,情况就要复杂得多。兵力有限、装备陈旧的奥斯曼6军需要保卫数倍于德国且分布在欧亚非三大洲的广袤领土,落后的交通手段和敌人的战时封锁将大大影响援军的抵达度,所以,海防要塞能够有效抵挡敌人的海6快攻,对于战役乃至战争进程显得尤为重要。

    在要塞顶部的一处平台,夏树一面吹着清爽的海风,一面远望着波涛涌动的海峡口,他与阿拔斯还有两位德国教官聊了许久。从理想到理念,从战术到技术,他们以非常积极的态度进行交流和沟通,有共识也有分歧,而在当前的大环境下,他们有着相当一致的现实目标,那就是维持奥斯曼帝国的完整与统一,遏制英法俄对它的侵蚀与分裂,尤其要保护包括土耳其海峡在内的一干战略要地。

    通过观察对方的言谈举止,夏树感觉年轻的阿拔斯帕夏是一个比法提赫更加靠谱的奥斯曼权贵,他有野心、有实力,举手投足之间透着一种大将之风,且对德国的军事文化推崇备至。只是在权术倾轧的王室宫廷里长大的人,思维方式比普通平民复杂得多,仅凭短暂接触,夏树无法探清对方底细,更无法判定对方的真实处境。理智使然,双方只是互有好感地结为朋友。

    与两位德国顾问的交流,夏树重在了解他们的想法和能力雄心勃勃的上位者都深知“千军易得一将难求”的道理,他们既愿意三顾茅庐,也希望从市井人群中掘出不凡之辈,但人才不是遍地都有,能够改变战争胜负的雄才往往几十年才出一个。在这座奥斯曼海防要塞,施托尔特上校负责炮手的技术操练,珀尔荷斯少尉是近战防御的组织者,两位德国职业军人作风简练、思路清晰,斗志和上进心也未随着远离德国正规部队而消沉泯灭,他们同样期盼受到明主的赏识和重用。可惜的是,经过这番谈话,夏树对他们的判定只是“优秀”而非“杰出”。在德队,优秀的军官比比皆是,他们有很多人自小接受军事文化熏陶并历经基层部队磨砺和院校培养的职业军官,认真严谨、正直无私,具有良好的军事素养和担当能力,这也是德国能够立志于世界军事强国的重要资本。

    尽管这两名敬业的德官并不属于夏树寻觅的千里马,但与他们的交流还是让夏树坚定了一些想法:施托尔特上校是参加过普奥和普法战争的功勋,资历、军功和能力都不缺,平民身份很可能是他无法获得将官军阶的决定性因素;珀尔荷斯少尉同样来自平民家庭,当年也是怀着美好的理想走进军营,还有过在巴伐利亚最好的步兵学校深造的机会,却难以看到光明的前景,所以主动申请退役,以军事教官的身份来到这片异土“淘金”。在非常讲究出身的德国6军,情况和他们类似的军官还有很多,其中不乏资质聪慧的潜力股。他们所学习钻研的6战技能与海战相去甚远,而传统的海军军官们也不擅长6战,若要缔造一支海6兼用的正规作战部队,定然需要优秀的6军和海军军官联袂相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