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万岁约阿希姆 > 第64章 弥足珍贵的礼物
    黄昏,鲜橘色的光辉洒满海面,亦给以布鲁克林大桥、百老汇街、市政大楼等人造建筑为主背景的纽约城罩上了一层轻薄柔和的光纱。  .  在“夏洛特”号训练舰的停靠处,码头那边是繁华如梦的世界,灯红酒绿、纸醉金迷,歌舞剧院的流光溢彩,豪华饭店的美味珍肴,珠宝商行满目琳琅,无不充满世俗的诱惑力;码头这边是普鲁士式的简朴生活,单纯、严谨、勤勉、节俭、认真,有时会让人觉得沉闷、压抑,但更多时候是积极而充实的,饱含奋斗者的雄心壮志。

    坐在船舷的救生艇上,夏树在膝盖上铺展信纸,用一支金色外壳的钢笔字斟句酌:

    “夏洛特。希尔小姐,您好。

    我依然在德国海军训练舰“夏洛特”号上给您写信,此刻它停泊在拥有浓厚现代化气息的纽约港,这里有全世界最大的桥和最高的楼,但我宁愿自己此刻身处塞特福德,闭着眼睛享受它的宁静和优美。是的,我仿佛又嗅到了那片青草地的芬芳……

    人们总觉得纽约是自由的购物天堂,可惜我并不是一个擅长挑选礼物的人,登岸的多数时间又都用在了拜访明家和文学家等著名人物上,给大家挑选的礼物不尽合意,但愿能得到您的垂青。

    明天就要离开纽约了,直觉告诉我,在未来的某一天,我们会一起欣赏百老汇的歌剧舞,一起游览著名的第五大道。好了,近况就是这些,向您和您的家人致以最诚挚的问候,并祝愿你们身体健康。

    您的忠实朋友约阿希姆。”

    落笔之后,夏树又将信从头到尾仔细检视一遍,这才工工整整地将它叠好装进信封。抬起头环视周围,在这美洲大6最繁华的商业港口,纽约,来自世界各地的航船就像走马灯似的进出、停泊,人们在此轻易可见欧洲最新、最大、最豪华的跨洋邮轮,也能亲睹许多具有传奇历史的舰船,像“夏洛特”号这样一艘属于上个世纪中后期的机帆动力平甲板型巡洋舰着实不算稀奇。之前造访美国东海岸的查尔斯顿海军基地时,德国海军学员们还参观了美国内战时期的纯风帆动力战船。它们有的已经成为浮动的军事博物馆,有的还在为美国海军训练水兵,偶尔像“夏洛特”号这样不辞万里地进行环球远航。

    晚餐之前,年轻的德国海军学员们正在甲板上做着每天的必修功课,他们用比自己洗澡还认真的态度仔细清洗甲板,像老海员一样把绳索帆具整理得井井有条。航程已近三分之一,与登船之初的状态相比,每个人都获得了显著的进步,年轻的团队正彰显它的旺盛生命力。

    每个人生来都具有一定的潜能,在这艘训练舰上,德国海军未来的精英们正逐渐展现出他们的专长。有的学员在技术岗位上表现出众,例如奥托。西里亚科斯,这位出生于1891年的小伙子已经成为全舰22个炮组中表现最好的火炮观察手;有的人在指挥岗位得到了军官和同伴们的广泛认可,例如冯。卡根纳克,他已成为一门88毫米3o倍径单装射炮的炮长,指挥着由九名学员所组成的炮组;有的人展现出了出色的领导能力,一步步树立起自己的组织者形象。兼具高贵出身与亲和气质、凡勇气和强健体魄、卓越眼光并睿智头脑以及各种出人意外的才艺,夏树无疑是他们中最特殊的一个。

    在横跨大西洋的艰苦航程中,共有4名学员先后获得过“代理舰长”的临时任命,夏树次数最多、时间最长。与年龄相仿的竞争者们相比,他最大的优势就是懂得尊重,下指令也好,纠正错误也罢,都非常注意语言和神态的表达,绝不轻易伤及别人的自尊因为人生阅历还很有限,年轻的海军学员尚不具备能屈能伸的豁达胸怀,一些不经意的心理伤害就可能影响他们的积极性,进而对他们的军事生涯造成难以估量的改变,在战役甚至国家命运的层面出现无可挽回的损失。.

    最后一批登岸休假的学员已6续归舰,特斯拉却依然没有出现。随着弗里德里希船厂经营业务的不断扩大,夏树的身家也在飞快地增长,即便预支给特斯拉的十万马克真打了水漂,他也用不着皱眉头,但对这位传奇人物的印象比如拿一落千丈。纵使他真有绝世之才,留给自己的记忆也只是个失意潦倒的科学家,那些神乎其神的无线电能传输、球形闪电、引力门和各种电磁原理的伟大明,统统都只是江湖骗子的噱头。

    就在希望一点点变成失望时,尼古拉。特斯拉出现了,他搭了纽约街头最常见的出租车来到码头。礼帽、礼服还有尖头皮鞋,这身行头像是准备参加某个宴会,拎在手里的提包较普通公文包要大一些,但看起来不足以装下他的个人行李……

    和轮值军官打了个招呼,夏树沿着舷梯下了船,两人就在码头上碰了面。夏树注意到这位“疯狂科学家“很认真地刮了胡须,衬衫领子非常干净,精神面貌也较上次见面有了明显的改观。只不过一开口,特拉斯依然是那副公事公办的脸孔。

    “是在这里谈还是找个咖啡馆?”他问。

    见载着特斯拉来到码头的出租车还停在那里,夏树果断决定道:“我们就在车上谈吧!”

    快步走到出租车旁,夏树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五美元的钞票,用英语对司机说:“嘿,老兄,能否借你的车用十分钟,我们就在车里说说话。不介意的话,你可以在旁边抽根烟。”

    出租车司机以一种慵懒的眼神看了看夏树,面无喜色地收下钞票,慢吞吞地开门下车,从口袋里摸出一包香烟,扭着肥臀部走到不远处,半转身盯着自己的车鱼龙混杂的大纽约可不是个安生的地方。

    夏树做了个请的手势,让特斯拉钻进出租车的后排座位,自己从另一边上了车。

    特斯拉从他那足够装下两整块黑面包的提包里取出一个牛皮纸袋,递给夏树:“这是您要的东西。”

    夏树满怀期待地拆开封口,借着渐渐黯淡的夕阳光,他迅审视了这些图纸。高脚柜似的海上石油钻井平台让他觉得非常熟悉,而在这份设计方案后面,还有另外一叠图纸。

    特斯拉温缓地说道:“因为每一片海域的具体情况诸如海水深度、海流度还有海床结构等等并不等同,没有什么机器是可是满世界通用的,我只能做出一个基础性质的总概设计,很多细节需要展开设计,称职的机械工程师理应能够完成。作为对这份不完全尽责的设计的补偿,后面有一份改良的蒸汽轮机设计,这项设计在美国申请获得了专利,我附了一份授权书……希望它像您所说是用来造福人类的。”

    夏树有些惊讶地抬头看了眼特斯拉,然后继续埋头于这一张张标有精确数据和注释的设计图纸。以一名专业的现代船舶工程师的眼光和判断,他迅意识到“附赠品”的现时价值显著过了意在未来的海上钻井平台。在这个属于巨舰大炮的磅礴年代,列强国家争相攀登舰艇科技树,武器、装甲、动力,若能在任何一个关键领域取得关键的领先优势,便有机会在关键性的海战中取得胜利,进而主宰本国乃至他国的历史命运。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到来之前,英国一直凭借雄厚的国家财政和造船工业力量形成舰队规模、主炮口径和舰艇航的绝对优势,德国海军的总体实力虽然位列世界第二,与英国海军仍有诸多方面的差距。回顾波澜壮阔的战争史,人们往往只看到德舰优秀的装甲技术和细分隔舱设计,而忽略了这些线条刚硬的舰艇在动力系统方面的“心脏病”因为过分信赖并依赖水管锅炉,德国公海舰队从大型鱼雷艇到主力战列舰大多存在着动力设备不稳定的隐患,体型庞大的往复蒸汽机又给舰艇设计布局带来了负面影响。令人遗憾的是,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技术展没能从根本上改变德舰的顽疾,到了二战时期,采用齿轮传动涡轮机的德国舰艇依然饱受动力故障的困扰,以至于德国战舰上的轮机兵个个练就了不逊于专业机械师的本领。

    造价高昂,结构复杂,作战效用却很有限在沙恩霍斯特级装甲巡洋舰身上,夏树充分认识到了为德国海军舰艇改进动力系统的重要意义。可是,现代工业技术的精细分工使得一名工程师单枪匹马造出燃气轮机的可能大大降低了,这个时代的冶金和锻造技术也无法提供强度合乎规格的金属部件,夏树只好将蒸汽轮机作为现阶段的技术攻关目标。

    在蒸汽轮机的展过程中,英国人既是开拓者又是技术垄断者,从19世纪末期到2o世纪3o年代,帕森斯是蒸汽轮机技术的唯一代名词,它通过专利和许可证授权的方式获得了巨额利润。在德国,但泽硕效船厂以高昂的代价引进了帕森斯直接传动式蒸汽轮机技术,由此展而来的帕森斯硕效轮机让德国大多数无畏舰得以摆脱庞大而笨重的往复式蒸汽机。可是,受到英国海军资助的帕森斯显然不会将最好的技术出让给国家的潜在敌人,而德国人虽然精于机械,却过于倚重技术相对成熟的蒸汽机,以至于在蒸汽轮机的研究和使用上大大落后于英国,至少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前,他们没能在帕森斯蒸汽轮机的基础技术上实现技术突破,德国大型水面舰艇的最高航也始终落后同级别的英国战舰夏树正为这个问题困扰着,特斯拉就给他送来了一份意外的礼物。

    在物理学界,尼古拉。特斯拉留给后世的许多技术设想都为人们所津津乐道,特斯拉涡轮机就是其中之一。它一反传统以流体直接冲击涡轮叶片的运行方式,由流体向心力驱动的涡轮机,其理论效率大大出了普通轮机,但由于对材料强度和技术精度的要求极高,直至21世纪初也还停留在实验室和少数特殊领域的运用。当然了,夏树拿在手里的这份并不是历史上于1913年取得专利的特斯拉涡轮机,而是一种有别于帕森斯轮机反动式运行原理的“冲动式蒸汽轮机”。这种汽轮机比帕森斯式汽轮机更紧凑和轻巧,同样的功率和转,冲动式汽轮机只需要反动式汽轮机级数的一半历史上,英国的约翰。布朗公司和美国的柯蒂斯公司为打破帕森斯的技术垄断而在191o年推出了款反动式汽轮机,但遗憾的是,由于没能完全掌握叶轮的高转与振动之间的关系,布朗柯蒂斯蒸汽轮机故障频,这一优秀的轮机设计最终黯然退出市。直至3o年代中期,通用电气公司才成功研制出了实用化的冲动式蒸汽轮机,它们的性能全面优于帕森斯蒸汽轮机,这也使得美国海军后期建造的战舰具有非常出色的动力性能。

    尽管特斯拉的这份轮机设计具体效果如何,还要等到样机试制完成方能知晓,但夏树这位来自百年之后的船舶设计师有一种很强烈的职业直觉:它将让英国人骄傲不已的帕森斯轮机黯然失色!

    意识到德国王子被自己设计的新式轮机深深吸引住了,特斯拉不仅没有喜悦之色,反而流露出一丝忧郁,他似乎已经预见到了耀武扬威的德国战舰在海上高驰骋的场面。也许,他很清楚巴尔干的政治格局注定要经历血雨腥风的洗礼,塞尔维亚卓有成效的军事建设也让它的掌权者把忍辱负重、韬光养晦的明智谋略弃于一旁,加上民族主义思潮的泛滥失控,无论德奥阵营的海上战略是赢是输,都不会改变塞尔维亚的历史宿命……

    在心中慎重评估了这份蒸汽轮机的设计价值,夏树又将视线转向特斯拉设计的海上钻井平台。其实在19世纪末、2o世纪初,高额的石油利润极大推动了石油勘探开采活动,除了6地石油勘探外,对于海洋石油资源的开也日益深入,一些眼光长远的人很早就提出了海上石油钻井平台的设想。1897年,美国人在加州海岸的潮汐地带搭了一座木架,把钻机放在上面打井,这算是世界上的第一口海上钻井。此时之所以还未出现真正意义上的海上石油钻井平台,一方面是因为6上的石油资源还处于广泛的勘探、开采阶段,开采海底石油的欲求尚不迫切,另一方面,冶金、焊接和动力技术的限制也制约了人们对海底资源的开。

    以前人的实践为基础,特斯拉设计的海上钻井平台既有简单稳重的框架,又有独具匠心的内在构造,它充分展现了这位大明家在电机动力方面的专长,兼具现实的可操作性和不拘传统的创造性,甚至还考虑到了出现井喷时的应急设置。

    “它们真是无价之宝。”夏树由衷赞叹道,“您稍等片刻,我去拿支票。”

    特斯拉却说:“不必了,殿下,您上次付的钱足够了。”

    夏树颇为意外地看着对方,这个世界还真有人嫌钱多?

    特斯拉一本正经地说:“感谢您帮助我渡过了最艰难的时期,现在,我的研究室又通了电,一切都回到了正轨。要是您现在去我的研究室,就可以看到人造闪电了。”

    “呵……”夏树笑了笑,“这次恐怕不行,希望下次能有机会。”

    “那么就此道别了,尊敬的约阿希姆王子殿下。”特斯拉彬彬有礼甚至有那么一点惺惺相惜的意味。

    在夏树离开之前,两人握了手。

    夜幕渐渐降临,繁华的城市灯光璀璨、弥虹闪烁,这是“夏洛特”号在纽约停靠的最后一晚,明日就将重新启程,沿美洲大6的东海岸向南行驶,造访巴西的阿雷格里港等几处德国移民聚居地,然后绕过合恩角进入太平洋,对智利都圣地亚哥进行一次正式的友好访问,给长期驻扎在智利的德事代表团送去4门射炮和一批弹药,以帮助智利军队训练他们的现代化炮兵。在那之后,海军学员们将进行一次颇具挑战性的远距离航行,跨越海况变化莫测的东南太平洋,不停靠行驶6ooo多海里,而后逐一造访德国在太平洋地区的殖民地西萨摩亚、加罗林群岛、马里亚纳群岛和德属新几内亚。这些海外殖民地面积不大,却犹如浩瀚大洋中的一颗颗摧残宝石、一串串明亮珍珠,远航中转站的地理位置势必让它们在未来具有越来越重要的战略价值。

    事实上,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爆之前,德国一直在努力加强其在拉美的影响。19oo年海军上将冯蒂尔皮茨通知帝国国会预算委员会,德国终将在巴西海岸建立海军基地。同年,德国驻墨西哥大使在一份报告中提出,如果过去德国在拉丁美洲获得一块殖民地的话,那末其价值会比夺得整个非洲更大。德皇对这份报告的批语是:“正确,这就是我们为什么必须在该地区取得最高权力的原因所在。”德国除了通过经济渗透外,还大力支持往拉美移民。19oo年时,在巴西南部的德国移民已达35万人,居住在智利的德国人约有12万,在阿根廷和中美洲也有德国移民的居民点。德国政府积极鼓励这些移民保持和扬德国民族传统,并资助德语学校和德国教会。德国在拉美地区的军事渗透也十分引人注目。1896年德国教官开始为智利训练6军,19oo年德国派出军事代表团帮助智利建立了军事学院。到1914年,德国已向阿根廷、玻利维亚和巴拉圭派遣了军事代表团。本世纪初,德国在拉美施加自己的影响,不仅是其同英国争霸全球的战略的一部分,其矛头也对准了美国。德皇始终拒绝承认门罗主义并主张欧洲国家有权干涉西半球事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