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万岁约阿希姆 > 第58章 一秒的英雄
    外假逾期未归,以德国海军的军法论处,无外乎是紧闭、禁食、专扫厕所,但如果加上“滞留外国”这一项,恐怕就得担上“叛国”之嫌,轻则接受调查,重则前途尽毁,所以当舰长当众宣布对自己和克里斯蒂安的处罚禁闭两日时,夏树脸上没有一点儿沮丧。

    军队的黑房间其实没有人们想象那般不堪,正常情况下是吃喝拉撒睡一样都不少,只是一成不变的环境非常考验人的耐心和意志力,而在木质结构的帆船上,蹲在气味浑浊的底舱怀念甲板上的新鲜空气,有时也是一种难忍的煎熬。

    禁闭惩罚得到了一丝不苟的执行,两位德国王子也因此遗憾错过了与瑞典海军的军事交流。一天之后,“夏洛特”号启程离开卡尔斯克鲁纳,夏树没能跟古斯塔夫告别,也无从知晓深陷苦情剧的瑞典王子状况如何。

    两天的时间一晃而过,禁闭期满,德国王子们如释重负地离开底舱来到甲板,然而迎接他们的并不是灿烂阳光,低沉厚重的阴云笼罩海面,强劲的海风带来了暴雨的气息。在军官们的指挥下,海军学员攀上桅杆收拢风帆,甲板上也到处都是紧张忙碌的身影。克里斯蒂安迅回到他的见习信号官位置,而作为候补水手长,夏树呆在船尾处学习观摩。

    盛夏的天气变化多端,一晃眼的功夫,烈风掀起大浪,船身的摇摆要变得厉害起来,那些缚好了风帆的学员们赶忙顺着桅杆回到甲板,舵手们则如临大敌掌控这没有机械助力的桨舵要比一般的轮船费力许多。就在这个时候,夏树突闻“有人落水”,循声望去,喊叫者从船尾右侧指向后方。海风鼓噪帆卷,怒涛拍击船身,人们刚刚并没有听到重物坠入水中的声响,有人问“是谁落水”,很快得到回答:“西里亚科斯!”

    奥托。西里亚科斯?

    夏树对这名字有些印象,他平民出身,沉默寡言,身体看起来有些单薄,球技却很不错,课业也非常努力,综合成绩能够排入同级前十。此刻显然不是回忆这些的时候,海天之际已黑如浓墨,一场威力强劲的暴风雨马上就要来临,若不能及时将落水者救上来,纵使他是个游泳健将,在这惊风骇浪中存活下来的机会也极其渺茫。

    学员们纷纷跑向船尾,有的在努力搜寻落水者的踪影,有的在准备救生圈和绳索。终于,有人高喊:“在那里,他在那里!”

    降下所有动力帆之后,这艘帆船训练舰的航已经减慢了许多,可是,剧烈起伏的海面看起来就像是怪物的血盆大口,跳下去救人需要非凡的勇气与胆识。几个机灵的学员很快把第一只系着绳索的救生圈抛出,旁观者急促地大声疾呼,给落水者指引救生圈的位置,这时候,还有一些学员在救生艇架位置等候军官的指令,唯独没人展现平日里挂在嘴边的“无畏精神”。

    夏树很快在视线里找到了那个不幸的落水者,从他奋力游向救生圈的状态来看,他并没有因为落水而失了心智,但他活下来的希望那个红白相间的救生圈,却在海浪的作用下不断移位,两者的距离始终没有拉近。

    恶劣的海况正迅消耗落水者的体力。

    “让开!让开!”水手长费斯一边走一边脱去衣服,他是个经验丰富的老海员,体格魁梧、肌肉健硕,但眼角的皱纹和两鬓的白丝都清楚地告诉人们:岁月不饶人!

    你愿意做一辈子的懦夫,还是做一个英雄,哪怕只有一秒钟?

    面对这样的抉择,前生的夏树百分百会选择沉默,但此时的他已不是过去的自己。带着藐视一切困难的决心,带着对现实状况的冷静判断,他决定冒一次险。

    这是真正展现无畏精神的时刻,船上的学员们终将成为德国海军的栋梁,而有什么比“英雄”更能抓住这些热血青年的心?

    急乱之中,学员们又接连抛下了几只未系绳索的救生圈,但它们显然没有太大的意义。夏树果断从两名学员手里抢过为水手长准备的绳索,三两下系在自己腰间。

    “抓稳绳索,注意收放!”

    他朝这些呆若木鸡的学员喊道,在他们反应过来之前,整个人已纵身一跃,以朴实无华的动作离船入水,而这时候水手长还在脱他的第二只靴子……

    夏树脚上的鹿皮靴子是回柏林参加皇储婚礼时新买的,整整4ooo马克,典型的奢侈品,没游出多远就统统送给了大海。

    酷暑泡凉水澡本是一件愉快的事情,可这波罗的海深处的海水却透着一股冷意,夏树很快现自己不仅要抵抗浪涛的巨大阻力,还得提防体能的加流失。所以,他不像落水者那样拼命划动手脚,而是保持着自由泳的姿势和节奏。在暂时看不到落水者的情况下,他凭着自己的方向感径直前行。被海水浸湿的绳索随波摇摆,逐渐形成了向后的拉力,这进一步拖慢了夏树的度,增加了他的负累。即便手脚腰腹的各处肌肉群相继传来强烈的酸楚痛感,提醒自己体能的输出已接近身体极限,夏树仍咬牙保持着游动的节拍,且从不回头顾盼帆船与自己的距离只要绳索不断,他就能够回到船上去,而落水的西里亚科斯已经无从掌握自己的命运。

    坚持!坚持!坚持就是胜利!

    夏树极力摒除杂念,心中只有对自己的鼓舞,可不知为什么,脑海中还是隐隐浮现露易丝的甜美笑容。两小无猜的岁月在他们之间形成了一条奇妙的线索,彼此无需语言交流就能够感悟对方的心情,在许多想法上的默契更让外人无从羡慕。夏树相信,露易丝若能看到这一场景,心里虽会非常担心,可她一定会支持并鼓励自己,并对自己的勇敢行径感到无比自豪。

    来自心底的精神动力让夏树的意念无比强大,不知不觉中,他在浪涛汹涌的海面上游出了上百米,而且“夏洛特”号已经调头,尽管受到了风浪干扰,他还是能够听到船上传来的呼喊声。当他意识到同伴们的喊叫声骤然增多,便猜到自己与落水者已经较为接近了。

    于是,他缓了口气,喊道:“西里亚科斯!”

    “我在这里!”回答声虚弱、疲乏,却充满了希望。

    海面上的风浪时刻都在增强,雨点也开始打落下来。这声音听起来很近,但夏树的四肢已经变得非常麻木,关节几乎不听使唤,每前进一米都需要惊人的意志力。终于,他在浪尖彼端觅见了那一头湿漉漉的黑,而对方也在同一时间看到了他,满脸的难以置信。

    加油,最后十米了,游过去是伟大的胜利!夏树对自己说。手脚已然失去了原有的节奏,纯粹是在机械地划动,而对方也在用尽全身力气向自己靠拢。偏偏这最后一段距离就像是横隔在两块大6之间的天堑,缚在夏树腰间的绳索也仿佛被固定在了海底,任他如何努力都难以再前进一步。

    一片凶狠的海浪袭来,两人竟各自后退了一段,距离不减反增!

    镇定!镇定!

    夏树强迫自己过热的头脑冷静下来,他放松手臂暂作休整,仅以两腿均匀摆动保持漂浮状态。这该死的救命绳索沉得简直就像是铅块,而豆大的雨点借着风势,打在脸上噼啪作痛。

    见夏树停住,对面的落水者满脸惊惶,没有人愿意在希望一度近在咫尺的情况下又重新堕入绝望的深渊,可他已经连保持现状的气力也没有了,

    海面上只有风声浪声雨声,训练舰上的人都在凝神静气地观望着。

    “决不放弃!”

    夏树低吼一声,既是给自己鼓劲,也是给对方定神。话音落下,长期调养并严加锻炼的躯体开始释放年轻的潜能,矫健的臂膀如古罗马战船的长桨大幅挥动,强健的腿脚抒绿茵场上的驰骋风范。距离一米一米拉近,时间一分一分流逝,的极限早已到达。在强大意志力的驾驭下,他仍在前进……

    “喔……万岁!”

    当远处海面上的两个人影会合一处,“夏洛特”号上终于爆出一阵极其强烈的欢呼声。无论人们是否已经做好了失去落水同伴的心理准备,这一刻,他们都为这近乎神迹的拼搏精神深深震撼。他们看到了强者的惊人意志力,并为此感到由衷地钦佩。

    一手紧紧揽着不幸而又幸运的西里亚科斯,一手拉着缆绳,夏树渐渐缓过气来,铿锵低语道:“感谢上帝,我抓到你了,你是我们中不可或缺的一个!”

    听到拯救者的言语,落水者已感动得无以言表。同窗两载,他总觉得一个拥有王子身份的人想要站在荣耀光环下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组织互助协会、举办足球比赛之类也不过是金钱财富的体现,毕业后进入海军必然顺风顺水、平步青云,而像自己这样市井平民出身的,始终只能徒步前行,用加倍的付出甚至鲜血来换取缓慢的晋升……不公,却是无从改变的现实。落水之后,看着帆船渐行渐远,同伴们只是徒劳地抛下救生圈,西里亚科斯已经认命。约阿希姆王子的出现彻底颠覆了他的人生观和价值观,要知道,暴虐的大海可不是秀场,在从甲板上跳下来之前,他就该清楚自己将要冒的风险代价可能是宝贵的生命!

    狂风暴雨中,学员们合力将两个疲惫至极的人拉上了船。看到夏树带着倦怠的笑容举起v字手势,船上又是一阵热烈的欢呼。克里斯蒂安带头喊了一句“约阿希姆万岁”,人人都跟着高喊起来。

    现在除了舵手,没人还在乎这暂时的坏天气。

    在同伴们的簇拥下,夏树抓起西里亚科斯的手,就像是拳赛结束时两个惺惺相惜的对手。

    “为了同伴,我们决不放弃!为了胜利,我们决不放弃!为了祖国,我们决不放弃!”

    三个工整的排比句仿佛擂动的战鼓,每一声都让在场的海军学员们感到热血沸腾。追求胜利和荣誉自普鲁士时代就是军队的忠实信条,夏树的借题挥意在营造不分彼此、紧密团结的精神氛围,而他,今天独一无二的英雄,毅然站在了这个氛围的最中央。

    “学员约阿希姆冯普鲁士!”舰长冯。凯尔斯中校的怒喝让所有人瞬间安静下来。

    夏树立正相向。

    “谁允许你擅自跳海救人?”中校恶狠狠地瞪着眼睛,若是德国王子在他的船上出事,即便他在律法和军规上没有任何的渎职疏忽,也会成为皇室乃至整个德国的罪人,这种荣誉的玷污甚至比死亡还要痛苦。

    “抱歉,长官,是我自作主张!”夏树端正有力地说,“我是海军学院的游泳冠军,体能饱满、精力充沛,而且西里亚科斯是我们的一份子,不管是在训练还是真正的战场上,我们都不会丢下任何一个同伴!”

    这掷地有声的回答让凯尔斯中校的凌厉眼神生了变化,他挺起胸膛、双腿并拢,举起右手向夏树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在舰长的带动下,周围所有的军官和学员都向夏树敬礼,每一个人的目光都充满了敬意。

    夏树微昂下颌,优雅举手。

    海面上依然狂风肆虐,高达数米的大浪一波接着一波袭来,风帆构造的“夏洛特”号时而被推上波峰,时而滑入浪谷,船身摇摆最厉害的时候,人们根本无法在甲板上安然站立,暴雨使得后甲板的人几乎看不到前甲板,骇浪涌上甲板,从背风处的排水孔喷涌而出。这原本是学员们最担心的状况,约阿希姆王子的勇敢表现给了他们莫大的鼓舞,人人恪守岗位、沉着应对,军官的口令声和“是,是,长官”的回答此起彼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