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万岁约阿希姆 > 第52章 飞翔的德累斯顿(下)
    “先生们?”

    布鲁克纳上校向在座的众委员们扫了一眼,像是通知大家子弹上膛、准备开火。.

    率先对弗里德里希船厂竞标方案提出疑问的,是海军武器专家古德萨。按照技术委员会提出的性能指标,新巡洋舰应至少装备1o门1o5毫米舰炮和2具45o毫米鱼雷射管,弗里德里希船厂提交的设计方案是三座双联装的15o毫米炮技术委员会原以不匹配竞标要求为由将其退回,但夏树抓住“至少”这个词做文章,坚持6门15o毫米舰炮在威力射程等方面均过1o门1o5毫米舰炮,慑于他的皇室背景和海军高层的偏爱,技术委员会勉强接受了这一解释。

    “全封闭炮塔能够为炮手提供良好的防御,垂直供弹通道兼具防护和效率,它们已是目前各国大中型舰艇的标准设计,但是请注意,是大中型舰艇。对于一艘排水量不足4ooo吨的轻装巡洋舰来说,这种严密的防护设计就像是让弓箭手穿上骑兵的胸甲,好看,却没有很实在的益处。而且,六门15o毫米口径的舰炮整体火力并不比十门1o5毫米炮强出多少,灵活性和抗损毁能力有所不及,造价却要高出3o以上。”

    威廉。古德萨刚满5o岁,是屈一指的枪炮构造和弹道学专家,他曾服役于6军炮兵部队,但因为是农民出身,直到35岁还是个炮兵少尉。他勤奋好学,先后考入德国皇家炮兵工科学院和慕尼黑工业大学,42岁成为工程博士,当年转入海军部门,短短8年就从尉官迈入了将官行列,还三度获得荣誉勋章这在六成将军出自贵族家庭的德国6军简直不敢想象,而在德国海军,拥有贵族血统的将领仅仅占到了百分之五。.

    在夏树的印象中,古德萨是个忠厚朴实之人,今天这番话仍不失他的耿直本色。带着时代的局限性,他确实难以揣测若干年后的海战会是怎以怎样的形式展开,德国海军的外遣舰艇又会处于怎样的孤立境遇。这两艘行将定案的小型巡洋舰即是历史上的德累斯顿级,其二号舰“埃姆登”号堪称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的海上孤胆英雄。在英日俄等国诸多舰艇的围堵追缴下创下了拦截协约国商船23艘、击沉协约国巡洋舰和驱逐舰各一艘的惊人战绩,并以不曾杀害一名俘虏而获得了敌人的尊敬,最终在一场光荣的战斗中被更为强大的英国巡洋舰击败。

    以穿越者的优越眼光,夏树娓娓叙道:“尊敬的古德萨将军,您的形容很贴切,给小型巡洋舰装全封闭炮塔确实给人以多余之感,但是正如我一贯的倡议,我们设计建造一艘军舰应有前瞻性,应当为军舰的使用者也即是我们勇敢忠诚的海军官兵作尽可能充分的考虑。实际上,我的着眼点是七到八年后的海战,那时候交战国的殖民地巡洋舰已普遍具有四五千吨的排水量,装备至少15o毫米口径的舰炮,数量可能像我们现在装备1o5毫米炮一样多,由于两种口径的火炮在射程上相差很远,敌人甚至不必考虑防护问题,直接拉开交战距离,利用射程优势不费力地干掉我们的巡洋舰。七到八年,先生们,除去建造所需的时间,这两艘德国巡洋舰还只有六年左右的舰龄,难道它们不应该活跃于一线,在波罗的海、北海甚至更遥远的殖民地海域捍卫德意志的权益吗?”

    “前瞻性”,一个非常有内涵的词,在德国皇家海军技术委员会的专家们眼里已经成为了最可憎的理由。谁能跟一个公认的天才去争辩还未生的事情?何况这家伙还屡次抓住了关键机会,用不争的事实证明了他那无比优越的前瞻性!

    古德萨一击而退,接过“战旗”的是海军鱼雷专家冈瑟。坎普中校,他的质疑指向夏树设计方案中异于常规的水上鱼雷射管将这种武器露天配置容易在炮战中引殉爆,而置于水下则可以大大减少这类顾虑。

    “我必须承认,这是一个优点和缺点一样突出的设计。”夏树以坦诚的语气回应说,“好处是巡洋舰射鱼雷时无须正面朝向目标,在敌人不清楚这种配置的情况下,战斗中能够挥出其不意的效果。坏处是它确实容易在炮战中受到影响,糟糕的殉爆也是有可能生的。”

    “同时也失去了射时的隐蔽性。”蓄着大山羊胡的坎普中校对水上鱼雷射管的坏处作出了额外补充。

    “其实气泡的存在使得我们通常提到的隐蔽性失去了最大的意义。”夏树辩驳道,“艏部安装水下鱼雷射管将造成一定的航行阻力,这也是不可忽略的影响。基于两面存在的各项因素,我还是倾向于将鱼雷射管配置在非要害位置的甲板上。”

    坎普中校表示将保留自己的意见,而在接下来的质询中,精通动力工程、电气设备、光学器械的技术委员依次出招。不论他们采取何种战术,夏树均沉着冷静地一一化解,会议的气氛始终保持在相对适宜的热度。

    “那么,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布鲁克纳上校以低沉的口吻缓缓说道,“鄙人想请教殿下,作为弗里德里希皇家船厂的经营者和总设计师,您觉得一家从未建造过现代化巡洋舰的船厂,相对其他大型船厂有什么优势可言?”

    人才、技术、设备、资金,这些直接关系到造舰质量的条件各大船厂只强不弱,夏树巧妙避开了“陷阱”,他给了威泽尔一个眼神,大叔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中掏出一份薄薄的文件。在将它展示给委员们观阅之前,夏树仿照布鲁克纳开场时的语气提醒这些先生们,他们即将看到的内容属于别国机密,每个人必须严守口风,除非关系到本国的国家利益,否则不得对任何人泄漏哪怕一个字。

    委员们应允之后,夏树将这份并不属于德国海军的军舰线图展开,并随之介绍说:“这是瑞典海军处于舾装阶段的新型巡洋舰,设计排水量43oo吨,装备四座双联装152毫米主炮和14门57毫米射炮,设计航21。5节,续航力8ooo海里,另可搭载1oo枚水雷。除了航略有不及,其主要性能均明显优于各国的同级别巡洋舰。此前我们做了几次模拟,在不同的海战环境下,两艘柯尼斯堡级才能勉强与这艘瑞典巡洋舰抗衡,而一个不太好的消息是,英国人也准备建造这样的强火力巡洋舰。”

    一次突然拿出设计方案,一次搬来战舰模型,夏树早先的两声唿哨给技术委员会的委员和一些海军官员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次秘密武器的亮相方式虽然中规中矩,但不知通过什么途径搞来的外国战舰设计资料给他们带来的惊讶有增无减。

    抢在委员们反驳之前,夏树采取了鲜明的进攻姿态:“当然了,我们可以自我安慰地说,德国巡洋舰既不需要像英国海军那样保护漫长的海上交通线,又不必像瑞典海军那样顽守领海,若只是恫吓殖民地的土著或者袭击敌人的商船,类似柯尼斯堡级巡洋舰的配置已绰绰有余,一旦碰上具有同等航的英国巡洋舰,我们打不过就勇敢的就地自沉吧!”

    如今的瑞典早已不是三十年战争时期那个盛极一时的北欧霸主,但它仍拥有较强的国防工业,尤其在造船和枪炮领域保持着先进水平,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大王诺贝尔创立的福博斯公司。凭借该公司生产的优质钢铁和火炮,瑞典得以依靠自身力量建造巡洋舰级别的战斗舰艇在正式服役并亮相公众之前,这艘新巡洋舰始终蒙着一层神秘的面纱,而德国海军紧盯主流海军强国的步伐,很少关注瑞典海军的举动,俄国海军惨败之后,他们进一步削减东海舰队也即是德国的波罗的海舰队以增强公海舰队实力。因此,在座的技术委员和海军官员都对夏树提供的这份技术资料感到十足的陌生与好奇,待他们细细研究了瑞典新巡洋舰的技术结构,便不得不承认,两艘34oo吨级的柯尼斯堡级确实很难打过一艘43oo吨级的瑞典巡洋舰。

    在气势上占据了上风,夏树进一步辩述道:“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未来十年,动力机械的进步将让舰艇航向前迈进一大步,也就是说,几年后的4ooo吨级巡洋舰既可以拥有我们眼前这级瑞典巡洋舰的强大火力,又具备较高的航和防御性能,而无论我们如何努力,现在开工建造的舰艇也无法在航上占有优势。要想在情况难料的海战中保持赢面,就必须有上一些大胆而又合理的设想。”

    罢了,夏树傲然宣称:“我们弗里德里希船厂最大的优势就是拥有这种合理的前瞻性,并且能将它付诸实际。”

    技术委员会的委员们开始交头接耳地讨论,海因里希亲王亦侧头同布鲁克纳耳语了好几分钟,等他们最终安静下来,亲王以满含认可之意的目光看着夏树:“弗里德里希船厂赢得了箭号殖民地型巡洋舰的建造订单,在满足订造性能的前提下,你们尽可以挥自己的长处,希望两年之后,呈现在我们面前的会是一艘完美无缺的36oo吨级巡洋舰。”

    夏树面露自信微笑:“我们绝不会让大家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