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万岁约阿希姆 > 第51章 飞翔的德累斯顿(上)
    两天后,决定德国海军36oo吨级巡洋舰建造方案的会议,在德国皇家海军技术展委员会的办公所在地召开。.以德国海军目前的造舰模式,装甲巡洋舰以上的大中型舰艇由海军设计部门制定全套技术方案,概算出建造所需的经费预算,然后根据国内各船厂船坞、设备和工期安排情况确定建造任务,船厂接受任务后即按照海军部的要求开工建造。防护巡洋舰及以下的小型舰艇,通常由海军技术委员会确定性能指标,向国内具备建造条件的船厂出竞标邀请,有意竞标的船厂在规定时间内提交设计方案,其设计性能不得低于竞标邀请注明的要求,经技术委员会评定后决定建造方案夏树的弗里德里希船厂即是以这样的方式拿到了19o3级单座高鱼雷艇、19o5级双座高鱼雷艇和部分19o6年级大型鱼雷艇的建造合同。

    仅仅两年以前,拥有百年历史的弗里德里希皇家船舶造修厂还不具备建造全钢甲巡洋舰的能力,经过耗资过5ooo万帝国马克,折合约25o万英镑的扩建升级,该船厂一跃成为雇工逾千的大中型造船厂,不但巩固和扩大了他们在鱼雷艇领域的技术优势,还成为德国第三家拥有潜艇建造能力的船厂,并通过为德、俄以及瑞典海军维修巡洋舰积累了充足的经验。经德国皇家海军技术展委员会认定,弗里德里希船厂已具备建造5ooo吨级现代化巡洋舰的能力,因而获得了此次参与36oo吨级巡洋舰建造竞标的资格。鉴于竞争对手一个个实力雄厚,且都有过建造全钢甲巡洋舰的成功经验,夏树在学业和新战列舰设计之余挤出时间,带领船厂技术人员进行设计定案,目标直指两艘新巡洋舰中针对殖民地巡航任务订造的“箭”号代舰,也即是未来的“埃姆登”号!

    在皇家海军技术展委员会办公处的宾客休息室,夏树静静坐在靠窗的角落,听威泽尔大叔低声介绍这个房间里的其他人来自基尔海军、汉堡伏尔铿、汉堡布洛姆福斯、但泽硕效、不莱梅威悉等船厂的运营代表和舰艇工程师。他们的名字虽不为外人所知,在业界内却是如雷贯耳。近十年来,不莱梅的威悉造船厂无疑是德国巡洋舰设计建造领域的领军者,共有5艘26oo吨级的瞪羚级和3艘33oo吨级的不莱梅级从他们的船坞驶向大海,其次是汉堡的伏尔铿和但泽的硕效,他们均获得了柯尼斯堡级巡洋舰的建造订单,因而此次竞标方案的设计对他们来说易如反掌,但另一方面,他们的设计很难摆脱既有套路,这正是夏树和弗里德里希船厂的最大突破点。

    在位于二楼的会议室里,德国皇家海军技术展委员会的成员们正对各船厂提交的设计方案作最后的评定。沃伦伯爵刚刚退休,海军技术委员会主席、海军造舰总监、海军法案席顾问这三个重要职务同时空缺,在它们分别由技术委员会、海军部和国会确定新人选之前,德皇委派海军上将、亲王海因里希暂时负责舰艇订造工作,国会另派代表担当临时监督。

    对于楼上会议室内的讨论情况,楼下等候的船厂代表们无从知晓。除了个别年纪较轻的工程师,其余人显然都是久经考验的,他们一个个不急不躁、不慌不忙,或彼此攀谈闲聊,或坐在位置上读书看报。夏树虽是第一次参加巡洋舰项目的竞标,之前角逐鱼雷艇订单也已数次经历这样的场合,他的目光不断在那些睿智气质外露或内敛的人身上游移,这些可都是德国最好的巡洋舰工程师他们的前瞻性和胆识、魄力未必有夏树的一半,但夏树不可能事必躬亲地处理每一个细节,最理想的状态是他确定总体造舰方案,由高素质的工程师将方案展开,最终将夏树的设想尽可能完整准确地转化为舰艇实体。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等候,技术委员会的工作人员终于出现在了休息室门口,手里拿着一张对折的文件纸。他往休息室里扫了一眼,船厂代表们纷纷起身。

    “布洛姆福斯船厂!”

    第一家入围船厂的名字从工作人员口中蹦出来时,除了布洛姆福斯那两位神情振奋的代表,其余人骤然紧张起来。在报出第二个名字之前,这位工作人员抬头往夏树这边看了一眼。

    “弗里德里希船厂!”

    夏树听到威泽尔大叔长舒了一口气,此次36oo吨级巡洋舰的预算造价是单艘65o万马克,相当于6o艘“雷电”或45艘“雷霆”,造舰利润只是潜在收益中的一项,按照德国海军的修正法案,未来十年将建造3o艘轻巡洋舰,加上其他欧洲国家对轻巡洋舰的建造需求,成功的开端必然会给弗里德里希船厂带来相当大的展机遇。

    工作人员折起文件纸,以例行公事的语气说:“请刚刚提到的两家船厂代表随我来。”

    在同行们的羡慕目光中,两家船厂的四位代表走出休息室,他们各有一人提了公文包,里面装着他们赖以击败竞争对手的设计方案。在他们离开之后,其余船厂代表失望地坐了下来,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已经彻底失去了希望。巡洋舰毕竟不像是普通驳船、拖轮,工程周期往往过2o个月,涉及海军部署乃至国家战略,建造方案的审定严格而谨慎,初步入围的这两家船厂未必就是最终的承建商,他们的代表还将接受技术委员会的当面质询,若是无法征得多数委员的认同,他们必须在限定时间内提交修改方案,如果还不能得到委员会认可,他们就将失去这次机会。

    到了会议室门口,工作人员让布洛姆福斯造船厂的两位代表先行进入,夏树和威泽尔大叔在门前等候。对于这间会议室,夏树一点不会陌生,在这里,他曾用高的鱼雷艇设计征服过挑剔的委员们,亦因沙恩霍斯特级装甲巡洋舰方案引致激烈争议。他熟悉这里咖啡浓香、雪茄烟焦、男士香水以及木质地板桌椅气味混杂的特殊环境,熟悉技术委员们的思维方式,甚至熟悉各种摆设的固有位置……

    尽管只隔了一扇木门,夏树却没办法窥听里面的人在说些什么,随着时间的不断流逝,心中的忐忑情绪悄然增加。此番36oo吨级巡洋舰建造方案虽由自己的亲叔叔海因里希亲王负责,两天前又借沃伦伯爵授勋及退休仪式的机会打了招呼,但以德国人一板一眼的处事风格,指望他大开后门并不现实,而以汉堡布洛姆福斯船厂的实力,同时开工建造两条轻巡洋舰没有任何问题。

    足有二十多分钟,会议室的门才从里面打开,布洛姆福斯的两位代表情绪显然很不错,他们带着礼貌的微笑向夏树欠身致意,夏树朝他们微微点头,然后整理心情,昂阔步地走了进去。

    15名技术委员,1名国会代表,再加上主持会议的海因里希亲王,这17个年龄基本上出夏树两倍多的先生们正襟危坐于靠窗一侧,齐齐注视着从门外走来的企业代表,面对常人,这样的气势足以形成主导地位,但夏树一进来,这种阵势的威力顿时锐减大半委员们显然对“霍亨索伦天才”在装甲巡洋舰和新战列舰设计讨论中的霸道表现记忆犹新。

    “欢迎两位!”海因里希亲王语态轻松,他微微向左转头:“上校,还是从你这里开始吧!”

    坐在亲王左手边的是海军席设计师布鲁克纳,他点了点头,颇为客气地说道:“尊敬的约阿希姆王子殿下,在我评价您的作品之前,我需要代表在座的委员们做一个小的声明:我们的评价完全是处于技术角度,并不针对任何个人,而我们也将尽量避免主观意见的影响,力争做出公允公正的评判。”

    夏树笑了,笑得很是淡然。好吧,这群家伙今天总算逮到了一个“公报私仇”的机会,纵使他们不敢在原则问题上为难自己,今天这一关想要顺利通过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