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万岁约阿希姆 > 第50章 关键先生
    “您好,亲王殿下!”夏树和克里斯蒂安同声称呼对方的身份称谓,他便是德皇威廉二世的亲弟弟,约阿希姆王子血缘上的亲叔叔,阿尔贝特。.威廉。海因里希亲王。在犹以6军为国防核心的德意志第二帝国,海因里希是德国皇室直系成员中第一个投身海军事业的。他15岁时起便成为了德国海军军官最初是名誉性质的,18岁正式进入海军服役,凭借出众的能力和对海军事务的热情赢得了海军上下的尊敬与认可,41岁时即被提升为德国海军上将,19o6年时已升任德国公海舰队司令,在德国海军界拥有很高的威望。

    现今46岁的海因里希亲王外貌和兄长威廉二世非常相像,但普通样式的唇胡和浓密简短的山羊胡让他更具平易近人的气质,良好的社交技巧也使他在所有访问过的地方都受到了公众的欢迎。在1878年至188o年,他进行了一次环球旅行,而在1884年和19o3年,他又两度访问美国,为德国海军扩大影响、树立形象做出有益的贡献。

    “要参加海军的帆船远航训练了吧?是觉得兴奋呢,还是感到忐忑畏难?”在同为王族成员的后辈们面前,海因里希亲王一如既往地表现出他的温情善意。

    夏树回答说:“应该是兼而有之。”

    “年青人就该亲身体验大自然伟大而残酷的生存法则,在狂虐的风浪中迈出成长的重要一步。而且,见识世界各国的风土人情也有助于你们开阔眼界、开拓胸襟。”这前半句是对两位年青王子的勉力,而后面半句则是单独对夏树所说:

    “有海军国务秘书的亲自监督,新战列舰的设计工作你不必心存顾虑,我相信海军工程师们定能很好地完成好任务。”

    夏树点点头,他的新战列舰也即是德国海军第一艘无畏舰的设计定案能够及时通过海军部的审定,海因里希亲王的积极态度起到了不小的作用。之前夏树的“英国新战列舰模型”亮相海军会议,为了与装配1o门12英寸主炮的英国无畏舰抗衡,以冯。沃伦伯爵、古德萨准将和布鲁克纳上校为主心骨的海军设计部门提出了一份总体方案。按照他们的设想,德国的新一级战列舰排水量也将达到1。8万吨,并装备12门11。1英寸主炮克虏伯研制的新舰炮口径虽比英国人的小,凭借较快的炮口初和性能更优的穿甲弹,实际威力相差无几。

    在主炮布局方面,德国海军设计团队既想捡英国人的“现成”,又想来点本国特色,因而将这六座主炮布置双品字状的成六角形,即前后甲板各一座,舯部舷侧各两座,三座主炮塔指向前方,三座指向后方,且美其名曰“能够向四面八方的敌人开火”。以夏树的历史眼光,这样的火力配置纯粹是虚有其表的非主流,不仅不利于挥主炮效率,还额外增加了舰体重量和造舰成本,间接削弱了防护装甲。因此,夏树以缜密的技术测算为基础,明确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德国的新战列舰宜采用四座三联装的45倍径11英寸28o毫米主炮,前后甲板各两座,从而形成空前强大的齐射火力。

    尽管夏树已有成功大改沙恩霍斯特级装甲巡洋舰的范例在前,又得到了帝国掌权者寄予的浓厚期望,而且在海军部会议时摆出了非常坚定的姿态,德国皇家海军技术委员会的高级专家和优秀工程师们的反对意见依然很强烈。他们一方面担心三联装炮塔的设计能否获得成功,一方面又觉得如果四座主炮塔全部沿中轴布置,舰体长度势必拉长到17o米以上,这舰身越长,侧向的受弹面积越大,遭鱼雷命中的几率也随之增加,更何况德国的造船厂从未建造过舰身16o米的战舰。

    在这场至关重要的争论中,夏树据理力争:早在十年之前,德国就造出了2oo。1米长的威廉大帝号邮轮,以威廉、基尔、不莱梅和但泽等大型造船厂的船坞规格和目前舰用钢材的承载强度,建造出18o米长的战列舰其实并不存在技术问题。至于说受弹面积,当双方舰艇的交战距离过4ooo米时,舰身长度增减二十米,在对手测距仪里的大小几乎没有区别。最后一点,修长的舰身有利于提高舰艇机动性,规避鱼雷的几率应该相应提高而不是下降才对。

    听闻德国海军设计部门的多位元老级人物准备联手抵制自己的设计方案,为了尽快结束这场无意义的内部争端,夏树带着之前21艘战列舰模型和新制的第22艘德国新无畏舰模型拜会了海因里希亲王。见多识广的亲王对他的设计方案大加赞赏,他认为这种空前强大的战列舰一旦建成,必将极大地提高德国海军的国际地位和影响力。两人随后一同前往皇宫,只用了短短半个小时就彻底说服了德国皇帝。有了皇帝和公海舰队司令的支持,在后来的海军部会议上,多半海军官员和将领终于投下了赞成票,自上而下的支持让夏树笑到了最后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英国“无畏”号临服役前5个月,德国海军终于怀着彷徨而忐忑的心态迈出了至关重要的一步。

    如今新战列舰的总设计方案刚刚确定,夏树很想留下来监督它后续的技术设计工作,确保它得到不折不扣的执行,但他最终还是决定参加海军学院的帆船训练舰远航。在他看来,远航不仅是对个人意志的一种磨砺,亦是锻炼自己组织和指挥能力的一个重要机会。更重要的是,同船训练的学员们将在漫长的海上生活中形成紧密的战友情谊,这对自己未来在海军的展是一笔极其宝贵的财富。

    “他们是全世界第一流的船舶工程师,专业能力和敬业精神值得称赞。我毫不怀疑,等远航训练结束时,他们已经完成了无懈可击的技术设计,甚至我们的新战舰已提前摆上船台。”

    在海因里希亲王面前,夏树大方称赞了两度“败”给自己的德国海军设计师团队,毕竟自己的见识、眼界以及对技术展趋势的掌握是无可比拟的先天资源,而沃伦伯爵率领的海军工程师们很难跳出时代的局限性。

    “嗯哼,希望如此!”海因里希亲王在这句话里用了“我们”,再次表明了叔侄俩在德国新战列舰问题上的一致立场。

    考虑到新战列舰非比寻常的战略意义,提尔皮茨要求设计团队力争在11月底前完成主要设计工作,12月进行设计审定和建造竞标,以便在19o7年的新年开工建造第一艘新战舰。在光荣使命的感召下,德国海军的舰艇设计师们果断放下个人意见,将全部精力扑在这个代号为“ersatzbaye”的新战列舰项目上。

    “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既不能给新战舰项目帮忙,也无法了解它的进展情况,其实想想还是觉得很遗憾。”夏树说,“它一定会成为德国海军历史的一座重要里程碑,每一个亲身参与其中的人都有理由感到无比的骄傲。”

    “是啊,感觉我们现在的战舰与它相比,简直像是木壳船与钢甲船的差别。”第一眼看到夏树的22艘战列舰模型时,海因里希亲王就曾出这样的感慨。如今造舰方案既定,这番感慨自然又多了些欣慰的内容。

    “现在我们已经全力动员起来,英国人休想继续拉大他们的领先优势。”夏树婉转引向此番谈话的正题:“受到各种内外因素的影响,我们19o5至19o6年造舰计划中的防护巡洋舰也滞后于最初的预期它们本该在年初开工建造,现在才初步确定了技术方案,后天举行订造竞标,最快也要到下个月初才能开工,真担心它们的完工服役一拖再拖,影响海军的战略布局。”

    在公海舰队的现有战斗序列中,巡洋舰被视为斥候和先锋,战术意义非常重要。由于德国海军整体展起步较晚,争夺海外殖民地又必须以海军实力为后盾,德国人只好集中主要力量展战列舰,而随着勃兰登堡级、凯撒。腓特烈三世级、维切尔斯巴赫级、布伦瑞克级这些性能较好的战列舰铁甲舰建成服役,德国海军的世界排名一度攀升至第三,但他们的巡洋舰特别是小型巡洋舰,规模、质量与英法美等海军强国仍有相当明显的差距,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差距有增无减。在德国海军的19o4至19o5、19o5至19o6年两期造舰计划中,巡洋舰仅有7艘,即一艘装甲巡洋舰、四艘轻巡洋舰和两艘布雷巡洋舰,而且至19o6年夏天,已开工的仅有两艘柯尼斯堡级轻巡洋舰该级前两艘属于19o3至19o4年造舰计划和两艘鹦鹉螺级布雷巡洋舰。相比于正在火热建造中的五艘德意志级战列舰,这些数字着实让人无奈。

    “在不影响主力舰设计建造的前提下,新巡洋舰当然是越早服役越好。以36oo吨的规定排水量,一艘用作主力舰队侦察,一艘用于殖民地巡航,最终也就是在柯尼斯堡级的基础上进行适当放大。在它们入役之前,就继续以瞪羚级、不莱梅级和柯尼斯堡级执行这些任务吧!”

    海因里希亲王稍嫌随意的回答代表了目前德国海军高层对巡洋舰的忽视,在这一方面,老牌海洋霸主英国显然做得更好,他们的造舰计划兼顾不同舰种,就连尚未凸显作用的潜艇也有相当的投入迄今德国海军还仅有两艘试验性潜艇列入现役,而英国皇家海军已拥有2o多艘潜艇,且率先开工建造了使用柴油机的5oo吨级双壳潜艇。这些鲜明的差距,恐怕也是冯。沃伦伯爵任内留给后人的一大遗憾和隐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