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万岁约阿希姆 > 第49章 光荣的谢幕
    19o6年盛夏,基尔。.  .  .

    靠近海军学院的码头旁,一艘模样奇特的大船静静沐浴在明媚的阳光下。它的三根主桅杆又高又粗,是风帆时代最常见的三桅纵帆结构,但它甲板中部又霍然矗立着两根圆形烟囱,洁白涂漆的船身既没有大型帆船的艉楼构造,也看不到蒸汽轮船的甲板建筑,船尾和舯部基本处于同一水平。以2o世纪的眼光,它就像是那种偶有耳闻的怪装癖,与周围人的穿着打扮格格不入,但在19世纪中期,当人类航海技术从风帆动力向蒸汽动力过渡时,这种风帆与蒸汽机混用的船只比比皆是。蓬勃的大工业时代展脚步是如此匆忙,几十年前还活跃于世界各个角落的帆船已逐渐为历史所淘汰。那些曾经战胜过狂虐风暴和汹涌海浪的“勇士”要么被劈成木块烧掉,要么停在港口作为浮动博物馆或私人藏品,只有很少一部分还在履行着建造之初的使命。

    因为处于停泊状态,这艘三桅纵帆船只在最高的桅杆悬挂了一面象征国籍的黑白红三色旗,风帆整齐地收拢于横杆下方。它是德国皇家海军的“夏洛特”号训练舰,尽管这个国家的一二线舰队早已全面换装蒸汽钢船乃至一些使用内燃机的小型舰艇,为了锻炼新服役水兵和海军学员的韧性及团队合作精神,他们一直保留着帆船远航训练项目。刚刚完成19o6年春季入伍的海军新兵训练,“夏洛特”号又将载着3oo多名基尔海军学院的精英去领略浩瀚蓝洋的独特魅力。

    即将参加远航的海军学员们大都忙着收拾行装、购置个人用品,而基尔海军学院在读的王族成员、贵族子嗣以及海军将领后代,此时正汇聚于德国皇室的基尔行宫,与皇室代表、海军官员等重要人士一同出席为冯。沃伦伯爵举行的授勋及退休仪式。

    冯。沃伦伯爵全名弗里茨。斯齐尔特。冯。沃伦,曾任德国海军设计部门席工程师、造舰总监和德国皇家海军技术委员会主席等职务。他1833年出生于当时尚属丹麦的石勒苏益格的一个显赫贵族家庭,经过19世纪6o年代的两场重要战争普丹、普奥战争,该地与荷尔斯泰因成为普鲁士的一个行省,沃伦家族转而向普鲁士国王乃至后来的德意志帝国皇帝宣誓效忠。伯爵年轻时曾在丹麦海军任职,参加了丹麦舰队对北德意志联邦海岸的封锁以及1864年对普奥联合舰队的赫尔戈兰海战。成为普鲁士公民后,伯爵加入普鲁士海军,他放弃了继续在军舰上服役的机会,转而投身舰艇建造和设计领域。

    在为普鲁士及德意志第二帝国海军服务的四十年时间里,沃伦伯爵参与了上百艘舰船的设计和建造监督,主持了著名的萨克森级铁甲舰、勃兰登堡级战列舰、“俾斯麦”号装甲巡洋舰、海因里希亲王级装甲巡洋舰以及多个级别的巡洋舰设计建造,其资历和威望在德国海军设计部门无人能及。他那认真负责、细致入微的工作态度使得海军部门设计的每一艘战舰都能够成为代表德国造船工业水平的优秀作品,萨克森级铁甲舰更是成为那个时代最鲜明、最实用的沿海防御型装甲战舰,在其基础上改良的清国定、镇远二舰已在残酷的海战中证明了自身实力。

    担任德国海军席设计师和造舰总监的漫长时光中,沃伦伯爵不仅是一个富有创造力的设计师,同时也是一个脚踏实地的执行者,个人意见从不凌驾于国家和海军的整体利益之上,即便是在他如日中天的巅峰时期,也总是以一副谦逊低调的姿态处理工作。每每与海军决策者生分歧,他总能在不放弃固有原则的前提下作出让步,这种精神在沙恩霍斯特级装甲舰的设计方案上得到了终极体现尽管对约阿希姆王子大胆创新的设计持保留态度,在海军明确总体方案后,他立即率领各设计部门投身工作,克服现有技术存在的种种困难,使得两艘对德国殖民地战略有着重要意义的大型战舰尽早进入了实际建造阶段,不久之前,该级舰已在汉堡布洛姆福斯船厂完成舰体建造工作,隆重的下水仪式为他光辉耀眼的造舰生涯划上了一个美妙的句号。

    为表彰冯。沃伦伯爵为德意志海军展做出的贡献,德国皇室向其颁了一级红鹰勋章,这在德国是仅次于黑鹰勋章和大十字级红鹰勋章的崇高荣誉,主要授予在战斗中英勇作战的军人和优秀的军事领导者,其获得者包括对抗拿破仑的民族英雄,在近代历次战役表现出色的将领,以及在科学艺术领域有着突出成就的学者和为德国政治环境做出过重要贡献的他国外交官员,具有相当高的影响力和荣誉价值。德皇威廉二世因故未能到场,这枚红鹰勋章由另一位重要皇室成员,德国公海舰队司令海因里希亲王代为颁。

    佩上勋章的沃伦伯爵无疑是现场的唯一焦点,人们纷纷向这位劳苦功高的造舰大师致以最诚挚的敬意,夏树也不例外。事实上,他与沃伦伯爵相识已逾十载,当同级的海军学员们还在懵懂倾慕帝国海军的钢铁战舰,全然不知设计建造出这些海上巨兽的究竟是何许能人时,他已在皇帝的恩准及海军国务秘书的赞许下获得了自由进出海军机密办公区的权力,用旁人感到匪夷所思的成熟眼光审视各种舰艇设计图纸,不止一次地指正图纸上的技术性错误。在夏树的脑海中,沃伦伯爵的赞许笑容依然像是冬日的阳光般温暖。

    “一日为师,终生为师。”夏树将这句东方名言翻译成德语赠予伯爵,即便他们不记得两人是从哪天开始不再以师徒相称,且因为沙恩霍斯特级装甲巡洋舰和新战列舰设计方案而有过激烈的争论,在这一刻,他们仿佛又回到了过去,回到了那段最纯粹、最美好的时光,志趣相投,惺惺相惜。

    无尽的感怀在眼神中流露,在众人的注目下,沃伦伯爵却只能毕恭毕敬地说:“德国海军的未来就交托给殿下了!”

    临退休时,沃伦伯爵担任着德国皇家海军技术展委员会主席、海军造舰总监督、海军法案席顾问等重要职务,是德国海军设计部门的脑人物。在他退休之后,由谁来接替他领导海军设计工作,成了人们揣测纷纷的话题。若是两年以前,海军席工程师布鲁克纳上校必是众望所归的人选,沙恩霍斯特级装甲巡洋舰和此次新战列舰项目,布鲁克纳团队的设计方案虽无疏漏,但“霍亨索伦天才”约阿希姆王子的表现太过抢眼,加之他的皇室身份引得许多势利之人争相吹捧,以至于许多人都觉得他至少会接任德国皇家海军造舰总监督一职,皇帝和海军国务秘书也确实考虑过这种任职的可行性,但夏树主动表态拒绝16岁的少年即便天赋异禀,也不适合担当这样一个不容半点疏忽的重要角色。在他的力荐下,皇帝和海军国务秘书原则上确认由布鲁克纳上校担纲重任,此时任命还未确定,人们的揣测还在继续,沃伦伯爵才会向夏树送上这样的寄语。

    失意的布鲁克纳就在不远处,夏树却不能够走过去告诉这位老兄,自己的长远规划是成为海因里希亲王那样的舰队指挥官,无意与之竞争造舰领域的“头牌地位”。等着奥尔登堡王子克里斯蒂安向伯爵献上了敬意和祝福,夏树即同自己的铁杆兄弟退出人群,端着果汁来到大厅的后门处。

    “这一走就要小半年了,真想再见露易丝一面。”这浓眉小眼的痴情种子眼巴巴地望着柏林方向。

    “皇储婚典的时候不是见过了么?这才几个星期,真正的相思之苦还在后头呢!”夏树说的若无其事,心里何曾忘记远在英格兰的娇美倩影。两人的上一次见面还要追溯到他和露易丝对希尔庄园的造访,也就是说,他们迄今已有15个月未见。此番远航训练虽会在英国港口做短暂停留,但是否有缘得见,夏树一点把握也没有。

    克里斯蒂安仰头喝掉半杯橙汁,满脸诗人般的惆怅:“爱情女神啊,请把我我变成她窗前的那株风信子,日日夜夜陪伴着她……”

    夏树咧嘴摇头:“牙酸……”

    “王子们!”

    这浑厚磁性的声音让夏树和克里斯蒂安不约而同地回转过身,来到他们跟前的是一位身材魁梧、步伐矫健的中年人,他穿着白色的德国海军夏装,胸前佩戴着黑鹰星芒章这种高贵华丽的勋章只授予德国王室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