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万岁约阿希姆 > 第47章 谁主沉浮(上)
    午后三点,夏树准时来到了帝国海军办公室,圆桌会议厅里咖啡香气正浓,一张张熟悉的面孔皆是喜悦与纠结混杂的表情。.  .

    和往常一样,夏树默不作声地走向远端位置,中途与起身致意的官员们简练握手。

    “诸位都到齐了!”坐在正位的海军国务秘书一话,会议厅里顿时安静得几乎能够听到人们的心跳声。

    “上午觐见了皇帝陛下,陛下对海军法修正案的通过深表欣慰,同时也对我们的新战列舰项目表示了极大的关切。他希望我们能够挥德意志民族在机械工程方面的天赋,设计建造出令全世界侧目的强大战舰,帝国皇室和全体国民将是我们的坚强后盾。”

    冠冕堂皇的开场之后,提尔皮茨迅进入正题:

    “我们得到的最新情报显示,英国在建的新战舰计划装配1o门同口径、同倍径的主炮,并且将它们配置在完全相同的双联装炮塔内,这些火炮具备向同一目标齐射的能力,中远距离的攻击力空前强大。昨天我彻夜考虑,觉得现在最要的问题不是确认这份情报是否属实,而是我们是否有必要在新一级战列舰上采用统一主炮的设计。”

    没人插话,每一双耳朵都在认真聆听。

    提尔皮茨继而补充道:“根据同一份情报,英国的新战列舰标准排水量大约在1。8至1。9万吨之间,战斗排水量势必过2万吨,比任何一艘现役战列舰都要庞大。”

    这一次,皇家海军技术委员会主席,德高望重的冯。沃伦伯爵开口道:“对马海战已经过去了一年时间,我们对它进行了非常全面和透彻的研究。单就那场海战而言,战列舰的大口径主炮确实挥了决定性的作用,但就此断定大口径主炮与中口径射炮搭配的方式已经落伍似乎为时过早。若英国新战舰确实是以接近2万吨的排水量搭载5座主炮塔,那么它的航和防护并不会比以往的战列舰有明显提高,甚至可能有所不及。”

    圆桌旁有人点头,大多数人继续保持不动声色的沉默状态。

    为了不让这场至关重要的讨论“误入歧途”,夏树决定给这些专业素质一流但想象力有所欠缺的工程师和海军官员们一些提醒,他正声说:“冒昧插上一句,以我个人所获得的信息,英国人有两样技术非常值得我们关注,一个是帕森斯蒸汽轮机,一个是全舰火力控制系统。前者以消耗大量燃料为代价大幅提升输出功率,它意味着大型舰艇能够取得比以往更高的航;后者适用于对同型舰炮的集中指挥,有利于提高中远距离的炮火密度和命中率。”

    自己的观点受到了果断而明确的辩驳,冯。沃伦伯爵反问道:“殿下所言确有情报来源,还是仅仅出于天才的丰富想象力?”

    夏树看着已逾古稀的老伯爵,心平气和地回应:“得益于遍布欧洲的快艇贸易,我与一些信息灵通者建立了可信的私交,他们从英国造船企业挖来的消息具有较高的可信度,英国人的确在大型船只上试验了他们的帕森斯蒸汽轮机,这也是我两年前强烈建议在我们的大型巡洋舰上安装同类型设备的一个主要原因。至于说全舰火力控制系统,我可以确定英国人在这方面投入了不少精力,它的作用就像是给炮兵指挥部配备了一群精于计算弹道参数的参谋,虽然还不到引一场技术革命的程度,对传统测控模式将是一次了不起的改进。”

    面对年龄只有自己四分之一的普鲁士王子,沃伦伯爵倒也不愠不怒:“即便确如殿下所说,我们还是不能确定蒸汽轮机、统一主炮以及全舰火力控制系统的实际效果,谁能说英国人耗费巨资造出来的就一定不是一艘失败的战舰?”

    从前的夏树,只是在舰艇总体设计方案已经确定的情况下提出一些改进建议,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积累以及战争倒计时的进行,他觉得自己有能力也有必要以更直接的方式参与德国海军建设。面对德国造舰领域威望颇高的冯。沃伦伯爵,夏树既没有摆出咄咄逼人的架势,也没有做出退让的意思:“若能百分百确定,我们也不必在此劳心讨论。在无法准确预知未来的情况下,很多事情都要冒点险。”

    众人默然。

    德国皇家海军技术委员会席工程师,接替冯。沃伦伯爵的公认最佳人选,布鲁克纳说:“殿下的态度让我想起了两年前的c号和d号大型巡洋舰项目,那时我们都吃惊极了,不知殿下这次是否也会拿出让人惊讶的总设计方案来?”

    “皇帝陛下并没有任命我为席设计师。”

    夏树说这话时虽然面露微笑顺带耸肩,摆出一副顽皮少年的姿态,但这话的分量可不轻,梳着大背头的布鲁克纳脸色顿变。他终会领悟,从前那个友善温和、耐心细致的小王子已经长大,是虎,终究有一天要显现出不容侵犯的霸气虎威。而且,背景决定实力,哪怕才华绝世,布鲁克纳也不可能跟皇帝最钟爱的王子角力。

    以气场压倒能力一流但还不够稳重的布鲁克纳,夏树依然保持着荣辱不惊的平和,他环视众人:“为了给大家提供参考,我今天带来了一些有趣的小玩意。”

    以具有鲜明个人特点的套路,夏树离席来到窗前,吹了声唿哨,然后又若无其事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在众人充满好奇的等待下,过了大约五分钟,两名皇家侍从抬着一个看起来颇为沉重的大皮箱进入会议厅,他们像是对待古董一样小心翼翼地将箱子放在地上,打开箱子,将里面的物件一一捧上桌面。

    箱子里的既不是黄金也不是珍宝,而是一件件精致的舰船模型。它们的大小和香槟酒瓶相仿,不论细节部位还是漆料涂装都很考究,主副炮塔、露天炮座连同船舵和螺旋桨皆能转动,炮管仰角和天线伸缩也都严格按照实际数据制作。就做工和质量而言,它们可一点都不逊色于海军技术部门用于初期评估的设计模型。

    “它们出自于弗里德里希皇家船厂技艺最精湛的木匠们之手,囊括了近十年世界上最具代表性的战列舰:英国的可畏、邓肯、快和爱德华七世,美国的印第安纳、奇尔沙治、伊利诺斯和缅因,俄国的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佩列斯韦特、博罗季诺,日本的三笠、香取、萨摩,法国的查理。马特尔、查理曼皇帝,意大利的玛格丽特女王,当然还有我们的维切尔斯巴赫级、布伦瑞克级和德意志级。”

    随着夏树把这些舰艇模型的出处一一列明,两名皇家侍正好将它们摆放整齐,2o艘桅杆配有所属国国旗的漂亮战舰在大圆桌上排成漂亮的雁形阵。末了,夏树朝自己的帮手们点点头,他们这才合力将第21艘模型摆上桌面。它的亮相让海军官员们一个个伸长脖子,好几个坐得远的,屁股都已经离开了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