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万岁约阿希姆 > 第45章 摩洛哥危机:挫折与机
    皇储的婚礼让这个国家处处沐浴着喜悦的气氛,但摩洛哥危机始终像是一个悬在阳台边缘的花盆,随时可能落下来把人砸个脑袋开花。在德国皇帝的授意下,军队借着庆祝皇室婚礼的名义调整了部署,大批精锐部队向西部边境或铁路沿线开拔,克虏伯工厂的工人开始加班加点赶制枪炮弹药,数量庞大的德军后备人员接到随时候命的待战指令,整个国家如一部精密的机器有条不紊地转向备战状态,而在浪漫主义的改革折腾下,法国的军事力量根本不可能在短期内完成有效的军事动员。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因为惧怕德国动进攻,就在德国皇储大婚的同一天,法国政府和议会迫使外长德尔卡塞辞职,倾向于和德国缓和的法国总理罗维埃兼任外长,主张法德直接谈判解决摩洛哥问题。对于法国人的拙劣表现,威廉二世轻蔑地评论道:“我向法国人抛出了白手套,而法国人不敢把它拾起来。”

    欧洲的传统是在决斗时向对方扔下白手套

    法国的软弱态度固然到了令人耻笑的程度,但德国皇帝和他的政治幕僚们在这个时候也犯了一个很大的疏忽,他们觉得以武力恫吓法国政府的目标已经达成,不必再在这个问题上表现出咄咄逼人的态度,以免激化法民的仇德意识,因而提议以国际会议的方式协商解决摩洛哥争端。在德国决策者看来,法国企图独霸摩洛哥的计划损害了大多数列强的利益,在德事占优的情况下,列强国家应当在国际会议上支持德国、打压法国,然而这显然只是一厢情愿的想法,德国政府的倡议只得到了奥匈帝国的呼应,冷场的局面令人尴尬。.

    以19o5年夏天的国际形势,即便不召开国际会议,德国在摩洛哥问题上也不致于落入下风,造成局势大变是一个谁也没有料到的意外19o5年7月,在威廉二世的提议下,因远东战事失利和国内革命运动而窝火不已的沙皇尼古拉二世乘坐皇家游艇前往芬兰湾与之会晤。在德国的“霍亨索伦”号皇家游艇上,威廉二世拿出了一份俄德条约的文本,询问沙皇的意见。因为在日俄战争中被英国人摆了一道,沙皇希望用德俄同盟条约狠狠回敬伦敦。不曾想,两位帝国统治者的美好愿望没能得到各自臣属的支持。俄国大臣们不仅极力反对德俄同盟,为了搅黄此事,他们还故意将条约的内容泄露出去,这立即激起了法国人的强烈抗议,也让英国人坐不住了。在英国政府的怂恿下,法国在摩洛哥问题上变得强硬起来,面对德国动员后备军的军事威胁,法国人针锋相对地进行了动员,并在19o6年新年伊始大举向法德边境增派军队,两国一度濒于战争边缘。

    虽然英国政府允诺向法国派遣1o。5万名远征军,若是双方开战,德队依然有很大的把握赢得胜利。关键时刻,美国总统西奥多。罗斯福受邀出面调停,并承诺保护德国在摩洛哥的投资。在用大炮还是外交解决争端的问题上,德国皇帝出人意料地选择了后者,他决定派代表参加在西班牙阿尔赫西拉斯举行的国际会议。事实证明,威廉二世和他的现任相伯恩哈德。冯。比洛根本没有俾斯麦那样的外交才能,在阿尔赫西拉斯会议上,除了奥匈帝国支持德国,其余列强皆站在了法国人一方。受到孤立的德国政府最后不得不在军事占有优势的情况下接受阿尔赫西拉斯决议:法国撤回部分对摩洛哥实施的管制,但依然控制部分重要地方,摩洛哥的警察控制权则由西班牙掌握。

    对于雄心勃勃的威廉二世来说,阿尔赫西拉斯会议是一次不折不扣的失败,他相对温和的结盟主张受到了来自国内主战派的严厉指责,而这次失利也让他产生了一个过分绝对的观念:在占据军事优势的情况下,以多边会议的方式解决国际纠纷毫无意义。与此同时,德国统治阶层认识到了建立一支强大的舰队对于争夺海外殖民地,对于跟英国这个毫无信用可言的世界秩序仲裁者打交道的极端必要性。

    阿尔赫西拉斯会议对英法俄三国的影响同样深远,法国人看到了协约的好处,他们意识到只有联合英国、俄国才能对抗军事强大的德国。要对德国复仇,要收回阿尔萨斯和洛林,要洗雪凡尔赛和色当的耻辱,就必须激化英德和德俄矛盾,这使得更为倾向在各个方面对德国采取挑衅性的态度。英国人则认为德国的意图是突破现有世界秩序而统治世界,大英帝国的战略重心因此从东方殖民地转回到了欧洲本土,德国因而过俄国而成为了英国的要敌人。不久,英俄签署关于波斯的协定、关于阿富汗的专约和关于的协定,淡化了两国长久以来的矛盾,英法俄三国得以真正建立起紧密的战略联盟关系。

    在阿尔赫西拉斯会议结束次年,英国外交部高级官员埃尔。克劳向内阁提交了著名的克劳备忘录:英国对法德关系现状,核心观点是德国对“世界大国”地位的追求使得德国与英国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证据是德国追求世界大国必然会要求获取海上霸权,这与大英帝国的生存是矛盾的;结论是要维护大英帝国的生存就必须全方位地挫败德国,英国必须对德国保持强硬政策。克劳备忘录此后成为了英国对德国政治上丑化,军事上包围,外交上孤立,经济上打击的遏制政策的基础和依据。在这种情况下,德国对外部世界的敌意显著上升。帝国相冯。比洛在一次国会演讲时宣称:“一项旨在包围德国,在德国周围形成由大国组成的包围圈,以便孤立和瘫痪德国的政策对于欧洲的和平将是灾难性的。形成这样的包围圈不可能不对德国产生压力,而压力必然引起反弹,这种施压和抗压的结果最终将产生爆炸性结果。”

    时光飞逝,威廉皇储球场的落成、“威廉皇储杯”的开幕以及威廉皇储的婚礼都已成为一年前的故事,以德国王子约阿希姆之身获得重生的夏树又长了一岁,灵魂的年龄无从计算,这副躯体的生理年龄则是如花似锦的16岁。这一年,日俄战争的硝烟渐渐散去,摩洛哥危机的阴影让大半个欧洲惶恐不安,所幸的是,战争最终得以避免,德国、法国和英国各自取消了军队动员令,预备役军人解除在役状态回归生活,从未停滞的贸易航线依旧船来船往、繁忙不已。在此期间,“不莱梅水手”队以优异的表现夺得皇储金杯和巨额奖金,这项赛事也大大促进了足球运动在德国的展,而在德国海军和6军内部举行的循环制足球联赛也已拉开帷幕。另一方面,德国皇室交予夏树掌管的弗里德里希皇家船舶造修厂全面完成了扩建升级,基于皇室的追加投资和夏树的个人出资,船厂的股权结构生了变化,其主要股份仍为德国皇室持有,夏树则从纯粹的经营者变成了拥有百分之二十股权的“大股东”,原本归他所有的另百分之十股份作为奖励分给了尼科拉斯。威泽尔等7名船厂骨干人员。

    通过扩大规模、引进新型设备和技术人员,弗里德里希船厂除了继续垄断德国海军的高鱼雷艇订单,还成功拿到了德国海军19o6年级大型鱼雷艇的建造订单,负责59艘总计划中的19艘。这意味着在接下来的4年多时间里,它的中型船坞将全部处于满负荷运转状态,雇佣的工人数量突破千人不仅重现了该船厂鼎盛时期的光辉,更有着让人看好的无尽潜力。

    以英国桑尼克罗夫船厂的经验,即便只专注于鱼雷艇建造,弗里德里希船厂也能够赢取大量利润,但着眼于德国海军的战略格局,夏树决意用一种公私双赢的形式弥补它的短板,即以弗里德里希船厂为平台设计建造更多种类的海军装备。约翰。霍兰领导的潜艇分部展现出了惊人的效率,他们在19o5年冬天就成功建造了第一艘15o吨级的试验潜艇,并且凭借良好性能引起了德国、瑞典海军的兴趣,弗里德里希船厂最终将它以12o万马克的价格出让给了瑞典人,而随之设计建造的3oo吨潜艇很快被德国海军预定,交付使用之后,它得到了u5的正式编号。巡洋舰方面,船厂从荷兰招募了一批拥有巡洋舰维修建造经验的技术人员,通过低价为德国和沙俄海军维修巡洋舰积累了宝贵实践经验,时下正踌躇满志地为建造第一艘现代巡洋舰做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