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万岁约阿希姆 > 第44章 皇储大婚
    随着夜幕的降临,德意志第二帝国的皇家宴会厅里灯火通明、气氛热烈。..威廉皇储大婚之期日益临近,亲上加亲的皇室亲家梅克伦堡什未林大公国的王族成员们,业已护送他们那美丽大方的塞西莉娅公主抵达柏林,共同为这场重要婚礼做最后的准备。按照德国皇室的安排,婚礼将于6月6日在新落成的柏林大教堂举行,这对新人不仅会受到2oo万柏林人的祝福,还将乘坐皇家马车做一次国内旅行,向整个德意志宣告帝国皇位继承人的神圣婚姻。

    普鲁士的勤俭风格并不妨碍他们拥有一座美轮美奂的皇宫,炫目的水晶吊灯映照着色彩艳丽的天顶画,以金线修饰的窗户每一扇都有四米多高、两米多宽,空间巨大的宴会厅中央摆放着长达五十多米的方形餐桌,它的周围足以坐下上百号人。这是两个大家族的豪华盛宴,上至七旬长者,下及豆蔻少年,男女老少汇聚一堂。男士们豪放交谈、频频举杯,女宾们争奇斗艳、美态尽展,身穿宫廷礼服的侍从们神态庄重而又姿态轻盈地行走于大厅之中,为主宾奉上丰盛美味的食物。餐具磕碰、座椅挪动以及人们交谈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在这特有的环境中交织成为别致的喧闹音效,这便是欧洲贵族生活的一部分。

    白天穿球衣在绿茵场上自在奔跑的王子们,在这晚宴场合都换上了得体的正装。巨大的水晶吊灯让宴会厅亮堂得形同白昼,鲜艳的礼服衬着年轻男士们的英俊、挺拔、优雅的外在。一场比赛连进12球,弗里德里希。威廉皇储的青春活力毋庸置疑,他满面春风地与自己的准新娘塞西莉娅公主坐在一起。单就容貌而论,塞西莉娅属于传统的古典美女,她拥有乌黑茂盛的长和漂亮的鹅卵石脸型,两条纤细有神的弯眉、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在白皙肌肤的衬托下同样乌黑靓丽,而威廉皇储恰恰相反,头、眉毛、胡须都是金黄褐色,一双还算大的眼眸呈现出蓝宝石的色泽。两人坐在一起,乍看起来似乎并没有夫妻相,等到他们在一起生活久了,便会自然而然地相像起来。

    “你看,弗里德里希笑得多开心,再看塞西莉娅,就像是一颗光彩夺目的大珍珠,真羡慕他们……哎,约亨,我觉得让你和夏洛特这样坐在一起,肯定也像他们一样幸福,这大概就是婚姻的神奇之处吧!”

    听了露易丝的小声絮叨,夏树翘着嘴笑了,这妮子迄今为止的恋爱经验依然为零,也没见她正儿八经地喜欢上谁,婚姻之事对她而言就像是小学生揣测大学功课全凭自己的想象罢了。

    瞥见夏树的嘲弄笑意,露易丝皱起她那可爱的眉毛:“干嘛这副表情?我说的难道不对?”

    夏树道:“你说的没错,只是说这番话的样子很有趣。或许,我们的小公主也到了动情的年龄,期盼着自己的英俊王子早一点出现。”

    露易丝轻哼一声,不做任何应答。在这张摆满丰盛食物的长餐桌旁,处于适婚年龄的王族青年不少,相对亲近的家族关系使得他们许多人儿时就已相识。夏树第一次见到塞西莉娅是九年之前,当时14岁的威廉皇储对1o岁的塞西莉娅非常礼貌,也许他那会儿就喜欢上了安静而温和的梅克伦堡什未林公主,而塞西莉娅的哥哥,与威廉皇储同龄的现任梅克伦堡什未林大公弗里德里希。弗朗茨四世,之前一直试图和露易丝建立良好的感情关系,但十岁的年龄差距使得他们很难有共同语言。去年的这个时候,弗朗茨四世迎娶了与他同年的汉诺威公主,两人看起来非常般配,据说也很恩爱。

    经露易丝刚刚那么一提,夏树眼前浮现出了夏洛特的美丽容颜,15岁男孩与13岁女孩的感情难逃懵懂青涩之感,它最终能否开花结果还需要漫长时光的考验,而且夏树和夏洛特之间还横档着一道无形却不能无视的阻隔,那便是英德两大欧洲强国之间的对立和纷争,两者的利益冲突终将以残酷的战争和无数国民的死伤做出了结,这样的仇怨带来的压力也许远远出了爱情所能承受的范围。每每想到这些,夏树不免感慨命运的无情,或许自己终究拗不过世俗的力量,到头来娶个各方面都还过得去的德国贵族女子,婚姻平淡无奇,人生的追求只能放在属于自己的事业上。

    “约阿希姆王子殿下!”

    听到有人招呼自己,夏树从自己的思绪中回归现实,他循着声音转头看去,朝自己说话并且举起酒杯示意的人在三个位置之外。他长着一张国字脸,面相比实际年龄老成,高高的迹早早显现出秃顶的迹象,一双浓眉搭配着充满忧郁气息的眼睛,这便是年轻的梅克伦堡什未林大公,弗里德里希。弗朗茨四世。

    “喔,尊敬的大公殿下!”夏树也举起盛有香槟的酒杯向对方致意。隔空对酒之后,只比威廉皇储大一个月的弗朗茨四世说:

    “殿下的足球踢得好极了,不愧是无所不通的皇室天才!”

    夏树当然记得,从前在皇宫花园里一起踢球的男孩子们中有个看起来格外忧郁的家伙,他的身体不够强壮,运动天赋也不及其他同伴,甚至时常被威廉皇储带球戏耍,但这显然没有阻碍他对足球的喜好,梅克伦堡什未林公国也因此成为最早举办正式足球比赛的地区之一。

    “大公殿下过誉了!”夏树答道,“只可惜今天的比赛组织得过于匆忙,没来得及邀请殿下的宫廷球队参赛,错过了一睹强者风采的机会。”

    摆上台面的客套话是这么说,即便时间充裕,夏树也不可能把这样重要的表现机会让给外来球队,年纪轻轻即已担当理政众人的弗朗茨四世不会不解,他笑着说道:“跟殿下的海军学院球队相比,我们的球队实在不堪入目,还望殿下有空的时候到什未林来指导我们。”

    “荣幸之至,并祝殿下的球队能在本届皇储杯中获得好成绩。”

    说罢,两人再度举杯,彬彬有礼地相互致意。

    当夏树回再看皇储和他的准新娘时,两人正低头私语威廉语飞快地说,塞西莉娅面带笑意地听,时而相视一眼,目光浸满甜蜜。在这一刻,夏树对天资和能力并不出众的威廉皇储满心羡慕。

    “我提议,为了霍亨索伦家族和尼可洛廷家族的光荣携手,为了德意志皇储殿下和梅克伦堡什未林大公国公主殿下的圣洁婚姻,为了上帝赐予我们的荣耀,举杯共饮!”

    伴着德皇威廉二世的祝酒词,在座宾客纷纷起身,一阵密集的椅脚摩擦声,众人齐声和道:“为了上帝赐予我们的荣耀!”

    说这句话时,大多数人都面向德国皇帝,但也有合理的例外威廉皇储和准皇储妃彼此相对,含情脉脉地碰杯同饮。看着他们的幸福模样,夏树不由自主地笑了,笑意之中毫无邪念。在这一刻,他衷心祝愿这对新人百年好合,亦衷心希望他们能够一直得到帝国荣耀的光辉庇佑,不朽不灭。

    数日之后,德意志第二帝国皇储弗里德里希。威廉。维克多。奥古斯特。恩斯特与梅克伦堡什未林小公主塞西莉娅的盛大婚典在柏林举行。无论规模、场面还是参与者的数量,这场婚礼都丝毫不逊于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国家的储君婚典。在各国王室、使节和帝国官员、将领、教职人员的见证下,这对年轻的新人在柏林大教堂举行了隆重而神圣的婚礼。他们乘坐金光闪闪的皇家马车驶过柏林的主要街道,带着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接受人们的欢呼致敬……

    站在皇宫的阳台上远望市区那如同沸腾海洋的场面,夏树忽然很好奇自己的婚礼将会是怎样的一副场景,届时与自己一同在教堂接受神圣祝福的女人又会是怎样的容颜会是彼此互有好感的夏洛特。希尔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