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万岁约阿希姆 > 第43章 足球因缘
    关于海军足球联赛,有些内容夏树在提尔皮茨面前隐而不谈。...这个时代的人可能还看不清足球运动究竟具有怎样的号召力和感染力,夏树对此却是清楚得很,他知道在海军组织足球联赛的意义不仅仅在于“健身、友谊、默契”,比赛可以让海军官兵们提前感受胜利和失败的滋味,让他们学会荣辱不惊,再糟糕的情况也要泰然处之,用逆境中的坚持锻造出具有韧劲的风格。同时,作为这一联赛的起者、组织者和必然的佼佼者,夏树可以充分扩大自己在海军官兵中间的威信和影响力,让他们特别是年轻的水兵们团结在自己周围,这样不论是面对艰难战事还是革命风暴,自己都能够更为游刃有余地进行应对。

    在海军足球联赛付诸实施之前,另一项由他起并得到皇室赞助的杯赛制足球赛事,“威廉皇储杯”,已在德国足球协会的组织下拉开帷幕。周日上午,作为夏树和露易丝公主赠予威廉皇储的新婚大礼,“威廉皇储球场”正式宣告落成,它的秀是“威廉皇储杯”的揭幕战行将迎来人生大喜的威廉皇储率领“皇家第1近卫军团”队,对阵由夏树领衔、二王子艾特尔和五王子奥斯卡友情出场的“基尔海军学院”队。

    海蓝色的球衣,浪白色的球裤球袜,棕褐色的球鞋,穿着这套颇具现代风格的足球装备,佩戴黑白红横条图案的队长袖标,与其他参赛者一道从球员通道走进比赛场地,夏树仿佛又回到了自己的梦境。曾几何时,他梦想着成为一名世界级球员,在万众注目下纵横绿茵场,用极致精彩的过人、传球和射门征服所有人。当然了,对于一个从未接受过正规足球训练,也未真正尝试成为职业球员的青年而言,这原本只是一个纯粹的美好梦想。现如今,他踏上了这工整的草坪,置身于数千名观众用欢呼和掌声营造的热烈氛围当中,带着球星般的从容与对手一一握手,此般享受怎是一个“爽”字能够形容?

    既是以皇储之名修建的新球场,又是为皇储大婚献礼的赛事,23岁的德国皇储弗里德里希。威廉是这场比赛当仁不让的主角。他和他的队员穿着黑色球衣、白色球裤、红色球袜,从上到下正是德意志第二帝国国旗的颜色和顺序,而加宽的金色队长袖标和标志性的瘦高身材使之有种鹤立鸡群的突出。.明媚的阳光下,这座能够容纳六千人的球场座无虚席,看台上不仅坐着德国皇帝威廉二世和皇后维多利亚,还有威廉皇储的准新娘,梅克伦堡什未林大公弗里德里希。弗朗茨三世的次女塞西莉娅公主和她的家人,以及从帝国各地汇聚而来准备参加皇室婚礼的王公贵族们,另外还有许多有幸获得赠票的军官士兵和普通市民。鲜明的阶级观念并不妨碍他们坐在同一个球场内观赏这样独具魅力的比赛,以这场揭幕战为起始,来自全德各地区的球队将在接下来的六个月时间里进行逐级淘汰,最终进入前八的球队将分享百万马克奖金,胜利者还将获得威廉皇储亲自颁的冠军金杯。

    唧……唧……

    德国足球协会任秘书长格伦亲自担当本场裁判,他吹响了“威廉皇储杯”的第一声比赛哨音。相较于两年前次举行的跨区域全国性比赛,此次杯赛由于皇室的赞助和参与,规模、影响力注定要提升一个台阶。

    至19o5年时,足球运动已在欧洲范围内广泛兴起,但皇室成员在公开场合参加足球赛貌似还是破天荒的头一遭。为了打消反对者的顾虑,与皇储、王子同场竞技的球员皆是贵族出身。在皇家禁卫军团,有贵族血统的军官比比皆是,凑出一支足球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而在基尔海军学院,既有贵族头衔又投身足球运动的学员却不多,夏树以此为由顺利邀请到了两位兄长,免得因为自己这份过于张扬的新婚大礼而受到其他兄弟的排斥。

    长长的开场哨宣告了德国足球提前迈入新的时代,威廉皇储第一脚触球引得全场观众热烈欢呼,军队和民众以这样的方式表达了对德国皇室的尊重与支持在第二帝国成立之前,德意志已经历了长达数百年的分裂,尤其在拿破仑扫荡德意志后,法队的肆意掠夺和横征暴敛令德意志的民族意识空前高涨,到了187o年,当法国人轻蔑地向普鲁士宣战时,整个德意志民族都团结起来。当普鲁士军队最终击败法国,由国王威廉一世在凡尔赛宫宣布德意志帝国重新统一时,整个德意志都在欢呼。此后帝国的国力日盛,各阶层的利益矛盾虽未消除,诸如游行、罢工等摩擦仍时有生,但军队和民众对皇室的敬意始终是有增无减。

    在双方球员的默契协助下,身形瘦高的威廉皇储一开场就很快取得了进球,他用一脚漂亮的抽射为“威廉皇储杯”添上了具有历史意义的一笔。非比寻常的进球令帝国皇储欣喜若狂,他先是在额头和胸前划着十字,向自己信仰的造物主虔诚祈祷,然后高举双臂,年轻的脸庞上洋溢着灿烂笑容,紧接着,他依次拥抱了为自己献上这座球场的胞弟约阿希姆,以及前来参赛的艾特尔和奥斯卡。霍亨索伦家族的年轻一代手挽着手向全场观众致意,回馈他们的是山呼海啸般的掌声与欢歌……

    皇储开纪录之后,比赛开始按照你来我往的节奏进行。贵族们的谦让风度使得这场比赛少了激烈的身体对抗,但双方的精准传球和强力射门仍然显示了他们不错的足球功底,军人的充沛体能也保证了他们的持续挥。当然,决定一场比赛可观赏性的因素不仅仅是足球本身,贵族青年们的俊朗外表、矫健身形以及他们运动时展现出的阳刚气质,都让观众们享受到了一场丰盛的视觉盛宴。每每有球员进球,不论是连续传球最终一锤定音还是华丽盘带单刀直入,都会获得全场的掌声和欢呼。半场结束之时,比分牌上的数字已攀升至11比9,威廉皇储以他的“黄金右脚”射入7球,率领皇家第1近卫军团队保持着领先优势,而现代足球意识最为清晰的夏树则展现了更具观赏性的4粒进球单刀射门、搓球挑射、弧线攻门以及头球轰炸。经过了海军学院足球联赛的熏陶,“基尔海军学院”队的配合比对方更加默契,进攻的流畅度和想象力也更胜一筹。

    回到球场内部的球员休息区,气喘吁吁的威廉皇储走过来揽着夏树的肩膀说:“嘿,约亨,我的好兄弟,这样的比赛真是太过瘾了,真希望我们每个星期都能来上一场!”

    几天前刚说服海军大臣支持自己在海军内部组织足球联赛,夏树正好向皇储建议:“您看,我有个想法,因为我们不便于跟平民组成的球队踢球,何不在军队里组织这样的比赛。参赛者不一定要是贵族,普通军官也可以,这有助于保持军队的团结,也利于拉近我们与年轻军官们的距离。从我此前在基尔海军学院组织足球联赛的情况来看,这样的目标绝对可以达成,而且我们正筹划在整个海军组织联赛。如果您赞同的话,将来我们可以一起组织6军和海军的比赛。”

    脸庞削瘦的皇储咧嘴笑说:“您的想法很好,我个人非常赞同。而且,我很高兴你用我们这个词,我们本来就是亲密无间的兄弟,不是么?”

    夏树没有辩驳,他跟着一起笑,只不过笑容没有皇储那样张扬,符合他在兄长们面前一贯谦逊腼腆的表现。

    “此外,我有个还不太成熟的想法:用授予某些荣誉的方式提高士兵们的积极性和忠诚度。例如,我们可以对表现出色的士兵授予荣誉士兵称号,让荣誉士兵参加我们的比赛,甚至可以跟军官们一起进餐,您觉得呢?”

    听了这话,威廉皇储的笑意有所收敛,他想了想,以委婉的方式回答道:“如你先前所言,青年军官们是我们应当团结的对象,尤其是那些具有贵族血统和家族荣誉的军官,他们将是德意志军队未来的核心力量。”

    虽未直接否定,但皇储这话的用意已经非常清楚了。德意志第二帝国的军事制度源自普鲁士时期,军官们主要来自融科贵族,除长子外无土地的容克子弟大都将从军视为主要出路,他们从小接受良好的教育和军事熏陶,忠诚、勇敢、服从、尽职、节俭,但他们也把容克阶级的偏见和傲慢心理带到军队中来,对待士兵往往如同对待他们的农民一样。尽管德国士兵以勤勉、纪律和忍耐著称,但军官与士兵的阶级对立在无形中降低了这支军队的凝聚力以及逆境下的爆力。在这一方面,历史上的第三帝队显然做得更好,他们不仅拥有高素质的军官团队,基层官兵友爱如兄弟的关系也保证了军队磐石般的坚韧战力。

    想要一口气改变人们由来已久的旧观念可不容易,夏树明智地保留起了自己的意见。在此时的德国6军,上校以上的高级军官里贵族占了大约6o,淡化官兵等级对立、增进部队凝聚力的尝试,在海军显然更容易开展起来。

    重回赛场之后,贵族球员们依然踢得礼貌、从容、优雅,在这一前提下,夏树和他基尔海军学院的同伴们继续展现着他们的默契配合,盘带过人、踢墙配合、外围远射和吊射,这些在数十年后稀松平常的内容在这个时代是绝对的新奇花哨,海军学院队也因此在场面上略占上风,只不过在夏树的全盘调度下,他们始终在比分上落后于皇储队。在双方球员的配合下,威廉皇储众望所归地成为了这场比赛的得分王,单场12球的记录或将在德国足球界保持很长一段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