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万岁约阿希姆 > 第42章 大策
    见素来信心饱满、观点鲜明的约阿希姆王子表现出迷途羔羊的姿态,提尔皮茨似乎有些困惑。他请普鲁士王子在自己宽大而简朴的办公桌前坐下,点了一支方头雪茄,慢慢踱到敞开的窗户旁:

    “谍报人员正竭尽所能地探取英国海军的情报,但英国人势必会严加守护他们的技术机密。出于稳妥的考虑,我个人倾向于按既定节奏设计和建造我们的新一级战列舰。”

    “我完全赞同老师的意见。”夏树以温缓的语气说道。

    “我桌上有一份关于日俄海战的最新报告,是从俄国人那里获得的第一手资料,请殿下一阅。”

    提尔皮茨没有转身,而夏树对他摆放文件的习惯也非常熟悉。接下来,海军大臣在窗前默默吸烟,夏树在桌前默默阅读这份以俄方军事通讯文件为主的情报资料。过了很久,这种沉默才被打破。

    “这是海战历史的一个重要转折,一如十年前的清日大东沟海战。”夏树评价说。

    “何以见得?”提尔皮茨背着身问。

    “双方炮战的真正有效距离已在4ooo米之外,日本主力舰猛烈而集中的主炮火力很快使俄国主力舰失去了战斗力,中小口径的射炮仅仅挥了一些辅助性的作用,这应该是与十年前清日海战最显著的区别。”

    夏树这番话是后人结合历史为对马海战作出的客观评价,眼前这份情报内容虽有些杂乱,但从俄国幸存舰员的描述中还是提炼出一些相应的关键信息。

    提尔皮茨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将烟蒂按灭在了军舰造型的黑陶烟灰缸里。他低着头,跟夏树刚进来时的姿态如出一辙:“我本以为殿下会把日本舰队赢得胜利的主要原因归于日本军官的指挥能力和水兵的训练素质,听了殿下刚刚一席话,我才觉自己是真的老了,思维再不像从前那样灵敏。”

    提尔皮茨这可不是在服老,夏树连忙给他端来下台阶的小板凳:“老师要为德国海军建设作全盘考虑,任何一件事都不能有疏忽,而我现在只是一个海军学员,可以不负责任地胡猜乱想,着实不能相比。”

    “殿下不必这样谦虚。.”提尔皮茨坐下来说道,“现在回想殿下8个月前的大型巡洋舰修改方案,之所以坚持削减二级火炮数量,应是已经看到这一技术展潮流了吧!”

    工作也好,生意也罢,适当的时候卖弄些玄虚是有益处的。夏树微微一笑:“当时确实有一种强烈的直觉,只是没有充足的现实例证,好在老师眼光长远,没有您的支持,我这些想法也仅仅是空想。”

    提尔皮茨一贯沉稳固执的眼神终于出现了动摇和退让,他端起茶水已冷的杯子啜了一口,放下,复又端起啜了第二口,放下,伸手去雪茄盒里拿雪茄,但手指刚碰到雪茄便抽了回来,一度黯然的双眼忽又恢复了光泽。

    “听闻殿下的弗里德里希船厂正在扩建规模,不仅从德意志银行得到了支持,还从英国人那里弄到了一部分资金。不知是准备单纯扩大高鱼雷艇产量,还是有意展更高级别的军舰?”

    夏树从这话里听出了一点责问的意味,如今年英德两国关系不甚乐观,两支海军又在各个领域展开竞争,在这种情况下将航创下最新记录的快艇卖给英国人,往轻了说是财迷心窍,往重了说可就有卖国之嫌了。

    “能让精明谨慎的英国人掏大价钱买一款根本不适合作为鱼雷艇使用的高快艇,我个人感到非常荣幸。”

    “喔?”提尔皮茨对这个回答显得颇感意外。

    “那只是个陷阱。”夏树有意露出胜利者的微笑。

    “殿下是说……”

    “我们给英国人送了一份大礼,只要他们花钱建造两百艘那种鱼雷艇,就要相应减少一艘主力舰的投入,等到真正爆战争的时候,他们会意识到这些鱼雷艇只是好看的摆设。”

    “喔?”提尔皮茨表示自己还不太理解。

    夏树故作神秘地解释说:“在装配鱼雷的情况下,那种快艇虽然还可以保持5o节左右的航,但它的船体结构轻薄脆弱,既耐不住风浪颠簸,也经不起炮弹冲击,两者叠加更将给它们造成灾难性的影响,而英国人不可能用真正的炮弹去测试高航行中的鱼雷艇,所以……他们非要等到战争爆之后才会醒悟过来。”

    提尔皮茨好像觉得自己真是老了。

    “您想,皇帝陛下怎么可能允许我将损害德意志利益的技术卖给我们的竞争者?当然了,为了让英国人相信我是为财而去,交易价格定得很高六十万英镑。”

    “六十万英镑?”因为吃惊,提尔皮茨不仅瞪大眼睛,就连黑洞洞的鼻孔也不自觉地放大了。

    “没人说过我是个商业天才?”夏树耸肩笑道。

    提尔皮茨这时候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虽然很浅,却表明了他对夏树的态度有所改观。

    “这些匪夷所思的事情也只有您能够想到并付诸实际。”

    在海军大臣面前,炫耀必须适可而止,夏树切题道:“话说回来,弗里德里希船厂确实准备拓展舰艇建造范围,除了各型鱼雷艇,还准备将经营范围扩大到小型巡洋舰和潜水艇的建造生产上。”

    “噢……我想殿下是看中了海军造舰计划预定于明年开工的36oo吨级快巡洋舰和第三批5oo吨级的潜水艇?”提尔皮茨的口吻明显缓和了许多。

    夏树故意让海军大臣觉得自己是在打船厂盈利的小算盘:“是的,弗里德里希船厂在设计人员和熟练技工方面有优势,目前也着手购置了一批新型设备。为了积累足够的实践经验,我们准备在下半年用比较有吸引力的低价格拿到一两艘蒸汽巡洋舰的修理订单,试验潜艇项目也将在最近几个月进入实质阶段。”

    有些人的古板不善变通,有些人则不然。提尔皮茨虽然反感皇室插手海军事务,但又不得不依靠皇室支持来维持他对海军的绝对领导地位,所以改善同约阿希姆王子的关系对两人都有好处。于是,他很通融地说:“我们的吉菲昂号巡洋舰已服役1o年,正好需要进行一次全面的检修,只要价格合适、技术到位,后勤部门是不会有异议的。至于潜艇,只要弗里德里希船厂证明自己拥有足够的技术实力,我可以在私下场合说几句无关痛痒的话,保证你们至少可以获得两艘订单。”

    夏树用满意的表情掩饰自己的真实胃口:十年之内,弗里德里希船厂将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级船厂,拥有顶尖的鱼雷艇、潜艇和中小型巡洋舰建造技术,进而依托自身实力在航母领域取得历史性的突破美国人的舰载飞机起降试验在1911年获得成功,而第一艘真正的航空母舰将在1917年出现在英国皇家海军的作战序列当中,它的名字叫做“暴怒”号。

    “在海军举办足球联赛?”

    说这话时,提尔皮茨单左手摸摸花白的大胡须,足球在此时的德国已不是新鲜事物,但全国性的比赛去年才有了头一次,而且也未冠以“联赛”之名。不过,名字终究只是个代号,换来换去还不都是11对11人的足球比赛。

    夏树解释到:“以我的切身体会,足球比赛有三大好处:锻炼身体、促进友谊、培养默契。这三项都是海军人员应具备的素质,平时许多官兵也都会自组织足球比赛,权衡各方面考虑,我觉得组织这样的联合赛事对海军颇有益处。”

    之前的正事谈得比较满意,提尔皮茨心情显然还不错,而足球再怎么闹腾也就那么回事,也即允诺道:“听说你在基尔海军学院组织的足球比赛就很受欢迎,只要它无碍于海军的正常训练作业,我个人没有什么意见,经费也可以适当考虑。”

    “太好了!”夏树高兴地说,“我初步考虑是以港口守备部队、大型战舰或轻舰艇分队为单位,各队相互进行两轮比赛,以获胜场次和进球数最多的球队为冠军。在此,我诚挚地邀请您担任足球联赛的名誉主席。”

    “哈!”提尔皮茨笑道,“我对足球可一点都不懂。”

    “以您的理解能力,看半场比赛就一概知晓了。”夏树奉上小小恭维。

    “好吧,王子殿下,组织足球比赛的事情就全权交予您处理。”提尔皮茨显然不愿再在足球这个无关痛痒的题外话上浪费更多时间,临结束谈话,他叮嘱道:“关于新战列舰的设计讨论会将在下周一上午九点举行,地点是海军办公室的四楼会议厅,望殿下准时列席。”

    “没问题。”夏树调侃道,“我这次保证不吹口哨。”

    提尔皮茨一边笑着摇头,一边将右手放在夏树的右侧肩胛骨位置,两人的亲昵姿态仿佛又回到了过去那种没有任何权益冲突的关系,虽然这种纯粹的关系不可能倒回来,但站在同一个国家、同一个民族的立场上,彼此还是能通过求同存异的方式协作共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