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万岁约阿希姆 > 第41章 门槛
    当初夏的暖风让人们褪去外套,在柏林城区西南部的波茨坦广场附近,一座旧跑马场的修缮工程已临近完工,它那全新的外墙很容易令人联想起古罗马的斗兽场,但没有斗兽场那样的威严和肃杀,它的规格整体呈椭圆形,占地面积堪比最大的斗兽场,其新用途也依然是一项颇具观赏性的竞技足球。  近半年来,住在市中心以南的柏林居民多少都有些耳闻,据说这座新球场由某位皇室成员出资修缮,等它隆重揭幕之日,一项不限制参赛条件、采用淘汰赛制且奖金丰厚的足球赛事也将由此创立。

    现代足球运动源于英格兰,颇有运动天赋的德意志人是欧洲大6最早引入足球概念的群体,他们的第一家足球俱乐部“慕尼黑186o”仅比英格兰最早的谢菲尔德俱乐部晚成立5年。德意志完成统一后,足球运动在德国的展度不逊于这个国家投身第二次工业革命的步伐,许多城市都出现了俱乐部和地方性比赛,这项对场地和装备基本没有太大要求的运动适合工人、市民、学生等一切人群。到了19o4年,当国际足联正式将德国接纳为会员国时,足球已经成了许多德国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走在新球场青翠修齐的草地上,夏树想象着球员们在这里纵情驰骋、精彩对抗,想象着周围看台上人声鼎沸、群情激昂,愈觉得相隔百年的时空有许多的共通点。

    “殿下,这里的草皮都是按照您的吩咐精心挑选并细心栽培的,闭上眼睛走在上面,感觉像是踩着土耳其的羊毛地毯。.”这一脸殷勤的中年人便是球场修缮工程的总负责人沃尔里希,在过去的几个月里,这位建筑工程师在6o万马克的总预算限定内修起了可容纳6ooo名观众的环形看台和1o1米长、69米宽的比赛场地。若以后世的眼光来看,这座设施简陋的球场根本不够顶级联赛资格,但放在19o5年,全世界还没有几座纯粹的足球场,它的规格已是相当可观。

    夏树用皮鞋尖斜着往下捅了捅,草皮还算紧实,不致于一铲带起一大块,但这毕竟是足球运动初兴的年代,各国各地的比赛规则尚不完全统一,球队风格和球员技术五花八门,没准几场比赛下来这草地就斑秃了。紧接着,夏树走到草地边缘查看了排水系统,不得不说,德国人严谨、务实的性格非常胜任工程设计和施工任务。这座球场里里外外、上上下下,他没有挑出一处明显瑕疵。

    “沃尔里希先生,我对你的工作非常满意,如合约所述,只要它周末能够顺利投入使用,你将得到那笔奖励。”

    中年人弯腰点头:“殿下,如您所愿,这座球场本周定能完工。事实上,我们现在只等定制的雕塑运抵并安装,余下的都是一些扫尾工作。”

    实地察看了球场的建设情况,夏树对它已经没有什么担心了,唯独天气有些阴沉,接下来可能会下一场或几场雨,这露天球场显然不适合雨天看球。

    离开球场之后,夏树驾驶着自己的敞篷欧宝汽车穿城而过。.抵达帝国海军办公室时正值下午茶时间,军官们三三两两走出办公大楼,到周围的咖啡馆或餐厅去放松一些紧绷的神经。与近期忙着准备威廉皇储大婚庆典的德国王室不同,德国的军政官员们正为另外一头疼的事情伤神,那便是由德皇威廉二世访问摩洛哥城市丹吉尔而引的“第一次摩洛哥危机”。

    摩洛哥地处西北非,北临地中海,西接大西洋,它的重要港口丹吉尔扼大西洋进入地中海的门户直布罗陀海峡,具有重要战略地位,成为欧洲列强争夺的要地。进入2o世纪以来,法国迅向摩洛哥扩张势力,大肆进行经济渗透,控制摩洛哥财政,并同西班牙划分在摩洛哥的势力范围。德国的战略决策者同样意识到摩洛哥的重要意义,他们积极鼓励本国商人前往摩洛哥进行投资,并在暗中支持摩洛哥的势力。

    此次摩洛哥危机刚开始只是德国、法国和英国在外交层面的嘴仗,但几个月来,在法国外长德尔卡塞的不懈努力以及英国政府的推波助澜下,这场危机逐渐从外交摩擦演变成为一场有可能成为军事冲突的国际争端德国皇帝考虑通过一场短期战争迫使法国人妥协,他的设想得到了德国6军将领们的热烈响应。34年前的普法战争,德意志人不仅踩着法国人实现统一,还获得了5o亿法郎的巨额赔款以及拥有丰富铁矿的阿尔萨斯、洛林地区,这为他们的工业展提供了巨额资金和丰富的矿产资源,而法国政府则背负着沉重的战争赔款。在2o世纪初,法队的规模、装备质量和士气信心皆处劣势,而他们的盟友俄罗斯帝国又受日俄战争拖累,大部分军队都已调往远东参战。一旦此时德法爆战争,俄军几乎无法对德国构成实质威胁,免除后顾之忧的德队只需要对付法队和为数不多的英国远征军,再度进抵巴黎绝非难事。届时法国政府想要避免更大的屈辱和损失,定会乖乖放弃他们在摩洛哥的全部利益。

    德国6军参谋部对动一场能够再换来三十年和平的对法战争跃跃欲试,德国海军的处境却很尴尬。由于英国在这场危机中一再表态支持法国,如若德法爆战争,英国参战的可能性非常大。以德国公海舰队目前的实力,挑战英国本土舰队简直是以卵击石,届时只好可怜兮兮地龟缩在本国港口,眼睁睁看着英舰在各个大洋追杀德国商船,这种无处使力的苦涩滋味搁在任何人身上也不会好受。

    在海军大臣的办公室,提尔皮茨看似热情地迎接了仍为海军学员身份的普鲁士王子,但在行握手礼后,他的第一句话听着就不太顺耳:“此次新战列舰的设计讨论,皇帝陛下明确要求您这位霍亨索伦家族的天才设计师作为皇室代表参加。这几天我一直在揣测,我们的王子殿下是否会像上次一样拿出让人吃惊的设计总图,也许……您带来了不止一个级别的战列舰设计?”

    摩洛哥危机的尴尬暂且不说,日俄对马海战的震撼性结果让德国海军高层危机意识愈强烈拥有8艘战列舰和45艘其他舰艇俄国舰队在短短几个小时内惨败给了以4艘战列舰和8艘装甲巡洋舰为主力的日本舰队,且日本人仅以微不足道的损失击沉21艘俄国战舰、俘获9艘,沙俄海军一天之内损失了27万吨舰艇,排位从世界第三跌落至第六……在消息得到重复确认之前,许多人都不敢相信电报上的文字,或是揣测卑鄙的英国人暗中派舰参与了这场海战。直到幸存的俄国舰员以第一视角描述了当时的战况,人们才知道那是日本海军凭借精妙策略导演的一场好戏,他们所采用的战术也受到了各国同行的热捧和攻研,相互视为头号竞争对手的英德海军莫不希望从中找出压制对手的方法。多方消息都表明,英国议会已经批准了本国的新战舰预算,而它的造价大大过了现役战列舰,实力也将有成倍的提升。现在,德国海军最新的德意志级战列舰已经开工了前四艘,舰已经下水,而第五艘预定在两个月后开工。根据19oo年海军法案下的19o519o6造舰计划,德国海军准备在19o6年投建新一级战列舰,它将是德意志级的放大和加强,但即便能够实现3o的性能提升,也已经不能满足眼下的形势了。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提尔皮茨将海军舰艇设计部门的重要人员召集至柏林,商讨下一步的应对,并向皇帝作了汇报。威廉二世原则上表示同意,但要求由约阿希姆王子代表皇室参加讨论,并在讨论过程中表具有建设性的意见。

    属于无畏舰的时代大幕正在缓缓拉开,夏树很清楚德国的下一级战列舰也将迈入无畏舰的门槛,但历史上的拿骚级并不算成功,它只是进一步确立了德国战列舰重装甲、轻火力、采用细分隔舱的设计思路。有了高鱼雷艇和沙恩霍斯特级装甲巡洋舰的铺垫,夏树正打算在造舰领域挥更大的影响,但他也知道,有着强烈主见和掌控的海军大臣不希望皇室过多干涉海军的内部事务。经过上次在沙恩霍斯特级装甲巡洋舰设计上的摩擦,他此番选择了更为稳妥的介入方式:

    “不瞒老师说,我对现在的形势感到十分迷茫,好像站在一个奇怪的路口,四面八方都是路,却完全不知道该走哪一条……希望能从老师这里得到宝贵的提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