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万岁约阿希姆 > 第39章 尊神驾临(下)
    三个星期之后,不莱梅客运码头。.炽烈的阳光带来了夏天的暑热,绅士们以短裤长袜的装束展露他们的性感腿毛,女士们用轻薄的纱裙勾勒曼妙诱人的曲线。随着两万吨的巨型邮船“德皇威廉二世”号缓缓驶入港口时,码头旁随处可见蕾丝边的漂亮洋伞、华丽飘逸的遮阳帽连同一张张充满期盼的脸庞,路边一溜儿尽是奢靡的豪华马车和昂贵的高档汽车,这一切无不衬托出“德皇威廉二世”号在德国上流社会的受欢迎程度舒适、快捷、可靠,这艘以德国现任皇帝之名命名的豪华邮船完工不久就夺得了大西洋蓝飘带奖,它象征的可不仅仅是德意志造船业的高技艺,更体现了这个工业化帝国的富庶与尊贵。

    在距码头一箭之地的室外咖啡座,白衣、白裤搭配白皮鞋的夏树气定神闲地望着缓缓靠岸的越洋巨轮。他那亦师亦友的搭档,“眼镜大叔”尼科拉斯。威泽尔,已然了解特殊来客的不俗身份,故而以一种亟盼的口吻说:“希望霍兰先生能喜欢上这个国家。”

    “他至少会喜欢上这个国家的温泉。”夏树打趣地回答。如他所愿,65岁的约翰。霍兰接受了此次免费的巴登温泉之旅,并将顺道访问弗里德里希船厂,就潜艇的设计建造提供一些技术性的建议。有了这个重要的契机,夏树相信能用足够的诚意将霍兰挽留下来。为了确保这位珍宝级的人物能够顺利抵达德国,他安排船厂派往美国的工作探员全程随行,这会儿更有四名机灵的船厂人员在码头迎候。很显然,级邮轮的魅力堪比舞台上的大明星,登岸码头那边人潮拥挤,放眼望去只能看到各式各样的帽子,夏树和威泽尔大叔只好一边喝咖啡一边耐心等待。

    将近一刻钟之后,穿着浅灰色工作服的船厂人员终于出现,受他们簇拥的是个蓄着大八字胡的男子,他际线很高,所剩不多的头掺杂了约三分之一的白色。.椭圆形脸,中等个头,偏瘦,戴着一副无框眼镜,给夏树的第一眼印象是跟威泽尔大叔同一类型的人。

    威泽尔大叔往前走出一步,率先与来客握手,并以纯熟的英语说道:“霍兰先生,热诚欢迎您来到德国。.我是弗里德里希皇家船舶造修厂的运营总监,很荣幸地向您介绍,这位是普鲁士王子约阿希姆殿下,我们船厂的运行执行官。”

    夏树面带微笑,彬彬有礼地伸出手,用他那“九年义务制教育”的英语口音说道:“我是您的崇拜者,霍兰先生,很高兴有机会见到您本人。”

    现代潜艇的技术先驱,爱尔兰人约翰。霍兰早已摘下帽子,用礼貌的笑容相对:“向您致敬,尊敬的王子殿下。您的英语说得很好,听起来像是爱尔兰南部口音,让我很有亲切感。”

    一听这话,夏树乐了,这灿烂笑容体现了一个大男孩本应有的阳光与活泼。

    “阁下一路辛苦,是坐下来喝上一杯地道的不莱梅咖啡,还是去酒店稍事休息?我们订好了晚上8点的火车,明天一早就能抵达巴登。”

    “王子殿下太客气了,这让我着实有些不知所措。”霍兰双手抓着帽子,这副姿态看起来确实有些拘谨,他略作迟疑,然后答道:“现在路上想必挤满了前来接人的车辆,与其在拥挤的道路上缓慢挪动,不如坐在这里享受一杯咖啡的自在,我想我们应该能找到很多共同话题。”

    长年生活在美国的人,言谈举止与多数欧洲人还是有些明显区别。夏树侧身邀请霍兰入座,他略微点头表示感谢,然后径直在普鲁士王子旁边坐了下来。

    多年来,夏树一直对身边人过分拘谨的姿态感到不适,觉得这拉远了人与人的距离,而约翰。霍兰的自由气息让他觉得舒服,他很希望这良好的开端能够顺利延续下去,所以也抛开了平日里的种种礼节,朝服务员打了个响指:“再来一杯特品。”

    片刻,穿着经典女仆装的服务员端来一杯香浓扑鼻的咖啡热饮,用德语告知客人如果觉得味道还不够,可以自己适当加些糖和奶。

    霍兰即以德语回应:“好的”

    由于之前已从船厂外派探员那里获知了霍兰的详细资料,夏树对此毫不意外,他笑着说:“阁下的德语很不错。”

    以平常人的思维,此时或该说说自己的外语是从哪里学来的,而霍兰却答:“德语很有用,我曾有一个非常得力的助手是德国人,德国的机械也非常棒。”

    “嗬,多谢夸奖!”夏树无所拘束地回应说。

    霍兰不慌不忙地细品咖啡,也许习惯了美式咖啡的煮制方式,他只对这里的咖啡给予了客套的称赞,而后聊到:“听德拉尔说,殿下的船厂拥有一流的高鱼雷艇制造技艺和生产线,近期才投建潜艇船坞,其实以目前各国海军的喜好来看,高鱼雷艇是较受欢迎的。”

    夏树用连贯的德语答道:“阁下的理解非常正确,现在可说是高鱼雷艇的黄金时期,但从长远展来看,潜艇的潜力比高鱼雷艇大得多得多。”

    大半生致力于潜艇设计建造的霍兰并没有因为夏树的这句话而表现出兴奋或是欣慰,他淡淡地反问说:“何以见得?”

    循着烂熟于心的思路,夏树流畅地说道:“经过几十年的展,高鱼雷艇的结构设计已趋于成熟,未来的提升主要是看内燃机技术的提高,而潜艇目前还处于展初期,它完全可以造得更大、行得更远、潜得更深。据我所知,现有潜艇绝大多数采用的是汽油机,我觉得仅仅引入柴油机就是一个让人充满期待的展方向。”

    普鲁士王子说话时,霍兰全神贯注地看着他,待他讲完,这位现代潜艇的先驱者显然松了口气:“我原以为殿下对潜艇的兴趣在于它是一种非常隐蔽的海战武器。”

    夏树并不假惺惺地宣称自己是个和平主义者,他委婉回应道:“不可否认,人类最好的明最终都会跟战争沾边,潜艇也不例外。我只能说,每一件用于战争的机器,和平时期都能够挥和平的作用。潜艇能让我们探索从前无法了解的海底世界,那里有无尽的宝藏不止是黄金、珍珠或者沉船上的宝物,还有许多自然界的资源,各种各样的矿物。以海洋的面积和形成形态,海底的矿产资源很可能比6上的还要丰富。”

    霍兰灰蒙蒙的眼神中终于有了亮色,他有些惊讶地说:“几个月前曾在报纸上看过一篇关于殿下的报道,他们把您称为霍亨索伦王室的百年天才,现在看来绝非虚言。您的眼光和理想远远过了您的年龄,这真是让人……”

    “难以想象?”夏树翘起嘴角,“其实我并没有乎常人的智慧,绝大多数理解源自于前人留下的书籍。从四岁开始,我每天至少要在皇家图书馆呆上七八个小时,一直坚持到我进入基尔海军学院为止在那里,我得以接触到更多关于机械设备和船舶技术的书籍,对潜艇的兴趣由此产生。我希望自己在潜艇领域的作为能够像高快艇一样,那是一种非常自豪的感觉。”

    “德国当以殿下为荣,将来也许整个人类都会以您为荣。”在不善恭维谄媚的霍兰口中,这或已是最高的评价。

    夏树的言辞固然漂亮,但他的专业特长是水面船舶,就连从前的那些舰艇模型也都以水面战舰为主。初涉潜艇,在这个时代所能依循的技术资料少之又少,而他也不可能像从前那样整日泡在船厂,约翰。霍兰在这方面的头脑和经验显然是弗里德里希船厂目前最急缺的早在2o多年前,霍兰设计制造的“霍兰2”号潜艇就创造性地使用了升降舵和贮备浮力,此后的展虽然历程步步艰辛,到了“霍兰6”号时,霍兰的潜艇设计已非常成熟。这是他个人的巅峰之作,亦是现代潜艇史的重要开端。

    喝完咖啡,码头周围的拥堵已大为缓解,一行人遂分乘两辆汽车前往火车站。夏树注意到约翰。霍兰只带了一个中等大小的行李箱,看来他在临出前还不确定自己是否会在德国重持旧业任凭弗里德里希船厂的人把前景描绘得天花乱坠,对于一个有着丰富人生阅历并且经历了n多坎坷的人而言,眼见为实胜过词典上所有的华丽辞藻。

    在2o世纪初的头几年,德国政府对外奉行柔和的扩张政策,主张以外交手段解决矛盾纠纷,所以即便他们拥有欧洲实力最强的6军,并以较快的度展他们的海军,多数人对这个国家的印象还停留在精于机械、擅长枪炮等方面,并不像后来那样把所有的德国人视为好斗的战争狂,许多人都乐于前往德国生活工作,尤其是抗拒英国政府统治的爱尔兰人。他们宁可接受其它任何国家的雇佣,也不愿意给英国人卖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