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万岁约阿希姆 > 第32章 炒作(下)
    听夏树说完,约翰逊显然并不意外,他一脸诚恳地说道:“殿下的立场我们完全能够理解,请您相信,美国恪守中立的决心永远不会动摇,而我们的imm是美国企业,必然追随政府恪守立场,绝不会在国际军火交易中受到某些政治因素的影响。.由我们来充当高鱼雷艇在德国以外的市场代表,绝对比那些好斗的、不友善的家伙更加安全可靠。”

    “但你们的开价不可能达到我的心理底线。”夏树暗示自己可以做出让步,这与竞赛夺冠当晚的“醉话”用意相符。

    约翰逊收起了笑容,很认真地试探说:“我们认为它的价值相当于一艘标准的二等巡洋舰。”

    以当时的造价,一艘三、四千吨的二级巡洋舰约值3o万英镑。

    夏树果断摇头:“如果让我们的皇帝陛下来做决定,他绝不会为了一艘二等巡洋舰而让出当今世界最好的高快艇。”

    约翰逊遂以一副哲人的口吻说:“尊敬的王子殿下,我绝无半点不敬的意思在我们的这个时代,工业技术的展度出了以往任何一个时期,没准再过几个月,一些头脑聪明的家伙就造出了性能相近的快艇有时候,事物的价值一多半体现在它出现的时机。”

    连设计带建造,“海妖”的成本并不过3万英镑,夺冠的时机确实使它大幅增值。精明商人的眼光与夏树不谋而合,但也让夏树感觉到,在这个人身上,自己很难占到便宜。

    “阁下的话很有意思,我想我会认真考虑你的提议。”夏树结束谈话的意思很明显。

    约翰逊连忙说:“如果殿下方便的话,我们可以另择时间详谈,任何时间、任何地点。”

    夏树故意表现得有些不耐烦:“若有合作意向,我会派人联络你的。很高兴在这里与你结识,约翰森先生。”

    “是约翰逊,米歇尔。约翰逊,殿下。”美国人略有些尴尬地纠正道,“名片上有我的地址和电话,随时恭候您。”

    礼节式地朝对方点了点头,夏树毫不迟疑地转身走向在不远处等待自己的露易丝公主。

    “美国人开价3o万英镑买我们的赛艇技术。”

    若是从前,露易丝一定会瞪大眼睛,轻声惊叫“这可是很大一笔钱”,但此番跟着兄长来到英伦,她对金钱的概念俨然有了新的评估。

    “这离你们的期望值还差了一些。”她淡淡地说,“应该还有提价的空间吧!”

    夏树道:“我没有继续谈下去美国人不是理想的交易对象。现在有很多人想要得到它,我们完全可以耐心地挑选。”

    从小生活在皇宫里的人,脑袋里通常不会有明确、清晰的商业概念。露易丝很想说点什么,却现自己对这件事提不出任何见解或建议,以至于两人之间罕见地出现了沉默。这时候,希尔公爵出现了,他穿着一身白色华丽军服,胸前佩戴着金色绶带和维多利亚十字勋章,两条浓眉下的大眼睛犹如夜里的灯塔,炯炯有神。

    “普鲁士的约阿希姆王子殿下、露易丝公主殿下,欢迎二位贵宾来到英国。”

    “噢,是希尔公爵殿下。”夏树迅伸出右手。英国人讲究绅士礼节,但他们并不热衷握手,觉得相识之人一辈子只握一次手就足矣,加之其他一些因素,两人的握手姿态非常简练,几乎握到就马上松了手。

    希尔公爵对露易丝公主的吻手礼同样是点到即止。

    “在此,我有必要为安妮和夏洛特的鲁莽失礼向两位殿下道歉。”

    只道歉而不言缘由,希尔公爵的话可以看作是对等级观念的严苛遵从。公爵在英国固然是仅次于亲王的皇族勋位,但他的长子在继承公爵爵位之前仅为侯爵,侯爵的妻女只能尊称为夫人、小姐,并没有任何爵位。无爵位之人与地位尊贵的王子立下赌约,这在因循守旧者眼中确实是鲁莽失礼的行为。

    伴随着语言上的致歉,希尔公爵双脚并拢、上身端直,侧着头向夏树微微俯作为礼节式的回应,夏树同样双脚齐并、胸膛挺直,正对公爵颌。

    “同时,我冒昧邀请王子殿下、公主殿下屈尊前往希尔庄园作客,二位如能应允,将是鄙人及整个家族的荣幸。”希尔公爵的用词极尽贵族礼仪,但他出邀请的时候,表情和语气并没有谦卑、惶恐之意。作为英国皇家海军的一位高级将领,希尔公爵始终保持着傲挺胸的姿势,话语铿锵有力,像是在提醒夏树,德国皇族虽然尊贵不凡,但英德两国近年来的关系逐日恶化,出于维护各自利益的考虑,大家还是保持一定距离为好。

    夏树听懂了这话里之话,先前他远远瞟见希尔公爵和乔治王储有单独交谈,邀请德国王室成员前往希尔庄园作客之事想必已有通报。在这个春心萌动的季节,少男少女们互生好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只是当双方的身份背景都非比寻常的时候,人们就不得不慎重对待了。

    之所以下决心接受这样一个并不十足热情的邀请,除了进一步接触了解夏洛特。希尔,夏树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意图,那就是了解传统英国贵族对德国的抵触程度,这关系到他为德国海军勾勒的蓝图将是怎样的色彩是非要跟英国海军拼个你死我活,还是只需要赢下一场决定性的海战胜利,然后就能以相对宽容的和平条件诱使英国退出战争,这将是两条截然不同的道路,通向两个截然不同的终点。

    得到了夏树的肯定答复,希尔公爵的语气依然是以礼貌为主:“不知二位殿下是否便于近日前往?”

    “恰也只有这几天有空,不然恐怕要等到夏天了。”夏树说。

    “那么,安排两位殿下明日或后日启程是否妥当?”

    “明天还有些重要事情需要处理,后日比较合适。”

    “既然如此,我后日上午派车到下榻酒店等候,二位殿下意下如何?”

    夏树再次以目光征询露易丝的意见,然后说:“那就劳烦公爵殿下安排吧!”

    如同之前夏树对美国商人的态度,公爵不冷不热地微微点头,然后转身离开了。

    长期生活在人们满怀热诚的尊敬和钦慕中,突然面对这种颇为勉强的脸色,内在感官不免出现落差,夏树没理由感到高兴,也不至于心态失衡。要是换了德皇威廉二世或是威廉皇储,肯定会对这样的遭遇感到恼火愤怒,不惜以尖锐刻薄的语言泄不满臣属们听听也就罢了,若是有外人在场,搞不好又要闹出一场外交事件,俾斯麦时代的大国平衡就在这种“口无遮拦”和“胸无城府”中渐渐远离德国而去的……

    次日,夏树与露易丝结伴参观了大英帝国博物馆,这即是他所谓“需要处理的重要事情”。在外面,金钱几乎可以买到人们想要的一切,在这里,金钱失去了购买力,因为几乎每一件藏品都是蕴含丰厚人文历史底蕴的无价之宝。带着不同的眼光和视角前来,有人领略到了不同文化的神奇魅力,有人痴迷于珍宝古董的绚丽,也有人静静沉思,领悟世界帝国的强盛之源古往今来,没有哪个国家、哪个帝王能够收集这如同大海般浩瀚的无价宝库,唯有日不落的神话能够创造这样的奇迹。

    在充满中国元素的东方展厅,夏树逗留的时间比其他任何一个厅都要长得多。在旁人看来,普鲁士王子对东方文化的好奇与向往同他的父皇如出一辙,没有人知道他面对这些陌生而又熟悉的藏品时,内心是多么地澎湃。可叹的是,纵使他有朝一日亲手瓦解了大英帝国的传统霸权,迫使英国人将这些瑰宝奉还原主,在那些国家真正崛起之前,它们也难免流失之痛。

    结束参观回到下榻酒店时,夏树毫不意外地收到了侍者转递来的多份请柬,奥地利人、意大利人、西班牙人乃至俄国人都想邀他一叙。看来商业信息的传播度和资讯技术的展水平没有必然的关系,“酒后之言”已成为圈内公开的秘密,而这也是夏树煞费苦心想要得到的结果。他熟练使出欲擒故纵的手腕,给这些请柬的出者一一回函,告知他们自己近日无暇赴约,机缘相合的话,自己也许会在离开英国前与他们当面叙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