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万岁约阿希姆 > 第31章 炒作(中)
    似乎是在认真听那位宛若黑玫瑰的妖冶贵妇说话,夏洛特没意识到有人正从侧面靠近自己,但在她被夏树惊到之前,旁边一位蓝裙贵妇过于夸张地尖叫道:“呀,是赛艇冠军约阿希姆王子,他可真年轻啊!”

    对于这类高分贝的噪音,夏树的耳朵和心脏已有足够的免疫力,他面带礼貌笑容走到夏洛特母女身旁,彬彬有礼地说:“夫人、小姐们,你们的美艳令这里的每一盏吊灯都显得黯淡无光,而我想是一只迷途的飞蛾,循着最亮的光晕来到这里。  .  ”

    这富有诗意的赞誉令贵妇们一个个笑得媚眼纷飞,岂不知这最亮的光晕根本与她们无关。

    希尔夫人和希尔小姐也笑了,笑意很浅,有如百合花的清雅。

    身穿黑色长裙、暴胸露乳的贵妇用柔婉的语气称赞道:“之前只听说殿下在船舶设计方面是个令人称奇的的天才,没想到殿下亲自驾驶赛艇参赛,竟能用预赛排名第六的赛艇赢得第一……您注定是一个伟大的人物!”

    这妖冶的黑玫瑰一边说话一边像是风中垂柳般轻扭腰肢,一双媚眼频向夏树放电。这架势,典型一个风情万种、风骚无边的贵妇人,普通男子恐怕还应付不得。

    夏树无意勾搭,而是以一贯的风趣语态解释说:“哈,说来惭愧,由我驾艇是因为我体重最轻,能够相应减少快艇的负荷,这才侥幸扭转败势。”

    言罢,夏树面向夏洛特,笑意盈盈地欠下身子:“尊敬的希尔小姐,能否赏脸共舞一曲?”

    此时夏洛特若是拒绝,周围的贵妇们想必会争先恐后地向普鲁士王子邀舞,美貌逼人的花仙子摆开双手轻牵裙角,以优雅姿态作出了肯定答复。伴着勃拉姆斯匈牙利舞曲的轻快旋律,这对男俊女貌的跨国舞伴步入舞曲,在众人的羡慕目光中舞动青春。

    没有了旁人相扰,夏树笑说:“希尔小姐是否准备履行我们之间的赌约?”

    眼前这位英格兰少女样貌身形颇似哈利波特第四部里的赫敏,她面色平静、俏鼻轻皱:“我向来言而有信,但有个问题需要弄清楚,我们究竟谁赢得了赌约。”

    “这还有分歧?”

    “当然。”

    夏洛特优雅转身,续道:“殿下创造了迄今为止的船艇航记录,58。.7节,而我们之间的赌约是6o节。”

    夏树接过话:“没错,同时赛事的技术评定小组也确认了过6o节的极,也就是说,我的快艇最高航已经过了6o节。”

    “这就是我们的分歧该以正式记录为准,还是以专家组的主观推断为准?”

    看着夏洛特那一脸认真,夏树爽朗笑道:“看来这是个永远没有答案的争论,就算我们打平如何?”

    “同意。”夏洛特爽快地接受了这个建议。

    “那么,我将如约为您和希尔夫人挑选的衣服买单,而您也将邀请我和露易丝前往庄园做客,怎么样?”

    夏洛特一对柳眉俏皮挑起:“这是你早就设想好的?”

    “我又不是吉普赛女郎!”夏树配以奇怪表情,逗得花仙子扑哧一笑。

    “你的笑容很美很迷人,多笑其实有益身心健康。”这话虽然恶俗,夏树还是必须要说。

    夏洛特连忙收敛笑容,却收不起脸颊的红霞。两人默默跳完舞曲的余下部分,向舞伴致礼之后,又互挽着退出舞圈。这时,夏洛特低声说道:“出于礼节也是对彼此的尊重,待会儿祖父将亲自邀请您前往庄园作客。”

    夏树往常总觉得希尔公爵是个典型的英式贵族,总有一天自己会让英国海军让出海洋霸权,一并让这些傲慢自负的家伙俯帖耳。不过现在,因为美丽可人的希尔小姐,他悉数收起了这种主观偏见,决定向希尔公爵展现自己稳重、睿智的一面。

    暂时告别了夏洛特,夏树心情愉悦地回到露易丝身旁,美貌不逊于希尔小姐的德国公主笑盈盈地看着他,仿佛自己的兄长又赢得一座冠军奖杯似的。

    “我们要去塞特福德呆几天了?”

    夏树笑得很含蓄:“是啊,听说那里的景色很优美,英格兰式的风景。”

    “你的假期还够吧?”露易丝好意提醒。

    夏树微耸肩膀:“多亏海军大臣给我批了半个月的公派假。”

    俏皮的精灵打趣说:“这样的话,我们还可以在塞特福德呆个十来天咯!”

    “哈!”夏树想说要真呆那么长时间,希尔庄园恐怕会被闹得鸡飞狗跳,就在这时,一个衣装得体、干练精明的中年绅士健步走来,面带极其友善的微笑,以一口字正腔圆的英式英语说:

    “尊贵的约阿希姆王子殿下,请恕冒昧,在下是国际航运公司派驻伦敦的席商业代表米歇尔。约翰逊,对您仰慕已久……这位必定是尊贵的露易丝公主殿下,见到您万分荣幸!”

    国际航运公司,简称imm,由摩根财团出资组建。19o2年,它收购了英国最大的白星轮船公司,给英国人带来了极大的震撼,英国国会将其视为大英帝国的耻辱,英国另一家大型轮船公司卡纳德在政府的支持下与之展开竞争,后者订造了赫赫有名的卢西塔尼亚号和毛里塔尼亚号,imm则以奥林匹亚级豪华邮轮作出回击,“泰坦尼克”号就是三艘奥林匹亚级中最先建造完工的1号船,它在1912年的航中撞冰山沉没

    相比于那些历史悠久的航运公司,摩根财团投资的imm国际航运公司成立才短短几年时间,但在j。p。摩根的重视下,它迅成为跨大西洋航线上实力最强的航运托拉斯,而在这个时代,“摩根财团”的实力和地位较历史悠久的罗斯柴尔德家族虽有不及,在美国钢铁、铁路、金融和公共事业领域已是占据统治地位的垄断,业已将它的经营业务扩张到了欧洲。

    从对方手里接过紫底的烫金名片,夏树随意瞟了一眼,故意摆出傲慢姿态:“约翰逊先生,请问有什么是我能够帮到您的?”

    这位面宽额高的美国中年人笑容不改:“在此先要祝贺您赢得本届英王杯竞赛冠军,很荣幸,我在现场目睹了精彩万分的比赛过程,您和您的赛艇取得了令人赞叹的优势。”

    纯粹出于礼节,夏树道了谢。

    见对方的态度不冷不热,美国商人赶紧切入正题:“不瞒您说,imm除继续扩大跨洋航运业务优势,还计划在一些新兴领域进行投资。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们希望能够与殿下您在高快艇项目上进行愉快合作。”

    imm与英国政府支持的卡纳德公司是商业劲敌,帮英国人谋得“海妖”的可能性应该很小,可美国海军的战略环境又不适合高鱼雷艇挥作用,而摩根财团在军工领域的投资主要是车辆、电气设备,鲜有涉及舰艇建造。因此,夏树对眼前这个美国人的真实用意感到十分好奇,他双手抱于胸前:“迄今为止,它只是少数人的爱好,最合适的用途是改造成高鱼雷艇。”

    约翰逊讪笑着恭维道:“殿下的聪慧头脑和非凡眼光果然名不虚传。其实,我们在几家世界知名的军用船舶企业早有投资,并准备进一步扩大股份,而据我们所知,您经营的弗里德里希皇家船舶造修厂正全力为德国海军建造舰艇,未来的经营也主要面向德国海军。就像您在赢得竞赛冠军时所说的,高鱼雷艇是一种卓尔有效的防御性武器,其他国家装备这种武器并不会威胁到德国的国防安全。打个比方,两个互不相邻的国家生战争,它们的防御性武器之间通常不会有直接交手的机会。”

    夏树眨眨眼睛:“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你的意思是英国海军装备和我们一样的高鱼雷艇,即便英德生战争,它们对德国也不具备有任何威胁?”

    商人的头脑确实非常灵活,约翰逊没有被夏树绕进圈子,而是巧妙地应答说:“我相信并祝愿英德两国能够长久保持友善关系。”

    夏树无意深究美国人刚刚那番推论的逻辑问题,他很干脆地表示,“海妖”是非卖品。

    “我们准备了足够的诚意。”约翰逊脸上堆积着商人式的谄笑。

    夏树冷哼道,“那我倒想看看,你们究竟有多么足够的诚意。”

    商人向来不喜欢在谈判开始就直露底牌,约翰逊很含糊地说:“价格应该会让我们双方感到满意。”

    夏树摇摇头:“你们可能还不了解我的胃口。”

    “喔?”约翰逊表示不相信。

    夏树故作傲慢之态:“一个衣食无忧的王室成员,在赚钱方面从未有过明确的规划,胃口可能为零,也可能无限大。其实相比于金钱,王公贵族们更在乎自己的地位,这种地位源自国家统治者和民众对他们的看法与评价。试想一下,德国赛艇赢得英王杯水上竞赛的消息已经传回国内,人们正在为德意志的胜利而欢呼。如果有人将宝贵的冠军赛艇技术献给德国哪怕是有偿的,必能换得一大笔荣誉。相反,如果将它出售给外国,而且最终为德国的潜在对手所用,对名誉的损害将会是灾难性的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