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万岁约阿希姆 > 第30章 炒作(上)
    “来,诸位,让我们为约阿希姆王子殿下的伟大胜利干杯!干杯!”

    皎洁月光下,柔软沙滩上,雪白帐篷里,人们就着喷香的烤肉开怀畅饮。.尽管没能赢得本届英王杯竞赛,瑞典王子古斯塔夫依然兴致高昂,一杯杯甘醇的美酒让他满脸通红、醉眼迷离,而他视为知己的德国王子约阿希姆,风光无限的竞英雄,也破例豪饮,酒至酣处,两位王子居然勾肩搭背地一起唱起了歌。

    这场无拘无束的庆功宴由古斯塔夫做东,除了德国弗里德里希船厂的参赛团队,他还邀请了另外一些志趣相投的朋友,荷兰人、意大利人,西班牙人。大家尽管语言不同,共同的爱好和相仿的年龄让他们随心所欲地交谈着、比划着,调侃、嬉笑着。

    “诸位,诸位,告诉你们一个了不起的秘密!”

    酒过三巡,夏树摇摇晃晃地端着杯子,故意摆出得意洋洋的姿态。

    “你们大概以为我的海妖今天已经挥到极致了吧!哈,你们注意到它艇身两侧的大雪茄没有?要是卸去它们,海妖还能跑得更快,但为什么不卸?嘿嘿,它们很重要,非常非常重要……大秘密!这是个大秘密!”

    “您醉了,殿下。”威泽尔大叔很配合地从旁提醒。

    “我没醉!没醉!”夏树脑袋跟着身子一起摇晃。

    “海妖是我们这几年最了不起的设计,我可以保证,五年,甚至十年之内都不会有快艇过它!它是无价之宝,无价之宝!我要把它献给伟大的德国皇帝,陛下一定会非常高兴的……可是,他已经有了雷电和雷霆,不花一个马克就得到了两项天才的设计……我取悦了他,却只得到空乏的赞美,赞美有什么用,嗯?”

    威泽尔大叔诚惶诚恐地劝道:“好了,殿下,我们该回去休息了,走吧!”

    “噢,要不我们还是把它卖了吧,换几十万英镑,想买什么就买什么,我们不是要扩建船厂么?我们不是要接更多的订单吗?卖了它,任何愿望都能实现!”夏树先是对着威泽尔说,然后转过头对古斯塔夫嚷嚷道:

    “嘿,殿下,您不是想买我的海妖么?一口价,六十万英镑,怎么样?全套技术转让,这可是一只能下金蛋的鸡!”

    “好,六十万英镑,能下金蛋的鸡。”古斯塔夫显然是真的醉了,笑眯眯地重复着夏树的话。

    “成交,成交!”夏树手舞足蹈地晃着,威泽尔见状不妙,招呼两名手下将他扶出帐篷,又折返回来对众人说:“抱歉,真是抱歉,殿下喝醉了,请大家见谅!”

    言罢,威泽尔很谨慎地扫了一圈,见多数人也都一副醉眼迷离的样子,这才满脸无奈地走出帐篷。

    回到下榻处,夏树洗了把脸,整了整松开的领口,理顺了略显凌乱的头,坐到桌旁,捧起露易丝端来的热牛奶,咕咚咕咚喝了几大口。

    露易丝坐在旁边看着他,轻声细气地说:“你今晚喝了很多酒,一身很浓的酒味。”

    “嗯。”夏树应道,“人们总觉得醉汉的话是未加掩饰的,所以我借这个机会放出风去,让他们看到收购海妖技术的可乘之机。”

    “是因为船厂扩建急需要资金?”露易丝显然还在为夏树过量饮酒而担心。

    “船厂扩建确实需要资金,但这不构成出售海妖的真正理由。”夏树还想往下说,但一股酒气从腹中涌上来,他重重地打了一个嗝,肉味酒味牛奶味掺在一起,那种味道让他自己都觉得厌恶。

    这时,威泽尔敲门进来,关切地问道:“殿下您还好吧?”

    “这些酒还不足以干掉我。”夏树答说。

    “他们看起来对您透露的信息非常感兴趣。”威泽尔说,“只是六十万英镑的价格……”

    夏树啜了一小口牛奶,道:“太高了?”

    威泽尔的回答显得小心翼翼:“我在想,有谁会用足以建造一等装甲舰的价钱买一套快艇设计?”

    “英国人。”夏树答道。

    “英国人?”威泽尔很是诧异,“他们现在跟我们形同水火,这样一笔交易绝对会掀起轩然大波,我们回国将受到舆论指责甚至强烈抨击,搞不好还会被扣上卖国者的恶名。”

    夏树狡黠地笑了:“这点倒不必我们太操心,英国人是这个星球上最狡猾的狐狸,没有人比他们更擅长耍弄手段保住海洋霸主地位就需要这样的手段。在这方面,我们还差得很远!”

    威泽尔照例不再多问。

    酒劲上来,夏树一阵眩晕,笑容不翼而飞。挨过了这一阵,他摇头道:“我得睡觉去了,明早再洗澡吧!记得帮我准备一碗鱼汤,真见鬼……酒还是少喝的好。”

    英王杯竞赛结束的第二天,令整个英国感到不悦的冠军得主从大韦克灵来到伦敦。将十万英镑的支票兑现之后,英俊的王子挽着漂亮的德国公主,带着一帮随从兼保镖招摇过市,横扫伦敦的顶级珠宝店和时尚服装店,购入多件昂贵的奢侈品。一份英国小报毫不客气地将其形容为“粗鄙的乡下暴户”,并把这种“用英国人口袋里的钱买英国人橱窗里的珠宝”的行为归咎于英国快艇设计师和造船厂的无能。

    多数人显然忽略了博彩这一风险与收益并存的致富途径。本届英王杯水上竞赛期间,英国各博彩机构共募得彩金五百多万英镑,赔付约四百万,冷门的结局给他们带来了过3o的盈利率,庄家赚到盆满钵满,而赛前押注德国弗里德里希船厂参赛队的赌客也同样是大赢家。据来自博彩公司的内部消息,押中冠军的赌注中,有约三分之一是单笔过6ooo英镑的“大注”,这意味着有不少人一夜之间净赚十万英镑,而如果有人为了避免轰动而在不同博彩公司分散押注,甚至有可能一举诞生新的百万巨富!

    很快,庆祝第9届英王杯水上竞赛的宴会在英国皇家行宫肯辛顿宫举行。作为冠军队伍的设计师兼赛艇手,夏树带着胞妹露易丝公主出席晚宴,但他们不屑于为这样的场合花费太多心思。夏树选择了普鲁士式的传统军礼服,未佩戴任何属于或不属于他的勋章,若是在军装风格的聚会上,他这样的简单装束很可能被当成普通侍者;露易丝选了一件素色的拖尾长裙,衣装样式比起那些光彩夺目的贵妇人来只能形容为“朴实无华“,但清纯动人的容貌足以令她成为男士们注目的焦点,而那串价格达到99oo英镑的新项链也足以衬托出她的尊贵气质。

    习惯了大场面的兄妹俩,在这样一场有不少英国王室成员和贵族人士出席的场合可不会感到拘谨或者孤独。他们能熟练地运用好几门外国语言,在这里也很容易找到相识之人攀谈搭话,何况他们还是本届水上竞赛的胜利者,是这场晚宴的真正主角。理应对比赛结果感到失落的英国主办方还是体现出了绅士的大度,英国王储乔治携王储妃出席宴会,向来自各个国家的参赛者表热情洋溢的祝词,亦对来自德国的冠军获得者表示了祝贺。

    对于大多数参赛船艇的赞助者、设计师、驾驶员和机械技师们来说,这样的皇家宴也是他们人生不可多得的享受,现场没有国家和语言的界限,没有胜败、高低之分。人们开怀畅饮、纵情欢乐,皇家晚宴成了不折不扣的国际大聚会!

    晚宴开始之时,夏树在英国王储身旁看到了希尔公爵,又从一群皇家海军将领中找出了希尔准将的身影,想必夏洛特母女也来到了现场。晚宴进行中,夏树的目光不断在人群中游移,可是,出席这种场合的女宾个个都经过了精心打扮,仅从背影或者侧面很难迅辨认出她们谁是谁。

    正当夏树一筹莫展之时,露易丝突然说:“喏,你喜欢的人在那里。”

    夏树下意识地反问:“啊?谁?”

    露易丝目不转睛地望着一个方向,夏树很容易顺着她的眼光找到那对漂亮的年轻母女。

    “当然是希尔家族的夏洛特。希尔小姐呀!”

    “呃,我对英国人没什么好感。”夏树掩饰道。

    “可是,你的努力不正是为了获邀前往希尔庄园么?”

    露易丝的语气听起来并没有生气的意思,夏树回转过头,从她的表情里读出了一种由衷的鼓励。面对这个问题,任何解释都会让人觉得虚弱无力,夏树一边担心胞妹可能会爱上不该爱的英国青年,一边婉言承认:“好吧,我是对她有些好感,但现在还称不上真正的喜欢。”

    露易丝转过脸看着自己的兄长,微笑道:“男士是不是该主动点?”

    夏树早已不是那个腼腆羞涩、犹豫不决的自己,当他走向宛若小仙女的夏洛特时,留存在记忆最深处的瞬间像是月下的潮汐悄然泛起。青涩、朦胧以及无法言喻,这美妙的感觉貌似就叫初恋?

    头戴紫晶花冠、身穿粉纱长裙的夏洛特静静站在母亲身旁,如同美丽的花仙子陪伴着一朵优雅而娇艳的牡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