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万岁约阿希姆 > 第29章 耀世之刃
    正面迎向阳光的刹那,夏树视线一片光亮,他突然感觉自己像是置身于天堂门口,在俗世苦苦挣扎的灵魂得到了难以言喻的净化,大脑运转陡然提,那些曾让自己感到矛盾和纠结的问题不复存在,人生的目标似乎也变得清晰无比。

    来不及回味这奇妙的瞬间,夏树的视觉已然恢复正常,波涛粼粼的平静海面被“海妖”搅得水沫横飞,万马奔腾状的赛艇群还在很远的海面,近处仅有一艘孤零零的“尼尔德”号,由此可以想象去年英王杯一骑绝尘的竞赛场面。尽管优势明显,夏树平心静气地回转方向盘,一面踩踏油门恢复航,一面以自身的平衡感官判断快艇的状态变化,令“海妖”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了这次一百八十度的转向。

    对于飞靠近的“尼尔德”号和艇上的瑞典王子,夏树觉得没有必要摆出同情姿态,遂腾出右手贴近舱盖,做了一个竖拇指的手势。错身相交的瞬间,他似乎看到古斯塔夫在礼貌地朝自己点头。

    无暇理会预赛成绩第一的美国大贝壳状况如何,夏树专心驾驶,节表指针渐渐回到了红色区域。“海妖”的航行位置距离海岸约有一千五百米,观众们以肉眼或简易望远镜即能观赏到它近乎妖魅的极姿态,夏树虽然看不到也听不见,但他完全可以感受到那些人的惊讶和唏嘘。

    目睹这泾渭鲜明的竞赛场面,英国公众想必对德国人又多了一分敬畏这些崇尚武力的家伙不仅像东方民族一样勤奋务实,如瑞士钟表般严谨守时,在机械创造更有着惊人的天赋。克虏伯的大炮畅销全球,蔡司的光镜质量一流,如今就连德国建造的舰船也成了颇具竞争力的产品,令规模和声誉位居世界第一的英国造船业面临强劲挑战。长久以来,英国人本能地对每一个威胁其霸权地位的竞争者持敌视态度,而今他们不得不承认,这个有着不逊于盎格鲁撒克逊人优良品格民族已经成为有史以来最具威胁的对手。

    随着其余赛艇以由或远或近的距离对向驶过,响亮的呜呼嘶鸣声不断传入夏树耳中,他仿佛看到了一张张惊诧而绝望的面孔,胜利对这些几分钟前还满怀憧憬的人来说已是渺茫的空望。不论他们对这笔巨额奖励有多么的渴望和迫切,也不管他们的初衷有多么伟大或悲戚,这就是竞赛,这就是成王败寇的自然法则。

    不多会儿,船艇高相错的呼啸渐渐减少,前方海面重新变得空旷清爽,夏树看了看动机转计,上面的指针长时间处于顶点位置,担心动机过热导致机械故障,他略松油门,动机的轰鸣声也随之降低了分贝。就在这时,后方海面传来一声嘭响,从声势推测,这要么是哪艘不走运的赛艇生了爆缸,要么有赛艇在调头转向时生了激烈碰撞。秉着近乎冷酷的漠然,夏树连头也没有偏转一下,以大约55节的航行驶了一段距离,他再度踩紧油门,一边聆听着戴姆勒动机声嘶力竭的吼叫,一边享受着属于胜利者的孤傲……

    ……

    历时四个多月的筹备,轰动全城的开幕仪式,持续两天的分组预赛,一小时又二十分钟的正赛延迟,所有的悬念都将在短短十来分钟的角逐中揭晓。.在比赛的起始点即终点位置,远去的轰鸣声又重新归来,岸边的观众们不分年龄、性别和一切外观特征,纷纷朝东北方海面翘观望。

    最终的冠军归属不仅仅关系到英国政府和造船企业联合赞助的十万英镑巨奖,也不光是国家荣誉的问题,它决定着每一个手握赌票者的切身利益英王杯竞赛的主办方虽未采取赛马的商业运作模式,但激烈的赛事和相对公正的裁定不失为开盘设局的大好资源。预赛之后,排名前列的赛艇都有了“市场公允”的夺冠赔率,伦敦本地人,前来观赛的其他英国人、外国人,乃至参赛队伍的投资者、赛艇手、机械技师,几乎人人都有下注,最的几家博彩机构所募彩金皆达百万英镑。可以说,十万英镑的冠军奖励撬动了数十倍的资本,给快艇行业带来的后续影响更是难以估量。

    多数赛艇仍在视线尽头激浪扬波,佼佼者已驭风而至。在设有白色搭棚的观礼台上,由英国王室成员担纲的贵宾观众依然保持着从容高雅的镇定姿态,但他们的注意力莫不放在即将揭晓的竞赛上。在肉眼能够辨认出领先者的身份之前,一名侍从已促步移至观礼台前排,谦卑地向位列正中者低声耳语。

    这正中位置坐着一对青春已过、老态未及的夫妇,他们衣着光鲜华丽、气质高贵出众。听了侍从的报告,身穿皇家军礼服、佩绶带勋章的中年男士微微皱起眉头,而他那端庄美丽、高贵大方的女伴则以手掩口、目露惊讶。

    在前排靠右位置,一位梳着小波浪卷的女孩脸蛋微微涨红,她那大大的双眼皮和高挺纤巧的鼻梁属于霍亨索伦家族的优良基因,弯月形状的眼睛给人善良温润的感觉,纯色的白连衣长裙采用上好的棉纺面料,手工花边繁杂而精致,裙摆曳地,宫廷气息十足。她身旁空了一张座椅,上面用金色的硬质卡片写着“普鲁士王国普林茨。约阿希姆王子”,而女孩的一双紧攥的粉拳正伴随口中的加油声小幅舞动:“胜利!胜利!普林茨!胜利!”

    女孩后排坐着两位身材魁梧的英国海军将官和一对漂亮的母女,年轻母亲的表情与身旁的丈夫一样冷静平淡,气质冷艳的女孩却对现场赛况表现出极大的惊讶,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望着碧波荡漾的海面。.

    转念之间,领先的浅灰色快艇以一骑绝尘之姿进抵前方。眼尖之人迅认出了它的身份,消息一出,观赛的人群中顿时一阵骚动。赛前押注美国大贝壳和上届冠军“尼尔德”的人最多,看好英国本土赛艇的也不少,其余赛艇则相对受到冷落,位列预赛第六的德国“海妖”仅被开出了1赔17的冠军赔率。

    眼下的赛况意味着绝大多数投注者将要血本无归!

    浅灰色快艇最终毫无悬念地冲过了终点,人群中顿时响起一阵失望的哗然声。这时候,一位油光粉面的中年男子带着难堪的尴尬穿过次排过道,在前排正中位置的那对夫妇后面停住脚步,谦卑地弯下腰,用冗长的语句向高鼻碧眼的中年男子请示着什么。

    出于一种直观的担心,坐在前排靠右的年轻女孩瞪大眼睛看着正凝眉思索的军礼服男子,他的方形脸廓棱角分明,端正的五官给人以英武宽厚之感。似乎意识到了从旁而来的目光,军礼服男子微微向右转头,除了普鲁士公主,德国驻英大使也在贵宾席上,周围还有许多来自其他国家的贵族显要。领袖级的决断力令这位军礼服男子迅做出抉择,他转头对中年男子吩咐一二,中年男子脸上的尴尬神色虽然还在,但之前那种难堪已大为舒缓。

    此时在距离终点线不远的赛艇停泊区,驾艇靠上栈桥的夏树用挥舞双拳的方式回应同伴们的欢呼。意料之中的胜利有着意料之外的精彩,在这个团队的其他人看来,由这艘快艇诞生的灵魂人物总设计师,亲自驾驭快艇夺魁,带来的喜悦和满足甚过于他们任何一个人驾艇赢得奖杯!

    跳上栈桥,夏树第一件事就是与威泽尔大叔热情拥抱。对他而言,这是一个亦师亦友的重要人物。若非造化带来的变故,夏树也许会像他一样长年躬身于船舶设计部门,而这场奇妙的穿越之旅最终改变了他们两个人的命运。夏树让他摆脱了在海军办公室的枯燥生活,尽情舒展他在船舶设计和管理组织方面的才干,他将夏树的一个个梦想从设计台带到了船台,在给它们装上飞驰的螺旋桨。

    这便是越年龄乃至时代界限的知音!

    尽情享受胜利的夏树当然还不知道观礼台上所生的一切,但他对主办方操控比赛结果的可能并非没有预料。为了在必要时做出有力的回击,他让威泽尔安排了几组人,带着时下最好的摄影器材在岸边拍摄比赛过程,这些影像足以证明“海妖”合乎规则地跑完了比赛全程,且未有任何犯规举动,赢得冠军完全是实至名归。

    冠军赛艇抵达终点后过了将近十分钟,比赛才随着最后一艘快艇的返回而宣告结束。这时候,换了身礼服的夏树已经来到观礼台。获悉比赛结果的贵宾们纷纷向他表示祝贺,夏树一边与他们握手致意,一边走向英国王室代表拥有康沃尔公爵、威尔士亲王等头衔的英国王储乔治。

    作为德皇威廉的表弟,乔治及王储妃玛丽起身向这位年少不凡的表侄道贺,相机镜头也忠实记录下了这一有趣场面。此时大概没人料想得到,这对年龄、身份有着较大差别的表叔侄俩会在未来数十年经历极其复杂的恩怨纠葛。

    等夏树回到属于自己的座位,现场的大喇叭传出一个抑扬顿挫的男中音:“尊贵的康沃尔公爵、威尔士亲王殿下和王储妃殿下,尊敬的各位先生、女士,向英王爱德华七世献礼、颂扬海洋先驱精神的第9届英王杯汽艇水上竞赛的最终成绩已经在我手中了,结果真是让人不敢相信……我谨以公正、平等的竞赛精神向诸位通报:来自德国的海妖赢得了今年的大奖,而它刚刚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平均时我们在这里共同见证了历史58。7节!”

    话音未落,现场又是一阵哗然。比赛临近尾声的时候,许多人就已经看出了那艘快艇将创造新的记录,可当正式数据公布时,他们还是一个个张大了嘴不敢相信。要知道在这个跨洋邮轮记录航不过25节、大多数轮船还在以1o节左右航蹒跚的年代,接近6o海里的时对于一艘水上船艇而言真是难以想象!

    停顿了大约十几秒,广播里的男中音继续到:“先生们,女士们,根据专业技术裁判的判断,冠军赛艇在赛程中曾一度达到63节的水上极,让我们将一切赞美献给海妖的制造团队,德国弗里德里希皇家船舶造修厂以及他们的总设计师……普鲁士王子普林茨。约阿希姆。冯。普鲁士殿下!”

    尽管参赛快艇涂于艇身的三色徽标从一开始就表明了胜利者的身份,当喇叭里报出德国船厂和普鲁士王子之名时,人群中还是响起了一阵非常刺耳的嘘声。此时德国的造舰规模还没有从根本上威胁到大英帝国的海上霸权,但是随着德意志工业和经济的迅崛起,价廉物美的“德国货”已在越来越多的领域压缩、吞噬英国人的贸易利润。随着德国在世界贸易中的比重不断增加,日不落帝国的骄傲子民们不仅感到惊讶,而且简直是惊惶失措了。

    近年来,德国的外交政策也确实惹恼了英国民众。在英国和布尔人争夺钻石和金矿时,德国支持布尔人;在英国借日俄战争打压俄国时,德国支持俄国人;德国修筑了巴格达铁路,对英国以印度为基地的势力圈造成直接威胁;德国在瓜分非洲中沿赤道两旁向外扩张,从西南非向东非推进斜断非洲……所有这些都在加深英德两国的矛盾,而近期见诸报端的一件大事更加深了英国人的敌视心态,那便是德皇访问摩洛哥丹吉尔引的“第一次摩洛哥危机”。

    在19o4年英法签署的英法协约中,英国明确承认摩洛哥是法国的势力范围,德国皇帝访问摩洛哥并宣称支持摩洛哥独立,这在一些报纸评论员笔下被形容为“而危险的政治挑衅”。该事件在法国迅引起轩然大波,法国外长、一力促成英法协约的“铁杆对德复仇主义者”德尔卡塞,通过外交途径向德国人出强烈抗议,英国政府亦迅表了支持法国的声明。德国皇帝及其政府的处境似乎非常不妙,这种形势也让许多英国人感到幸灾乐祸。在他们看来,那些粗鲁好斗的德国人就只适合在6地上舞弄大炮,欧洲以外的广袤殖民地还轮不到这群日耳曼农民说话。

    在夏树看来,这些英国观众的嘘声不仅仅出于政治原因,还关乎他们的面子问题。由英国政府赞助举办的英王杯竞赛本是英国人的天下,前6届比赛有4届由英国本土赛艇夺魁,仅第2届和第5届桂冠被法国人和美国人摘得,这充分显现了英国造船业的领先技艺,然而从第7届开始,德制快艇“汹汹来袭”。19o3年和19o4年,德国人亨特尔和瑞典人古斯塔夫分别驾驶从弗里德里希皇家船舶造修厂订购的快艇夺得奖杯,到了今年,德国人更从幕后走向前台,当着英国王储和众多嘉宾的面,以把大多数对手甩出好几条街的优势摘得桂冠。自感尊严受损的英国人满心“羡慕嫉妒恨”也就不难理解了。

    观礼台上的贵宾们纷纷起立鼓掌,但他们的掌声并不能掩盖普通观众的倒彩。夏树若无其事地向众人致意,而他身旁的露易丝公主却明显对此感到非常失落。她这个年龄也许怎么也想不明白,一贯彬彬有礼的英国人怎能对实至名归的胜利者报以嘘声呢?

    无论现场观战的英国人有多么的不情愿,隆重的颁奖仪式照常举行。在万众瞩目的颁奖台上,年轻的普鲁士王子高举双臂,右手拿着英国乔治王储手颁的冠军奖杯,左手挥舞着赛事委员会执行主席约翰。费舍尔爵士奉上的十万英镑现金支票,真可谓是少年得意、风光无限。

    随后接受记者们采访时,夏树以他那流利的、带有“爱尔兰口音”的英语感谢了英国主办方的慷慨,称赞这是有史以来组织得最完美的水上竞赛,为参赛选手和赛艇展现实力提供了理想的平台。客套之后,夏树宣称这个胜利是他与露易丝公主共同献给德国皇帝、皇后以及即将新婚的皇储威廉的礼物。当一名英国记者问及冠军赛艇是否会被用于军事目的时,夏树低调表示,德国之所以在高鱼雷艇领域投入巨大的精力,主要是为了有效防御这个国家漫长、复杂且被一分为二的海岸线,“海妖”的出色表现能够给德国民众更加充实的安全感若能将这一设计献给德国皇帝,他本人将会感到非常非常荣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