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万岁约阿希姆 > 第28章 上阵
    雨多雾多的英格兰,万里无云的碧色蓝天并不多见。春日的暖阳驱走了湿寒,轻柔海风带来了阵阵清爽,碧波荡漾的大海令人心旷神怡。在泰晤士河口,繁忙的航道从一个小小侧面反映出世界帝国的巅峰光辉,两岸耸立的那些著名建筑彰显海洋大国的深厚底蕴。此时的大不列颠就像是一个意气风的中年人,经验和财富的积累都达到了理想程度于内,国富民强、秩序井然;在外,地位巩固、仆从众多。对于一个国家而言,大概没有比这更加理想的状态了。

    在泰晤士河口以东的大韦克灵,海岸边人山人海、热闹非凡,水面上彩旗招展、马达轰鸣,等待参赛的船艇在这里凑成了一锅级大杂烩。根据抽签决定的分组,近7oo艘参赛船艇分批进行预赛角逐。由于参赛船艇性能参差不齐,大部分组别都没有太强的竞争性,但场面倒是颇有趣味因避让不及而生擦碰甚至相撞的,强行爆而致倾覆的,连续抛锚还坚持跑完全程的,船体漏水以致沉没的,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出黑色喜剧,全然没有竞赛的紧张刺激。

    冠军奖金较往届翻了十倍,赛制也进行了临时调整,但此次英王杯的比赛路线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全程依然是沿着大韦克灵的平坦海岸线跑一个来回,1o海里航程所耗时间最短者取胜。经过了整整两天的闹腾,工程浩大的分组预赛终于宣告结束。在进入决赛的6o艘船艇中,预赛最低成绩为16分4o秒,也即以36节的平均时跑完全程,同时期性能较好的蒸汽快船完全可以轻松达到这一航。预赛成绩最高者是来自美国的菲利普兄弟,他们的赛艇有着相当新颖的外观低矮宽平的艇身就像是一扇大贝壳。这大贝壳以四台动机驱动四具水下螺旋桨,全行驶时简直是一个巨大的噪声源,稍遇风浪便会左摇右摆,而这外形奇特的家伙跑完全程只用了11分47秒,平均度已经5o节,同时期还没有哪艘蒸汽动力船能够达到这样惊人的航。

    位列预赛总榜第二的是上届英王杯冠军获得者、来自瑞典的古斯塔夫王子,他亲自驾驶“尼尔德”号快艇跑出了48。7节的均,仅比来自美国的大贝壳慢了半分钟。排在预赛总成绩第三、第四的分别是来自意大利和法国的参赛快艇,英国本土赛艇仅仅位列第五,而德国弗里德里希皇家船舶造修厂的参赛快艇“海妖”号名列第六,全程均45。5节。对于这看似缺乏竞争力的预赛成绩,夏树一点也不觉得失望,鉴于预赛分组毫无压力,他特意安排了两名驾驶员乘艇,并令快艇装满燃料载荷出赛,有所保留的表现也令“海妖”免于过早成为焦点。在进入决赛的6o艘快艇当中,总共只有三艘是双人乘艇,一艘排名末座,注定成为决赛的陪衬,一艘是获得第六的“海妖”,第三艘便是菲利普兄弟的大贝壳,他们显然需要两个甚至更多的乘员来操纵这个相当复杂的怪家伙。

    决赛进行之日,泰晤士河口一早就为浓雾所笼罩。在英国王室成员和诸多尊贵宾客驾临现场的情况下,主办方无奈将决赛进行时间从上午9点推迟到9点半,之后又从9点半推迟到1o点。在这漫长的一个小时里,所有人都竭力保持着耐心,但除了兜售香烟零食的商贩外,没有几个人能够真正做到心平气和。1o点过后,海面上的雾气终于开始消散,主办方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布现场通知决赛将于1o点2o分举行,错过者将自动失去比赛资格。

    由于之前海面大雾弥漫,获得决赛资格的6o艘赛艇只能在指定停泊区等待指令,而当喇叭播送的通知一出,动机启动的轰鸣声顿时此起彼伏。在其中一座泊船栈桥中段,身穿黑色西服的威泽尔大叔忧心忡忡地看着助手们对“海妖”号快艇做最后一次检查,此刻坐在驾驶舱前座里的并不是席驾驶员戈德或他的第一替补埃米尔,而是德国皇帝的幼子、才华横溢的约阿希姆王子。 shuo.配有辅助操纵设备、可应付一些突状况的驾驶舱后座空置,快艇燃料箱半载,艇身两侧的压载舱全空,这已是“海妖”号的最轻便状态在这里所有能驾驭“海妖”的人当中,约阿希姆王子可是体重最轻的一个。

    在快艇出之前,尽职的威泽尔大叔作出了最后一次努力:“殿下,记录无关紧要,我们怎么都能赢得胜利,您完全不必冒这个险。”

    夏树对他笑了笑:“放心吧,这样的比赛我能够应付。途中若是出现意外,我保证绝不逞强!”

    看着少年自信饱满的笑容,大叔脸上的凝重之色终究还是缓和下来,他点了点头。等到少年驾艇离开栈桥,他以右手连续在额头和胸前划着十字,口中碎碎念词。

    正如主办方造势所想要的效果,本届英王杯的预赛成绩已成为伦敦最近两日的最话题,连主流报刊都进行了详尽刊载,然而这对即将到来的决赛并不构成任何实质影响六十艘赛艇不分先后次序地列于起始线,看到出信号,它们所要做的就是笔直向前冲,等到了半程浮标再转向调头,率先返回起始线的即为本届赛事冠军。

    主办方的安排固然体现了公平公正的竞赛原则,但当赛艇高航行时,驾驶员的一个细微疏忽或是不可控的偶然性因素都可能导致赛艇之间生碰撞。从预赛情况来看,半程转弯后出现事故的概率尤其高。为了避免这些意外因素影响“海妖”号的正常挥,也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夏树有意挑选了距离海岸最远的出位置。

    也不知是出于相同的考虑还是想跟自己来一场面对面的较量,古斯塔夫驾着他的“尼尔德”号来到了夏树近旁。

    透过同样由西门子公司制造的钢化玻璃舱盖,两位王子相视一望,各自露出友善的笑容。

    1o时2o分整,三枚绿色信号弹从海岸方向冉冉升空。

    海面瞬时为音调各异的机械轰鸣声所充斥。

    完全一致的操作模式,相差无几的动力输出,“海妖”和“尼尔德”齐身启动。夏树并不分神去看其他赛艇的位置,仅以眼角余光稍稍打量古斯塔夫的“尼尔德”号。自从赢得第一座竞赛奖杯以来,瑞典王子乐此不彼地投身其中,甚至连大洋彼岸举办的赛事也不愿错过,在短短几年的时间里,他赢得的奖杯几乎堆满整个屋子,操纵快艇的经验自是十分丰富。近一年以来,夏树的大部分时间精力都花在了海军学院课业和船艇设计方面,驾艇出航的次数远不及从前,在人艇合一这方面势必逊于对手。

    果不其然,以“雷电”为基础定造的“尼尔德”号在初始阶段取得了领先。以眼角余光瞟见“尼尔德”号的方形艇尾时,夏树没有因此而乱了方寸,而是沉着冷静地加档提。静心侧耳,他听到从“尼尔德”号传来的轰鸣声明显有别于戴姆勒125马力六缸动机后期海军型“雷电”快艇的制式配置,也是“尼尔德”号的初始配置。鉴于戴姆勒的新动机一个月前方才面世,夏树想尽办法才为皇家船舶造修厂争取到第一批动机,瑞典王子应该是从其他国家购入大功率动机对“尼尔德”号进行了动力升级。在内燃机领域,德国人并非一骑绝尘,美国、英国和法国的技术展状况大体相近且各有千秋。

    随着节表的指针越过5o的标线,夏树所在的驾驶舱内已充斥着给力的轰鸣声。从外观上看,“海妖”号同雷电、雷霆系列几乎没有什么共通点,它艇身短而敦厚,截面狭窄的双座驾驶舱位于艇身中段,两只怪异的长条形圆筒置于艇身两侧,高航行时,艇身前下部的滑板式造型令整个艇艏傲然扬起,稍遇波浪,整艇便如同海豚跃水般腾起、落下,激起的白色浪花团绕着除艇艏外的大部分艇身,形成一幅美丽壮观的破浪奇景。

    在风平浪静的海面上行驶,这艘模仿f1赛艇造型并装配两台14o马力六缸汽油机的新锐快艇迅展现出它的不凡身手,其优越的高性能使得“尼尔德”号仅仅保持了半分钟的微弱领先,一转眼的功夫,“尼尔德”号的艇尾、艇艏然后是艇艏统统退出夏树的视线,前方的空旷海面让夏树的心情豁然开朗。他定了定神,抛开心中杂念,全神贯注地驭艇疾行。不多会儿,节表上的指针已悄然迈过与6o相对应的红色标线,轻载出航的“海妖”号跳跃步伐达到极致,有那么几次,夏树甚至感觉快艇离开海面飞行了两三秒之久。

    不知不觉中,横条彩纹的半程浮标映入眼帘,夏树轻缓摆头朝左扫了一眼,“海妖”与海岸之间的水面全无快艇踪迹,他嘴角微翘、略松油门,紧控方向盘使“海妖”从正前方两个浮标正中偏左位置穿过,然后完全松开油门、直接降低一个度档位,同时将方向盘右转9o度。机动力极其敏捷的“海妖”艇身猛然右倾45度以上,同步产生的离心如无形之手把夏树往座位上按,此刻,他右手边的玻璃舱盖几乎已经贴至水浪翻滚的海面,这对常人而言绝对是一种无比奇妙的感官体验。

    更正一下,从19世纪初开始,瑞典王室已不再是北欧血统,而是进入了由拿破仑麾下的法国名将贝纳多特创立贝纳多特王朝。感谢书友kingemperor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