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万岁约阿希姆 > 第24章 哥本哈根梦魇(下)
    “阁下现在是我们这里的军衔最高者,是否需要向您移交指挥权?”

    与来者相识但不相熟,夏树用这种看似调侃的方式提醒对方:这里是我的地盘,管你手里时不时拿着尚方宝剑,最好给我夹起尾巴做人。

    索查兹少校的身材跟皇储威廉一般高瘦,脸型也有些相似,整齐的唇胡颇有些英式风味。生活在权势倾轧的上层社会,他不会不懂夏树的寓意,更不会冒然侵犯这位贵不可言的王子,故而自嘲道:“我若是有指挥一支部队的能力,这会儿应该呆在某个指挥部等待战斗的到来,而不是坐着汽车瞎转悠。”

    “没有谁是与生俱来的指挥官,很多时候,关键在于有没有一个合适的契机。”夏树说。

    少校耸肩:“像我这样的边缘人物,恐怕永远不会得到命运垂青。”

    “那可未必。”夏树别有意味地看了他一眼,接下来,他又回到了刚刚的角色上,一面安抚艇员们的情绪,一面密切关注着外界的实时情况。在这一过程中,索查兹少校把自己变成了一个隐形人,不以任何形式影响试验大队的内部事务,也不直勾勾地盯着两位王子,而是以较为妥善的方式履行自己的使命。

    当天晚些时候,一份由飞艇部队来的警报将德国海军的临战气氛推向了高点:他们在在斯卡格拉克海峡现了一艘英国巡洋舰,并判断它可能是整支英国舰队的探路前哨。海军参谋部和舰队司令部立即视之为英国舰队即将来袭的预警信号,向海军各部特别是驻防基尔的要塞和舰队出了应战命令。很快,十多艘涂刷着6军编号的齐柏林飞艇从基尔上空飞过,一些列车炮也前来支援海防要塞,而在基尔港内,战列舰和巡洋舰的烟囱一直在往外冒烟,沉重的船锚业已升起,它们保持动力不是为了出港应战,而是在敌人强攻海军基地时能够机动移位、规避炮火。

    现英国巡洋舰后不久,海因里希亲王的公海舰队司令部出了一份颇有悲壮意味的电报:骑士抗衡巨人的战斗注定艰险,哪怕我们的命运是全军覆没,勇敢不屈的战斗精神也将指引同胞们完成我们未竟的海军事业。向伟大的德国皇帝致敬!向伟大的德意志致敬!

    仅过了十几分钟,戈勒少校从第7雷击舰大队的旗舰来消息,通报说他已命各中队前出至基尔湾口。由于舰艇离岗后无法继续维持有线通信,无线通讯频道又出现了拥塞,试验大队面临的形势一时间变得极其复杂、敏感,须由指挥官审时度势地做出抉择。

    当奥泽曼将征询的目光投向自己时,夏树斩钉截铁地作出了决断:出击!

    尖利的哨声刺激着人们备受煎熬的神经,急促的脚步声骤起,矫健的身影迅向栈桥集中,内燃机的轰鸣声随之响彻耳际……站在码头上,夏树默默注视着登艇出的水兵们,一次次成功的演习造成了一种致命的假象:“雷电”和“雷霆”能够凭借极高的航突破舰队防御。当真正的战斗到来时,艇员们要用这防御力跟纸片差不了多少的快艇冲击置身厚重钢甲保护下的敌人,各种口径的射炮和机关炮将编织出一张可怕的火力网,即便是有夜幕或者烟幕、雾气掩护,严阵以待的敌方舰队也能够撕碎大部分袭击者。

    信号台上,手持红绿小旗的引航员不断以旗语信号引导快艇驶出泊位,它们一艘紧跟着一艘,一个中队紧跟着一个中队,四十余艘高鱼雷艇只留下渐行渐远的背影。这个时候,夏树心里空落落的,感觉这一路走来的风光掩盖了一些危险的因素,致使自己走到了这未曾预料的悬崖边缘。以19o4年冬天的形势,英国舰队在北海拥有压倒性的优势,他们可以轻而易举地穿过斯卡格拉克海峡,像97年前在哥本哈根所作的那样,将德国最大的海军基地连同停泊港内的德国主力舰队一举摧毁。

    事物总有它的两面性,“蝴蝶效应”也不例外。从历史主线辟出的蹊径充满难以预料的未知,它可能是一场无比辉煌的胜利,也可能是危险致命的绝境……

    四艘用于进行海上维修、急救和补给的辅助船只缓缓驶离,栈桥码头变得跟基尔海军学院一样空空荡荡。由于笨重而原始的无线电设备无法装进小巧灵活的高鱼雷艇,指挥官要么将胜负交由他人决定,要么亲自驾艇现场统御作战。奥泽曼勇敢地登上了快艇,夏树和克里斯蒂安别无选择地留在驻地,与他们相伴的除了格拉瑟上尉和为数不多的几名参谋军官,就只有那群不断祈祷的后勤人员。

    以奥泽曼的指挥技巧和艇员们的战斗精神,夏树相信,有没有自己亲自驾艇出击,区别并不是很大除非有奇迹出现,他们顶多是给英国人制造一些麻烦,能够全身而退的恐怕寥寥无几,甚至可能是全军覆没的结局……

    黄昏、晚霞,夜幕、星光,黎明、晨曦,漫长的等待让夏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煎熬,他纠结着,反思着,探寻着。崛起国家的军事展不应过分激怒霸权国家,而是用更加聪明隐蔽的方式付诸实施,他渐有所悟却恐为时已晚。破天荒头一次,夏树在心中祈求上天的垂青,诚挚之态犹如痴情者对错失初恋的追悔。

    或许是他的祈祷产生了作用,或许造物主的本意就只是给刚愎自用的德国人一个警告。在那轮鲜艳朝阳的照耀下,试验大队的高鱼雷艇群返航而归,警报已然解除:驶经斯卡格拉克海峡的只是一艘前往瑞典的英国海军训练舰,舰上的新兵蛋子和他们的老式火炮不足以对德国海军构成任何威胁,德国驻英海军武官那边也传来确凿消息:英国本土舰队仍分散部署在几个主要港口,未见他们动一场海上战役的明确迹象。

    夏树如释重负。

    危机并没有就此结束,但至少人们挨过了最担心受怕的一段时光。接下来的几个星期,德国人一面广布水雷、加强海防,一面借外交和舆论途径释放德国海军无意挑战英国海洋霸权但也不惧任何挑战的信息。临近圣诞节和新年,这种随时面临打击的紧张气氛终于缓和下来。战斗警报降级之后,学员们重归海军学院,见习军官的经历让大多数人感觉收获颇丰,而这场危机给德国海军战略带来的影响无疑是深远的帝国统治者和海军高层获得的启示与夏树的感悟截然相反,他们认为弱者才会如此担惊受怕,唯有不断增强海军实力,才能够摆脱类似的梦魇,反过来让潜在对手受到这种恐惧的压迫和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