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万岁约阿希姆 > 第23章 哥本哈根梦魇(上)
    在个人去向的问题上,夏树始终没有透露具体信息,当天晚些时候,学院正式转达了海军部的指令,然后宣布了人员安排:临近毕业的学员们分配到了舰队一线和参谋部门,已在学院进修一至两年的学员前往各海军基地司令部和预备部队,而夏树这一批进入学院还不满一年的新生,基本上都被安排去了海军要塞。  坚固的防御堡垒将像坚厚的盔甲一样保护他们的性命,重型火炮的声威将让他们充分见识到现代战争的可怕威力。

    作为特权阶级的典型代表,夏树是极少数能够自主选择去向的学员之一,但他并没有独享这种权力。早在几周之前,他就给提尔皮茨的助手、海军内阁长官穆勒将军去信一封,以个人名义向这位掌管着海军人事大权的老朋友索要了几个见习军官职位冯。卡根纳克渴望与海军参谋部的智囊们共事,埃克尔勒和丁格一直想去舰队旗舰上长长见识,另外几个关系亲密的伙伴也有各自的倾向。至于自己,夏树希望能以高鱼雷艇试验大队指挥官的身份接受来自海洋霸主的强势挑战,为了免去海军高层的担心,他保证自己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亲自驾艇出击,并为克里斯蒂安申请了试验大队副指挥官的职务。

    从院方公布的人员安排来看,夏树这些要求尽数得到了满足。在这紧张肃穆的气氛下,朋友们虽不能用笑容来表达自己的雀跃,眼中流露出亮色的足以说明他们此时的心情,而且以他们的聪慧头脑,不难猜到这有赖于夏树的帮助,感激之意无以言表。暂别在即,由冯。卡根纳克起头,他们一个个走过来与夏树握手,相互赠予道别的祝语。

    尽管只是以见习军官的身份临时分配到海军各部队,可战争一旦爆,伤亡根本无法避免,离情别愁一下子充斥在优雅宁静的校园里,噙着泪花的脸孔和情真意切的拥抱比比皆是,有不少学员还拿出为毕业准备的小册子,请同伴们在上书语赠别。

    时势造英雄夏树在每一份送到面前的册子上留下相同的苍劲字迹。

    一天之内,基尔海军学院如至深冬,教学楼、图书馆、训练场、游泳馆变得空空荡荡。

    在院长办公室的窗户前,伯肯哈根将军背手而立,无尽沧桑。

    随着战争警报的拉响,驻扎在基尔军港的海军高鱼雷艇试验大队也接到了备战命令。自组建以来,这支部队的任务主要是针对高鱼雷艇的技战术进行摸索和探寻,并不在德国海军的战斗序列,但一次又一次精彩绝伦、成果显赫的训练演习俨然给国家和海军高层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它是锋利无比的近海利剑,能够以诡异狡黠的战术给强大的敌人极其致命的一击,长时间的训练磨合也赋予了这支团队良好的默契,故被视为一支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的秘密王牌!

    获知海军参谋部的这一意图时,夏树没有利用自己的关系予以否决。正所谓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一旦德国海军在英国人的预防性打击下崩溃,高鱼雷艇试验大队的存在也失去了意义。与其授人话柄,不如从一开始就抱定放手一搏的决心。

    自从建立的那一天起,德国海军高鱼雷艇试验大队就打上了深深的“王子烙印”,装备、技术、人员、指挥、训练、演习,这些统统是在夏树的直接干预下进行的。成立之初,这个大队仅有6艘“雷电”快艇,军官、艇员和维修技师加起来不到5o人,现今已是一支拥有32艘“雷电”、11艘“雷霆”、4艘辅助船艇并设有指挥、通讯、后勤机构的完备组织。

    在夏树的坚持下,加入这个试验大队的军官都不过35岁,水兵们的年龄则普遍低于25岁。青年人精力充沛、好奇心强且不畏艰险的特点与这支全新的海军部队形成了很好的契合。经过长时间的训练磨合和学习培训,全体官兵已能熟练掌握并灵活运用多种战术。在秋季举行的海军战训中,他们又一次用优异的表现赢得了德皇和海军高层的褒扬,这几乎影响到了提尔皮茨的大海军计划逻辑上,高鱼雷艇的突出表现与提尔皮茨一贯信奉的大舰队决战理论相悖,但得益于夏树的巧妙引导,皇帝个人兴趣没有过分投入高鱼雷艇项目,海军在该领域的投入也始终保持在较为合理的限度内,因而没有出现法国海军那种新理论严重影响造舰规划的不利局面。

    和克里斯蒂安一道以见习军官的身份来到试验大队驻地,夏树立即感受到了临战的紧张气氛:艇员们一个个配齐皮帽、救生衣,在临近码头的值班室候命,随时准备登艇出击;分隶三个中队的“雷电”和“雷霆”快艇列于栈桥两侧,鱼雷射管口已经拆去了防水封布,后勤人员正逐一对它们进行检查维护;通讯室大门敞开,里面塞了好几名军官,一个个面色凝重地等候着通过电话传来的指令……

    获悉两位王子将以见习军官身份前来,试验大队的实际指挥者汉斯。奥泽曼上尉毕恭毕敬地等在门口,和他站在一起的是大队军需官海因茨。格拉瑟上尉。两位年富力强的军官都是夏树亲自从一长串申请名单中挑选出来的佼佼者奥泽曼是一流的鱼雷战术专家,格拉瑟则是出色的组织者。

    局势特殊,夏树略去寒暄,直接询问试验大队的备战情况。从两位上尉口中得到的答复基本令人满意:除了两艘存在技术故障的“雷电”,其余快艇随时可以出击,并且已与第7雷击舰大队建立了稳固的双向联系在夏树拟定的海上突击战术中,小型高鱼雷艇应得到大型鱼雷艇的充分掩护和策应,这一思路在日常训练和演习中也得到了很好的贯彻执行,驻守基尔的第7雷击舰大队便是他们的“老搭档”。该大队拥有1896和19o6级大型鱼雷艇16艘,由经验丰富的海军少校埃里希。戈勒指挥。

    见习军官,顾名思义,是尚不具备正式履职资格、需在实践中学习锻炼的军官。夏树身上虽然穿着没有军衔佩饰的见习军官服,但在自己的地盘,他显然不必充当一个旁观角色。在作战会议室,他详细了解了海军参谋部下达的战备指令:试验大队的任务是协同第7雷击舰大队担负基尔湾到费默海峡一带的巡防任务。由于“雷电”和“雷霆”的续航力并不适合外海巡逻,戈勒少校主动提出由他的大型鱼雷艇负责巡逻警戒,一旦现敌情,试验大队立即出航,双方在基尔湾口会合并视具体情况组织作战。

    在这样的背景下,奥泽曼上尉做出了让全体艇员一线待命的决定,后勤人员也对每一艘高鱼雷艇进行了全面细致的技术检修,确保它们能够在第一时间投入战斗。

    实力可畏的英国舰队还未到来,甚至没有他们确已出动的消息,奥泽曼如此安排虽在情理之中,却也容易让官兵们在高度紧张的状态下过早耗费精力和精神。若让夏树做决定,他会留一个中队的驾驶员在值班室待命,两个中队在宿舍和衣睡觉,隔四个小时轮换一次,这样既能让驾驶员们最大限度地保留精力,又能够在必要时有序出击。

    以夏树的身份至此,随时可以执掌试验大队的指挥权,纠正奥泽曼的待命指令,但只要有些许政治头脑,就会意识到这种临阵变策既不利于保持团队的稳定心态,也可能影响到策略执行的准确度。冷静的大局观让夏初决定维护奥泽曼的指挥官权威,他重新审视了早期制定的迎敌预案,确认奥泽曼的战斗计划切实可行,然后去了艇员们待命的值班室,用乐观而坚定的情绪舒缓他们的紧张心理。

    这时,一辆深蓝色漆的欧宝汽车驶抵驻地,它的出现让艇员们误以为战斗即将开始,几乎所有人都绷紧了脸,而实情让夏树哭笑不得从汽车上下来的是海军办公厅的军纪督察官菲利普。索查兹,他名义上是来督查部队风纪,真正的使命是确保两位年轻气盛的王子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至于冒险登艇。而且,这位少校督察官可不是一般人,他拥有普鲁士王室血统,论辈分夏树还得叫他堂叔,年纪约在三十岁左右,有着多数王公贵族风度翩翩的外表和稳重高傲的气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