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万岁约阿希姆 > 第21章 另类选择
    温煦的阳光下,已经减至低“雷霆”平缓靠上栈桥,负责快艇测试的工人跳上甲板,用缆绳将它系稳。夏树轻松迈出艇舱,站在栈桥上笑看今天的特殊乘客,刚刚摘下皮帽的露易丝头有些凌乱,红扑扑的脸颊仿佛娇羞女孩碰见了帅气偶像,一双水汪汪的眼眸饱含愉悦之情。

    威泽尔大叔显然已对兄妹俩的亲昵习以为常了,他以温善的目光看着王子和公主在栈桥上相互打趣。不一会儿,奥尔登堡王子也返回栈桥,一靠近露易丝,他原本有些失落的神情立即换成了含蓄的爱慕,视线看似飘忽,实则不离焦点。

    “尼科拉斯!”等约阿希姆王子唤自己的名字时,大叔才走上前来。

    “感觉很不错,高状态比雷电更稳定,操作起来也很舒服。”夏树翘起大拇指说。

    “我们只是在严格按照殿下您的设计意图铺展实施这一项目。当然了,年轻工程师们在卡尔斯博士的带领下工作认真、情绪高昂,他们的努力特别值得表扬。”大叔轻描淡写地将功劳推让出去。

    夏树满意地点头说:“放心吧!等到年底评算的时候,大家都会得到应有的奖励。”

    “殿下的慷慨和公正让我们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充满干劲。”威泽尔大叔这是替所有得到过额外奖励的船厂员工们表示感谢,而对于这份谢意,夏树受之无愧,这毕竟是个资本至上、充满剥削和压迫的时代,能够真正和员工分享利益的经营者凤毛麟角,而在夏树看来,要扭转弗里德里希皇家船舶造修厂经营上的颓势,先得改变死板的运作模式,用现代化的理念营造积极努力的工作氛围,给工程师、技术员乃至普通工人干事业的动力,让高薪引进的技术人才找到归属感,把整个船厂变成一个充满凝聚力和战斗力的大集体。

    恭维话略带即可,夏树很快将话题引回试验阶段的雷霆双人艇,它的杀手锏依然是置于艇艏的单装45o毫米鱼雷射管,而除了强大的海上突防能力,它还增加了自卫武器。.和斯图卡的驾驶布局一样,雷霆的主驾员负责操控航向和动鱼雷攻击,背向而坐的副驾驶负责操作可在一定角度内旋转的机枪。目前测试的枪械主要有两种:马克沁水冷机枪和加特林转管机枪。前者能够提供稳定并持续的火力输出,但用于海上作战威力不足,而被6军淘汰的加特林转管机枪为13毫米口径,弹丸威力较大,最高射也出马克沁机枪,但最大的缺点是稳定性较差,持续射击容易生卡壳。.

    “两种武器都已经进行了破坏力测试,结果各有优劣。”

    威泽尔大叔一边介绍着,一边将夏树他们领到了船厂的西北角。几个月之前,这里还是一处露天的木材堆积场,如今已经被改造成为枪弹测试场。背靠一堵又高又厚的水泥墙,各种材质的测试板已布满弹孔弹坑,而它们正对的是一栋磨坊般的石头屋子,屋檐下散落着好些黄澄澄的弹壳。

    走近石屋,大叔毫不客气地唤道:“托尼!托尼?”

    应声而出的既不是托尼。史塔克那样的纨绔天才,也不是卢卡。托尼式的桩式中锋,而是一个长着娃娃脸的“花菜头”,他穿着围裙戴着袖套,笑容真挚而阳光,但这一开口,“卡洛苏阿伊尔”的意大利语让夏树一脸茫然加问号。

    “他向王子和公主殿下们致以最崇高的敬意。”大叔代为翻译说。

    青年配合着做了个叉腿躬身摆手的姿势,而这已是中世纪的老一套,只有那些封建气息浓厚的小国家还有保留。

    德国从来不缺优秀的枪械技师,船厂之所以外聘这么个意大利人,跟威泽尔大叔的推荐有着莫大的关系,这背后的故事倒也颇具浪漫色彩:意大利小伙子从美国游学归来,在游轮上邂逅了美丽的德国姑娘,两人一见钟情陷入爱河,在随船牧师的主持下举行了婚礼。.cm为了不让心爱的姑娘忍受思乡之苦,小伙子依然来到陌生的国度,凭着坚定的新年和勤奋的态度赢得了老丈人的认可,并在他的帮助下找了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当然了,这小子也非混混之辈,他出自意大利军工业最富盛名的“伯莱塔”家族,该家族生产经营枪械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6世纪,而那几乎是火药枪刚刚诞生的时代。这花菜头不仅从小学习枪械制造技艺,还先后前往英美等国游历,了解各国枪械技术的展情况,汲取有益经验和技能,光看履历应该是个既有上进心又有一技之长的大好青年。

    真正的人才价值千金,但如果是滥竽充数的南郭先生,投资越多亏得越大。夏树并不急于下定论,他问:“你应该能讲英语吧?”

    “当然!”花菜头转口一说“阴沟里去”,夏树的耳朵顿时舒服了许多,而克里斯蒂安和露易丝也都能讲一口流利英语,这样交谈起来便不再有刚刚的障碍。

    “武器测试的结果如何?”夏树直奔主题。

    花菜头将他们带到靶场上,结合那些布满弹孔和弹坑的材料介绍说:“对付敌人的鱼雷快艇和普通船只,马克沁机枪的威力就足够了。我可以尝试对6军装备的马克沁机枪进行了一些改良,用导管进行活水循环冷却,这样冷却套筒的体积和重量可以减轻很多,帆布弹带被海水浸湿后会产生不利于供弹的形变,用金属铰链替代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如果是要对付稍大一些的目标,尤其是有薄装甲防护的,加特林转管机枪的效果应该会更好一些,或者我们可以尝试采用更大口径的转管炮,那样甚至可以对大型舰艇上的人员和设备构成有效威胁。”

    这一时期,法国人已经在他们的霍奇基斯重机枪上运用了金属铰链供弹,它的成本虽然比帆布带高不少,但确实能够解决帆布受潮带来的问题,活水冷却循环听起来也是一个不错的想法。夏树不动声色地将他打量一番,缓缓说道:“我们在高快艇上安装射击武器的初衷是对付同样装备高快艇的敌人,但就实战情况而言,它可能会更多地用来扫射敌方战舰的非防护战斗区域,例如战列舰或巡洋舰舷侧的射炮、机关枪战位,以削弱敌方火力,掩护己方后续快艇的鱼雷攻击,也为自己的撤离减轻压力。”

    花菜头想了想,语音拔高一度:“这样的话,我强烈建议使用1英寸口径的加特林六管炮。”

    “可这种转管炮重量太大,很可能影响到快艇的平衡性和冲刺能力。”夏树提出自己的担心。

    谈及这些专业的技术问题,花菜头旁若无人地原地踱起步来,双手时而相互摩挲,时而背在身后,在王子公主还有岳丈大人的好奇目光中晃了五六分钟,突然快步回到夏树跟前:“殿下知道丹麦人研制的麦德森机枪吧?”

    麦德森机枪是世界上第一种大规模生产的实用化轻机枪,19o2年定型生产,其优异性能赢得了多个欧洲国家的青睐,作为它的第一批用户,沙俄军队此时已将其用在了日俄战场上。

    “嗯哼!”夏树简单应道。

    “这种机枪轻便易用,但最大的缺点是射太慢。我曾听说有个英国工程师想仿照麦德森机枪的作用原理展一种小口径的自动炮,只是一直找不到有信心的投资者。也许……”

    说到这里,菜花头有些支吾,而夏树一眼就看出了这个青年的心思,他既想尝试这项颇具价值的技术革新,又担心自己向新东家索求投资的请求过于鲁莽。其实在夏树看来,若能实现机关炮的小型化,不只对增强舰艇防御有积极意义,放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6上和空中战场将是一件相当骇人的杀器。想象己方士兵用装甲车甚至履带战车上的机关炮向密集冲锋的敌军队列倾泻死狂烈弹雨,己方战机以机关炮弹撕碎敌方木制结构的飞机,夏树都有些小心动了。

    “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想法,真正有眼光、有胆识的人不应错过。”夏树话没直说,但这菜花头显然听出了意思,他顿时变得神采飞扬。

    旁听他们对话的威泽尔大叔连忙用德语说:“殿下,托尼虽然很懂军械,可他毕竟年轻,在很多方面还缺乏经验,建议您谨慎考虑,千万不要因为我的关系而轻率做出决定。”

    夏树坦然笑道:“你多虑了,我的每一个决定都建立在客观评价的基础之上。理性地说,即便托尼的努力最终失败了,我们也能够从中吸取很多有益的经验。这就像是我们设计建造船舶一样,谁能保证自己造出来的船必定是非常成功的?”

    大叔不再劝诫,其实看得出来,他虽有个人的顾虑,心里还是希望自己这位女婿能够成为一个有作为的人。

    夏树紧接着对满心欢喜的托尼说:“当然了,我们眼下的要任务还是得回到快艇上,究竟该给这些不久即将投产的快艇安装马克沁还是转管炮?”

    菜花头迅冷静下来,他咬着嘴唇想了想:“我个人的建议是六管加特林机枪,若是采用13毫米口径,德国6军有许多冗余的库存货,弹药也是现成的,我可以对它们稍加改装,减轻它们的重量。”

    “考虑到快艇战斗时的颠簸状态,我觉得可以再适当调整它们的供弹方式,保证火力稳定持续输出。”夏树这话也即肯定了菜花头的建议在雷霆上装配转管机枪。

    当加特林机枪的明者理查德。乔丹。加特林,在19o3年走到自己尽头的时候,多管手摇式转管机枪已被多数列强军队剔除出了装备清单,代替它们的是各种新兴的自动武器,如管退式马克沁机枪英德俄、导气式勃朗宁机枪美和哈其开斯机枪法、日。许多加特林机枪被当作废铜烂铁,彻底销毁,另一些则湮没在积满灰尘的仓库中,或被掘利用在博物馆、私人收藏馆中进行展览。夏树他们的这一决定似乎在逆历史潮流而行,但每一种曾经流行过的武器总有它未被掘尽的价值,何况穿越者对转管机枪重返战争舞台的大趋势有着确凿的认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