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万岁约阿希姆 > 第19章 家庭聚会(下)
    鉴于造修厂的既有设备和工人条件,夏树选定快艇作为新的主营业务,这几年也正好是内燃机技术展较快的时期,各国争相举办水上竞赛,一些贵族和富人也对相对轻便整洁的快艇产生了浓厚兴趣。.在所造快艇连续赢得多场竞赛冠军之后,弗里德里希皇家船舶造修厂声名大振,订单和利润滚滚而来。在获得德国海军的雷电快艇合同后,夏树实际上已经对造修厂进行了改造,工人们每月能够至少能制造出2o艘快艇船壳,真正制约快艇建造度的是德国唯一能提供大功率汽油动机的戴姆勒公司,这种动机还同时用于齐柏林飞艇这些空中巨兽不仅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更能带来可观的经济效益。

    在德意志第二帝国的君主体制下,皇室不仅掌握着国家的军政外交大权,还拥有相当庞大的家族财富,弗里德里希皇家船舶造修厂只是皇室产业的冰山一角。依照传统,王子公主们一出生就会获得领地通常是属于皇室家族的城堡、庄园和土地,在成人之前,他们只拥有这些领地的所有权,成年后才能正式接管这些领地。

    此外,王子公主们成年时或者成年后还可能到皇帝的其他封赐,而在对待子女方面,威廉二世是个颇为大度的父亲。威廉皇储、艾特尔王子和阿达尔伯特王子都已获得了相当丰厚的恩赐,而这些封赐并不是在皇室财产清单上随机点选,与皇帝平日里交予他们的任务以及他们的表现有着莫大的关系。简单来说,等到约阿希姆王子成年时,如果他负责经营的皇家船舶造修厂状况良好,皇帝很可能将船厂正式划入他的名下,船厂也就成了约阿希姆及其后代的私有财产。

    既然扩建船厂的话题是皇帝起的,夏树也就顺水推舟地哭穷道:“我们正在规划船厂的扩建升级,规模扩大5o,引进现代化的机械设备,力争让它成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舰船造修企业,目前最大的问题还是资金船厂最近两年接到了许多订单,总体利润还不错,海军部也已经支付了雷电快艇的第一期款项,但除去维持正常运作的必需资金,余钱远不足以完成此次升级。”

    这一情况显然在皇帝的预料之中,他眼都不眨地问:“扩建船厂的总体概算是多少?”

    钱历来是个敏感话题,尤其在这样的场合,报出的数字太大可能招致其他王子的不满,太小又不符合自身利益的要求。夏树使出自己的谈判技巧:“初步概算是48oo万马克,船厂已自筹资金2ooo万,准备向德意志银行借款12oo万。”

    在这个简单的算式里,欠缺的16oo万马克资金应由船厂股东也即是德国皇室提供,这不是一笔小钱,但船厂扩建费用只需要皇室赞助三分之一,又不至于让人觉得过分。餐桌上,皇帝和皇储的面部表情都没有太大的变化,艾特尔皱了眉头,奥斯克嘴角挑起的笑容有种冷意,皇后和公主秉持置身之外的心态,克里斯蒂安的惊讶则对大局没有任何影响。

    “弗雷德,你觉得呢?”皇帝以征求的口吻询问皇储威廉的意见,当然,这种口吻听起来很平淡,是那种心里已有主意的礼节性询问。

    作出回答之前,皇储给了夏树一个饱含笼络之意的眼神。

    “我觉得让弗里德里希船厂成为实力顶尖的舰船企业完全符合皇室乃至海军的利益,何况约亨的表现已经赢得了我们所有人的信心。”

    皇帝点了点头:“的确,弗里德里希船厂有着良好的先天条件,我认为它不仅可以成为轻型快艇领域的佼佼者,还应该在大中型舰艇的建造维护方面多加努力。约亨,你定能不辜负我们的期望!”

    看在大额资金投入的份上,夏树当即起身致意,并对皇储报以感谢的目光:“我定会全力以赴。”

    皇帝和皇储都笑了,笑得各有意味。

    扩大规模、改良设设施还只是夏树展弗里德里希皇家船舶造修厂的一个步骤,鉴于高鱼雷艇的潜力有限,而大型主力舰对技术和时间的要求又太高,他的目光已然锁定更具战略意义的新明飞机和潜艇。莱特兄弟的飞行器摇摇摆摆地飞上了蓝天,法国海军的双壳潜艇早已在地中海遨游,但德国高层还未充分意识到它们的巨大价值,军方两眼紧盯齐柏林飞艇和克虏伯大炮,滑翔机在德国仍只是一项民间运动,德国海军的第一艘潜艇还在基尔日耳曼尼亚造船厂的船台上建造,在19o5至19o6年海军计划中,潜艇也只是敬陪末座的角色。如今机会难得,夏树有意通过改变统治者的想法来促进新技术在德国的展,因而故作神秘地说起造船厂准备将旧的帆船坞改造为5oo吨级的现代化船坞,以便研制和建造一种极具潜力的新型武器。

    “是高航、重装备的大型鱼雷艇?”皇帝猜测说。

    夏树笑着摇摇头,提示说:“法国海军已经建造了这种船艇,并在演习中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英国海军也对这种新型船艇产生了浓厚兴趣,据说他们制造的样品已投入测试,我们的海军也已经订购了一艘……”

    皇帝依然没有猜到,反而是皇储威廉不急不忙地命中靶心:“我们的小王子所说的是潜水艇吧!那东西体型跟我们的大型鱼雷艇颇为相似,最大的区别在于它们能够完全潜入水下航行,在隐蔽情况下向目标船只射鱼雷。”

    皇储的描述说明他确实注意到了这种新型舰艇,夏树不由得对自己这位学识好像并不那么渊博的兄长刮目相看。

    “噢,潜水艇,据说它们在潜水状态下的度奇慢无比,持续潜水的时间也不很长,只适合在有限水域伏击目标,而且造价还很高昂。”从语气和内容来看,皇帝对这种新武器的评价并不高,显然觉得己方的高鱼雷艇有着更为理想的近海伏击作用。

    “当一种武器还只处于萌芽状态时,它给人们的直观印象确实会很笨拙、低劣,甚至完全没有实用性,十几年前刚刚装上内燃机的快艇不也是这样?”夏树以委婉的方式反驳到。

    皇帝想了想,态度倒也平和:“既然我们的设计天才看好这种武器,就按照你的设想去付诸实现吧!如果它们被证明是理想的作战武器,就像雷电快艇,海军绝不会因为它们是新事物而拒绝采购的。”

    夏树连忙谢恩,而皇储紧接着便以好意提醒的姿态对他说:“据我所知,法国海军已在潜水艇项目上投入了上千万法郎,英国人的情况不太清楚,估计耗费也不少,而我们在这方面显然走了步好棋日耳曼尼亚船厂通过为巴西和俄国建造潜艇而积累了前期经验,我们此时下订单不仅经济,而且能够得到技术更为成熟稳定的潜艇。到货之后,我们的海军可以在使用中客观评价它的作战价值,以利于海军部对这种新式武器作出正确的判断。以弗里德里希船厂目前的实力,单独展潜艇的资金压力可不小,或许我们可以先制定展规划,等到海军获得了全面的技术数据,再决定是否与日耳曼尼亚造船厂进行合作,如若潜艇建造能够列入海军的19o6至19o7年计划,我们还能获得相对充裕的资金支持。”

    对于皇储的提议,夏树表面上积极应赞,心里早有自己的盘算。历史上德国潜艇的技术和战场表现虽然远胜于其他国家,但它们终究没能改变战争结果,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它们的质量和规模总是在战争中后期才获得爆性增长。如果战争爆之初就拥有一支实力雄厚的潜艇部队,以战术胜利改变战略局势并非没有可能想要让这种可能变成现实,须抛开过分求稳的心态,以准确的眼光果断投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