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万岁约阿希姆 > 第17章 皇帝的决断
    片刻之后,皇帝书房的门开了,内阁相伯恩哈德。冯。比洛一脸恭谦地退了出来。转身看见两位王子和提尔皮茨,他略略有些意外。这时皇家侍从已经把门推开,双方无暇寒暄,仅仅相互点头致意。

    “来了?”威廉二世站在书桌旁的靠窗位置,从语气和神态来看,他的情绪还算不错。

    “谨向陛下致以最崇高的敬意!”夏树率先向皇帝致意,在大多数场合,他都以这样正式的措辞表达自己对帝国统治着的绝对敬意,尽管他们有着无可争议的父子关系。

    克里斯蒂安和提尔皮茨也以符合各自身份的措辞分别向皇帝致礼。

    “噢,奥古斯特王子,感谢你的敬意,有机会请替我向大公陛下转达诚挚问候。”

    完成这些冠冕堂皇的礼数,皇帝回到办公桌前:“普林茨,你在海军学院的出色表现让我感到骄傲,真抱歉没能亲自前去授予你优秀学员称号,你的勤勉表现正将皇室和海军更为紧密地结合在一起。”

    “能得到您的肯定已是我莫大的荣耀。”伴着这句得体的回应话,夏树努力表现出一种从容中带有喜悦的神态,演技派的功力愈深厚。

    皇帝顺手点了一根烟:“上午伯爵带着你的设计图纸前来报告了有关两艘大型巡洋舰方案调整的事情,听说皇家海军技术委员会的资深专家们被你们的大胆设想惊得目瞪口呆,他们最终还是投票通过了你们的设计方案。如果这份方案确实如技术委员会的评价那样值得冒险一试,我会想办法说服国会追加你们所需的经费预算。”

    夏树并不急于说话,而是将自己在火车上所画的油彩画送给威廉二世。看到这张比书页略大的彩图,德国皇帝眼前一亮:“哈,你居然模仿我对色彩的运用!”

    这对从小就能自由出入皇帝书房的夏树来说根本是小菜一碟。

    细细观摩,皇帝更是赞不绝口:“漂亮,非常漂亮!这就是我想象中的帝国海军战舰,威武、霸气、雄壮,太漂亮了!普林茨,你真是……无与伦比的天才!”

    “这应该就是人们所说的血脉传承吧!”夏树厚颜吹捧道:“很幸运,我从您身上继承了一流军事家的天赋,从皇后身上继承了艺术家的灵感,所以能够将您的光荣设想描绘在图纸之上。.”

    马屁拍对了地方,皇帝很舒服地点着头:“嗯,嗯!好极了!”

    夏树趁机展开舰艇设计总图,纯白图纸上的黑色线条显然没有油彩画那样的直观美感,却有着付诸实现的精确计算。

    皇帝很认真地瞧了瞧,询问道:“达到25节航是否需要以削弱装甲和火力为代价?”

    威廉二世对军舰的喜好是众所皆知的事情,而且还留下了“皇帝设计军舰”的历史笑话。可夏树仔细研究过威廉二世所作的“皇家一号”,尽管在一些细节方面缺乏专业处理,但也绝不至于成为一只铅铸的鸭子。就当时的技术水准来看,“皇家一号”本该是一艘性能不错的轻巡洋舰,可它为什么招来专业船舶设计师的历史性恶评?

    问题的根源还是皇帝这个角色。

    民众觉得统治者应当一心一意治理国家,兼职他角只会造成误国误民的后果,而对于掌权的官员来说,统治者就应当坐在宝座上指点江山,具体的事情应由给具体的人来操办。作为一位统筹力和组织力十分出色的海军掌门,提尔皮茨对于德国海军的建设和展路线有着强烈的主见性,他希望公海舰队按照自己的思路逐步成为能够挑战英国海上霸权的强大力量。

    在威廉二世的坚定支持下,提尔皮茨在海军事务上获得了极高的主导权,整个帝国几乎无人可以挑战他的权威,唯独皇帝本人有资格指手画脚,而在得了“铅鸭子”的恶名之后,威廉二世未再尝试设计军舰,只是对新造军舰的一些技术指标提出宽泛或者明确的要求提尔皮茨彻底掌握了海军大权,这也就是夏树内心底的那个猜测。

    针对皇帝的疑问,夏树看了看提尔皮茨,不紧不慢地介绍说:“我们的竞争对手针对传统巡洋舰制定了找得着、追得上、打得过的战略目标,并以此为指导不断建造更新更好的大型巡洋舰。从我们目前的海军战略出,对殖民地巡洋舰唯一的要求就是遭遇强敌能够全身而退。因此,我们觉得新巡洋舰应该适当拉长舰体、增强适航性能,采用功率更大的锅炉和效率更高的蒸汽轮机,保证不低于25节的航,装甲防御只增强、不削弱。火力方面,全部主炮置于4座双联装炮塔内,原本位于舷侧下层的炮廓式副炮悉数上移,以确保恶劣海况下的实用性。”

    夏树做出这番流畅阐述之时,海军大臣始终面无表情。

    “嗯……我们的提尔皮茨伯爵有什么想法?”排除了自身的疑虑,威廉二世自然而然地向海军方面的至尊权威咨询。

    “这是一份近乎完美的设计方案,只是有几处可能造成严重缺陷的细节。”提尔皮茨以低沉而缓慢的语调说道,“第一,目前只有英国人在大型船只上安装过蒸汽轮机,我们不可能从他们那里得到全套运行数据,在没有充足技术基础的情况下在两艘大型战舰上安装新设备,不排除舰艇建成后故障频、影响作战部署的可能,一旦遇上军事摩擦甚至正面冲突,突然失去动力的军舰就是只任人宰割的鸭子。第二,炮塔式结构虽利于火力集中,但不利于分散炮位并降低连带毁伤几率,而且重量较炮廓式增加不少。第三,高鱼雷艇的卓越表现意味着大型舰艇面临着越来越大的雷击威胁,理论上说,配置在接近水线位置的副炮有利于击退随时来袭的敌方鱼雷艇。。”

    夏树瞥见皇帝脸上浮现出诧异和矛盾的神情,很显然,提尔皮茨上午觐见时并没有讲这番话避免背后议论是他在皇帝面前维护个人正直形象的聪明做法。

    既然海军大臣担心他对海军的主导大权受到自己的威胁,夏树迅改变策略,顺着提尔皮茨的语言逻辑说道:“诚如老师所说,我们对蒸汽轮机的性能还不够熟悉,在动力配置上的大幅调整也很冒险,调整舷侧的炮廓式副炮亦是冒险的尝试,所以我们之前就写信求助于老师,整个德国也只有老师能够解决这个问题。除此之外,我和奥古斯特王子对这份设计还是充满信心的。”

    听约阿希姆王子这么一说,威廉二世的矛盾神情立消大半,他抬起头看着提尔皮茨:“无所不能的提尔皮茨应该能找到解决办法吧?”

    海军大臣显然没料到夏树会用上这样以退为进的招数,皇帝的话让他沉默下来,两眼直勾勾地盯着桌上的设计图。

    当皇帝的注意力也放在设计图上时,夏树嘴角挑起狡黠的笑容,现在倒是克里斯蒂安一脸茫然,呆呆的眼神像是在说:我勒个去,这演的是哪出跟哪出啊?

    过了大概有五分钟这点时间还不够打盹的,但在皇帝办公室,五分钟的沉默已是相当漫长。提尔皮茨说:“提高航的办法并不只有更换理论效率更高的蒸汽轮机,它还不够成熟,也不够稳定,考虑到我们的四缸三胀往复式蒸汽机已在海因里希亲王号上得到了较为成功的验证,我觉得可以再次采用这种造价高、煤耗大但能够提供更大功率输出的动力设备,并在舰上配备2o到22台最新的舒尔茨。桑尼克罗夫特海军锅炉,结合浇油技术,设计功率应该可以提高了三万三千到三万四千马力。取消舰艏水下鱼雷射管的建议可以考虑采纳,调整舷侧火炮布置不是不行,只是应该慎重对待。出于稳妥考虑,我建议以约阿希姆王子殿下和奥古斯特王子殿下的总体设计为蓝本,由皇家海军技术委员会负责技术图纸的绘制,建造工作依然交予布洛姆和威悉造船厂。”

    “我完全赞成老师的意见!”夏树迅在第一时间表态,这也让皇帝脸上的矛盾神情烟消云散。

    “既然普林茨对伯爵的建议没有异议,新巡洋舰的总体方案就这样确定吧!图纸设计一并交给皇家海军技术委员会,怎么样?”皇帝以征求意见的目光投向两位当事者。

    “完全赞成。”夏树的回答十分爽快,不知情的大概会觉得他们是在讨论已经草定内容的事情。事实上,夏树只是在遵循一个简单实用的原则:任何情况下都不要轻易触碰别人的面包。

    无路可退的海军大臣果断收起之前的凝重表情,语态也变得更为积极:“我会督促技术委员会在最短的时间里完成设计和论证工作,确保两艘巡洋舰最迟在明年初开工建造。按照我们刚刚议定的这份总体方案,它们的重量至少要较原设计方案增加12oo吨,最终造价很可能达到2ooo万马克。”

    “这样的吨位和造价跟英国最新式的爱丁堡公爵级装甲巡洋舰相差不多,而我们的巡洋舰性能绝对要比爱丁堡公爵级高出一大截!”夏树话已经到了嘴边,想想还是咽了下去。英国的爱丁堡公爵级还在设计图纸上,各项数据都处于高度机密状态,德国的专业间谍们尚无任何斩获,自己没理由把它的情况说得那么清楚,何况提尔皮茨对这方面信息向来是十分敏感的。

    “经费问题由我来解决。”皇帝的回答非常爽快,足以看出他对爱子造舰天赋的极大信心。

    作为德国海军此时无可动摇的定海神针与战略掌舵者,提尔皮茨眼中却流露出一种不易被察觉的忧虑,这种忧虑显然来自于他的“得意门生”,初出茅庐却有着巨大潜能的约阿希姆王子。而经过这样一次过程并不激烈但饱含政治智慧的交手,夏树清楚地看到,提尔皮茨绝不是一个甘受摆布的人物,强大的控制欲令他排斥一切竞争对手,丝毫没有考虑到约阿希姆这样一位正牌王子应该会在指挥舰队而不是建造舰队方面追求至高荣誉。对于德意志而言,最好的结果应当是两人各属其位、联手合力。

    ps:1、这一时期的奥尔登堡大公以奥古斯特为姓氏,所以克里斯蒂安是“奥尔登堡公国的奥古斯特王子”。

    2、浇油技术是德国人为提高燃煤锅炉效率而进行的一种尝试,即在锅炉内炽热的煤炭上撒重油使之混合燃烧,然而这种尝试最终流于失败。实际上,在煤炭上适当洒水反而能够提高燃烧效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