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万岁约阿希姆 > 第15章 力陈
    历史上,德意志第二帝国海军的沙恩霍斯特级装甲巡洋舰装备8门21o毫米主炮,4门分装于前后甲板的双联装炮塔内,4门以单装形式置于舯部的上层炮廓内。  建造完成时,沙恩霍斯特级堪称性能一流的装甲巡洋舰,但仅仅数年之后,英国人建造出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无畏舰和战列巡洋舰,后者简直是旧装甲巡洋舰的天敌。1914年,以两艘沙恩霍斯特级装巡为主力的施佩舰队在科罗内尔海战中完胜以装甲巡洋舰“好望角”号和“蒙默思”号为核心的英国舰队,27天之后,施佩舰队遭遇两艘战巡领衔的英国舰队,在打不过又逃不掉的情况下,两艘沙恩霍斯特最终悲壮战沉,包括施佩和他的两个儿子在内,22oo多名德国官兵葬身海底……

    ……

    在奥尔登堡王子的帮助下,夏树在众人面前铺开了新的大型巡洋舰设计图纸。在纯手工绘图的时代,夏树自己不眠不休也无法在一个星期内完成这样的设计总图,好在他还有皇家船舶造修厂作后盾。在威泽尔才出色组织下,以船厂高级顾问、基尔大学工程博士欧内斯特。卡尔斯为的一批船舶工程师废寝忘食地干了六天六夜,终于在旧设计图纸的基础上完成了这份新的设计总图。.

    “只要皇家海军展委员会批准我们的新设计,我们保证在两个星期内完成全部设计图纸,再用两个星期完成技术论证,这样就能赶在12月底之前让d号巡洋舰开工。”说罢,夏树以渴求的目光望向具有决定权的几一群人他们此刻都凑在新设计图前仔细观摩,显然想从中找出致命的缺陷,但时间一分一秒流逝,他们不仅没能如愿,反而渐渐被这些大胆新颖的设计给深深吸引住了。

    “真令人难以置信!”海军武器专家古德萨准将轻声惊叹道,“它有可能成为一艘漂亮却不堪一击的架子货,也可能成为一柄让整个德意志为之骄傲的海上利刃……可是,谁又能在它完工前下定论呢?”

    迪特里希爵士摇着头说:“按照这些设计调整能否达到25节航暂且不说,整舰的造价至少需要增加百分之十,两艘下来已经接近4oo万马克,想要议会批准这项经费追加可不容易。”

    主持会议的布鲁克纳也在一旁声:“我们对蒸汽轮机在大型战舰上的运用还没有充足的经验,若直接购买英国的帕蒂斯轮机……总感觉不是十分可靠。”

    听着旁人口中的评价或议论,夏树始终保持着从容而自信的神态,并以眼角余光去瞟委员会主席冯。沃伦伯爵。这位德高望重的海军官员在德国舰艇设计领域有很大的言权,但在行将退休之时,他恐怕不会轻易接受这样一份具有颠覆性的设计,何况这两艘装甲巡洋舰是德国海军19o319o4年计划的重要内容,同时也是德国未来十年维系殖民地利益的重要依托。

    “年轻人有自己的理想、独到的见解和非凡的胆识是好事,非常好的事情,这份设计的水平已经过了一些从业多年的设计师,很不错,值得赞扬。”

    听了冯。沃伦伯爵客套式的表扬,夏树顿时感觉他马上要来“但是”了。如果他明确表达反对意见,自己的方案就很难通过委员会的审定,而如果连舰艇设计部门都不能说服,想要让提尔皮茨乃至皇帝点头就更难了。

    抢在伯爵的转折语句出口之前,夏树收起脸上的和善笑容,以郑重的语态对众人说道:“诸位,我们本可以直接前往海军大臣甚至皇帝陛下的办公室提交这份新设计,以皇帝陛下的喜好,批准这份设计并追加经费预算是很正常的,而提尔皮茨伯爵那里相信也不会有太大的阻力。我们怀着恭敬的心态来到这里,努力说服诸位采纳我们的建议,既是对知识、对技术的尊重,也是对客观规律的尊重,我们期盼得到各位前辈的支持!”

    这番话一下子镇住了现场的造舰行家们,夏树紧接着阐述:“在舰艇设计领域,循序渐进的最大好处是风险性小,但如我前面所说,有时候我们应该有足够的前瞻性,这是为德国海军的明天考虑,是为那些为国献身的将士们考虑。我恳请各位慎重考虑我们的设计方案,慎重作出你们的决定!”

    夏树这话软硬并施的意味已是十分明晰,现场气氛顿时变得凝重起来。

    “诸位,请容我说几句话。”克里斯蒂安的青涩声音在这寂静沉闷的会议室里犹如一缕微风,无论尊重还是轻蔑,众人还是做出了洗耳恭听状。

    “在舰艇设计领域,诸位都是威名赫赫的技术专家,见识、阅历乃至眼光都远在我们之上。今天带着技术图纸来到这里,我深感冒昧,也有些惶恐不安,因为我们选择的是一条勇敢而冒险的道路。在它们完工并通过各项测试,甚至于在经历实战之前,没人可以断定它们会是成功的设计,但我们的理念,我们的努力,我们的辛勤付出,出点都是让德国海军能够立于不败之地。”

    一番委婉的陈述之后,克里斯蒂安才婉转地指出,海军设计部门的方案过于保守,英国人在这方面则有着十足的进取精神几乎可以确定的是,英国未来几年建造的大型舰艇都在朝着高航、强火力的方向展。

    过了好一会儿,冯。沃伦伯爵的语气由先前的委婉柔和转向慷慨:“好吧!我一直以为未来是属于你们年轻人的,看来我错了,你们的能力远远出了我的想象。历史上不乏年纪很轻的天才设计师,我不敢断言这是划时代的设计,但我相信,你们的设计会在德国海军留下深刻印迹。朝着目标努力吧,小伙子们!”

    皇家海军技术委员会主席的让步令夏树如释重负,他挺直胸膛、微点额头:“您的宏远眼光与博大胸襟永远值得我们钦佩和学习。”

    得到后辈赞扬,冯。沃伦伯爵的表情似有解脱之感,眼神里的犹豫和忧虑却并未消去,但他的目光已不再回到设计图纸上,而是背着手离开长桌。

    对于在场的其他海军官员和船舶工程师们来说,昔日的邻家幼童好像一夜之间变成了有力的竞争者,所幸的是,这种竞争属于内部性质,无论谁占得上风,为的都是一个共同的理念:德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