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万岁约阿希姆 > 第14章 契机:沙恩霍斯特
    德国皇家海军技术委员会是帝国海军办公厅原德国海军部,1889年更为此名最重要的部门之一,从萨克森级开始,德国海军的一线主力舰皆由这个委员会负责设计,它集中了整个德国最好的舰艇设计师、电气工程师和海军武器专家,是德皇威廉二世和海军大臣提尔皮茨缔造远洋舰队不可或缺的基础。这个部门的办公场所位于基尔老城区,与历史悠久的尼古拉教堂为邻。棕色基座、白色栏杆的院墙将外界的纷扰与院内的宁静隔开,高大的红枫像大伞一样遮挡阳光直射,令院落中的白色两层楼建筑显得格外清幽。

    在这栋建筑的东南角,光照条件最好的房间用作会议室,它面积不大,一张椭圆形的长木桌就占据了大部分空间,室内陈设也很简单,除了朝东的墙壁上挂着德皇威廉二世的彩色肖像,其余三面墙皆以描绘帆船航海的油画为主要装饰。

    当工作人员轻手轻脚地关上会议室大门时,椭圆木桌旁坐了将近二十人,他们的衣装只有两种海军制服或着白衬衫黑礼服,年纪多在三四十岁以上,而且一个个表情十分严肃。坐在上位的是个须斑白之人,他体态微胖,梳着典型的大背头,右边眉骨和颧骨之间嵌着光滑的单片眼镜。在用一声干咳引起与会者注意后,他正声说道:“诸位,我们今天要进行的是关于c和d号大型巡洋舰的最后一次方案审核,之前讨论修改的细节已由迪特里希爵士的设计团队赶工完成,技术图纸大家可以再仔细看看,提出看法和意见,力争让这一方案成为无懈可击的作品。”

    出于礼仪,坐在大背头左手边的老者微微向众人点头示意,他脸庞削瘦、下巴尖长,额头面颊已是皱纹遍布,目光中有种令人生畏的威严。此时标准设计图就铺展在长桌中央,会议开始之前,与会者已经对它进行了最后的检验和审查,加上此前已先后进行了十余次讨论和修善,看来已是无可挑剔了。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与会者或相互私语,或正襟危坐,最终也没有人提出新的意见。

    “大家都没有疑问和建议了?”

    从语气可以听出,主持会议的大背头对与会者的默同感到满意,不过在宣布审核结束之前,他还是以恭敬有加的口吻向远端位置上的军装少年询问:“约阿希姆王子殿下,您的意见是?”

    若以身份等级排位,德国王子应该坐在上位,而不是低调隐遁在角落里,但以相应的职务高低排位,他的位置恰如其分。从与会者的言行神态来看,他们也没有因为王室成员的不请自来感到惴惴不安,一切习以为常。

    “先生们,正如大家所知,我已是海军学院的学员,精力大都放在海军课程上。c和d号大型巡洋舰是19o3至19o4造舰计划的王牌项目之一,皇帝陛下和海军大臣非常重视,受他们委托,我谨以个人的不成熟眼光提出一些个人意见。”

    夏树坦言自己的挑刺目的,与会众人却没有反感之意,不少人脸上还露出了轻松笑容。对他们来说,普林茨。约阿希姆王子就像是邻家孩童,从小就喜欢翻过篱墙来到自己的院子玩耍,他天真无邪,从不搞恶作剧,最关键的是,这小屁孩时不时还能帮自己修补篱笆上的细微漏洞。

    “尊敬的迪特里希爵士,您的设计堪称完美,两艘巡洋舰一旦建成,必将是各国同级别战舰中最好的!”和以往一样,夏树不吝言辞地赞美了勤奋聪慧的设计者,而这位迪特里希爵士不仅是德国海军资历最老的造船总监,也是德国最好的舰艇工程师。十余年来,他主持设计的舰艇囊括德国海军各级战列舰和大中型巡洋舰。在装甲巡洋舰领域,“俾斯麦侯爵”号大型巡洋舰很好地担负起了繁重的海外派遣任务,其优越性能得到了海军官兵的高度评价,而最近两年入役的装甲巡洋舰“海因里希亲王”号、“阿尔伯特亲王”号和“弗里德里希。卡尔”号也展现了非常优秀的设计性能。

    对于德国王子的夸赞,迪特里希爵士面色平和地站了起来,点头欠身以便谢意。等他坐回椅子上,夏树拔高音量:“一个星期之前,我在费默海峡目睹了驶往东方的俄国远征舰队,毫不客气地说,这是一支注定遭致失败的舰队。”

    如果是在七天以前说这句话,与会的海军官员或许会对王子的判断有所保留,毕竟俄国倾力组建的远征舰队从纸面数据上看是十分强大的,尤其新建成的博罗季诺级战列舰达到世界一流水准,且安装有完整的无线电系统,谁能想到,这些耗费巨资打造的无敌战舰居然会在日本海军面前不堪一击?

    可是,这支俄国远征舰队还没走完十分之一路程就闹出了不少乌龙,他们刚进入北海就将英国渔船当成日本鱼雷艇一顿胖揍,造成一艘英国渔船沉没、多艘受伤,还把己方的“阿芙乐尔”号巡洋舰误认为是敌舰乱轰一阵,导致舰长重伤、随军牧师阵亡。就这样的舰队怎能远航万里打一场胜仗?

    “俄国舰队虽有不少新造的战舰,但作为一支完整的战斗编队,它们的作战性能将受到那些老旧舰艇的严重拖累。诸位,你们能够想象老式机帆船出现在一支现代化的远征舰队里是怎样一幅画面吗?你们能想象它们跟着现代战列舰并肩作战是怎样一幅场景吗?”

    男孩变声期的沙哑嗓音控制着会议室的气氛,每一个人都在静静聆听,哪怕他们有着比言者丰富几倍的人生阅历,此时此刻,他们无言反驳,唯有默默思索。

    “俄国人的许多战舰,例如叶卡捷琳娜二世级战列舰,例如维蒂亚兹级装甲防护巡洋舰,在刚刚建造完成的时候性能并不落后,甚至在某些方面居于领先地位。这才多少年时间,它们竟变成了舰队的拖累,为什么?”夏树稍停片刻,好让自己接下来的话语更具说服力。

    “诸位,我们现在耗费巨资大量建造战舰,可如果十年之后爆战争,今天我们设计的战舰到那时是否也同样沦为无用的废物?”夏树指着桌面上的设计图纸,“如果它不仅不能有效抗击敌人,反而成为埋葬德国水兵的坟墓,不止是迪特里希爵士感到痛心,包括我在内,这里的每一位都会受到内心的鞭笞。所以……不,我们绝不能让这种情况出现!”

    “对,绝不能!”

    德国皇家海军技术委员会主席冯。沃伦伯爵,坐在中间位置的白老者,用苍老而坚定的声音做出呼应。在他的带领下,与会者们表态,支持约阿希姆王子的观点。

    待众人调整情绪安静下来,夏树语气坚定地阐述道:“我觉得我们设计的舰艇既要建立在现有技术条件的基础上,又要对技术展趋势作出大胆的设想和专业的判断。据我所闻,英国人不仅在着手设计他们的重装战列舰,同时还在设计一种具备战列舰火力和巡洋舰度的新式巡洋舰。我可以负责任的说,这种航快、火力猛的大型战舰必定会出现在英国皇家海军的阵容之中。未来的某一天,德国一旦与英国生战争冲突,我们这两艘单舰造价过18oo万马克的装甲巡洋舰势必处于打又打不过、逃又逃不掉的悲惨境地,这与俄国人派遣老式战舰对抗日本海军有什么区别?”

    夏树话音落下,整个会议室随之陷入了长时间的沉寂。最后,会议的主持者,皇家海军技术委员会的席工程师布鲁克纳缓缓说道:“殿下是否有更加具体的改进建议?”

    “先,新巡洋舰的设计航必须达到25节,为此我强烈建议增加锅炉数量、采用新型蒸汽轮机相比于活塞蒸汽机,蒸汽轮机的效率更高,但当时德国人还不太熟悉这项技术,仅仅在两艘小型巡洋舰上进行了试验,而英国海军已经开始在中型舰艇上安装性能较好的帕森斯蒸汽轮机;第二,拉长舰体,压减舰舯宽度,让它从一条普通的鲑鱼变成能够快穿梭的旗鱼;第三,相应调整火力和装甲配置,取消舷侧的二层炮廓和艏部水下鱼雷射管,将舷侧舯部的4门单管主炮装入双联装炮塔,实现全舰主炮统一打击。”

    听夏树像打机关枪一样列出调整建议,与会的海军官员和舰船工程师们第一反应是迅记录,等他们的大脑理解了这些语句的意义,几乎每个人都表现出深深的惊讶。这对他们来说岂是改进,简直就是结构性的大改造!

    有夏树之前那些论述作为铺垫,没人直接反对这种改进,但要他们接受这些新奇思路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造舰总监迪特里希爵士即以委婉的语气辩驳道:“殿下,您的建议让我们大开眼界,只是,海军部限定这两艘巡洋舰要在今年12月和明年1月开工,若是按照您刚刚的意见调整设计,时间上恐怕来不及,造舰成本也将大幅出预算,而且……这些设计缺乏实际论证,舰艇建造的各种复杂因素都要考虑进来,或许我们可以在下一批大型巡洋舰上采用您的新设计。”

    既然决心改变两艘沙恩霍斯特级装甲巡洋舰乃至格拉夫。施佩及其麾下官兵的命运,夏树自是有备而来,他兀自走到窗口,朝外吹了声唿哨。不多会儿,走廊上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在众人的好奇目光中,一名手拿画纸筒的青年从容步入会议室。他穿着和约阿希姆款式相同的军服,脸孔一样的青涩稚嫩,气质一样的温文尔雅,而他的出现显然出乎与会者们的意料奥尔登堡王子和普鲁士王子联手此事可不像王族少年们心血来潮的无聊闹剧。奥尔登堡家族领地拥有传统的造船业资源,不少成员都在德国海军任职,克里斯蒂安。奥古斯特本人又个闻名遐迩的海军迷。普林茨。约阿希姆就更不用多说了,儿时的表现已是惊为天人,由他设计制造的小型鱼雷艇最近也成了海军界的话题,皇室背景加上与海军高层的密切关系,在造舰领域的能量非同小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