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万岁约阿希姆 > 第13章 沉沦巨人(下)
    见克里斯蒂安的贵族脾气有点收不住,夏树平声宽慰道:“好了,克里斯蒂安,我们就在这里耐心等等吧!有些历史性的场面可不是我们想看就能看到的,想想看,德国海军何曾派遣过主力舰队进行万里远征?”

    吃货其实并不是急性子,也不是没胆量翘课,只不过跟着咕咕叫的肚子表不满罢了。  夏树也知道这点,遂问船主能否提供餐食,中年大叔爽快地把船上能找到的食材都贡献出来,架在煤炉子上的铁锅很快飘出诱人香味,俄国学员们也从行囊中取出熏肉、黄油和面包。就着简陋的餐具,一伙人吃得有滋有味,而且渐渐放开了拘束,海阔天空地聊着现实与梦想。就这样,不同国籍、不同身份的一群人共赏海上的日落与星辉,背抵背入眠,然后又在清凉的海风中迎来新的一天。

    呜……

    晨雾中传来的悠扬汽笛声让等待了近一天的青年们既如释重负又满怀期待,远处海面朦朦胧胧,根本分不清是舰船烟囱中喷出的黑烟还是未散的雾气。德尼索夫试着用驳船上的煤油灯和纸板向对方出联络灯语,然而舰船行驶时出的隆隆轰鸣声不断靠近,视线中却看不到约定的灯光信号。

    直到这个时候,夏树才觉情况不妙按照历史记载,从波罗的海驶往太平洋的俄国舰队不仅缺乏可靠的后勤保障,还从一开始就受到了各种流言的困扰,以至于人心惶惶、草木皆兵,在欧洲海域就生了误击渔船的可笑事件,与日本签有盟约的英国政府以此为借口禁止俄国舰队在英属港口停靠加煤,亦不准它们使用苏伊士运河,大大增加了俄国舰队的远航负担。之前夏树不是没有记起这档子事,而是前一天中午从基尔出时晴空万里,在视线良好的情况下,俄国人即便昏了头也不致于在德国海域向民船开火,但现在海面上大雾弥漫,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就在夏树决定避开这支危险的俄国舰队时,一名俄国学员指着前方海面喊道:“看啊,圣安德烈旗!我们的军舰!”

    视线中,一艘拥有撞角型舰艏的战舰穿雾而出,艏部旗杆上悬挂着一面醒目的圣安德烈旗,但紧接着出现的一幕把驳船上的人惊呆了俄国舰队的警戒舰居然朝他们开了火!

    早有预感的夏树当即大呼“趴下”,几个俄国学员基本上是下意识地趴倒,其中一人还顺势将木然于原地的克里斯蒂安按倒。俄舰射的炮弹随即呼啸而至,那种听起来像是从头皮上方擦过的破空声让人真真切切地感受到现代武器的致命威力,而在这之前,学霸和他的吃货搭档充其量只是旁观火炮射击,还从未站在标靶旁聆听炮弹飞来的声响,心绪顿时像悬空了一样。庆幸的是,俄国炮手的射术和他们的神经一样不靠谱,炮弹落点距离驳船足有六七十米,造成的后果就是一些细碎的水花溅落在了夏树他们身上。

    俄国学员当中,德尼索夫最先回过神来,他一边继续用煤油灯灯光信号,一边以俄语高声呼喊,其他俄国学员也很快从惊愕中缓过劲来,他们在驳船甲板上拼命招手呼喊,可那艘俄国驱逐舰并没有立马停火,直到双方的距离拉近到不足一海里,该死的炮声才终于平息,而在这个过程中,夏树一直和克里斯蒂安紧紧趴在甲板上,乘着俄国学员们还没回头,他连忙爬了起来,顺带着用鞋尖踢了踢同伴的屁股,克里斯蒂安如梦初醒,跪起来在胸前划着十字,嘴里念着圣经里的词句。

    看到前方那艘驱逐舰上有人挥手示意,德尼索夫如释重负地垂下双手,想起自己这艘船上还有两位身份尊贵的王子,他猛然回身,看到王子们一个虚脱般站在那里,一个虔诚地跪地谢恩,这才真正松了一口气。

    “两位殿下,真抱歉连累你们一同受难,刚刚的误会我们一定会尽力查明原因,万分诚挚地恳请你们谅解宽恕!”

    夏树还没说话,刚刚还在感谢上帝的克里斯蒂安蹦了起来,暴怒道:“这是什么狗屁误会?你们的军舰居然向我们开炮!这是德国的领海,这是德国的船只,向我们开炮?这是多么严重的外交事件,哼!”

    德尼索夫无言以对,失落地垂下了头。他应该很清楚沙俄海军的现状,清楚出现这种蹩脚错误的原因,也清楚这件事的恶劣性质。只要两位王子回去将这番遭遇一说,再加上驳船船主的证词,德国政府定会向俄国讨要说法,令俄国政府的处境雪上加霜。圣彼得堡一旦彻查此事,他们几个学员难辞其咎,纵使能够免去牢狱之灾,军事生涯也将失去希望。

    经过了刚刚的误击,俄国驱逐舰像是知错的孩童一声不吭地缓缓靠来,许多水兵聚在前甲板上探头观望,夏树在他们脸上看到了迷茫不安的神情,尽管他们身上的军服非常整洁,怎么看都不像是一支训练有素、士气高昂的队伍。

    海面上雾气渐散,庞大的俄国舰队终于出现在视线当中。粗略望去,这支舰队威风凛凛,长长的海上单纵队仿佛一条见不见尾的巨型海蛇;细看之下,舰队成员新旧各异、样式繁杂,既有具备现代化外观和线条的大型战列舰,又有蒸汽动力搭配风帆设施的古董,还有许多称不上战舰的辅助船只。很难想象这些舰船能够并入一支舰队同步航行,它们不仅从芬兰湾驶到了这里,还将环绕半个世界前往东亚。它们给人的感觉不像是进行一场意义重大的远征行动,而是一群参加巡游展览的舰艇新舰展现时下的顶尖工业技术,老船带人们缅怀过去的峥嵘岁月。

    面对这支难以用语言来形容的俄国舰队,夏树不禁想起史书中的评论:随着日军对旅顺的围困日益加强,俄国太平洋舰队处境岌岌可危,俄队从北面支援旅顺的企图又一再落空,沙皇尼古拉二世就像是一位输红了眼的赌徒,将国内能够动用的舰艇集结起来,组成了一支规模庞大却缺乏战斗力的舰队,由一群不称职的军官带着一群连游泳都不会的水兵奔赴万里之外的战场,于是战斗还没开始,悲惨的结局就已经注定。

    见夏树没有进一步追究的意思,克里斯蒂安也就气呼呼地闭上了嘴巴,德国王子们的宽容让德尼索夫和同行的俄国学员们非常感激,他们登上驱逐舰之后又在舷侧列队敬礼。

    “再见,朋友们,愿好运与你们常伴!”夏树挥手示意。

    告别俄国人之后,克里斯蒂安很不理解地问:“干嘛要和这样一群失意之人交朋友?”

    夏树望着从这片海域驶过的俄国舰艇,感慨道:“国家的衰弱不是他们的责任,在明知前路充满艰难险阻的情况下依然挺身而出,这种勇气和品质值得尊敬。也许有朝一日我们还会相逢,那时候他们没准已经成为优秀的海军指挥官了,有这样一群朋友终归不是坏事。”

    “即便他们能成为一流的指挥官,俄国能建造出一流的舰队么?”克里斯蒂安很是鄙夷地说。

    “国体可能崩溃,国家却不会消失。”夏树将原本的历史轨迹融进这隐语当中,然后本着举一反三的心态告诫道:“我们应以俄国的境遇为戒,居安思危、谋而后动,切莫被山巅的风景迷住了眼睛。”

    克里斯蒂安撇了撇嘴:“嗯,山巅离我还很遥远,倒是殿下您,此刻已是在山巅上欣赏风景呢!”

    夏树有些诧异地看着这位不只知道吃饭和睡觉的光屁股玩伴,刚刚这话无意间点醒了自己:如今自己在快艇技术和海军课业方面已有近乎完美的表现,继续把主要精力放在这两方面毫无压力,却和站在山巅看风景没什么区别。道路就在脚下,关键在于迈步走向更高的山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