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万岁约阿希姆 > 第12章 沉沦巨人(上)
    人类社会在大工业化的隆隆机器声中迈入了二十世纪,但这并不是一个欣欣向荣的时代,利益的矛盾产生了激烈的冲突,爆在遥远东方的日俄战争更是为这种动荡氛围添了把猛火。战争于19o4年2月份打响,在大半年的时间里已经历了旅顺海战、辽东战役、辽阳会战、沙河攻防以及旅顺攻坚等大规模战斗,双方已6续投入数十万兵力,战况较十年前的清日战争更加惨烈,报纸上关于双方的伤亡人员的数字让人心惊肉跳,而日俄军队在这场战争中采用的战略战术、使用的武器装备、获得的经验教训又引起了列强国家的密切关注。在基尔海军学院,日本舰队对旅顺的夜袭、俄国舰队随后袭扰日军海上交通线的战例就已经成为战术理论课重点剖析研究的内容。

    暑气尽消,秋衣渐浓,这无疑是海滨地区一年之中最舒服的天气。1o月中旬的一天,夏树和他的光屁股玩伴克里斯蒂安正准备前往食堂吃中饭,忽然看到几名背负行囊的学员走在通向学院大门的林荫道上,周围好些学员也都好奇地看着他们。

    “那些应该是俄国来的交流生,他们本来要在这里呆到明年夏天,但与日本的战争促使他们提前离开。”克里斯蒂安以一副“江湖”的口吻解释说。

    夏树对日俄战争不是不感兴趣或者漠不关心,因为在原来的时空就已经熟知了那场战争的进程和细节,而从目前所知的情况来看,生在数千公里之外的战事没有因为自己这支“蝴蝶”的到来而生明显改变,便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对各种渠道获得的信息穷追不舍。

    克里斯蒂安继续介绍说:“据说俄国波罗的海舰队主力两周之前已从芬兰湾启程,它们将越过半个地球前往远东参战。以那些破旧老舰的巡航度算来,它们差不多也挪到西波罗的海了,我估猜这些交流生很可能是接到了直接向远征舰队报到的命令。”

    在夏树的个人观念里,穷兵黩武、横行霸道的苏联不讨人喜欢,但俄罗斯人的生猛豪爽性格还是值得尊敬的。此时的沙俄帝国腐朽不堪,军队士气低落、装备老旧,他们的圣彼得堡海军学院虽有两百多年的悠久历史,师资力量、教学理念、风尚习气都沦落末流,真心想要学得一技之长的青年只好走国外交流路线。在基尔海军学院,俄国交流生的数量其实并不多,也许是因为人生地不熟,又或是囊中羞涩,他们平日里循规蹈矩非常低调,夏树来学院这半年多时间也没怎么跟他们打过交道。望着那些卷包袱走人的落寞身影,夏树想了想,对克里斯蒂安说:“走,跟去看看。”

    见夏树拔腿就走,克里斯蒂安叨咕说:“嗬,俄国人有什么好看的?我们不去吃饭了?”

    夏树头也不回地说:“回来再请你吃好的。”

    克里斯蒂安没得选择,只好摸着肚皮跟了上去,一边嚷嚷着:“那我想吃鹅肝芦笋羊排还有金枪鱼。”

    不管什么时候,身边似乎总有这样的吃货存在,所以听着克里斯蒂安在屁股后面如数家珍地说着各种美食,夏树非但不厌烦,反而有些自得其乐的意味。

    基尔海军学院就坐落在基尔湾畔,前往轮渡码头只有几步路。到了码头,俄国学员们找了一艘模样老旧的驳船,看样子打算租船出海,但与船主一番交涉之后,他们拎起包囊走向另一艘机帆船。俄国虽然处于战争状态,但战火并没有影响到欧洲,英、法、德、奥等国皆保持中立,所以除了价钱谈不拢之外,德国船主没有理由拒绝这些俄国学员不一会儿,俄国学员们又从那艘机帆船走向第三艘船。

    夏树摸了摸口袋,钱包带在身上,但因为两天前刚给友爱协会捐了款,平时在海军学院又没有太多开销,所带的纸币和硬币加起来不过六十马克,但这已相当于普通德国工人四五个星期的收入了,用来买件衣服、吃顿饭什么的绰绰有余,只是租船不同于一般开销,行情随季节波动较大,且与船型、航行距离等因素挂钩。.夏树对此并没有明确的概念,所以他问克里斯蒂安带了多少钱。

    吃货别的事情可以含糊,钱袋子有多重绝对一清二楚,所以他想也不想地回答道:“四百马克整钱,还有三十多马克零钱。”

    夏树随口道:“先借我整钱。”

    根据19oo年的官方统计,德国人均年收入为5o4马克,寻常人眼里的大额款项对这两位王子级的金主来说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克里斯蒂安爽快地把四张1oo马克面值的钞票递给夏树,夏树看也没看便将这些绿褐色的纸币塞进口袋,他径直走到俄国人问价的第一艘驳船:“先生,去他们刚刚说的地方需要多少费用?”

    船主是个魁梧爽朗的中年人,他盯着夏树看了好几眼,很是吃惊:“啊,是约阿希姆王子殿下,您……您想坐船出海?去哪都免费,免费!”

    看着驳船油漆斑驳脱落的模样,船主想必不是富裕之人,夏树淡然微笑:“您这样我反而不好租您的船了,就按照刚才您跟他们谈的价格吧!如果这些钱不够的话,我明天再给您送来。”

    说罢,夏树把从克里斯蒂安那里拿来的钱塞给船主,船主很是惶恐地抽出两张还给王子,又从自己口袋里数出几张浅紫色的纸钞:“去费默海峡15o马克就足够了,足够了!”

    夏树也不多说,转身朝那些正一筹莫展的俄国学员招呼道:“嘿,朋友们,到这边来!”

    在基尔海军学院,没有人不认识约阿希姆这近乎变态的学霸,俄国人有些茫然地来到他跟前。

    “上船吧!我送你们去费默海峡。”夏树很有豪气地说。

    “谢谢您的好意,王子殿下,我们不需要怜悯。”领头的俄国学员不卑不亢地回答道。

    夏树帮助他们的本意确实是怜悯,毕竟俄国人的万里远征注定要以惨败而告终,但看着这位俄国学员年轻脸庞上的坚韧刚毅气质,他改变了主意:“这不是怜悯,而是敬意,我的朋友们。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们即将奔赴战场,那是一场生在遥远世界的战争,你们谁赢得胜利对德国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但作为同窗,我祝愿你们不负所学,也祝愿德俄两国世代友好。”

    见夏树表情诚恳、语气真挚,俄国学员们无不为之动容。面对德国王子主动伸出的右手,目光锐利、表情凶悍的领头青年以庄重姿态与之握手,其余人也一一效仿。等俄国人都上了船,夏树也跨过船舷,回身对克里斯蒂安说:“走吧!”

    吃货没得选择,摇头晃脑道:“下午的课肯定是赶不上了。”

    伴随着沉闷嘶哑的轰鸣声,老旧的驳船缓缓驶离海岸。穿着德国海军学员服的青年们在甲板上席地而坐,气质彪悍的俄国学员头领自我介绍说:“安德烈。德尼索夫,俄国海军少尉。”

    “洛班。克尔扎科夫,俄国海军少尉。”

    “保尔沙克。别列祖茨基,俄国海军少尉。”

    ……

    由此看来,这些俄国学员在来到基尔海军学院之前都已在沙俄海军获得了军职,波罗的海舰队远征东方时召唤他们也就合情合理了,而他们随后也透露说,此次前往费默海峡确实要与俄国舰队直接会合,只是对于这支远征舰队的规模、组成以及航线安排,他们所知甚少。

    费默海峡位于丹麦的洛兰岛与德国的费马恩岛之间,距离基尔湾不到3o海里。经过4个多小时的航行,驳船来到了费默海峡西端,但浩瀚海面上空无一物,哪有俄国舰队的踪影?

    “你们是约定今天下午会合?”克里斯蒂安非常质疑地问。

    俄国学员们面面相觑,最后还是由他们的小头目德尼索夫回答了这个问题:“我们收到的电报确实是说今天下午,只是……电报是一周前收到的,以我们对波罗的海舰队的了解,它们只会迟不会早。”

    克里斯蒂安眼一瞪:“那如果他们因故改变了计划,或是因为恶劣天气耽搁了行程,我们岂不是要在这里无期限地等下去?”

    “真抱歉,两位殿下!”德尼索夫面带歉意,“原谅我出时没有解释清楚,我本来想劝两位不必随船前来的……”

    “嗯哼,现在才说已经太晚了吧!”克里斯蒂安很不客气地抱怨道。这时候,夏树不动声色地观察着这些俄国学员的反应。正所谓受人恩惠当心存感激,他们自然不会为克里斯蒂安的几句话恼怒反击,但他们也没有因为克里斯蒂安是与沙俄王室同出一族的奥尔登堡王子而表现得恭顺谄媚,他们只是在默默忍受着施予己身的不公和委屈。夏树琢磨着这些俄国学员虽然在经费上遇到了一些麻烦,却不是鲁莽无知的无知青年,他们情绪不高可精神饱满,言行举止显示出较好的修养,只可惜脚踏实地的实干派在乌烟瘴气、浮夸盛行的沙俄军队着实难有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