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万岁约阿希姆 > 第11章 我是学霸
    “加油!加油!加油……天啊天,他赢了!他居然赢了!约阿希姆王子赢了!”

    酷夏的傍晚,基尔海军学院的露天游泳池颇为热闹,学员们群聚于此来并不完全是天气闷热的缘故。  既然选择了海军这条道路,不管将来是从事武职还是文职,海军的各项基础技能是必须牢牢掌握的,游泳即是其中之一。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们凑在一起,有交流自然也会有竞争,相互切磋一二也很正常。

    随着两位切磋者相继抵达泳池的同一端,周围的鼓噪声终于从顶峰滑落下来,对于这场竞赛的胜负结果,从旁围观的学员们大都感到十分惊讶。在他们眼里,身材高大、肌肉健硕的克拉德学长简直是天生的游泳健将,他已连续两次获得学院杯百米游泳比赛冠军,而他的对手,刚刚进入基尔海军学院的普林茨。约阿希姆王子还只是个14岁的少年,体形较克拉德小了足足两号,从肩到脚看不出有什么特别出众的地方,竟然在全程四百米的游泳较量中完胜克拉德。巨大的落差不免让人心生疑惑,然而等那些掐表计时之人纷纷报出4分2o秒左右的读数,质疑的声音顿时无影无踪,无数目光重新集中在那个搭着泳池壁大口喘气的少年身上。

    王室血脉真有这么神奇?

    如若王室血脉对游泳度有加成效果,那么约阿希姆的兄长,德国三王子阿达尔伯特在这方面的平庸表现又该作何解释?

    “游泳满分,长跑满分,格斗满分,条令满分,数学和力学也是满分,射击得了99分……这哪是凡人所为啊!”一个体态矫健、长相标致的学员低声对同伴嘀咕说。

    他身旁的同伴既不高也不帅,看起来敦敦的,属于泯然于众的那种类型。望着泳池里的完美少年,他摇摇头:“能有这么惊人的表现,难怪会被誉为霍亨索伦家族百年一遇的天才,而且还长得那么英俊,这真是……啧啧,让人嫉妒得想自杀!”

    “德国海军拥有这样一位王室成员也是幸事吧!”旁边的另一名高个学员插话道,“衷心希望他能够成为越纳尔逊的舰队指挥官,让我们在有生之年看到德国海军成为世界第一!”

    “是啊,德国海军也该出一个顶级的海战指挥官了!”身材敦敦的学员应赞说,而他那五官端正、气质小帅的同伴虽有些不情愿,但还是得接受自己与那位完美少年的现实差距。

    泳池那端,高大魁梧的克拉德率先爬上了岸,他弯下腰、伸出手,以充满敬意的神态将约阿希姆王子拉了上来。

    “王子殿下好样的!”泳池旁有人起头喊了一声,紧跟着有不少人附声和鼓掌。

    上岸之时,夏树的呼吸已经平顺了许多,他面露友善笑容,一面向周围的同窗们挥手示意,一面以寻常姿态走向更衣室。和德国的三王子阿达尔伯特一样,他在海军学院除了在居住和饮食方面享受了一点小特权,其他待遇完全和普通学员一样,既没有贴身侍从服侍起居,也没有私人教师额外授课,训练和考核皆与同班学员们一起进行,实实在在的优异成绩征得了同窗们的信服。

    前往泳池更衣室的通道口,一名年龄、体型乃至气质都与约阿希姆相仿的海军服少年将制式不锈钢杯递给胜利者,口中赞叹道:“行啊,居然连克拉德都干掉了,厉害!这顿饭我输得心服口服!”

    避开外人视线,夏树嘴角挑起得意的笑容,一百年的时光能够给这个世界带来很多的变化,体育项目的技能技巧就是其中之一。如果人们刚才非常仔细地观察了他和克拉德的泳姿,不难现他打腿的频率远低于克拉德,而手臂的划水动作和双臂之间的配合非常特别。在力量和体能相差不大的情况下,更为科学合理的技巧保证了夏树以明显优势赢得胜利。

    “话说你这怪物似的耐力究竟是怎么练出来的?”在海军学院,敢用怪物这种字眼来形容夏树的,也就同为王子的克里斯蒂安一人。.德意志第二帝国由4个王国、6个大公国、5个公国、7个亲王国以及一些自由市、帝国直辖领地组成,占据统治地位的王公贵族众多,彼此之间多有往来,联姻也很常见。克里斯蒂安是奥尔登堡大公国弗里德里希。奥古斯特大公之子,比约阿希姆大一岁,两人儿时就已相识,且对海洋和舰船有着相同的趣味。他们共同收集了两百年来欧洲国家建造过的每一级战舰的图册资料,并按照这些资料制作出了数以百计的舰船模型,它们的精致程度甚至让那些成年的舰船爱好者都自叹不如。

    以两人的显赫身份,想要同期进入基尔海军学院可不是什么难事。

    夏树当然不会告诉这位光屁股玩伴,自己可是在海边长大的孩子,还没学会跑就能游泳了。他随口胡诌道:“神奇丹药,巫师魔法,嗯……还有一些特殊食谱,要不要试试?”

    克里斯蒂安浓眉小眼、鼻高唇薄,样貌与拜仁慕尼黑和德国国家队的双料队长菲利普。拉姆颇为相似,他哧笑道:“你当我傻瓜啊!”

    夏树笑着走进更衣间:“好吧,如果你肯每天早起两个小时跟我一起锻炼,我保证你几个月之后游泳课程至少能拿优秀。”

    浓眉小眼的家伙在更衣间外面说:“嗯哼,每天少睡两个小时换一门游泳课优秀,我像是会做那种事情的人么?”

    “觉,是永远睡不够的!”夏树在里面无责任地教训道,“有多少付出才会有多少收获,当你抱怨自己游得比海龟还慢的时候,别忘了海龟每天也有十几个小时在游泳。”

    “可如果付出与收获对等的话,我早就得到露易丝的芳心了!噢,我梦中的小仙女啊,你什么时候才会接受我的纯真爱意?”春心萌动的骚年长吁短叹。

    夏树很快冲完澡出来,一边擦头一边说:“世界上有几样东西是不讲道理的,饥饿的野兽,无脑的傻子,还有你整天梦寐以求的爱情。说实在的,我觉得我们的小露易丝还没到谈感情的阶段,也许再等两三年吧!”

    克里斯蒂安讨好地递上橄榄油:“若能赢得她的芳心,别说两三年,十年我也能等。普林茨,我的好兄弟,在这件事情上,你无论如何都要跟我站在同一战线上,只要能够成功,我此生愿意随时听候你差遣。”

    奥尔登堡大公国的领土面积还不及普鲁士王国的十分之一,政治影响力和财富资源也无法跟普鲁士相提并论,但这并不意味着克里斯蒂安有的约阿希姆都有。几百年来,奥尔登堡家族出过丹麦国王、挪威国王、瑞典国王、希腊国王乃至沙俄国王,丹麦、希腊至今还属于奥尔登堡王朝,俄国王室则属于该王朝的一个分支,家族血缘意味着他们之间有着更为亲密的关系。克里斯蒂安虽然没什么机会成为奥尔登堡大公,戴上丹麦、希腊或者俄国王冠也只存在理论上的可能,但这种家族资源在特定条件下还是可能挥出很大作用。

    “如果露易丝选择夫君时把我的建议放在很重要的位置,你的机会在所有追求者中绝对是最大的,但你也知道,我不可能左右她的终生大事,德国公主的婚姻是整个皇室的大事。给你的建议是……竭尽所能地让自己做到最好,用无可争议的表现压倒你的每一位竞争者!”

    对于夏树的建议,克里斯蒂安很努力地想了想,皱眉道:“这么说来,我最好每天早起两个小时跟你一起游泳咯?”

    夏树笑着拍拍他的臂膀:“不止是游泳,而是每一门功课、每一件事情!”

    可怜的奥尔登堡王子脑袋顿时耷拉下去,像夏树这样以完美表现示人固然风光,背后付出的努力却是近乎残酷的。在他们一起度过的那两个夏天,克里斯蒂安也尝试过跟上同伴的脚步,但每一次都狼狈败下阵来,这些经历也让他总觉得自己生来不是样样拔尖的料。

    秋风吹起之时,枯燥无味的初期训练终于宣告完结。在以体能和基础技能为主的新生考核中,在训练中表现十分抢眼的约阿希姆王子果然不负众望,他的各项考核均位列第一,创下了基尔海军学院有史以来的新生最好成绩,海军大臣提尔皮茨伯爵亲临学院向他颁优秀学员奖。

    明星是如此耀眼,不仅是同期学员,就连前面两期尚未毕业的海军学院也在羡慕的同时感到遗憾与无奈。在他们看来,基尔海军学院未来三年都将是“约阿希姆时期”,其他人不论表现多么出色,势必被这位德国王子的光芒所掩盖,成绩拔尖者很难像前面几届学员那样得到海军部门的瞩目和赏识。当然了,也有人把能够跟这样一位天才王子同窗视为军旅生涯的资本,因而不遗余力地接近、讨好这位王子,一时间吹捧成风,各种赞誉不绝于耳。

    年少成名的约阿希姆可不会因为这点荣耀而骄傲止步,他不只将精力放在课业方面,还积极展现他的个人魅力和组织才能。不同于在学员公会和各种既有协会担任名誉职务的王兄阿达尔伯特,他很有主见地创立了友爱协会,为家庭贫困的学员提供经济资助,带领学员们前往基尔当地的收容所、孤儿院从事义工活动,还出资举办了学院足球赛,利用比赛宣传倡导紧密协作的团队精神。这些积极向上的活动不仅为约阿希姆塑造了良好的正面形象,还帮助他在同校学员中掘了一批品格优良、能力出众、思维灵活的“潜力股”模仿马歇尔的“黑色笔记本”,夏树把这些名字记录下来,平日里与他们多加沟通,以合适的方式给他们帮助和照顾。等到他们毕了业,再以自己的关系将其推荐到适合个人展的岗位上去,从而培养出一批自己可以信任的得力干将。

    经过了严格的初期训练,海军学员们虽然还不能和真正的军人相提并论,但在行为气质上已经和过去平民身份的自己划了界线。接下来,他们将接受正式的海军课程,包括航海技术、枪炮操作、战术理论、船舶工程以及政治、法律、哲学、外语,最后是候补军官培训和舰艇实习。得益于“童年时期”的知识累积,夏树对大部分课程都有至少入门级的掌握,既有优势加上一贯的勤奋态度,他的课业成绩依然在创造着完美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