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万岁约阿希姆 > 第10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如果这未爆的礼花弹只是一个纯粹的意外,夏树权当它是顽皮孩子的闹剧,没必要过分较真地追究责任,可才一眨眼的功夫,又有一个圆球形的黑色物体直奔他的sso1而来,这次落点距离不足五米,夏树心中的不爽顿时变成窝火。站在东方人的立场上,英法德意这些欧洲列强都曾欺辱过自己的国家,恃强凌弱、臭名昭彰,本质上并没有坏与更坏的区别,而作为一名军迷,夏树打心里瞧不起那些战场表现不配获得胜利的胜利者,尤其是一战时期的英国、法国、意大利。

    感觉这两枚礼花弹极有可能是从英国巡洋舰上射来,夏树果断放弃即将得手的战果,向左猛转方向盘,驾驭“雷电”越过战列舰队尾迹着朝巡洋舰队呼啸而去。沙俄的“珍珠”号和荷兰的“弗莱沃兰”号处于巡洋舰队的后部,甲板炮位上的水兵们如打酱油般放松,他们不会也不敢在德国人的地盘上造次。往前依次是两艘英国罗经级防护巡洋舰和两艘克雷西级装甲巡洋舰,舰上代替主炮射礼花弹的训练炮大都指向右侧,但在其中一艘罗经级轻巡洋舰舯部靠后位置,一门可以直接射礼花弹的47毫米射炮霍然指向右后方,身穿白色军服的英国水兵们已将它的炮口压至最低俯角。

    “原来是你们这群小丑!”

    夏树无比鄙夷地盯着炮位周围的英国水兵,这些家伙居然还不收手,继续试图用火炮锁定自己。夏树轻摆方向盘,“雷电”轻盈往左一跃,贴近至俄国巡洋舰“珍珠”号右舷,轻而易举地进入了英国人的射击死角。此时联合编队的整体航约在15节左右,以这样的度行驶在相对平静的海面上,舰身荡开的水浪并不汹涌。夏树稳控方向,贴着俄舰右舷往前行驶,大舰小艇形成的双重水浪像极了制作刀削面时的白刃切面团。“雷电”风一般的度和狂傲的轰鸣声令俄国巡洋舰上的水兵纷纷跑到舰舷观望,他们大概做梦也没有想到世界上还有会如此犀利的高鱼雷艇。不多会儿,类似的情形也出现在了荷兰巡洋舰上。

    从俄、荷巡洋舰侧旁驶过时,夏树面无表情地直视前方,而当快艇驶过起头惹事的英国防护巡洋舰时,他将左手贴近舷窗,毫不客气地竖起中指。

    “竖中指”最早出现在英法百年战争末期,英国弓箭手让法军损失惨重,法军誓在击败英军后将英军弓箭手拉弓的中指斩断,但结果法军惨败。在法军撤退时,英军弓箭手纷纷伸出右手中指,炫耀他们依然存在的中指,这一侮辱性的手势迅在西方国家走红,在军队中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尽管“雷电”度很快,但近在咫尺的距离还是有一些英国水兵注意到了驾驶者的侮辱性手势,舷侧甲板顿时出现了一阵骚动。

    用以牙还牙的方式回敬英国人之后,夏树并不打算就此收手,他驾艇越整支巡洋舰队,从“霍格”号前部横穿而过,在海面上留下一道完满的弧线,最后于不足百米的距离向英国防护巡洋舰射鱼雷,橡皮头鱼雷干脆利落地命中目标!

    英国访问舰队旗舰“霍格”号的舰桥上,以希尔公爵为的一群军官将领目睹了这艘德国快艇“飙”的全过程。身为资深的海军官员,他们很清楚此番举动的冒险与挑衅,其中一名少校即以轻蔑的口吻说:“这也就是演习,换了真正的海战,我们的射炮早就把它撕成碎片了,哼,还想在我们跟前耀武扬威?”

    舰长怀特准将低语道:“这艘快艇的驾驶者好像是德国人极力吹捧的约阿希姆王子吧!看来过多的掌声和鲜花让他迷失了自我,为了赢得注意不惜拿生命冒险,又或者他是完完全全地继承了父亲的张狂、轻挑、好斗性格,有过之而无不及。德国被这类人统治着,对大英帝国来说真不是一件好事,两国之间也许迟早会有一场大战……”

    “鲁莽和好斗本来就是日耳曼人的天性。”希尔公爵面无表情地说道,“可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是要对这种新颖的快雷击艇多加注意,它们的度实在太快了,鱼雷又是一种廉价而可怕的攻击武器,碰上夜晚或是雾天,我们对这些快艇防不胜防。”

    对于希尔公爵冷静而客观的分析,军官们纷纷应赞,也就在他们说话的这一会儿,又有三艘快艇循着指挥艇的航迹近距离越巡洋舰队并向英国防护巡洋舰动攻击,加上原定对付英国装甲巡洋舰的第4鱼雷艇小队,德国快艇群总共向英国人射了11枚鱼雷,英国水兵先后7次听到橡皮头鱼雷撞击本方舰艇的咚响声。

    假如这是一场真枪实弹的海战,以德国f5at1型鱼雷对巡洋舰的杀伤力,这支实力不俗的英国巡洋舰队恐怕已经“全军覆没”了。面对这样的演习结果,希尔公爵面有愠色却没有作,而军官和舰员们可没有这般岿然不动的姿态。有些人恼怒不休,有些人愤愤不平,有些人诧异惊愕,有些人忧心忡忡。不论高级军官还是普通水兵,不论亲眼所见还是耳闻旁听,皆因这场不同寻常的海上操演而乱了心绪。

    当晚是基尔军港节庆祝活动的最后一夜,德国方面在基尔行宫举行盛大宴会,欢送前来参加庆典的各国官员。宴会开场,性格张扬的威廉二世高调宣布了海上操演战果在这场假象的海上冲突中,四国联盟派出炮击舰队,以精准的炮击成功摧毁了敌国的运输船队,它们随后遭到敌国鱼雷快艇群的反击。借着人工烟幕的掩护,6o余艘航极快的鱼雷艇令人吃惊地击退了吨位数百倍于己的炮击舰队,消灭敌人战列舰一艘、装甲巡洋舰两艘、大型鱼雷艇九艘。德国皇帝由此断言,新式鱼雷艇不仅是海防体系的革命性力量,随着技术的进一步展,它们还将在海战中扮演更加积极和重要的角色,而德国海军必然在该领域保持技术优势,并将在数年之内列装更为强大的高突击舰艇。

    对于习惯了威廉二世夸夸其谈风格的各政外交人员而言,这番言论的分量不同以往,他们试着从德国同行口中找出答案,即便只得到生涩的隐喻暗示或只言片语的口风,也觉得颇有收获。当然了,不是每个海军官员都给德国人送笑脸,希尔公爵和他的舰长们就继续保持着英国式的孤傲与矜持,并且因为白天的“中指事件”对鲁莽冲动的德国人多了几分轻蔑。他们既不屑于向德国当局抗议和讨说法,又不愿意主动和德国人化解矛盾,对“小艇挑翻大舰”的操演结果未作任何表态,就这样不尴不尬地呆了最后一晚,次日清早便升火起锚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