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万岁约阿希姆 > 第9章 利刃
    经过充分加,这16艘鱼雷艇已达到各自的最高航,集群式的海上冲锋形成了颇具视觉效果的画面。..它们尾部搭载的烟装置滚滚不绝地喷吐白烟,海面上的烟幕区域迅即变大变浓,如此煞费苦心地大面积制造烟幕显然不是为了制造观赏效应,烟幕背后所隐藏的内容足以吊起所有不明就里者的胃口。此时在观演舰“凯撒。腓特烈三世”号上,细心之人也许会注意到德皇威廉二世的表情变化,由于英国舰队在炮击操演中的风头明显盖过德国海军,他紧绷着一张脸只字不语,这会儿眉头已经舒展开来,微微上翘的嘴角显露出他的得意之情。

    烟雾弥漫的海面上,特殊的嗡鸣声让人感觉一大群危险的黄蜂正在逼近,当这种不安的紧迫感接近极致,一大群轻盈小巧的快艇霍然冲出烟幕。雪白的涂装使得它们看上去就像是在海面翻滚跳跃的浪花,惊人的度赋予了它们闪电般的身姿,只短短几分钟,它们就追上了那16艘在前拉烟的大型鱼雷艇。

    隶属于联合操演编队的护航鱼雷艇此时已在海面上摆开拦截架势,体形和度上的明显差距使得它们看起来像是列队迎击群狼的步枪手。只见这些极狂飙的快艇既不攻击也不减,它们仅仅微调航向,在己方鱼雷艇的掩护下迅绕开对方的拦截线从空中俯瞰海面,这简直是一幅奇异的飞瀑击石图!

    常规鱼雷对吃水不足一米的快艇完全不鱼雷艇只能依靠各种口径的舰炮实施拦击,但过六十节的相对度意味着它们与高快艇错身而过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即便装有小口径机关炮,它们也只能对快艇群构成非常有限的杀伤,继而目送这些快艇如一柄柄泛着寒光的短刃刺向本方舰队主力按照此次海上操演的方案,也即是德皇威廉二世亲批的演习脚本,由战列舰、巡洋舰和护航舰艇组成的多国联合编队在敌国海域袭击船队,并凭借强大的炮火迅歼灭船队,敌国派出鱼雷艇群实施反击,双方在近海区域展开一场激烈的攻防大战。.

    面对强势来袭的敌方快艇群,舰队中的五艘德国战列舰迅开火。这一次,指向目标的24o毫米主炮并没有出震耳咆哮,而是由主炮上方的训练炮射掺入石灰粉的礼花弹。飞过几千米的距离,这些礼花弹在高出海面数十米处炸开。白昼光照充足,礼花弹看起来并没有夜晚那样绚丽多姿,闪光之后迅即形成了蒲公英状的灰白色烟团,而这些烟团所覆盖的范围大致与实弹杀伤面积相当,由此推演实战时的炮击效果。

    在目标处于高运动状态的情况下,战列舰队的前两轮射击精度不甚理想,绝大多数烟花弹都落到了那些快艇前方,好在它们主副炮的射较快,在无轮次限制的情况下,后续炮击接踵而至,一些落入灰白色烟团包围的快艇自行退出演习序列。为了规避舰队炮火,快艇群渐渐拉开了间隔,而全力以赴的冲刺也使它们同舰队之间的距离迅缩小,舰艇甲板上的官兵们耳边已然充斥着与传统轮机截然不同的轰鸣声。

    海面上,涂刷着黑色“sso1”标号的快艇一马当先。在从前的那个世界,夏树的一大梦想就是拥有自己的游艇,然而他在工作中的辛勤付出和收获并不成正比。穿越到这个时空之前,有一段时间感觉像是漂浮在无尽的虚空,他把它当成思考人生、静悟人生的一个机会。把傲气磨平,将幼稚褪去,用无迹的修行让自己变得更加成熟睿智。获得新生的这些年,他默默规划人生,默默铺垫基础,但凡有过接触之人,不管是王公贵族、军政高官还是仆从侍卫、寻常角色,都会不动声色地观察对方的言行举止。该讨好的讨好,能拉拢的拉拢,过去那个喜好鲜明、任性冲动的夏树,在如今的约阿希姆身上已难觅踪影。

    风浪相对平静的海面上,增至极的“雷电”在浪尖肆无忌惮地跳跃着,艇艏激起的水花不断冲刷着驾驶舱正面的钢化玻璃钢化玻璃的产生最早可以追溯到17世纪中期,德国人于1875年获得正式专利。无视那些随时可能落下的礼花弹,夏树冷静审视着前方的形势:四艘德国巡洋舰和从战列舰队左侧支援而来的六艘大型鱼雷艇组成了近距防线,必要时定会以身阻挡射向战列舰的鱼雷;五艘外形敦实的德国战列舰在后面排成一字纵队,它们前后甲板以及右舷位置火光闪动、硝烟升腾,显现出十分密集的防御火力;六艘参加操演的外舰妥妥地留在德国战列舰队左侧,不急不忙地使用德国海军提供的礼花弹射击。

    依常理判断,从正面起冲击的鱼雷艇群很难突破这样严密的舰队防守,但夏树所率领的这些“雷电”快艇并不寻常,它们是这个时代跑得最快的鱼雷艇,海上机动力无与伦比尽管极下仅有5o多海里的续航力,用于冷箭式的近海突防已是绰绰有余!

    “展开防雷网!”

    航缓慢的战列舰队中,各舰甲板皆能听到军官们的嘹亮口号声。除了使用训练炮和副炮射击的水兵们继续坚守岗位,其余战斗人员纷纷来到舷侧甲板,四五人一组迅解开固定防鱼雷网的绳索,用推杆把构造类似锁子甲的金属环网置于舰舷之外,以抵御鱼雷的可怕攻击力。

    从战列舰右舷望去,阵势壮观的鱼雷艇群已越过烟尘密集的炮火区域疾袭来,最多再有两分钟就能进入鱼雷的有效射程了。如果这是一场真枪实弹的海战,德国战列舰队的全体官兵无疑会感到惊惶甚至绝望,但作为一场多国联合操演,他们对这些高鱼雷艇的表现反而充满了期待。

    近年来,随着德国的迅崛起,英德两国在工业资源和海外贸易领域的竞争与日俱增,攸关国家利益的竞争也使得两人逐渐有了相互较劲的心理。两个月前,英法签署友好协定,英国承认摩洛哥是法国的势力范围,直接侵犯了德国在摩洛哥的殖民利益,引起了德国各阶层的强烈不满。可是,德国虽然坐拥世界一流的6军武装,保护海外殖民地的任务主要还是由海军来承担,一旦局势恶化,如今这支德国海军根本不可能对抗英国舰队,这也使得德国海军官兵受到了荣誉和尊严上的双重苛责。

    从造船业的规模和产能来看,德国即便举全国之力建造战舰,要赶上英国海军也需要很长的时间,但如果出现一种可以颠覆传统海战模式的新锐武器,让称霸海上的战列舰威风不再无懈可击,各国海军不分强弱一律回归起跑线,对德国而言将是赶对手的大好机会。

    sso1号快艇上,夏树以冷峻的眼光望着前方密集闪动的火光,啪啪作响的礼花弹诱动着他脑海深处的记忆,但强大的意志牢牢压制着心中的杂念,他始终全神贯注于这场具有特殊意义的海上操演。眼看已经进入小口径射炮的有效控制距离,他轻转方向盘,雪白的快艇旋即在海面上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将晃眼的闪光从视线正前方甩了出去。

    从1数到1o,夏树回转方向盘,并继而无规律地左右轻摆之,令这艘“雷电”在海面上跳着怪异的舞步,落在快艇附近的礼花弹随之变得稀落。往前行驶了一海里多,夏树透过右侧舷窗看到了目标舰队,他大幅转动方向盘,快艇随之在海面上来了一个接近九十度的急转,艇身倾斜角度之大,整个人几乎横着侧过身来。待到艇身恢复水平,那支舰队的清晰轮廓已呈现在了正前方。

    利用敏锐的眼角余光扫视右侧海面,夏树看到正面突击的快艇仍有十好几艘,它们成功吸引了舰队的大多数炮火,为迂回攻击舰队尾部的同伴创造了机会。辨听外部传来的声响,夏树知道第1小队的其他快艇紧跟在自己身后,一切如同平常训练那样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见时机已到,他微调航向,将位于战列舰队后部的“大选帝侯”号套入前窗刻画的简易瞄准器,只待接近至2oo米距离便可射演习用的橡皮头鱼雷。以目前的海况及目标航,命中率可达六成以上,多艇连击基本可以确保攻击效果。

    眼看马上就要得分,夏树不自觉地往英国巡洋舰所在的编队左侧区域瞟了一眼,这一眼令他瞬间愕然:一个高运动的黑色物体从快艇左前方飞来,落水位置距离艇艏仅有七八米,它所激起的水花并不很大,也未对快艇构成任何实质性的影响,但夏树的眉头却立马皱了起来礼花弹射后有一定的爆炸延时,若朝距离较近的目标投射,便相当于一枚小型的实心炮弹,要是正面击中疾行驶的雷电快艇,很可能造成艇毁人亡的恶果,因而操演规则明确了礼花弹只能向4oo米以外的目标射击,4oo米以内将按照估测比例计算攻方损失,此前各舰都严格遵守了这一安全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