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万岁约阿希姆 > 第8章 炮术较量
    以十节航行驶了大约一个小时,操练舰艇已将深绿色的海岸线远远抛在身后,眼前的碧海晴空让人感到心旷神怡。在“凯撒。腓特烈三世”号的舰桥观测台上,德皇威廉二世迎风远眺。在他登基之前,德国海军只是一支近岸防守型舰队,16年过去了,这支海军已经位列世界第五。在波罗的海,德国舰队相比瑞典海军和沙俄波罗的海舰队优势明显,只是这片海域轻风徐浪、资源贫瘠,它已不能满足德意志的勃勃雄心。然而德国崛起的时间实在太晚,它已经错过了列强瓜分殖民地的最佳时机,迄今也只在非洲、南太平洋和远东获得一些不那么理想的海外领地,接下来想要获取更多更好的海外利益,势必要同传统列强展开激烈竞争乃至战场争锋!

    抵达预定海域之后,一组白色的浮动标靶出现在联合编队的左前方海面。“维切尔斯巴赫”号的桅杆上升起“一切就绪”的信号旗,“凯撒。腓特烈三世”号则以一面鲜艳的红色令旗作为回应,为庆祝基尔军港节而举行的海上操演正式开始。

    看到“维切尔斯巴赫”号挂出战斗旗,参演舰艇纷纷以前主炮瞄准目标,但在接近至3ooo米距离之前,这支气势汹汹的操练舰队里只有动力轮机出的隆隆轰响声。到了3ooo米,也即是1o年前清日舰队展开炮战的距离,旗舰“维切尔斯巴赫”号率先炮。它的双联装24o毫米主炮同时开火,咚隆轰响尚在海面回荡,其余四艘战列舰也相继出震耳咆哮。晴朗天气带来理想的视野,普通望远镜就足以让人们辨别远处海面的情形:装有触引信的炮弹落水即轰起大团水花,有的瞬间吞噬浮靶,有的距离浮靶尚有三四十米,命中精度一目了然。

    单纯就舰炮口径而言,德国恺撒。腓特烈三世级和维切尔斯巴赫级使用的24o毫米主炮在各国同期建造的主力舰中是最小的,故而英国人将它们视为“大型装甲舰”而不是“战列舰”。这倒不是因为德国人造不出质量合格的大口径舰炮,较恺撒。腓特烈三世级更早建造的勃兰登堡级装甲舰就装备了性能良好的28o毫米舰炮,为清帝国建造的定远级铁甲舰更是安装了3o5毫米口径的克虏伯后膛炮。.

    之所以在吨位更大的主力舰上安装口径更小的火炮,要原因就是十年前的清日黄海大战,当时吨位和舰炮口径处于劣势的日本舰队凭借射炮快精准的射击赢得了胜利。在摸索中前行的德国海军格外重视这场海战带来的经验和启示,凭着一流的冶金技术,他们制造出了这个时代最大口径的射炮,也即是克虏伯的4o倍径24o毫米炮,辅以新式供弹系统,其射达到每分钟34,是传统11英寸或12英寸舰炮的数倍。其次,北海的恶劣海况使得战舰在远距离射击时难以保证理想准度,真正的战斗往往生在较近的距离,而24o毫米舰炮配备的穿甲弹足以撕破这一时期绝大多数战列舰的装甲。

    在大约3ooo米的距离上,五艘德国战列舰的轮射击十直接命中一,大多数炮弹落在浮靶周围,炮火精度基本令人满意。按照舰型次序,接下来轮到英国海军的两艘克雷西级装甲巡洋舰开火,它们的双联装234毫米前主炮威力并不比同行的德国战列舰逊色多少,加上相当数量的15o毫米单装副炮,其前向火力在同时期的装甲巡洋舰当中堪比重量级拳手。英国人的炮弹出膛之后,参加操练的,远处观演的,不分国籍与身份,皆全神贯注地眺望海面。几秒之后,醒目的白色水柱从海面窜起,它们霍然处于浮靶纵链的中央,散布点看起来非常集中。待激起的水浪落下,已有一只浮靶不见踪影。

    对于两艘英国战舰的高精度射击,持不同心态观看操演的人们有着截然不同的反应。在巨大的海洋利益驱使下,列强国家十分重视海军展,只要是与海上战力有关的,队形、炮术、鱼雷、水雷等各方面无不勤加苦练,但时间和精力的同等投入未必能够获得同等收效。在这方面,英国海军是各国海军的楷模和佼佼者,他们长期处于领先地位,逐渐形成了了一整套严谨、权威的海军操典,实战经验也远远过了其他列强。正因如此,人们对英国皇家海军舰队总是心怀敬畏,而英国官兵在面对别国同行时也具有非常明显的优越感。

    掺入无法量化的运气因素,两艘英国装甲巡洋舰的表现瞬间压过德国战列舰队。就在人们感慨英国海军的顶尖实力之时,参加海上操演的德国巡洋舰冷不丁给他们来了个“小惊喜”:两艘以德国公主之名命名的维多利亚。露易丝级二等巡洋舰吨位和火力介于装甲巡洋舰与小型巡洋舰之间轮炮击居然也摧毁浮靶一只。考虑到它们使用21o毫米口径的单装炮,舰艏方向只有一门主炮,命中率折算下来较英国人胜出一筹。可是,人们的视线俨然被英舰牢牢吸引住了,以致于忽略了德国海军在炮术方面所取得的飞进步凭借日渐成熟的训练标准、严谨务实的工作态度以及顶尖的光学设备,德国海军迟早会让这个世界大吃一惊!

    相较于战列舰、装甲巡洋舰和大型巡洋舰炮时的磅礴声势,小型巡洋舰的射击要显得柔和许多。联合操演编队中的英国罗经级、德国瞪羚级以及沙皇俄国“珍珠”号、荷兰“弗莱沃兰”号巡洋舰皆采用4英寸口径主炮,3ooo米的射程虽未过这种舰炮的极限射程,但简单的观瞄设备和小口径火炮的弹道特性使得它们在这个距离上的火力精准度差强人意。一阵徒有声势的炮击之后,浮靶的数量并没有明显减少。

    接下来进行第二轮射击时,联合编队已经完成了航向调整,各舰得以从主炮射击变为侧向射击,火力成倍增强。顶着英国人带来的压力,德国战列舰队的官兵们沉着表现,他们不约而同地采用了主炮轮射调整模式,即以双联装主炮的右侧火炮率先射击,再根据弹着点调整参数,继而以左侧火炮实施射击,这种模式较常规齐射再装填更节省时间,射击也更加高效,尤其适合舰队炮战的初始定位。

    经过快而有效的调整,五艘德国战列舰在2ooo米距离上二十直接命中四,将三分之一的浮靶变成了木屑。

    对于德国海军的强势表现,造访而来的英国海军官兵毫不示弱,两艘装甲巡洋舰主副炮齐克雷西级仅有两门234毫米炮,舰舷和舰尾使用15o毫米炮,单舰命中率依然高于德国战列舰,而在射击距离拉近之后,小型巡洋舰的威力也开始显现。经过了这一轮射击,海面上仅剩两只残缺不全的浮靶。再在它们身上耗费炮弹已无必要,“维切尔斯巴赫”号很快出了转向命令。

    就在这时,人们在西北方的海面上望见四艘高驶来的快舰队。从轮廓上看,它们属于德国的1898年型鱼雷艇,又称“公海鱼雷艇”,吨位不逊于一些国家的老式驱逐舰,最高航达到32节。望远镜里,它们就像是贴着海面飞驰的利剑,舰艏激起洁白的水浪,烟囱往外喷涌滚滚黑烟。自从俄土战争中俄军用鱼雷创造小艇打大舰的经典战例以来,高航的鱼雷艇逐渐为各国海军所重视,并逐步摸索出适合本国条件的战术体系,因而在一些操演、表演场合,鱼雷艇的高突击已是司空见惯。

    四艘不怀好意的鱼雷艇刚一现身,联合编队中的大小战舰顿时响起战斗警铃,舰桥、甲板到处是忙碌身影。负责观察、调度和指挥的军官们各司其职,水兵们迅即奔赴前后甲板及舷侧战位。若是实战,大型舰艇上并不会出现这样的热闹场景,因为它们的主副炮大都封闭的炮塔和炮廓内,而平时为了减少主炮炮管磨损,舰员们常常使用外置的训练炮搭在主炮上或单独架设。与此同时,八艘护航鱼雷艇依照旗舰指令主动转向迎敌,它们烟囱里喷出的烟柱骤然变浓,机械轰鸣声亦明显增大,尖锐的舰艏劈开波浪,勇敢的猎犬摆开了格斗架势!

    远处驶来的四艘鱼雷艇看来并不打算凭借自己的微薄力量冲击一支严阵以待的大舰队,它们在即将进入舰炮有效射程时突然转向,而且舰上一一冒出白色的烟雾。这些迅升腾扩散的烟雾很快在海面上形成一道道遮蔽视线的幕墙。随着烟幕的迅扩散,仿佛北海提前进入了秋冬季节,浓浓的晨雾弥漫大片海面。

    不等对方的护航艇逼近,四艘鱼雷艇迅隐入烟幕之中。由于烟幕背后的情况未明,脱离联合编队的护航艇没敢冒然突进,而是在烟幕与本方舰队之间的海面保持着战斗警戒。经过十来分钟的等待,烟幕在海风吹拂下逐渐变淡,散布区域也较之前扩大了许多,烟幕背后也传来了由远及近的嗡嗡轰鸣声。在现场观众满怀好奇的注视下,先前4艘1898级大型鱼雷艇带着12艘排水量不足2oo吨的1895年型鱼雷艇猛然从烟幕中冲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