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万岁约阿希姆 > 第5章 皇权至上
    对于特定领域的天才,有人藐视也有人追捧。跟随本国访问舰前来的瑞典王子古斯塔夫即以热情洋溢的笑脸出现在夏树面前:“嗬…嗬…绝顶聪明的王子殿下,绝色美丽的公主殿下,每次看到你们站在一起,我总要忍不住赞美无所不能的造物主。当然了,也有那么小小一点妒忌为何卑微的我如此平凡?”

    夏树同这位现年19岁、长得与“瑞典神塔”伊布拉希莫维奇有几分相似的瑞典王子相识已有五载,古斯塔夫虽然也是露易丝公主的仰慕者,但他与约阿希姆王子的友谊却是因竞赛艇而起。别看古斯塔夫举止稳重、言行得体,骨子里却是个玩世不恭的“贵二代”。他热衷于与度有关的各项赛事,在赛马、赛车乃至赛艇领域都有投资。五年之前,他以15万马克的高价买下了约阿希姆设计的“飞鱼”号快艇,一举夺得当年的塞纳河竞赛奖杯,虽然该项赛事的最高奖金仅有5万法郎约合4。1万马克,瑞典王子对赛艇的热情还是从此一不可收拾。几年来,他和他的快艇团队参加了数十项声名显赫或是方兴未艾的赛事,即便赢得的奖金远远抵不上各项开销,他依然乐此不彼。

    由于内燃机技术处于快展阶段,赛艇设计不断更新,古斯塔夫也因此成了德国皇家船舶造修厂的固定客户。对于这位出手阔绰的金主,夏树的态度一贯是来者不拒,只要不影响战略布局,他乐于将最新最好的快艇高价转让。就在两个多月前,凭借新购入的竞型“雷电”快艇,古斯塔夫又赢得了在伦敦举行的第8届英王杯水上竞赛,从自以为是的英国人手里抢走了奖杯,而夏树的皇家船舶造修厂将成本不到6万马克的快艇卖出了19万马克的价格,同样是心满意足的赢家。.

    “在泰晤士河口捧得金杯的感觉怎么样?”

    当夏树问出这个问题时,古斯塔夫正好俯下身子亲吻了露易丝公主的手背,他一语双关地回答说:“嗯……无与伦比的美妙!”

    小公主的脸颊微微泛红,看得出来,她对长相英俊、风度翩翩的瑞典王子还是心存好感的。

    大把往外掏钱的“贵二代”给人一种败家的印象,但夏树对古斯塔夫并无恶感。将精力放在运动竞赛总比声色犬马、荒淫无道好得多,何况古斯塔夫一直酝酿着将快艇技术用于加强瑞典海防,也算是一个有追求、有品质的年轻人。

    刚向露易丝公主献上了几句赞美话,古斯塔夫忽然把话题一转:“噢,对了,王子殿下,我看到今天为观阅舰护航的那些战斗快艇了,它们就是雷电的鱼雷攻击型号吧!单人驾驶,只搭配一枚鱼雷,能保证足够的战斗力吗?”

    夏树轻挑右眉:“为了证明这一点,我们在今年的联合演练中安排了相应环节,殿下很快就会看到答案。”

    “喔嗬!”古斯塔夫咧嘴笑说,“这种快艇的高性能堪称完美,既然德国海军已经列装,战斗性能应该是非常不错的。来之前我向父王提出了订购建议,他也愿意尝试新鲜事物,只是海军部的老古董们还持质疑态度。这次我们的海军参谋长也随舰前来,正好让他开开眼界,铲一铲生锈的旧观念!”

    “那是必然!”夏树以自信笑容相应。

    两人正聊着,大厅外的礼号手吹响了抑扬顿挫的礼号声,热闹的大厅顿时安静下来,乐队当即更换曲调演奏德意志帝国进行曲。踏着雄壮激昂的旋律,德皇威廉二世挽着奥古斯塔。维多利亚皇后步入大厅,人们纷纷以符合性别和身份的礼节向德意志第二帝国最尊贵的夫妇致意。和往常一样,威廉二世选了一身华丽戎装白色硬领、金边绶带、银亮勋章,鲜明的色彩搭配使之轻而易举地成为全场焦点。当然了,这位德国皇帝给人印象最深的还是他那十分别致的翘胡须。许多德国贵族都热衷于将胡须修成两端上翘的造型,可威廉二世的胡型显得尤为特别,高高翘起的胡须末端已至面部颧骨位置,恰如其分地衬托着他那傲慢、固执、张扬的性格。

    威廉二世的母亲和妻子都被称为维多利亚皇后,尽管称号偶同,两位皇后的出身和风格却有很明显的差异。老维多利亚皇后是英国维多利亚女王的长公主,有着迷人的魅力和出众的才华,但她的英国背景和亲英主张遭到俾斯麦等权臣的抵触,而对长子威廉也即是威廉二世的苛刻管教又导致母子关系长期紧张;小维多利亚皇后是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公爵之女,拥有纯正的日耳曼血统,在艺术方面颇有钻研,而傲慢自负的个性与威廉二世颇为相似,故而未能成功调解丈夫与婆婆的恶劣关系,直至19o1年老维多利亚皇后因脊骨癌去世,德国第一家族的内部纷争才终于告一段落。

    璀璨的头冠,洁白的长裙,大颗的珍珠项链,华贵的宝石胸花,加上富态长相与端庄气质,就外在表现而言,奥古斯塔。维多利亚与自己的丈夫堪称完美组合。紧跟在他们的身后的是德意志第二帝国和普鲁士王国的继承人,现年22岁的威廉皇储。以德国位居世界第二的工业规模和傲视列强的6军实力,尚未婚配的威廉皇储堪称这个时代最牛的“钻石王老五”,他身材高挑、脸型瘦长,眉毛、眼睛和鼻子像极了威廉二世,大耳朵和尖下巴则遗传了母亲的基因。

    置身于人群之中,夏树心平气和地望着焦点三人组。在欧洲君主国家的继承顺位制度下,无论自己有多么惊人的才华,过去和将来为这个帝国建立了多么可观的功勋,也难以越过五位兄长登上皇权之巅除非他们齐齐与民女结婚而放弃王位继承权,或被诊断出患有某些无法处理国家事务的疾病,亦或是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直脑筋的德国大臣们才有可能支持最年幼的约阿希姆上位。

    出现这种情况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自知没有单挑五位王兄的实力,夏树在事关皇权的问题上从来都是一副心无大志的表现。他深得皇帝皇后疼爱却从不恃宠而骄,他热衷海军事务而不轻易踏足敏感的政治范畴,更多时候,他给人的印象是一门心思地研究船舶机械,或与德国海军部及各大造船厂的工程师们讨论技术问题,或在德皇委托给他管理的皇家船舶造修厂享受自己的小天地。正因如此,他与每一位兄长都保持着和睦的关系,从未生过任何不越快的矛盾,尤其对威廉皇储,他在任何场合都恭敬有加。有趣的是,现在的约阿希姆王子与少年时期的威廉皇储简直像是同一个人,人们常常拿着威廉皇储十三四岁时的照片津津乐道。同胞兄弟长相接近本是常理,但威廉二世的六子一女偏偏只有这两人在外貌上有如此高的相似度,冥冥之中似已注定他们非比寻常的关系。

    威廉皇储是德皇长子,他与约阿希姆之间共有四位王子,即二王子艾特尔、三王子阿达尔伯特、四王子奥古斯图斯、五王子奥斯卡。这四位王子并未现身今天的宴会,倒不是他们个个深居简出,艾特尔和奥斯卡已选择在6军展,参加海军的军港节没有太大的意义。出于个人志向,奥古斯图斯没有遵从皇室传统走军队路线,他先后在伯恩大学和柏林大学获得政治学学士、硕士学位,目前正准备前往斯特拉斯堡大学攻读政治学博士学位。至于选择在德国海军展的三王子阿达尔伯特,几周前刚刚登上远航的海军训练舰,此时大概已在波罗的海享受温暖阳光了。

    在众人的注目下,威廉二世夫妇来到大厅中央,从侍者那里接过酒杯。德国皇帝左手叉腰,右手高高举起香槟,以高亢的语调说道:“有幸在此与诸位共庆基尔军港节,我提议,让我们为了欧洲的共同繁荣和长久友谊,共饮此杯!”

    “为了友谊!”众人齐声呼应。

    “为了友谊!”夏树举杯向古斯塔夫示意,以瑞典的战略环境和传统国策,与德国成为敌人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而对德国来说,拉拢这个盛产铁砂的北欧强国有利无弊。

    古斯塔夫亦面带诚挚微笑:“为了友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