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万岁约阿希姆 > 第4章 情意
    梦境,有时模糊,有时清晰。

    明媚的阳光下,年轻的母亲弯腰展臂,脸上洋溢着慈祥美丽的笑容“夏树,夏树,快到妈妈这来!来啊!”

    礼堂里,永远是三七分和白衬衫形象的校长捧着鲜红的奖状“让我们欢迎三年二班夏树同学上台领奖!”

    穿着蓝花群的短女孩羞涩地低着头“夏树,我很高兴能跟你做朋友!”

    许许多多熟悉而亲切的面孔带着诚挚的笑容拍掌歌唱“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青黄斑秃的球场上,年轻的身影追风奔跑“传球……噢耶!夏树!漂亮!”

    庄严的讲台上,白老者昂扬陈词“同学们,今天,你们以船舶学院为荣;明天,船舶学院以你们为傲!”

    清风拂动窗帘,枕旁人比花娇“夏树,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了,无论富贵贫穷、疾病健康,都要不离不弃哦!”

    檀木香味弥漫的办公室里,油光亮的脸上挤出惋惜的神情“夏树同志,领导对你的工作还是非常肯定的,只是你资历尚浅,不急,慢慢来,未来肯定是属于你们年轻人的……”

    摆满模型的小天地,女人满脸不悦“该怎么说你哎,夏树,这都奔三的人了,该有点上进心吧!人家小玲的老公提副处了,同样是男人,差别也太大了!这次评高工,你怎么也得活动活动,不然肯定没。就知道整天摆弄这些小孩子的玩具,没劲!”

    父母已老,两鬓斑白,笑容依然慈祥,眼中充满期待,越是如此,巨大的酸楚与无奈让人胸闷得喘不过气来……

    ……

    “dersommerbaumdersommerbaumdersommerbaumstehenindenind!”

    轻盈甜美的歌声仿佛梦境深处的飘飘仙乐,夏树迷糊中猛然一个激灵。dersommerbaum也即是德语的“夏树”,姓名虽是代号,可这简简单单的字符却镌刻着难以磨灭的记忆。由于跨越时空的秘密无人可以诉说,夏树就用柠檬树的曲调给自己写了一歌,起初只是自己哼哼,后来,德国小公主约阿希姆王子的同胞亲妹妹聪明伶俐的维多利亚。露易丝,觉得这歌非常好听,便也经常跟着哼唱。

    睁开双眼,夏树果然看到那张活泼可爱的熟悉面孔,俏皮的表情让他放下心中的介怀,心底随之涌起一股难以言喻的亲切感。

    “你刚刚好像做恶梦了,眉头皱成这样……”正值豆蔻年华的小美女用手指挤压眉梢,做出一个十分滑稽可笑的表情造型。

    “哦是么?”夏树微微一笑,抬起右手,弯曲食指,轻刮对方的可爱鼻尖。

    作为德皇威廉二世唯一的女儿,德国皇室的无价之宝,维多利亚。露易丝公主不躲也不恼,她双手拽着兄长的右臂往上拉:“快起来吧!宴会都开始了!”

    “我睡了这么久?”夏树一面嘀咕着,一面慵懒地从沙上爬了起来,顺势搔了搔头。

    “哎呀,头都弄乱了!”美丽的小公主嗔怪道,她让兄长在跟前站好,自己踮起脚尖,用芊芊玉指帮他理顺头。

    “谁能娶到我们心灵手巧又温柔娴淑的小维多利亚可真有福啊!”夏树低着头说。

    小公主不以为然:“谁能嫁给我们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约阿希姆王子才是真的幸福呢!”

    兄妹俩无所顾忌地相互调侃了一番,这便手挽着手走向宴会大厅。作为德国海军每年最重要的庆典,基尔军港节通常要持续一周。在此期间既有海军舰艇的公众开放日活动,也有跨国海军交流与联合演练。当然了,以海军为主题的宴会必不可少。德国皇室在基尔建有行宫,出于对海军展的重视,德皇威廉二世每年都要在这里呆上一些时日,盛夏时节还会带着家人出海避暑,而这座位于北海之滨的行宫虽不及柏林皇宫和夏宫恢宏奢华,偏向现代风格的建筑彰显大国野心:使用电力照明的巨大水晶吊灯,精工细致的玻璃钢雕塑,珐琅质地的五金件,处处显耀着工业强国的一流技术实力!

    看到德国皇室的金童玉女结伴走下旋梯,主厅里的宾客们纷纷以符合自己身份的礼节向他们致意。出席这样的场合,德国皇室独一无二的小公主选了一身洁白的长纱裙,并以一串细长的珍珠项链作为配饰,脚下踏着一双矮跟小皮靴,典雅而不落俗气,尊贵而不致骄奢,恰到好处地衬托出这个年龄段的青春气质,而标准的鹅卵石脸型、柳叶似的双眉、水灵灵的眼睛,加上细高的鼻梁、匀称的双唇和金褐色的小波浪卷,这样的美人胚子走到哪里都是人们眼中的焦点!

    如果把维多利亚。露易丝公主比作一朵清香典雅的玉兰,年长她两岁的约阿希姆王子留给人们的印象就是一株赤松。与绝大多数德国贵族青年不同,他并不热衷于那些华丽惹眼的衣饰,有时是整洁笔挺的士兵礼服,有时是干练的骑手短装,有时干脆是简单的黑色燕尾服。越是简单的装束,越能够衬托出这位皇室少年的不凡,他举止从容、体态端正、言语得体,丰富的内涵、渊博的见识以及睿智的头脑让每一个与之有过深入接触的人都为之赞叹不已。

    “啊……露易丝公主殿下,您的出现总能让我看到天使般的圣光!您是如此美丽,再璀璨的宝石在您面前也会黯然失色……”

    这油腻腻的献媚来自一位穿着英国皇家海军礼服的高个青年,当德国公主出于礼节抬起右手,他迫不及待地亲吻上去,满脸痴醉。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露易丝公主虽未成年,显赫的出身与娇美的容颜已让她拥有相当庞大的仰慕者群体。只是,眼前这英官足足比她大了十五岁,即便有着还不错的家世,在夏树看来完全配不上自己的妹妹。何况十年之后英德必成对手,为了不让胞妹年纪轻轻就成了寡妇,夏树希望她远离那些在英队服役的青年。出于对胞妹的爱护,夏树前出一步挡在这位谄媚的“大龄青年”身前:“嘿,布朗少校,好久不见,最近怎么样?”

    “噢,尊敬的王子殿下,请原谅我的过分专注……感谢您的问候,我刚刚获得了职务上的晋升,现在已是皇家海军最年轻的少校和装甲舰大副,我的下一个目标是成为皇家海军最年轻的战舰指挥官。”英官洋洋得意地回答到。

    好吧,以不到三十岁的年龄成为一艘二等舰的大副,这在人才济济、竞争激烈的英国皇家海军确实还算不错,可在夏树眼里依然是渣。他不屑于跟对方多废话,直接挽起露易丝公主的手臂:“有机会再聊,失陪了!”

    走出几步,公主在夏树耳旁低声道:“真不喜欢这家伙!”

    “嗯哼,这年龄都能当你叔叔了。”夏树一边从唇缝透出话语,一边朝其他宾客送上和悦笑容。

    “说到年龄,上次恨不得为你殉情的那位贵妇好像快赶上弗兰克姑妈了!”别看露易丝公主这标准的淑女模样,她从小就喜欢跟在夏树屁股后面,言行举止可没少受这位特立独行的兄长影响。

    “饶了我吧!”夏树嘴角挤出一丝不堪回的苦笑,“她那满脸的粉抖下来都可以做一锅浆糊汤了。”

    公主抿嘴笑着,连带肩膀轻微地一耸一耸,若不是在大众场合,她非要笑得直不起腰了。

    夏树自己也笑了,他喜欢和露易丝这样无拘无束地说话、调侃,既不用顾忌形象,也没有男女相处的介怀,轻松自在。

    在基尔行宫的大厅里,出席宴会的上百号男宾一多半都穿着海军制服。夏树虽然还不是正式的海军人员,但长期活跃于这类场合,不论英国白还是德国蓝,他都能认出不少熟面孔。很快,他注意到了此次英国访问舰队的指挥官希尔公爵和他的儿子希尔海军准将,父子俩身材都很魁梧,长相也很彪悍,这类粗犷之人偏偏娶了美若天仙的妻子公爵夫人已过五旬,依然给人以端庄美丽之感,而准将夫人更是美艳绝伦、见者心动。

    对于生理年龄还仅有14岁的约阿希姆王子来说,这两位资深美女都与他无关。第一次在英格兰见到希尔家族主要成员时,他就被希尔准将的女儿、公爵的孙女夏洛特。希尔给深深吸引住了。漂亮的夏洛特与露易丝公主同龄,她给夏树的感觉就像是哈利波特中的赫敏,单纯、天真、俏皮,特别是那种一脸无辜的神情格外惹人怜爱。此后一年多,夏树又在不同场合见过夏洛特两次,好感有增无减但也还不至于私定终身。一来在双方的有限接触中,夏洛特并没有对自己表现出明显的好感,二来正所谓女大十八变,万一如今的可人儿过几年显现出更多的父辈基因,漂亮的小仙女可就变成咸鱼了。

    对于一个典型的外貌协会会员来说,这种风险不得不防。

    由于英国舰队此次造访是较为正式的外交行为,希尔公爵和希尔准将并未携家带口前来,夏洛特。希尔的美貌脸庞自然不会出现在夏树面前。德国小王子礼节性地与希尔父子打了招呼,从他们的态度和言行来看,无论“霍亨索伦天才”的名声在德国有多么响亮,在傲慢的英国人眼里依然无法跳脱日耳曼人的呆板与粗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