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万岁约阿希姆 > 第2章 强者雄心
    挂上低档,轻踩油门踏板,双手转动方向盘,这般程序与驾驶手动挡汽车如出一辙。对于自己的设计,少年应是非常满意的,他带着自信的表情驾驭这艘不断增的快艇。此时基尔港内停泊着上百艘舰船,它们无不洗刷一新,以最光鲜的姿态迎接检阅。听到快艇的轰鸣声,那些在舰艇甲板列队的水兵纷纷探头张望,这种好奇在来访的外国舰艇上尤为明显作为基尔军港节的一项传统,英国皇家海军、俄国波罗的海舰队、荷兰皇家海军、比利时皇家海军、瑞典皇家海军、挪威皇家海军以及丹麦皇家海军皆受邀派舰前来。

    国家实力决定着国际地位,而武装力量又是展现国家实力的显要手段,称霸海洋的大英帝国正处于自己的巅峰时期,在过去的十几年时间里,世人在许多重要场合见识了日不落帝国的强盛武力,亦为那些顶级战舰所震撼。君权级、威严级、可畏级,英国人依仗他们的工业实力保持着海上优势,质量和数量的双重领先让他们有充足的底气确立“两强标准”即英国海军的实力要过任意两个海军强国的舰艇之和。

    快艇从英国舰队泊位旁驶过时,少年以冷漠的目光瞟向这些未来注定成为对手的钢铁战舰。它们涂着标志性的铅灰色,舰体犹如坚固的海堤,笔直的烟囱和硕大的通风口依次排列在船身舯部,各种武器和索具充塞着每一寸甲板空间。

    如果说跨洋航行的豪华邮轮是衣装得体、举止优雅的绅士,那么这些用于作战的军舰就是外形粗陋、动作鲁莽的武士,两者给人截然不同的感官印象。.一百多年来,大英帝国用军舰大炮叩开落后国家的大门,满载商人和货物的船只蜂拥而至,用野蛮、狡诈的方式大肆掠夺,这些财富充盈了大不列颠及爱尔兰联合王国的国库,使这个海权帝国能够在军舰建造上投入更多的资金。如此循环往复,英国海军始终保持着一支傲视各国的强大舰队。

    仅以眼前这些舰艇论,两艘克雷西级装甲巡洋舰在皇家海军只被列为二等舰,可它们的排水量和主炮口径却与德国最新服役的主力战列舰相当,其主机马力还高出后者5o,防御力和生存力也较以往的大型巡洋舰有了很大的提升。.二等舰尚且如此,那么体型更大、火力更猛、装甲更厚且造价更加高昂的英国主力舰又该拥有何等实力?

    对于克雷西级装甲巡洋舰“克雷西”号和“阿布基尔”号展现出的雄武气势,驾艇少年不屑一顾。在他心里,英国人重金打造的装甲巡洋舰依旧是外强中干的纸老虎,一枚鱼雷足以将它们送入海底。旧时空的第一次世界大战里,初出茅庐的德国u艇曾创下一小时内连续击沉三艘万吨级战舰的惊人记录,而那三艘倒霉的战舰正是英国人的克雷西级!

    度档还没到最高位,快艇的航就已轻松过这一时期的大多数军舰,流线型艇身开始在水面跳跃,远远望去就像是一条神奇的白色飞鱼。越过最后一艘英舰,少年眼前的视线豁然开朗,只见四艘凯撒。腓特烈三世级、三艘勃兰登堡级分别停靠于主观礼台两侧的码头旁,加上观礼台正前方的三艘维切尔斯巴赫级,十艘红底白身的德国战列舰气势磅礴、威武大气,宽厚舰身尤其给人以敦实耐打之感。

    凭借德意志统一后蓬勃展起来的国家工业,辅以严谨、细致的民族性格和高的冶金机械技艺,姗姗起步的德国海军后程力,这些性能接近一流的主力舰艇充分显现出德意志民族迈向海洋的雄心与实力,而就在基尔的日耳曼尼亚造船厂里,更加强大的布伦瑞克级战列舰已处于舾装阶段,最新的德意志级战列舰亦已开工这是一个崇尚巨舰大炮的时代,也是一个技术日新月异的时代,十年前的一流战舰此时已沦为末流,舰艇设计师们得以在绘图板上尽情挥想象,新造舰只不断打破既有记录。此时的德国海军总吨位虽然只有英国皇家海军的三分之一,规模不断扩大、水平不断提升的德国造船业赋予了它不可估量的潜力,桀骜的帝国统治者得以将目光投向辽阔而富庶的远洋,追寻6权国家的懵懂海权梦……

    ……

    轻快激扬的军乐声中,一身海军戎装的德皇威廉二世携皇后维多利亚步入观礼台,王室成员、军政要员及外国贵宾紧随其后。距离观礼台最近的三处码头停靠着德国海军气势磅礴的战列舰群,而在维切尔斯巴赫级战列舰与勃兰登堡级战列舰之间有一条不起眼的木质栈桥,带穗边的扶手和鲜红色的地毯直通那艘周身洁白的崭新游艇,这便是德国皇家游艇“霍亨索伦”号。作为世界一流工业强国的“龙舟”,它本应有着大气的体态与奢华的装潢,但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它都难称“豪华”,其尺寸甚至不及一些客运渡轮。只有等到那艘横贯港湾的快艇停于近处,衬托之下才稍稍显现出它的美丽线条。

    在亲手设计的“雷电”快艇上,普林茨。约阿希姆王子摘下皮帽,露出一头金褐色的短。作为德皇威廉二世最小的儿子,他一出生就沐浴在德意志第二帝国鼎盛时期的绚烂光辉之下,即便无法触碰皇权的桂冠,至少可以享受随心所欲、无忧无虑的生活。可是与自己的兄长们不同,约阿希姆并不愿纵情享受上天恩赐的权势和财富,他自小勤奋好学,在航海和造船领域展现出令人惊叹的天赋;他手指灵巧,钢琴技艺近乎专业水准;他热衷运动,精通马术、击剑、足球等多个项目。在旁人眼中,他拥有用之不竭的精力,对自己认定的每一件事都能做到精益求精,更难能可贵的是,他踏实稳重,信奉实干而不是夸夸其谈,他的渊博知识让许多高学历的成年人都自叹不如,故而被誉为“霍亨索伦家族百年来最具天赋的少年天才”!

    凡胎肉眼看到的只是约阿希姆光彩夺目的外表,没有人知道,命运的偶合将一个来自东方的灵魂从平行时空带到了这里,取代了那个将因帝国覆亡而忧郁自尽的悲情王子历史上的约阿希姆王子虽然颇具个人魅力,但军旅生涯的挫败、帝国皇权的崩塌及个人的婚姻感情问题压垮了他的意志,最终于192o年开枪自尽,殒命之时年方三十。

    经过最初的困惑与迷茫,这个带着前生记忆的灵魂渐渐醒悟:既然命运安排,何必患得患失?曾经的酸甜苦辣、喜乐哀愁已成往事,如今的生活才是自己需要面对的现实。幸运的出身并不意味着成功的人生,英豪或是废材,成王还是败寇,一切握于手中、始于足下。

    再见,夏树!

    我是约阿希姆,德国王子普林茨。约阿希姆!

    基尔军港的码头上,第一段军乐声止,众人纷纷起立。少顷,鼓号齐奏,伴着熟悉的旋律,全场数万人高唱“天佑汝,头戴胜利花冠”即皇帝赞美诗,德意志第二帝国的非正式国歌。磅礴浩大的声浪远远过任何一所教堂内众人吟唱颂歌的音效,强烈的感染力亦体现在每一张充满敬意的脸庞上。

    每至于此,已经融入约阿希姆这一角色的夏树也和周围人一样昂矗立、放声高歌。对于生性傲慢的日耳曼人而言,没什么比生活在这样一个统一、强盛、尚武的国家更能够让他们感到骄傲和自豪了,眼前这支日趋强大的海军亦极大地满足了他们的大德意志情怀。四分钟的合唱把基尔港变成了神圣的德意志教堂,这是真正的人心所向、万众归一,而德国人的团结、狂热以及他们表现出的扩张野心也让欧洲邻国尤其是传统列强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胁。就在两个月前,英法签署了旨在维护共同利益的英法协定,加上法俄已有盟约在身,三强联手遏制德国的态势已初步成形。

    英国有举世无双的强大海军,俄国有压路机式的6战兵源,法国有非常迫切的复仇之心,对于这三个国家的联手,德国本该感到如坐针毡,但高傲的德国皇帝自恃与奥匈帝国、意大利签订的三国同盟协议而无惧对手挑衅;今日德意志之辉煌建立在普丹、普奥、普法这三场战争的胜利之上,德国各阶层民众不仅不惧怕战争,反而希望通过一场更大的胜利实现世界帝国的宏愿。在这种情况下,两大阵营就像在一条轨道上行驶的火车,英法俄是瓜分殖民地盛宴的最大获益者,它们行驶在前但度已慢,而统一的德意志凭着蓬勃展的大工业成了行驶在后的快火车,除非双方愿意牺牲各自利益调和冲突,否则生碰撞只是一个时间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