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万岁约阿希姆 > 第946章 大卫的铁骑(中)
    纵观历史,不少国家的战车工业都是从拖拉机工厂脱胎而来。.抱着这样的想法,犹太人在4o年代早期于特拉维夫建立了他们的第一座拖拉机工厂,以合作的方式组装美国卡特彼勒农用拖拉机和履带式推土机。到了4o年代中期,该工厂每个月能够组装出2o台拖拉机或推土机,可以对返厂的拖拉机、推土机进行全面维护,并具备了自行生产部分零部件的能力。

    1948年初夏,随着从新联合王国购入的战车运抵此地,这座名为黑桃k的拖拉机工厂俨然成为了犹太战车部队的摇篮。在堆满各种货箱的仓库里,12o名有过各种驾驶经验的犹太人拖拉机驾驶员、卡车司机还有摩托车手,在爱尔兰教官的指导下开始学习战车驾驶,4oo名经过精挑细选的志愿者则以同样的方式接受战车操作维护的培训,以便选配车长、炮手、无线电员。

    其实按照新联合王方的建议,这些犹太学员最好能够前往爱尔兰接受为期68个月的专业培训,可犹太复国主义者急切地希望他们高价购入的战车能够形成战斗力,而巴勒斯坦的局势变化也不容他们一来一回的折腾,双方最终决定以现场教学、以战代练的方式培训犹太复国主义组织的第一批战车乘员。

    正当犹太学员们以全脱产的方式在黑桃k工厂夜以继日地进行训练时,一如犹太复国主义组织担心的那样,有阿拉伯王国或叙利亚在背后撑腰的阿拉伯武装分子不甘于阿莫纳镇的惨痛失利,在巴勒斯坦地区掀起了针对犹太人和犹太人聚居区的袭击浪潮。一时间,处在特拉维夫民兵警戒圈之外的犹太人惶恐不可终日,许多人都想方设法撤往特拉维夫,阿拉伯武装分子则趁机埋伏在通往特拉维夫的道路旁,洗劫乃至残害过往于此的犹太人,无数的犹太人家庭因此遭难。不仅如此,那些位于特拉维夫周边的犹太人村镇也频频遭到阿拉伯武装的侵扰,他们往往化整为零,袭击、绑架在村镇周边农田里劳作的犹太人,勒索他们的家人,而且即便交纳了赎金也有可能遭到撕票。

    面对这般险恶的局面,犹太复国主义者决定加快建立犹太人国家的步伐,他们的资金源源不断转往新联合王国,换来数量庞大的武器装备、弹药辎重。至1948年7月,除先期抵达的“穆罕默德”营以外,爱尔兰外籍兵团又有“尼古拉”营、“拿破仑”营这两支劲旅抵达,最为彪悍的“维京”营也调来一个战车连以及营属辎重维修部队,至此集结于特拉维夫的爱尔兰外籍兵团已有近3ooo人,犹太民兵的数量亦扩充了两倍有余,每天清晨和黄昏,特拉维夫各处广场、空地几乎都是积极训练中的民兵,繁忙的港口城市简直成了一座大兵营。

    不久,叙利亚共和国以边境城镇遭到武装暴徒袭击为由,再度出兵进入巴勒斯坦,但叙利亚军队入境之后,并没有把矛头指向那些在巴勒斯坦地区横行肆虐的武装分子,而是杀奔这个地区最为富庶的特拉维夫和雅法。对于叙利亚军队的侵略行动,阿拉伯王国这一次的表现十分反常,戍守西北边境的边防军几乎是不战而退,驻扎在巴勒斯坦沿海地区的正规军队无所作为地任由叙利亚军队锲入防区,而阿拉伯王国装备最精良的几个师都集结在数百公里之外的都区,按照他们以往的行军效率,没有十天半个月是不可能前来增援的。

    如今的巴勒斯坦地区名义上归属于阿拉伯王国,阿拉伯王国官方代表不在国联控诉叙利亚军队侵略本国,国联对叙利亚军队的行动根本无能为力。在这样的情况下,犹太人要么任由叙利亚军队开进特拉维夫为所欲为,要么就只能以自己的力量去抗击为数众多的叙利亚正规军。

    犹太复国主义者别无选择,只得拿起武器对抗叙利亚军队。

    一场镌刻着勇气和不屈的战斗,在特拉维夫以北的海滨小镇哈代拉率先拉开序幕。12oo多名犹太民兵,在爱尔兰外籍兵团“尼古拉”营4oo多名战士的协同下,据守临时构筑的防御工事,迎击约15oo人规模的叙利亚先遣部队。乍看之下,守卫者既有人数优势,又据地利人和,但综合双方战力,局势可不容守卫者有分毫的乐观。叙利亚共和国诞生于奥斯曼帝国日薄西山之时,他们先是以武力驱逐了奥斯曼军队,然后又在土耳其内战中出兵支持土耳其共和国一方,拥有一大批实战经验丰富的官兵。近年来,叙利亚军队的建设和展一直得到了土耳其人的大力协助,同时又跟积极向东扩张影响力的意大利保持着密切联系,军备状况较为理想。从围绕巴勒斯坦主权的几次武装冲突来看,叙利亚军队的两个王牌师素质颇高、战力甚强,对抗阿拉伯王国一线部队基本上能够以一当二。让犹太人感到些许庆幸的是,此次进入巴勒斯坦的叙军部队并没有出现那两个王牌师的番号。不过,叙利亚府大马士革位于该国西南边陲,与巴勒斯坦地区仅仅是一箭之隔,而叙利亚北方接壤土耳其、东边挨着伊拉克、西面是浩瀚地中海,6军主力通常部署在大马士革周边,也就是说,一旦前线战事有变,叙利亚人能够非常迅地将他们纵横沙场多年的两个王牌师派遣上阵。

    战斗伊始,此番在巴勒斯坦地区如入无人之境的叙利亚军队并没有把犹太人武装看在眼里,他们以十数辆装甲战车为先锋,大股步兵紧随其后,未实施炮火压制便呼啦啦地涌了过来。缺乏经验的犹太民兵们依旧没能沉住气,不等对方步兵全数进入枪弹射程就开了火。这一次,“尼古拉”营的俄籍官兵没有任何的含蓄,直接以机枪和迫击炮火力招呼暴露在开阔地带的叙利亚人,并以8o毫米口径的车载无后坐力炮射破甲弹,当场摧毁了近半数的叙利亚装甲战车。

    守卫者乎想像的强悍火力给了叙利亚先遣部队闷头一棍,损兵折将的叙利亚人展现出了正规部队训练有素的一面,他们先是示敌以弱,故意让撤兵显得散乱不堪,同时在侧翼埋伏了未投入进攻的预备队。见守卫者没有前来追击,他们井然有序地收拢部队,在炮火射程之外就地挖设工事,当天没有再向哈代拉动哪怕是试探性的攻击。

    临近黄昏的时候,犹太民兵组织的侦察机在哈代拉以北现了大约一个旅的叙利亚军队正向南行进,按照正常推算,这支叙利亚军队在跟先遣部队会合后,最迟会在次日清晨对哈代拉动攻势,进攻一方不但握有34倍的兵力优势,还有一定数量的迫击炮和步兵炮投入战斗。眼看一场恶战在所难免,犹太民兵组织决定将留在哈代拉的居民连夜撤往特拉维夫。数十辆公交车和货车及时从特拉维夫赶到哈代拉,带来了5oo多名民兵和3oo多名“尼古拉”营战士,把哈代拉所有的老弱妇孺全数撤走。接下来整整一夜,犹太民兵和效力于爱尔兰外籍兵团的俄籍官兵们都在挖掘和巩固工事,及至天明,一座原本整齐洁净的海滨城镇已然变成了壕沟纵横、障碍遍地的要塞区。

    赶在天亮之前,特拉维夫犹太民兵的第一装甲中队也赶到了哈代拉支援战斗。这个中队装备了2辆“巡逻兵”和8辆“重步兵”,各战车组乘员都是第一批战车学员中训练水平最好的。在联合作战参谋部的指挥下,这些战车没有直接开入城镇,而是在右翼的农庄里以库房和灌木林埋伏下来。

    天亮之后,对面的叙利亚人没有急匆匆地动进攻,而是一边不急不忙地生火造饭,一边以重迫击炮和步兵炮对哈代拉展开炮击。八时许,叙利亚官兵吃完了早餐,而从叙利亚方向飞来的战机编队也恰好抵达。飞机加火炮的一通狂轰滥炸,几乎把哈代拉变成了瓦砾堆。在爱尔兰外籍兵团官兵的教导和帮助下,大多数犹太民兵都在阵地后方的掩体里躲过了炮火和炸弹的杀伤,但他们中的许多人已经被这样的阵仗吓得不知所措了,等他们回到阵地,眼见数千叙利亚士兵以浩大的散兵阵列推压过来,没几个人不是哆哆嗦嗦。纵然如此,这些自小接受犹太教义熏陶,厌倦了颠沛流离也受够了外族欺凌的犹太战士们没有一个擅自逃跑的,所有人都一动不动、一声不吭地握着武器,等待着射击的指令。

    一千米、八百米、五百米……敌人越来越近,装甲车辆的轰鸣声清晰入耳,沙沙的脚步声汇集成片,犹如秋风吹拂枝叶。为了尽量掌控局面,“尼古拉”营的俄籍战士们除保留一个连集中使用外,其余人员全部分散到了各犹太民兵分队,在他们的带领下,犹太民兵们纷纷子弹上膛,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前方的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