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苍茫 > 第七十三章 仇人相遇
    威尔登克船长此番带领着休斯顿号、迪罕号、斯卢登号巡视福尔摩沙以西海域,这三艘船是三天前替换维蕾德号等三艘战船出航的,由于巴达维亚的增援,大员的战舰达到六艘,还有三艘武装商船,所以,每次巡航的船只变为三艘。shuo.cm前天他们在澎湖海域截获了一艘福建商船,它是前往马尼拉贸易的,结果被船队截获,它是一条百多吨的福船,是由五位大明商人合股租用的,船上人员看到前来抢劫的是西式大帆船,知道炮击不敌,只好投降。

    威尔登克抓捕了商人,搬走了船上生丝、茶叶、瓷器、丝绸等物件,命福船上的人回去通知商人家眷到大员送赎金,否则就把人卖到巴达维亚种植园去。结果斯卢登号船长罗登看上了一个大明商人的妻子,威尔登克看上了一个大明商人为他管帐的女儿,晚上自不必提,强迫是必须的,不献出女子就被沉船,两个大明商人只能忍辱偷生。于是这两个尼德兰人都尝到了大明女人的滋味,嗯,很不错,不过,今天就传来了令人丧气的消息。

    “船长,那两个女人和她们的家人都自杀了。”水手长通报。

    “呃,”威尔登克正在船舱室中用餐,听闻这个丧气,哐当一声把个白银的餐盘摔在墙壁上。“把他们的尸体扔到海里去,既然不想活,也别浪费,喂了鲨鱼嘛。”

    “是,船长。”水手长道。

    正在此时,瞭望台上传来一声沉闷的铜号声预警。

    嗯,这声铜号可是让威尔登克微笑起来,这是又有猎物到了,他是希望天天可以见到猎物,不然枯燥的海上时间怎么打,又有大明人的财货女子向他招手了。 shuo.

    “等一会再说,先让我们看看又有什么猎物到来了啦,哈哈。”威尔登克笑着同水手长来到甲板上。

    远处帆影隐约,一盏茶的功夫,两艘奇怪的帆船出现在远处,说它们奇怪一是船型奇怪,干舷低矮,船型细长,船头上漂,而且船头不是方形,也不是椭圆形,而是上宽下窄的形状,帆面大而繁琐,不过,船极快,几乎是掠海疾行。二是它绝对是一艘欧式船,软帆、桅杆、斜帆、纵帆、三角帆都证明是欧式船,但是诡异的是,望远镜里出现的是黄种人的水手,全部都是,一个白人都没有,这真是太奇怪了,而且这艘船上根本没有欧式帆船上各种镂空装饰的雕刻,几乎没有什么装饰。

    威尔登克与水手长对视了一下,都看到对方眼里的狐疑,这种诡异的情形他们从未遇到过。

    “汉克,不好,我感觉很不好。”威尔登克边摸摸胡子边嘟囔道。

    在离他们还有三里的时候,其中一艘船返航了,在尼德兰人惊讶的目光中,这艘船划出了一个优美的圆弧掉头而去,回去是顺风,只一会就不见了它的踪影。

    另一艘船与他们相距四五里相向而行,在三艘船后方消失了。

    “他们还有同伴,备战吧。多半是该死的西班牙人。”威尔登克下了命令,他相信在这片海域有这个能力的只有西班牙人,至于澳门的葡萄牙人如今不过是在澳门苟延残喘而已。shuo.cm

    水手长依令而行,须臾,休斯顿号舰小炮响起,这是备战的号令。三艘船上的水手、炮手全部就位,开始全力备战。

    就在这时,在后方的那艘小船出现了,只见他以飞快的度越了三艘船远去。

    威尔登克阴沉着脸看着前方隐约的船影,难道这里有一股强大的未知的势力,不不不,在远东只有西班牙、葡萄牙,还有我们,自己的三条船即使遇到马尼拉的舰队也可以安然逃脱,自己的三艘船较新,船也比西班牙船快,嗯,西班牙船可笑、可怜、愚蠢、高耸的船楼让他们的船较尼德兰船慢上不少,他们打不过,也可逃脱嘛。

    “前进,我要看看前方到底是谁。”威尔登克喊道。

    大副、水手长看看他没有言语,这三艘船的头就是威尔登克,当然没有人反对他的命令。

    三艘船向未知的危险继续航行,在大明海域向来无敌的他们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赵烈与齐威正商量船队到达目的地后,用飞剪船船练习接近盖伦船的船尾,这需要多次的练习才能迅捷,连贯起来,要求是几条飞剪船几乎同时接近地方的船尾,用炸药毁坏对方的船舵,如果不是几乎同时,就有可能有落网之鱼,而西班牙千吨大帆船的坚固程度赵烈没有信心用三十二磅炮就可以击毁,如果最后是靠帮苦战,即使胜利了,也是得不偿失。

    “大人,前方的飞鸟号返回了。”余大宝进舱禀报。

    “哦。”赵烈、齐威立即起身前往甲板,前方的哨船只有一艘返回,这是有了消息,最大的可能是前方有了船只。

    远远的飞鸟急驶来,两船相交时,飞鸟上接连射了两枝信箭,卫青号上的水手将信箭呈给余大宝,余大宝打开用细绳系在箭杆上的信件递给赵烈,赵烈打开一看,嗯,这字用鹅毛笔写也写得这般歪歪扭扭的,这还是缺练啊。

    赵烈仔细一看,原来是前方三十余里出现三艘二三百吨的尼德兰战舰。飞鱼号前往探查对方后方还有没有敌船。

    真是阴魂不散啊,赵烈眼神冰冷的看着前方目前还是空无一物的海面,

    “备战。”赵烈冷冷的下令。

    “遵命。”余大宝应答道。

    一会儿,卫青号的舰炮连三响,这是最高的血战到底的命令。舰队全部的人员浑身一紧,在各级官长的催促下快捷的到达各自的岗位。

    各船按照卫青号旗语的命令,霍去病号、陈汤号、李广号、彭越号、周亚夫号、卫青号提前迎敌,其余四艘武装商船局后。

    齐威、穆尼奥斯相劝,主帅不应当接近敌船,而是应该总揽全局。意思很明显,这是炮战,一旦有失,身上的披甲都没用。

    不过,赵烈拒绝了,都是新手,自己只能以身作则,激士兵的士气,此次许胜不许败,如果主将不奋勇争先,都是海战菜鸟的兵丁岂能奋勇杀敌。

    远远的先看到了对方的桅杆,尼德兰人的旗帜,一看到它,赵烈就想起上次交战的狼狈和屈辱,十余艘船让对方两艘船逞凶。嗯,此番必报前仇。

    当对方的船身出现的时候,赵烈一喜,嗯,当前这艘船太熟悉了,正是上番最凶悍的那艘大些的尼德兰战舰。嗯,船弦上有它的船名,休斯顿号。

    当对方的船只一艘接一艘的出现在望远镜中的时候,威尔登克战斗的意志动摇了,对方全部是葡萄牙盖伦船,其中竟有六艘是盖伦战舰,还有四艘的武装商船,对,是每艘都有十余门舰炮的武装商船,必要时,是可以加入战斗的,而且战斗力还很客观。

    不过嘛,这批船怎么这么眼熟,嗯,这不是几个月前交战过的葡萄牙战船吗,哈,威尔登克精神一振,对手拙劣的表现历历在目,交战时航行总是慢半拍,炮击间隔太长,嗯,可以一战,战斗的意志马上回到了船长身上。

    两支船队在烈日下慢慢接近。

    船外的动静与以往不同,在兴凯湖号下甲板的维斯特.海勒激动不已,他们明白,自己的船队来了,大明人的紧张表明有战斗生,而这片海域能主动进攻葡萄牙人的只有尼德兰战舰。虽说自己失败了,不过对于自家军舰的战斗力两位船长还是一贯相信的,不过,维斯特一想起葡萄牙人的重炮,呃,但愿他们重炮不要太多,否则他们没什么逃脱的希望。

    ps拜求推荐收藏,谢谢诸位,夜半会用更精彩的故事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