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苍茫 > 七十二章 半路收获
    当比前面四艘军舰还大一两圈的卫青号、李广号,以及几艘奇怪的小船出现在望远镜中时,维斯特明白,自己机会只有两个,一个是对方船没有自己快,如果是葡萄牙商船,自己的卡拉汉号肯定比葡萄牙人的快,自己有这个自信,但是,对方是装载轻度快的战舰,这就有点悬,二是对方没有二十四磅以上的大炮,只是打破自己的船舷、船帆,还不致命,这里可是离大员不远了,还有一线机会。 shuo.

    “备战。”维斯特下令。

    一时,两艘四百吨商船的炮手们纷纷就位,忙碌不已。

    赵烈看清前方只有两艘尼德兰商船,再无战舰,

    “大人,干他一家伙。”余大宝在旁边笑嘻嘻的问道。余大宝在赵烈身边久了,也是明白,自家的是战舰,对方的是商船,按海上的规矩,那就抢他娘的。

    “好,抢她娘的。”赵烈大笑,自己也是十七世纪大航海中亦商亦盗中的一员了,就要遵守这大海上规矩,强者为王,败则为寇,我实力强就是抢你的。

    “传令,霍去病号、陈汤号、周亚夫号、彭越号夹击两舰。”

    瞭望台用号角,旗帜通知前船,四艘战舰围拢过去,两对一的夹着两艘尼德兰商船。

    维斯特眼看着四艘敌舰轻快的接近自己的商船,明白第一重指望是落空了,就看敌人有没有致命的大口径舰炮了。.cm

    “开炮,”维斯特下令道。

    两艘尼德兰船上冒起浓烟,它们的大炮一大半在甲板上,火光和烟气四散,不过,准头嘛,他们瞄准的四艘敌舰根本就没有中弹,只是在赵烈舰队的前方两三百步的海上荡起大股水柱。

    四分钟后,又一次齐射,这回有六七炮命中,不过,赵烈麾下战舰没用大的损失。

    钱二和新来的搭档壮实的章伟听到了两声弹丸击中船舷的乒乓声,钱二有点紧张的抓了抓手中的药包,章伟则扶着三十二磅的弹丸蹲在地上听着动静。

    炮长王强则是悠哉的插上火绳。

    “预备。”甲板长口令传来,钱二急忙放入射药包,另个炮手章伟放入弹丸,章伟肌肉扎实,气力不小,幸亏如此,此次新配的八门三十二磅短管炮弹丸沉重,钱二有点吃力,这活就归章伟了,钱二拿起火杵将炮膛压实。

    “甲长,舰长传令,命令先开四门短管炮轰击敌人,迫降他们。”舰长的十六岁的传令兵进来喊道。

    “好勒。”甲长答应道。

    “短管三十二磅炮开火。”

    钱二,章伟看着炮长王强点着了火绳,火绳燃尽,大炮轰鸣。

    四声沉闷的炮响,弹丸向不到一里的敌船呼啸飞去。shuo.cm

    “中了两炮。”大副喊道。

    “嗯,还可以。”霍去病号船长西穆尼奥嘟囔着,对方船上两处扬起破碎的船板和粉尘。

    维斯特却是不可以,不可以再坚持了。

    对方没有远距离开炮,利用船靠近到不到一里开炮,维斯特自认为明白对方的想法,没有重炮,只有靠近一些才对敌船有大的伤害,自己的小炮居多,想法一样,他心头窃喜还有逃跑的机会。

    不过,对方开炮后造成的损害让他明白对方有重炮,三炮中有一炮擦过船头,打碎了舰斜帆,另两炮击碎了四英寸的船舷进入甲板,造成两死三伤,维斯特听到水手的通告目瞪口呆,上帝啊,是重炮船,自己毫无希望了,顽抗下去,死路一条,船没有对方炮舰快,摆脱不了,炮击也没有指望。

    对方没有开炮,一直伴随自己两艘船,维斯特明白对方是在等待自己是战是降。

    “胡贝尔,我们没有希望了,你认为呢。”维斯特询问了下大副。大副胡贝尔翻了翻白眼,你从长崎收下两个日本歌姬时,好像没有问我的意见。投降时拉上我一同担责,真是个混蛋。维斯特要是听到非得吐出一口老血,尼玛,这是日本将军送给巴达维亚总督的,那也是我能染指的。

    “是的,我也认为我们顶不住对方的重炮。”不过,此事关系到自身的安危,胡贝尔只有俱实回答。

    “好吧,升白旗。”维斯特蔫声蔫语的说道,真是憋气啊。但是他们已经没有一丝获胜的希望,何必逞强呢,一个搞不好再将性命搭上,何苦呢。

    在望远镜中看到对方的白旗升起,赵烈高兴的裂了裂嘴,很爽,还是重炮给力啊,几炮就迫降了敌船。飞剪船从微山湖号、兴凯湖号上分别接下来五十人的水手、披甲,由齐威带领,分别登上了卡拉汉号和阿森号,看着一米七身高,瘦削的齐威,一米八健壮的维斯特不情愿的交出了自己的十字剑。

    两船共一百八十余名荷兰人被押解到兴凯湖号上,装是装下了,不过,条件嘛,就那么回事,很是拥挤,维斯特和另一个船长海勒不住的抗议,只是没人理会,不过,他们的境遇比这几年被掠夺船只后被卖到巴达维亚的大明商人,水手强多了,这些大明人从台湾岛巴达维亚十之丧生在大海上,饥饿、干渴、疾病、殴打要了他们的命。赵烈吩咐尽量保持卫生,不是为了他们的性命着想,而是怕整个船队不生瘟疫疾病。

    清点的结果是令人愉快的,十几万两金银的收入是令人惊喜的,舰队欢声雷动,众人都是有份的。

    钱二和章伟更是乐得合不拢嘴,他们都是第一次有掠夺的奖励,王强就淡定多了,从海龙号上过来的他不是第一次分账了,撇撇嘴,“你们两个赶紧的把炮膛清了,没见过世面,我在海龙号时,那他娘的才是大把分银呢,这里船多人多,能分几个银子。”

    “王头儿,这不是我等第一次分银嘛,以前听说过不是没见到嘛,嘿嘿,这番我等也分到手了,呵呵。”章伟和钱二怎么也合不上嘴,都已经想着这笔钱如何用了,当然,手里还是麻溜的赶着活,清膛,把药包,弹丸归位,药包防水包好。

    王强摇摇头,把引线放好。

    海上抢劫真是一个暴利的事业,赵烈看着这些金银咂巴着嘴,心里嘀咕着。不过,缴获物件里出现了两个日本歌姬及其四个侍女让人头疼,舰队里的精壮山东和辽东汉子们眼睛瞪得溜圆,赵烈只好将她们转移到卫青号上来,在转运过程中,四周的舰船上的水手们尽皆围观,盛况空前,这帮丘八什么时候见过倭国的美人啊,这番可是涨见识了。

    将两艘四百吨的圆滚滚的尼德兰盖伦船编入商船队,与兴凯湖号,洪泽湖号为伴,舰队继续前行。

    由于到了小琉球海域,第二天卯时初,两艘飞剪船离开大队,向前方驶去,两艘飞剪船向左行驶了十海里警戒,舰队中留下两艘飞剪联络。

    于强在飞鱼号船上服役,刚刚调整好主桅上帆角度,系好缆绳后,从桅杆上顺下来,擦了擦汗,望着前方碧蓝的大海,啧,就是比石岛的海水蓝,对于在一艘快船上服役,于强有点不情愿,相比较在卫青号上的张环,在福海号上蓝三,就自己在这么大的船上,没人家威风,不过,看了看飞鱼号轻快的度,于强又高兴的裂开了嘴,妈呀,这船真快,就没见过这么快的船,嗯,等见面的时候,哼,我小于子也不是没有吹嘘的,船大咋地,有咱这么快吗。于强得意的想着。

    “有船,有船队。”瞭望台上响起喊声。

    于强一激灵,吹嘘的事早忘脑后去了,他抬头眺望远方,可惜,在甲板上还没见到船的影子。

    ps拜求推荐收藏,各种求啊,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