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苍茫 > 第七十一章 迎风起航
    经过十数天的忙碌,六艘盖伦战舰,两艘盖伦商船,赶工出来的六艘不到百吨的飞剪船,装载了所需的淡水、食物、蜂窝煤、药物以及数百的后备水手,众军将登船待。shuo.cm

    天启六年四月十五日辰时初,赵烈带领众人登船,亚历山德拉、赵猛、万基、赵锋、赵娥等人到码头送行。

    赵猛、赵锋、赵娥与赵烈话别后,亚历山德拉走上前来,

    “赵烈,这个给你,带着它就象我在你身边陪伴你。”亚历山德拉递给赵烈一个银质的项链,正是亚历山德拉平常贴身佩戴的,代表了她的心意。

    “谢谢,亚历山德拉。我一定会贴身佩戴。”赵烈接过,戴在脖颈,亚历山德拉微笑着帮他扶正。

    赵烈用手环保着她,将亚历山德拉紧紧的拥在胸前。亚历山德拉很自然的伏在赵烈的胸口,双手搂紧了赵烈的腰部。

    登时,赵家人等纷纷把眼睛看向四周,有伤风化,有伤风化啊。

    不过,码头上,船上还是有不少双眼睛偷偷的看向两人,风景独好啊。

    “咳咳,二弟,咳咳,大庭广众之下,嗯。 shuo.。。。”赵猛作为赵家的老大不能不言语,心中暗附,赵家虽是武夫,不是那酸腐之家,不过,二弟,你这也太突兀了,四周这么多人呢,差不多点啊。

    这里就属穆尼奥斯等葡萄牙船长无动于衷,这在葡萄牙平常点事,海员的出海、归航就是一出悲喜剧,出航时家人、爱人的担忧,相互拥抱、亲吻以期鼓励,安全归来时家人、爱人的狂喜庆贺已经持续一个多世纪了,别说拥抱,当场狂吻都属平常了,眼前这两人不过就是拥抱一下而已,都已经是很规矩的了。

    赵烈和亚历山德拉笑着互相看看,相互松开。

    赵烈与各个船长依次登船,船只依次起帆,驶出石岛湾,亚历山德拉手牵赵娥远远眺望着卫青号消失在湾口,泪水从两人眼中留下,赵娥只是知道二哥远航,有危险,不知道是如何的危险,亚历山德拉从葡萄牙出经地中海、红海、印度洋、果阿、马六甲、一路辗转来到大明,深知大海的狂暴,上一刻大海上还是风平浪静,下一刻突然就会风雨大作,须臾就是风暴来袭,让你只能祈祷好运相伴,不要遇到飓风,无助之极,此次,赵烈一行不只是沿着大6的航行,有很大一段是在大洋深处行走,风险与上番的澳门行自是大大不同。

    两艘霍去病号、陈汤号在前,兴凯湖号、洪泽湖号居中,卫青号、李广号在后,彭越号在左,周亚夫号在右,六艘飞剪船拖后,十四艘船组成的舰队向南方慢慢驶去。 shuo.

    赵烈欣喜的看着卫青号上的水手熟练的调整着横帆、大斜帆、小斜帆、主桅上帆以策应风向,此时西南季风盛行,船只是侧顶风前行,这是最考验水手的时候,要不断调整风帆,充分利用风向蜿蜒前行。

    “穆尼奥斯先生,这两个月整训很有成效,水手大为熟练了。”赵烈满意的说道,从水手的表现来看这几个月的功夫真是没有白费,这些洋师傅确实是尽心了。

    “是的,大人,两个月的训练,我估计这般大明水手可有葡萄牙水手九成的本领,此次远航结束后就可以独立远行了。”穆尼奥斯也是对于大明人的服从、忍耐、聪明大为感叹,真是一个独特的民族,无怪西方各国都要到大明购买生丝、丝绸、瓷器等贵重物品,即使是土著人,也是土著人中的特别存在。嗯,穆尼奥斯先生还是有很大的优越感的,毕竟是葡萄牙帝国的一员。

    赵烈不知道穆尼奥斯的想法,不然,赵烈定会一脚把他踹出甲板,让他尝尝黄海浑浊的黄水是什么滋味。

    船只顶风航只有三节不到四节的样子,极慢的行驶在浩瀚的大海之上。

    赵烈此行照例在浙江外海就开始遇到各式各样的哨船,不过,这次全部是葡萄牙盖伦船的船队没有受到什么惊扰,毕竟大部分是盖伦战船的船队一般的海盗是啃不动的,这些势力也是十分的知趣。

    当然,弗朗机人是有天敌的,当船队靠近浙江南部海域时,赵烈命令船队戒备,这里已经到了尼德兰人的势力范围,须得小心提防。

    这一日辰时末,前方的霍去病号出了三声号角,出来警报。

    赵烈晨练完毕,刚刚用过早饭,听到号角声,忙与穆尼奥斯来到甲板之上,一盏茶的时间,前方露出一个桅杆和横帆,赵烈举起望远镜,镜中出现了一艘船的上半身,隐隐是尼德兰的旗帜,赵烈与穆尼奥斯对视一下,点点头,与尼德兰人没有和平只有枪炮。须臾,提醒全舰队备战的号炮响起,。

    范.布鲁克.维斯特船长在一刻钟前心情很是不错,此次去长崎贸易,尼德兰商船取得了同葡萄牙、西班牙人同等的贸易机会,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尤其是金银的贸易以前是葡萄牙人、西班牙人、大明商人独享的,其他商人是没有机会的,但是,此次尼德兰商人第一次取得了这个机会,看来日本国大将军对于葡萄牙人、西班牙人在日本的传教行为深恶痛绝,已经开始同他们决裂了,此时正是尼德兰人独霸日本市场的好机会啊。

    此次,维斯特做主为尼德兰东印度公司用香料、大明生丝、丝绸,哥特式全身板甲、半身板甲,换取了一万两的黄金,三万两白银,心中大乐,所谓的日本将军恐怕不知道在日本一比六七兑换的金银,在欧洲兑换比是一比十五,此行是大赚一笔,这种利润维斯特是从没经历过,难怪葡萄牙人、西班牙人在澳门、菲律宾有如此财力建造城堡、炮台,巴达维亚与它们相比就是个村镇,不过,维斯特相信尼德兰后来居上的日子不远了。西班牙已经没有力量建造大型舰队,葡萄牙这个西班牙的小跟班更是不济。想到就要到福摩萨的大员补给,可以舒心的休憩一下他的心情大好。

    不过,下一刻,他的好心情荡然无存,瞭望台告之,后面海面上出现了一个船队,而且是盖伦船队。

    维斯特急忙来到后甲板舰尾用望远镜瞭望,只见有六艘船的影子逐一显露出来,只见其中有四艘战舰,两艘商船,这不是他可以抗衡的,当他看到瞭望台上的旗帜,心中大惊,“上帝,是可恶的葡萄牙人。”最近这三十年来,由于尼德兰不断打劫葡萄牙人,骚扰葡萄牙人的海外领地,甚至把葡萄牙最大的商船圣卡塔妮娜号都掠走了,两国就是死敌,六艘船对他的两艘武装商船,真是要了命了,要知道自己一艘船上也就是十二门炮,其中十八磅炮一门,十二磅炮二门,九磅炮四门,六磅炮五门,和阿森号两船加在一起不过是二十余门炮,只有对方一艘战舰的炮火多,对方可是有四艘战舰,这怎么打,实力相差太过悬殊了,正在维斯特没有主意的时候,瞭望台传来喊声,“维斯特船长,后面还有两艘战舰。”声音不大隐隐传来,不过对于维斯特就是催命符,他是如坠冰窟。

    ps感谢黎家大少爷、抬头无天涯、慕九月、曼烨、海在阳光下、文刀客侠、嗯良子、常兆、余贾、锅喜喜、徐北等的打赏,拜谢。

    拜求推荐收藏点击,新人嘛赵烈基业初创什么都缺啊,不嫌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