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苍茫 > 第七十章 筹措铁山
    赵海明是怀着喜忧参半的心情走的,喜的是石岛初具规模,忧的是赵烈略有冒进,对于大明士绅的实力太过轻视,还是有些年轻气盛,只是石岛的一切都是赵烈一手建立的,直到今日,赵烈还没有失败过,赵海明也就没有多言,左右还有李明峪在一旁,他多少放下心来。.cm

    赵海明走了,赵锋、赵娥留了下来,至此,赵家除了留守老宅的赵宏,返回威海的赵海明,其他的人汇集在石岛,这里成了赵家新的主宅。

    赵娥更是围着亚历山德拉转,西式的服饰、玩偶对于孩子的吸引力是无敌的,亚历山德拉对于孩子的喜爱,非常宽松的教育也吸引着赵娥,两人天天几乎形影不离。

    赵娥甚至多次追问亚历山德拉什么时候成为她的嫂子,让亚历山德拉脸红不已。

    三月十二日午时,赵烈站在码头上看着福海号、海狗号慢慢靠上码头,劫掠舰队回来啦。

    “大人,此次船队收获颇丰,胜利归来,请大人点检。”张鼓声施礼禀报。

    “鼓声,海波汹涌,一路劳顿,多多辛苦了。”赵烈虚扶一下。在这个时代海上的凶险极大,遇到一次大的台风就是灭顶之灾。

    “大人,此次收获白银十六万余,金万余,太刀、纸扇、硫磺、铜料无数,此外,大人,我等还打探到一个日朝的海上商道。”张鼓声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哦,鼓声,收获颇多嘛。”当下,铸炮、兵甲、火铳、造船,还有兵丁、难民的饷银、抚恤,已经把赵烈几个月积攒的家底掏空大半,赵猛、万基已经数次提醒如此花销下去,不出一年就要破产了。shuo.cm此时的收获真是及时雨了。赵烈更感兴趣的是日朝还有海贸通道,不是自从壬辰倭乱两国断交后,已经没有一切往来了嘛。

    “鼓声,日朝两国建交了?”自从万历援朝以来,朝鲜就同倭国断交一直到今日,两方为了各自的颜面执拗的不复交。

    “大人,没有,两国当下通过倭国对马藩交涉,海上商路也是通过对马藩,从倭国运往朝鲜金、银、铜、倭刀、铁炮、硫磺等,从朝鲜买入人参、木材,我大明的生丝、丝绸、布匹,对马藩因此在朝鲜釜山建有商馆、商铺。”张鼓声一一道来,“此番,我等在济州东南抓获三条倭奴百料小船,审问过后,才得知此事,此三艘船是遇风暴迷航到此的。不过,船虽小,倒是装运了五万两银子,由对马藩家臣丰田横二押运。”

    “倭人你是如何安置的。”赵烈问道。

    “大人,属下将他们全部为了鱼虾。大人说过,最好的倭人就是死去的倭人。”张鼓声小声回答道。登州水师子弟对于倭奴的恨意颇浓,先是倭奴侵扰山东,接着倭奴在朝鲜与大明水6激战,登州水师都是鏖战在前线,从老一辈那里就流传下了对倭奴的仇恨,杀死倭奴根本不是个事,所以张鼓声根本没觉得赵烈对于倭奴的灭杀令有何怪异,反而觉得很正常。

    “嗯,鼓声,做得好,务必不留后患。”赵烈满意的点点头。一个是对于倭奴几百年的愤恨,再者,自己的力量还是弱小,低调为王嘛。

    对于这条贸易通道赵烈是十分感兴趣,只是当下,赵烈没有力量垄断,不过,这就是一条流淌着金银的血脉,赵烈暂且记下。当然,日后这种种的贸易通道,赵烈都是打算强行收取费用的,因此绝不能竭鱼而泽,因此注定了抢掠船队行动不能过于频繁,注定了抢掠所得不会太多,还须另外开辟财路。.cm

    缴获物品入库点验,船只进厂整修,核算缴获分配,出行人员都在翘以待,此行是收获最大的一次,众人心中都是欣喜不已,下番就是轮换其他几艘船只出海狩猎了,当然此次的收获已经让他们满意了。

    杜立、顾五岳匆匆进入官署,杜立这些日子是忙乱不休,招募人手,编练组织,派遣人员,幸亏在老伙计中征召了十余人,顾五岳奉赵烈之命成为其副手,总算是初具雏形,不过,事物繁巨远远没有到头。今天听闻赵烈召唤,两人急忙赶来。

    与余大宝打声招呼,两人进入室内。

    “杜立,五岳,坐。”赵烈唤两人坐下,拿出两叠纸张给予他们,“此是一份筹划,你们先看看。”

    两人告声罪,端坐细看良久,

    “大人,此事非同小可,须斟酌行事。”顾五岳犹疑的说道。

    “无妨,不以石岛名义,重新建立一家商号,从皮岛、铁山多多购入木材、人口,与当地军将多多交结。事后藏匿踪迹,收拾收尾,可保无恙。”此事赵烈酝酿许久,一石几鸟,有风险但是值得去做。

    “此外,杜立,从即日起同黄汉、李虎、张鼓声等一同合议,命令军兵不得同外人透漏出海事宜,违者严惩。此时紧要切切。”赵烈不想自家出海作战等等事宜扩散出去。

    杜立当然晓得厉害,急忙答应下来。

    “此外,将威海水师过来的军兵家眷都安置到石岛来,断绝他们同威海的联络。”赵烈晓得威海水师过来的军兵和伴当的家眷不少居住在威海,这也是隐患,绝不可大意。

    杜立郑重点头。

    “杜立、顾五岳你等在招募忍受的时候,注意收拢建奴叶赫等被哈赤击败吞并的女真族人,他们对于老奴的仇恨,不少于辽民,甚至犹有过之,如能收拢到手下,定会事半功倍。”赵烈提点道,叶赫那拉与建州女真那是百年世仇,叶赫那拉中的女真贵族被哈赤夺去了封地奴仆,对爱新觉罗恨之入骨,一些叶赫那拉贵族逃亡大明,希望大明能帮助他们复仇,不过他们只收获了失望,赵烈却是希望收为臂助。

    杜立、顾五岳同声应答。

    赤山镇千户所内,几人饮茶寒暄,

    “李先生,我一走数月,千户所事宜让先生多多费心了。”赵烈郑重的向李明峪道谢,在这个诸事繁忙的时候,有李明峪在千户所主持事物真是赵烈的福气,毕竟赵烈的周围没有这般熟识大明官场的人手,从外招募也是忠心可虑,万基等人才干有余,官场阅历欠佳,就是赵烈自己也是官场初哥。李明峪是赵烈在大明官场掌舵之人,而大明官场目下将来对于赵烈将来的筹划至关重要,大明官场赵烈是不可能放弃的。

    “大人过誉了,在下在此不过是完全遵照大人的意思办理庶务而已。”李明峪不疾不徐的拱手谦逊道。

    “李先生过谦了,在下的筹划在这个新上任的千户所能够推行就是先生的功劳啊。”赵烈最是佩服李明峪的气度,荣辱不惊。“李先生,靖海卫廖大人那里可有什么动静?”

    “大人放心,廖大人在靖海卫推行的无为而治。从同知吴大人那里得知,廖大人正在运作到鲁南临清等地副将、参将之职,在靖海卫这个穷困之所目下不过是蛰伏而已。”李先生说道。“此外,大人,年关的承仪五百两在下已经在年前奉上,廖大人、吴大人都是很满意。”

    赵烈点点头,大明官场的潜规则目前是不能触碰的,些许银两能换来千户所的安宁赵烈根本不在意,此时他可是潜规则的受益者,如此行事让他可以安然在石岛展。

    “李先生办事周详,本官是极为放心。”赵烈赞赏道。

    “此是在下分内之事。”李先生一拱手。

    “春天已到,千户所筹划的如何?”赵烈问道。

    “大人,千户所的军户们分地之后,心气极高,冬日里就忙个不停,这些日子来更是清理翻耕,都是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李明峪也是感叹分田到户给军户们带来的变化。“很多军户都是对大人交口称颂。”

    “嗯,有恒产则有恒心嘛,”赵烈笑道,均田这招是万事皆灵,它在初始阶段会让农民迸出极大的积极性,不过,随着局面的稳定,它的局限性也会爆出来,就是在几十亩地里无论如何没有的大的展,渐渐会让人失去动力。“李先生也不必只说军户的赞誉之词,番薯和玉米的耕种军户们也是将信将疑吧。”

    李明峪微笑点头,不言而喻。

    “一切都在秋收后不言自明。”赵烈心知多说无益,只有事实胜于雄辩。

    总之,千户所的一切让赵烈极为满意,副千户镇抚等人也还算安分。

    ps感谢宅居小铺、余贾、寰宇神隙、抬头无天涯、光照929、常兆、曼烨、月牙泉边等的打赏。

    拜求推荐收藏点击,新人不易,万望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