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苍茫 > 第六十六章 军兵返家
    张环在石岛范记杂货铺子买了一斤的糖,二十斤的稻米,一些渔船用的小物件,摸了摸怀中剩余的五两银子,张环笑了笑,挺直腰身向自家的渔村走去。.cm

    一路上,张环不禁感叹,自家所在的荒凉的石岛湾,变化太大了,脚下是宽阔的硬路,道傍起了大瓦房,各色人等来往不绝,自家的渔村也是有了变化,许多人家包括张环家都将原有的草房整修了一下,张环站在自家门外开心的裂了裂嘴,整了整身上新的战袍,张环推开了自家的房门。

    “环儿,”当张吴氏看到自家的儿子时,泪水马上留了下来。放下手中的针线,牵起张环的手,好好打量了起来。张环身着一身蓝色的短打扮,头上束,腰间佩戴一把腰刀,脚穿薄底靴子,精神了很多。身体更是健壮了,只是脸上更黑了。

    “妈,你别哭了,我现在不是回来了嘛。”张环露出白白的牙齿笑着,心里暖暖的扶着张吴氏坐下。

    “妈就是想你了,你走了几个月,妈心里想的很。”张吴氏擦干泪水,看着儿子就是看不够。“也是在船队服役的于强已经回家一趟了,不像你一次也没回来,妈这心里老是不安稳。”

    “妈,不一样,于强在福船上当兵,我是在新式大帆船当兵,我等对于大帆船都不熟悉,所以没有放假,这些日子都在熟悉大帆船。”张环解释了一下自己同于强的不同,当然,自己同船队出航,还与红毛贼打了一仗就不说了,省的让老妈担心。sh uo.本来,老妈就是不同意自己当兵,还是老爹拿的主意,一句话,不想让儿子困在渔村打一辈子的鱼,老妈这才不情愿的答应了。

    “家里人呢。”老爹不在,不稀奇,毕竟只要天气许可,渔船就出海打渔,不过,十一岁的妹妹,八岁的弟弟怎么也不在家。

    “上学堂去了,说什么是初小,男女孩子都得上,不去还罚,这不,两个淘气的都去了,好在,孩子们上学堂不收钱,响午还供顿饭。”老妈提起这个,精神好了不少,在大明这个时代,识字是一个奢侈的事情,不说科考,就是识字,将来孩子的出路就可能不同,毕竟大明九成以上的人是不识字的文盲。“赵大人来了后真是办了件大好事。”

    “不止吧,赵大人来了后,咱们石岛变化大了,咱家可是吃上饱饭了,我也当兵吃粮了。”

    “那是,你爹时常说赵大人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救了几万辽民,咱家活计也是好多了。”张吴氏也是明白家里变化哪里来的。

    “妈,这是五两银子。你收好,填补一下家用。”张环拿出五两银子放在炕上。

    “环儿,如何这般多。”张吴氏一愣。儿子当兵走时,说好是一个月一两银子。在她想来,儿子在外还得花销一些。

    “娘,我现下也是手下管人的了,我识得了一些字,船操的好,上官命我当了副水手长,饷银一个月一两半银子,出海还有奖赏,看,我买了点稻米和糖,”张环也是颇为得意,出去当差那是对了。shuo.cm还是老爹有眼光啊,困在这个渔村有什么好的,只有随大人走出去才是男人的出路。

    “真的,我儿出息了。”张吴氏一时愣,且得消化一会儿这些消息,哪个父母不希望子女有个好出路。

    晚上,家里好不热闹,几个孩子回家,老爹也出海归来,张吴氏特意买了点肉,做了几条新鲜的海鱼,一家人热热闹闹的吃了顿饭爷两个好好的喝了一顿酒,合家团聚尽欢。

    钱二也回了家,不过,家是在难民营,临近家门后,钱二一时有点找不到家了,因为难民营里大部都起了房子,虽说是茅草房子,不过到底是房子,不是地窝子了。于是,钱二有点悲剧了,多方打听,终于找到自家家门,看看黄色的土坯房子,钱二犹豫着推开家门,只见老爹正在敲敲打打的摆弄着一个椅子,看到二儿子站在门口一愣,随着脸上现出惊喜,二儿子也是几个月没回家了,春节都是在外面的过的。

    “爹,儿子给您请安了。”钱二跪下给老爹磕了个头。

    “好,二儿,回来就好,回来就好。”钱老爹含泪扶起儿子,自从老伴、大儿、儿媳、孙子惨死辽东,老人对于剩下的两个儿子、孙女是宝贝的紧,现下,老人最大的愿望是合家团聚,平平安安的过个日子。不过,自己不能拦着儿子的前程,毕竟自己老了,孩子的日子还长,不可能永远困在难民营里,所以,二子想要当兵吃粮,老人也就狠狠心同意了。好在,二子当得是水师,危险小点,就是风浪吓人,石岛湾里一有风浪,老人就担心不已。今日,二子终于平安回来了,老钱头心中大慰。

    钱二拿出了给侄女买的糖果,“爹,小丫呢。”

    “哦,小丫上学堂去了,赵大人不晓得如何想的,丫头也得去学堂,不去还罚,只好让她去了,好在小丫很是喜欢,说是学堂里孩子多,好玩。反正是不花钱,还供顿饭,随她去了。”老爹絮絮叨叨的说了起来。

    “爹,三弟呢,什么时候回来。”钱三问道。

    “你三弟现在忙啊,当下,大人下令要的东西多,你三弟天天在匠户营都要加班,很晚才回,不过,赚的也多,你弟估算这个月得有二两多银子,以前是一两银,这可是翻倍了啊。”老人提起这个乐呵起来。

    “爹,这里有五两银子,您收好了。”钱二拿出五两白银。

    “二儿,你这几个月就攒了这几个银子,还是留点吧。”老爹说道。

    “爹,我们出航还有奖赏,我这还有三两银。”钱二没敢说是见了战阵,赵烈大人赏的,怕老人担心。

    “那好,那好,咱家再攒攒,上秋盖个好点的砖瓦房子。”老人一边收下银子,一边憧憬了一下将来。“你和老三年纪都不小了,盖个大点房子,好给你们娶个媳妇。”这是老人当下最大的愿望,小丫毕竟只是孙女,老钱头可是盼望着有孙子的那天早点到来呢。

    晚上酉时末,钱三披星戴月的回到家里,惊喜的现今日全家团圆了,在水师服役的二哥回家了,这真是惊喜了。

    哥两个也是好长没在一起吃饭了,此番好好喝了个痛快,一个讲了海上的种种见闻,鲸鱼、台风、西夷人让钱三听的一愣一愣的,而钱二也从弟弟那里晓得了自家船上武备的来路,也知晓了弟弟加班加点比他还辛苦,最后两人是酩酊大醉。

    不过第二日钱二酒醒之后,感到事情不对。

    “爹、三弟,关于我军出征的事不要与外人讲,这是船长和水师镇抚千叮咛万嘱咐的,可不敢违反,如果泄露出去,我就得被罚苦役,家里也得受牵连,到时没了外面的进项,咱家又得喝西北风去。”钱二正容道。

    钱老爹、钱三急忙应允,开玩笑,断了进项如何过活,自是忙不迭的应答,绝不透漏出去。

    兵丁回家团圆这一幕在石岛的许多地方上演,当然告诫家人不可外传也是必须的,但是更多的兵丁已经没有家了,只剩自己一人羡慕的看着有家的弟兄们回家团聚。好在,赵大人没有忘记他们,给他们办了加餐,好歹慰藉了他们。

    水师官兵休息了三天,重新集合整训。他们明白可能出海的时间近了。

    ps拜求推荐收藏,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