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苍茫 > 第六十五章 军械大成
    赵烈把仿制的燧铳,好好看了看,铳上没有西式燧枪上的镂空花纹装饰,只有木头的原色,和乌黑的铳管和构件,闪着乌黑的金属光芒。

    “袁头,这火铳成本几两银子。”赵烈边端详边问道。

    “大人,这火铳精铁、构件、木头、人工等合计四两五钱银。铳长四尺二寸,重五斤四两。”袁义说道,看到赵烈咧咧嘴,急忙解释道:“日后加大产量,小的估摸还能降几钱银。”

    “试铳。”赵烈下令。

    十个兵士拿起这十枝火铳,装药填弹,用通枝顶上,拿出通枝,火铳上肩,瞄准前方百步的靶子。

    “放。”什长下令。

    “砰。”枪响。

    “下铳,点检。”

    检查现,有两枝火铳没有击。

    反复击十次,击率大致在八成左右,比原来火铳稍低,不过,射程没有变化,在新式颗粒火药的击下,弹丸可以在近百步破甲,在六十步破双甲,火药燃烧较为彻底,可以在八次击后清膛。赵烈已经是很满意,毕竟燧铳在大风天以及雨天的击率远远好于火绳铳。

    “袁头,很好,赏格下,马上全力生产,先生产五千枝,将原来水师,6师的火铳替换。原来的火铳入库,我另有别用。”赵烈命令。唉,又是几万两银出去了,钱啊,钱啊,到处缺钱啊。

    “遵命,大人。”袁义等人眉开眼笑,终于完成大人所托,还有赏格下。shuo.cm

    “袁头,制作要快,当下已是拖延。”赵烈催促了几个人,给予了压力。

    “遵命,大人。不过,毕竟从头到尾都能做好的工匠有限。毕竟这是新铳,不过,一个月后就都会娴熟。产量会大增。”袁义赔笑解释。

    呃,失策啊,流水线啊,流水线,这个大杀器不可忘啊。

    “你把生产过程分开,专门钻铳管的,打造火门、弹片的,制作护木的,这样分派人手,一定会进度大增。”

    “大人,您是真高,小人估摸一定行。”袁义略一思索,就明白其中好处,如果一个人熟练各个环节,那这个人成为熟练工匠会用去很多时间,如果熟识一样技巧,则是很快上手,技艺好的就可以集中在铳管、弹片的紧要处。进度肯定大增。于是马上奉上马屁一记。

    赵烈无语,这个真高怎么这么有歧义呢,让人想起后世的有些场景。提起后世,赵烈一悟,

    “袁头,把工人编成号码,就是上次教与你的小数字,造出的部件标上号码,哪个出现问题较多,就惩罚那个人,如果有人造出的部件极少出错,数量还多,重奖,这就是奖罚制度。”

    “大人,您真是高啊。”袁义一听即明,造出的部件越多越好收入就越多,这会让工匠们拼命又快又好的赶工啊,这番不用想,肯定进度倍增。于是,一伸大拇指,一句灰常违和的话蹦了出来。

    我勒个去,赵烈只剩翻白眼了。

    “郭头,匠户营还要造出三万把铁楸,三千把铁镐,五千耕犁,一万把锄头,镰刀三万把。”

    “大,大,大人哪,这着实没有人手啊,当下几千铁甲就已经让我等忙碌不堪。”郭福苦着脸。暗附,我的大人啊,咱这是造兵甲的,您怎么让我这成了打铁铺子了。也不怪他叫苦,这些工具不算什么,不过在全力生产刀枪、铁甲人手不足之时就十分讨厌了。

    “人手不足从难民里再招,时间嘛,不急,一年备好就成。”

    “成,成。”郭福擦了把汗,还行,一年时间还凑合,长舒了口气。

    “袁头,再产一些老式火铳,嗯,五千枝吧,也是一年。”赵烈又转向袁义。

    这番轮到哭丧着脸的是袁义了,火铳刚刚定型,赵烈又催得紧,人手也是大问题,只能紧忙慢赶了。

    最后,赵烈交代袁义试制手榴弹和炸药包,赏格三百两,这两样在这个时代可是大杀器。

    赵烈来到试炮场地,提亚哥等人已是等候多时了,见礼后,赵烈来到四门炮前,两个是短粗胖,另两个是高瘦苗条。

    “试炮。”赵烈没有多费口舌,试炮后再谈。

    一里的位置,设置了相当于百吨小船的土围子,外围用五寸的杉木板子围住,半里的地方再设一个。

    开炮锁定的是一里的,二十四磅炮开火三次终于命中,连中三炮后,众人近前一看,只见外板破裂,弹丸扎进土围。

    三十二磅炮连续命中,再一看,只见外板破碎不堪,弹丸深深扎进土堆。

    而且,这种炮由于身管短,重量减轻,装药方便,只要三个人就可操作,可以把当下的炮组四人配置改成三人,大大减轻船上的负担,这可是少消耗多少食用水,食物,以及饷银。

    到了半里地,只到第二炮就击中目标,此番破坏力大增,外板零碎。

    赵烈大喜,这种炮其实是他到英国游玩参观海军博物馆时,看到的卡隆舰炮,当时,海战相隔几里时,虽有命中,但大多不损要害,往往最后要登船血战,最后,英国海军明了卡隆炮,在不到一里的位置上,其破坏力惊人,从此成为风帆战舰的舰炮。

    “很好,提亚哥先生,这炮造的好,威力巨大,现下的舰炮远远不如。”赵烈夸奖道。

    “谢谢大人夸奖,”几人躬身施礼。

    “不过,此炮在一里外准头太差,威力也是骤降,射程太短了。”明人铸炮师郑粤说道。

    “嗯,郑师傅说得对,不过,以往海战,一里外也是十炮才中一二,而且破损也不致命,现下有了此炮,就将战船迫敌一里内,将敌击毁,不用靠帮作战了,当然,此炮应同当下舰炮混用,轰击敌人炮台时,还是须有长射程的舰炮。再者,还应有十八磅炮,十二磅炮,以便小船使用。”赵烈解释道。

    “大人英明。”众人恭维道。

    接下来,九磅行军炮、六磅行军炮试射,九磅炮轰然作响,炮弹在两里多点的距离上着地,又反弹触地三次,在不到三里的地方停下。六磅炮的射程只有两里,散弹更是只有一里多点。不过两种炮经过特殊设计,可以将射角跳高的二十度出头,可以射散弹,有了榴弹炮的意味。

    “诸位辛苦了,在短短的时间里赶出几种火炮,赏五千两白银。”赵烈极为满意。

    “多谢大人。”气氛十分热烈,来到这里后,活计虽说辛苦,比较赶工,不过,饷银,奖赏丰厚,几人是极为满意。

    “不知大人几种火炮各铸造多少,我等也好备料。”尤利亚诺问道。

    “舰炮一百门,行军炮四十门。全力开动,尽快造出。”赵烈估算了一下,下了命令。

    几人立时有点懵了,这是多大的数量,加上炮台定制的四十门十二磅炮,十八磅炮,二十四磅炮,就是二百四十门大炮,这,这真是炮山炮海,不过,这进度。。。。

    “大人,我恐怕铁料有所不足,现下,火铳、铁甲、火炮同时开动,火炮、铁甲耗费甚众,深恐。。。。”尤利亚诺摆了摆难处。

    “当下,现已火铳,舰炮为主,铁甲少量装备。另外,议事会马上大量购进铁矿石、木炭,人手不足,招募,训练,要知道人手在大明有的是。”赵烈决断道,时不我待,舰队随时可能出,不可耽搁。“而且,有些船上替换下的舰炮可以安装到炮台上,如此炮台上就只缺少十八磅和二十四磅炮了,你等可专心铸造其他火炮。”

    “遵命,大人。”几人躬身答道,心想,这下且有几个月辛劳了,到这里,饷银倍增,不过,这活计也是倍增啊。大人他是不亏啊。

    赵烈返回后,立即下达命令给赵猛、万基,通告石岛大小商人,千户所大量采买木炭、铁矿石、战马、粮食多多益善。

    ps今日有个书友说,夜半,书写的很写实,但是惊心动魄的打斗场面少了,确实,夜半写的靠近写实了,因为夜半以为历史书应有其厚重、真实的一面,这不是仙侠演绎,一个悬念接着一个悬念,太不现实,所以书有些慢热,但是爆起来铁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