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苍茫 > 第六十三章 船厂定型
    接下来几天里,赵烈又呆在军营,和黄汉等人编练军队的组成。.cm

    “介于火炮很快就会造出来,我命令张辉所部转为炮队,先用库房的旧炮练手,让水师的炮手过来教授,”

    “遵命。”张辉起身应答。

    “再者,命马全福所部为骑兵队,先用这里有的一百多匹马练习,你部职责是战前搜索现敌情,交战时追击溃败之敌。”马全福老爹就是威海水师马厩的头,管理着几十匹马,十几个马夫,马全福自小就弓马娴熟。

    “大人,能不能骑用葡萄牙马。这里的战马太少了。”马全福问道。

    “不行,现在葡萄牙马都要配种,现下,都在里卡多和席尔瓦的管理下,马会增加,现在正在全力买马。”

    “大人,能不能将其他千人队会骑马士兵调过来。”马全福舔着脸问道。

    “呦呵,刚编组成队,就往你那里划拉。”赵烈笑呵呵的斜睨了他一眼,“不行,下面我说的就是如此,每千人队下设一个百人斥候队,也配战马,斥候就是我等在战场上的眼睛,我们要做到每千人队都可以单独作战。”

    好家伙,其他五个千总这个庆幸,幸亏没让马全福把人都划拉跑了,否则到时人都走了,斥候队怎么办,呸,这个马全福狡猾大大的。

    军营里又是喧闹起来,又有大的改动,划拨出炮兵场地,骑兵场地,这些原来都有筹划,不过,都在偏远地方。毕竟炮兵、骑兵都是扰民的兵种,赵烈为了自己的睡眠也愿意让他们远一些。

    对于骑兵具体的训练,赵烈不知晓,不过,前世英伦游的时候,在博物馆接触了这般的信息,十七到十九世纪,英格兰和法兰西的骑兵对战中东、中亚的游牧部落的骑兵时,采取的就是上身俱甲,密集队形的集体冲锋,毕竟采用散兵线式的骑射或英雄式的对决,他们根本不可能是从小长在马背上的游牧民族的对手,但是这种集体式冲锋需要是系统的操练和比拼死伤率,这就是英格兰和法兰西人的特长了,当然,当后装线膛枪出现时这种队形就是自杀性攻击了,不过,当下的年代后装线膛枪是遥遥无期的,赵烈正好以此整训自己的骑兵,这可是需要大量练习的,好在还有时间。

    尤利亚诺这日兴冲冲的邀请赵烈观看飞剪船的航行,这一次飞剪船也不负所望,航达到十五节。看到它贴着海面潇洒滑行的场面,在场的众人都兴高采烈。这么快的船只是在自己手中建造出来,真是造船人的一大幸事。

    “恭喜您,尤利亚诺先生,您的船出我的预期。”赵烈奉上马屁一顶,对于这种高端人才得鼓励支持。确实,船出赵烈的预期,原以为这艘实验性的帆船能跑出十三四节的航就是胜利,可见,尤利亚诺等人很是有两把刷子,必定是付出艰苦的努力,把自己不明白的复杂的船帆大致补齐了。

    “过奖了,过奖了。”尤利亚诺如今这大明的谦称也是学的很溜。他没想到不太情愿的北上,还有这般大的惊喜,既有新的船型可以建造,饷银奖赏又是十分的丰厚。

    “奖格两千两白银马上放,”虽说刚刚了一个月,不过,原因在于自己。

    “多谢大人。 shuo.”几个人欣喜不已,大人就是爽快。

    “尤利亚诺先生,盖伦船开工了吗?”

    “大人,开工了,前日,龙骨已经铺下。”

    “很好,不过,我以前说过,要让众多工人拿此船练手。”

    赵烈提醒一下。

    “大人,放心,这也关系到我等的赏格。”尤利亚诺笑着答道。

    “我等也接到三艘福船的订单,当下也得抽出部分人手。”尤利亚诺微微炫耀,船厂这么快就有收入了。

    赵烈一愣,这确实是惊喜。

    “大人,是从澳门来的罗长山到船厂下的订单。”德尼罗躬身回道。

    “哦,”赵烈咧了咧嘴,这是个会抓机会的人。

    “尤利亚诺先生,这艘飞剪船是多少吨的。”

    “这是不到百吨的。”

    “那就再造十艘,另外还要建造五百吨的,我希望船不要有大的下降。”赵烈说道。

    “是,大人。”尤利亚诺答道。

    “另外,大吨位的飞剪船,要有安排舰炮的位置。”没有防护是不行的。

    “不过,大人,这种船底仓收窄,运货量大约只有盖伦船的一半,再者,船舷低矮,只能在甲板上安置火炮,火炮数量不会太多。”尤利亚诺提醒赵烈,这种船的不足。

    “很好,尤利亚诺先生,你看出了此种船的问题,不过,这种船就是为了能尽快的把信息传递出去,大炮稍有几门能够自保就可,我相信没有船可以追上它,它的最大自卫武器就是它的度。”赵烈对于飞剪船寄予厚望,在今天海运龟的年代,它的惊人度可以保证信息的通畅,另外它还有更大的作用,在东亚的海面上,大明、朝鲜、倭国海战火船都是无敌的存在,当几艘盖伦遇到百艘火船时,只有败退一途,毕竟当下的火炮的精准度太差,不可能各个点名击沉。这时,快、灵敏的飞剪船就派上了用场。

    赵烈回道官署,召见了法比奥先生。

    “法比奥先生,议事会筹建的如何。”寒暄过后,赵烈问道。

    “大人,这里的商家太少了,士绅也是太少,都是,嗯,你们所说的军户,还有难民,这个,目前,我只是联络了范项问、颜君宜、罗长山、张庭几位先生,而且,他们大部不常在石岛,如此,事情不能决议。”法比奥也是无奈,这些人也是不大理解还有这样的管理方式,最主要的是,他们不信连收税都是议事会说了算,这赵烈大人能放手。

    赵烈也明白他们的想法,不过,就是当前石岛的小小的税收,就是没有一样,即使是澳门也是众商家为了更好的经营才交税,赵烈根本没看上这点税款,只是需要试点,需要改变,中国不可能还是这几千年的轮回,还是君王和所谓士大夫的家天下。

    “那就是你和罗长山先做起来,商家会越来越多,已有的人,会看到好处加入的。”开玩笑,当他们看到这里自己做主的好处,那是会蜂拥而入的。

    “好吧。我就和罗先生先做起来。”法比奥回答道。

    “可以让我大哥赵猛加入,起个代表我的意思。”赵烈一是打算赵家起个表率的意思。再者是制约的意味在。

    法比奥也明白,不过,他并不反对,先建立起再说,赵家即使不加入,权利还是他们掌握的,议事会毕竟是在他们的支持下才运行的。

    赵烈又同赵猛达成了石岛镇内的管理逐步交给议事会打理,以及他代表赵家加入议事会的决定。

    赵猛本来也是为了种种事物已是焦头烂额,有人分担重担,自是极为赞成。

    而万基将主要协调水步军、匠户营、船厂、难民营的运作,镇内的杂物都将交于议事会,这将大大减轻其压力。

    接下来的几天,赵烈先后参加了初小学堂、高小学堂、武备学堂,海事学堂等等的建立仪式,学堂是学生人满为患,难民营的子弟,渔村子弟,还有军户的子女,至于武备学堂,海事学堂大都从事现有将士的培训,大多是短期的,一个月左右,毕竟军队初建,很多的培训人员脱身不易,现下只是有个明目。

    学堂的老师以招聘的读书识字的明人为主,武备、海事学堂则是一干将领、葡萄牙军人、匠师等为主,赵烈也是名列其中,毕竟很多事物离不开他的组织。

    ps拜求推荐收藏,看到收藏不升反降,心里不是滋味啊。

    推荐好友的新书一本封神花祭雨,写的很有想法,有书荒的朋友不妨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