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苍茫 > 第五十八章 船厂加速
    从忠烈祠回转官署,赵烈召集众人汇聚一堂,赵猛、万基、马涛、杜立、汪全等人逐一禀报了石岛最近两个月的事物,应该讲,石岛基本走入正轨,街市大致成行,破虏军也已成军,窑口不断忙碌,相对较慢的还是船厂,顾五岳回来一趟,带回不少松木、杉木、樟木,还高价购回一船已经风干三年的原木,随即又出去了朝鲜,但是,船厂工匠大多是半成品,建造度较慢,好在在福建船匠的帮助下,终于有四艘渔船下水,船匠请示,是否开始建造福船,不过,万基没有同意,只是命人将渔船开动起来,毕竟难民营对于鱼类的需求还是很大的,这也是石岛可怜的存银能够为难民提供的最廉价肉食了,其他的就是等待赵烈的安排。 shuo.另外,难民营已经由吴群接手,赵猛、万基抽出身来。万基把主要的精力用在破虏军的招募整束上。

    赵烈下令:

    一,马上建立军马厂,将到达的安达卢西亚战马安顿好,尽力收购蒙古马,主要是母马,为配种用。这件事由伴当负责。

    二,马上在石岛峡口东西两侧各建造两个炮台,现下石岛港里已有西式战舰六艘,商船四艘,大小福船近二十艘,已经是一个中型舰队了,如果被尼德兰人、郑、李、刘等大的海盗任一势力摸上门一窝端,乐子可是大了。

    三,将带来的澳门船厂船匠,葡萄牙船匠并入船厂,并重整。

    四,将带来的澳门铸炮师,冶炼师并入工匠营并重整。

    五,全部货物卸载后,船只全面清理整修,本来就是仓促整修出海又经过炮战,不整修一番是不成了。

    六,建立学堂,注重识字,注重数算,庶务。难民营的孩子费用全免。配备工匠,教授大些的孩子机械技巧。

    七,建立武备学堂,海事学堂,将来军中将佐、海军兵士都要分批进入培训,当然目下就是搭个架子出来。

    全部事物,赵猛、万基掌总。

    好嘛,赵猛、万基等人一呲牙,就说大人回来肯定又有新的差遣,好家伙,事情真是繁巨啊。

    赵烈欣赏了几个人咧嘴咧嘴的表情,

    “此次我也同你等一道办理。.cm”

    这下几个人有了底,事情不怕办,怕的是不和大人的心意。既然大人一起办理,这就好说了。

    几人走后,杜立、汪全留了下来。

    “杜立,我命你组建军情司,凡是大明各地官声、军情,建奴内政、军情,包括福建海盗军情,朝鲜军情,倭情,弗朗机人,尼德兰人,都属于此种范围。”

    杜立有点懵,这个范围太大,他从未历练过,深恐有负大人所托,心下惶恐。

    “慢慢来,先搭起架构,没有人手,可以先招募,到军队,到难民里招募,也可以在外面招募武艺高强者。我先给你两万两白银作为经费,不够再补,以后,每月都有饷银。杜立,我相信你可以完成重任。”赵烈细细解释了一下,安抚了一下杜立有点受惊的小心脏。

    “遵命,大人。属下必定不负大人所望。”杜立躬身回答,大人把军情司交予自己,那是对自己的绝大的信任,杜立是没有后退的余地。

    “另外,你要组建武队,我的命令一下,在山东、在京师、在沿海各地,对于我等不利的人物,必定消失。这个,嗯,你晓得吗?”赵烈定睛看着杜立。

    “明白,大人。”杜立咬牙回答。这是让他击杀朝廷官员也得照办,不过,他杜立原不过是赋闲在家的军余,在水师营里厮混的小泼皮而已,是赵烈简拔他在草莽间,没有赵烈他什么都不是。为了赵烈,也为了他自己,这些事情他是必须去做。

    “汪全,我命你组建内卫司,石岛的防御都是你的职责,再者,匠户营、船厂、军队、马场的保密,警卫都是你的职权,另外在石岛范围内,无论将来朝廷、建奴、弗朗机人、尼德兰人的探子的甄别,抓捕,都是你的职责。”赵烈满意的拍拍杜立的肩头,很好,晓得如何站队,如果杜立犹豫不决,赵烈即刻就会将其打入另册,作为他的麾下不为他搏命,那还有有何用处。

    “大人,没有您的提拔,我等还在老家胡混,保护大人您,保护石岛就是保卫我等身家前程,大人放心,只要有我汪全在,定会不负大人所托。”汪全干净利落的躬身回答。

    赵烈微笑颔,这小子就是伶俐。

    “先予你等各一万两白银,招募人手。你们一内一外一定相互帮衬,让我们石岛做到心明眼亮。”

    两人轰然应诺。

    接下来,赵烈请来了亚历山德拉,法比奥先生,

    “法比奥先生,我希望您按照澳门的方式建立石岛议事会,将来,议事会负责石岛的行政、司法,如同澳门一样,包括各个代表的产生,议事长的管理。”

    赵烈微笑的欣赏了一下法比奥目瞪口呆的表情,

    “赵烈先生,你的意思是重复澳门的一切,全部。”法比奥结巴的问道。

    “是的,这只是开始,将来会推广到更多的地方。所以,你就将这里相当于你们澳门的试炮厂吧,试行后,可以推广到更多的地方。”

    法比奥激动了,此次前来他以为只是一个联络员的作用,很是金贵,不过肯定是闲暇时间巨多,这下,他感觉时间怕事不够用了,不过,他是宁可忙起来,是的,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是可以通行全世界的。

    “您可以先构思,然后找赵猛切磋办理,不急。”

    “好吧,我感到您的真心,也佩服您的雄心。我会尽力而为。”法比奥当然明白,施行的目的,这是赵烈想改良落后的大明体制,最终的目的是强国。

    亚历山德拉看着两个人一会儿功夫定下了这么大的事情,她注意到赵烈的特点,没有一般大明人的云山雾罩,干脆爽快,直达目的,看来这是他早有计划的。

    “亚历山德拉小姐,下午,由我母亲的陪同,您可以到难民营看看这里从辽东逃难出来的难民。”

    亚历山德拉满意的点头,他没有破坏他的诺言。

    下午,赵烈来到船厂,由于澳门船匠是昨天下船的,休息一晚后,状态好了大半。

    “拜见大人。”

    葡萄牙船匠尤利亚诺、桑斯、德尼罗,福建船匠头林苍、任漳在此等候多时。

    “坐下吧。”四十出头的尤利亚诺率先坐下,桑斯、德尼罗随后,林苍、任漳拘谨的做了半个屁股。

    赵烈暗叹一声,任重道远啊,国民的精神差距太大。

    “尤利亚诺先生,船厂的干木可否建造一艘盖伦船。”

    “先生,我上午看了看,这里的干木大约只够一艘两百吨左右的船只,其他的木材都是半年后可用的了。”尤利亚诺干巴巴的说道。

    赵烈看到葡萄牙工匠的兴趣不高,明白他们的想法,两倍的薪金不错,但是离开葡萄牙环境的澳门,来到陌生的北方,而且是被迫的,心情很是不爽,虽说四年的聘任期,不过,到时面前这位大人是否说话算话还未可知。

    “尤利亚诺先生,你们除了在船厂任职外,还要在海事学堂任职,教授学生,这个工作另有饷银。”赵烈点了一把火,尤利亚诺眼睛一亮。“当然,林师傅,任师傅同样。”

    林苍,任漳忙起身感谢。

    “另外,如果你们三年之内,可以让船厂顺利全部掌握盖伦船的建造,你们每人还可以得到三千两白银的奖赏。”

    室内立即响起抽气的声音。

    尤利亚诺三名葡萄牙人惊喜如狂,林苍、任漳是嫉妒若狂。三千两白银啊,赶上三人七八年的饷银,抵得上林、任二人十余年的饷银了。

    “如果,在一年半的时间内,船厂就可顺利掌握,每人赏银翻倍。”

    赵烈又加了料。

    登时,尤利亚诺三人眼都红了,

    “大人说的全是真的。”尤利亚诺语音颤。

    “我们可以订立合同。”

    三人立马放下心来,齐齐鞠躬感谢。他们明白这是出卖手艺,不过,谁给过如此的重赏啊,干完这一遭,都可以退休回葡萄牙老家养老了。

    林苍、任漳眼都绿了,都是造船的,差距咋这么大呢。

    赵烈就是要把这件事在船厂散出去,让大明工匠都知道手艺的金贵,刺激他们努力。

    “另外,我命令尤利亚诺先生为船厂厂长,”尤利亚诺鞠躬致谢。

    “命林苍,任漳为副厂长。”林苍,任漳拜谢。

    “命桑斯先生为索具厂厂长。”

    “另外,从即日起,船厂暂先不建造福船,只建造盖伦船,当然,外部海商定做另算。”

    “遵命大人。”几人应诺。

    “另外,我这里有一种船型。你们看看可否制作出来。”

    赵烈拿出自己勾画的一种船型。

    尤利亚诺一看,只见尖尖的船,细长的船体,高耸的主帆,还有,嗯,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副帆。

    尤利亚诺认为的乱七八糟的几个副帆,是赵烈大约摸画的,谁让他只记得大略船型,船帆呢。

    “先生们,这种船型,我只见过一次,船型没错,但,咳咳,船帆只记得大略。吨位从百吨到几百吨。航十四到十五节。并且转向方便。”

    几个中外船匠一看就明白,这艘船就是为了提高航而建造的,问题是没见过啊,尤其是三名葡萄牙人,这船型,风帆一看就是欧式船,但就是没见过。

    “先生们,这是你们新的任务,如果在一个月内做出样品,我奖两千两白银。”又是一个大号的胡萝卜。

    今天,在这里的几个人是彻底被砸晕了,各自念叨满天神佛,看看是否是神佛保佑得到如此机缘。

    ps拜求推荐收藏点击,新人新书只能靠各位大大支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