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苍茫 > 第五十七章 忽悠老妈
    在陪同亚历山德拉,法比奥去往府邸的路上,赵烈仔细的观察了石岛这两个月的变化,街道基本整修完毕,按照赵烈的要求已经建造军民的住房,这是先为匠户们建立的住宅,分为大小户型,根据功劳分配下去,这也是体现赵烈的想法,谁有技术谁先享受,以刺激工匠的进取心,改变千年来工匠们下贱的地位。 shuo.接下来是教书先生和军队的住宅。至于普通人的住宅那就只有慢慢建造了,毕竟时间有限。

    这些营造活计不断,可以保证辽民的收入,改善他们的生活,给予他们生活的希望。

    当下赵烈就从路过的许多辽民看到了更多的笑容,甚至听到了一些辽民边干活边唱着小曲,赵烈明白他们有了归属,才能有心情欢笑。

    亚历山德拉也是四周环顾,一眼看去她就明白这里许多人是流民,因为许多人的衣衫褴褛,须散乱,不过相较许多在澳门看到流民乞丐的眼睛的呆滞、绝望,这里流民的情绪欢快多了,也整洁多了。最主要的是,他们有组织的在忙碌,而不是在绝望的呆滞。

    “这就是你说的难民,好多啊。”亚历山德拉问道。在她看来,断断续续看到近千的难民已经不少了。

    “不多,已经有万余难民进入军伍、水师、作坊,在难民营还有更多。”赵烈回答道。

    在澳门,赵烈讲的难民有数十万,那是个数字,在石岛,亚历山德拉仅仅看到千余难民就已经觉得不少,想到几十万庞大的数量,亚历山德拉沉默了,这是怎样的人间惨剧,简直不可想象。

    赵烈也是怅然,在澳门他对亚历山德拉说有几十万难民,确实,不过要算上已经埋骨白山黑水的几十万,百万也不止吧。

    府邸不算大,只是三进的院落,按照规矩,客人被安排在中进,丫鬟王悦前来帮助亚历山德拉安置物品,赵烈则被赵秦氏找去训话。shuo.cm

    “说说吧,烈儿,这个女娃与你什么关系,不要说些搪塞我的废话。你们的关联就差写在脸上了。”赵秦氏板着脸问道。

    “母亲大人,此女是葡萄牙王国的贵族,相当于大明的侯爵之女,此次真是作为葡萄牙人驻我方的大使,”赵烈看到太上眉毛一立,马上改道。“不过,孩儿对于她非常仰慕倒也是真的。”

    “烈儿,这个我大明人对于。。。这个夷人多有鄙夷,日后,必定多有风言风语,此事你可明了。”大明人一向自大惯了,非我族类皆为夷狄,只不过是东夷、西夷、南夷、北夷罢了。赵秦氏也转不过这个弯来。

    “母亲,这是过去的事情了,现下西方海上强国坚船巨炮已经进犯我大明,前者父亲和您也听说过,他们进攻我福建,我大明最为强大的福建水师损失惨重,而敌人尼德兰人只有四五艘巨舰,就同福建水师数百艘战船相持不下。”赵烈言道。

    这个消息,赵秦氏倒是听赵海明说过,对于哄骗朝廷,皇上的大胜云云,只是个笑话,真实情况只是杀伤了夷狄几十人,击毁大船一艘,这个消息在水师内部皆知,军政消息在大明就没有保密这一说。

    “而,葡萄牙人强占了我大明广东澳门,在当地开衙建府,驻扎军队,收取税款。”赵烈细细言道。

    赵秦氏瞪大双眼,不可置信。

    “烈儿,不要哄骗为娘,内阁和万岁爷怎么能够同意。”

    “母亲,紧要处是大明朝廷,包括内阁有求于葡萄牙人,他们的另一个名字叫弗朗机。 shuo.”赵烈心说,我怎么知道葡萄牙人不费一枪一弹就白占澳门,肯定是贿赂地方大员了呗,这是最简单有效的手段,古今如一。

    哦,赵秦氏恍然大悟,作为水师军将的家眷,对于弗朗机可是极为熟悉的,大明当下水师大炮,城防大炮,要么仿制弗朗机,要么就是采购于弗朗机人。原来是有求于人啊。

    “葡萄牙人对于我大明人也是极为看不起,不讲卫生,军械落后,称我们为土著人。”赵烈道。

    “什么,土著人,”赵秦氏大略明白这个意思,同夷狄差不多嘛。眉毛立即起立,“大明也是他们妄加评论的。”

    赵秦氏虽是不屑,不过,大明的优越已经清淡很多了。

    “关键是,孩儿也是有求于他们,如巨舰、大炮、火铳,母亲你也看到他们的战舰了吧,一艘可以载炮几十门,我们的只能载巨炮几门。如果结盟,通晓其技巧,我赵家制造出几十艘巨舰,几百门巨炮,还有谁可制衡。”赵烈说什么也不能说葡萄牙人是他俘虏半强迫的。

    “这倒是,”善于持家的赵秦氏小账噼里啪啦一算,就明白取舍。看来,这个儿子看上的女人地位十分紧要啊。

    至此,家中最大的阻力消失,赵烈也是大松一口气。

    那一边,王悦半在亚历山德拉的诱导下,半在炫耀的心里下,把赵烈卖个底掉。

    当听说,大明东北失陷百万国民,几十万人死亡,上百万人逃亡,亚历山德拉惊诧不已,整个葡萄牙才几百万人好不好,也明白了在东方灭国之战的残酷,葡萄牙也失国了,不过并没有大的兵祸。当听说,赵烈带人亲自上阵击败建奴,带回数万难民,心中为之担心,为之雀跃。当听闻还有几十万难民等待拯救时,亚历山德拉大约明白赵烈想要巨舰大炮的目的,路上遥远,只有海上争锋,北方蛮族也应该有规模不小的海军,所以,赵烈希望建造西式舰船的想法就可以理解了,击败敌军,打开海路,解救万民嘛。

    看来,这个让她心动的大明人没有欺骗她嘛,是个勇敢善良的骑士,亚历山德拉甜丝丝的想着。她是想当然的歪楼了,如果她知道建奴的水师就是个渣,不知道有何感慨。

    接下来,就是心态放松的时间了,就是东西方服饰、打扮、习俗的交流时间了。

    晚宴,赵秦氏办到的很丰盛,赵烈一家、李明峪父女、法比奥、亚历山德拉汇聚一堂,赵烈先致欢迎词,亚历山德拉、法比奥回礼,晚宴正式开始。

    第二天一早,赵烈率领着赵猛、黄汉、李虎、赵达、唐显文等一众人等,来到了忠烈祠,石岛忠烈祠占地几十亩,由前院、大殿、左右厢房,后院组成,赵烈没有让工匠将其建成庙宇型制,也没有将其建成北方灰暗的灰色砖瓦样式,而是选取了江南白墙黑瓦的型制。黑白相映更显庄严肃穆。

    赵烈来到大殿,殿内中后有十块石墙,石墙前供案上摆放了米肉等祭品,殿内没有放置关公等雕像,赵烈不认为关公与麾下能征善战有何关联,在大殿配享香火的只有麾下为国捐躯的士兵们。不过现下只有一片石墙雕刻出军兵们在海上与敌炮战的情形。

    赵烈带头依次点香,放置在供案前的硕大香炉内,全体人等在案前跪下施礼。礼毕众人转向偏殿。

    在西厢房放置的是水师牌位,赵烈带领众人进入宽敞的厢房时,一眼就看到了摆放在当中祭台上孤零零的十五个黑色的牌位,由于水师战死兵丁在海上只有海葬,因此只有身份铭牌被收回,如果是6师火化后可以带回葬在后院陵园。

    赵烈等人还是上香,司仪道:“进祭品。”

    余大宝带领十名护卫将米肉菜品等蔬菜奉上供案。

    “上香。”

    赵烈等人依次点香供奉。

    “跪拜。”

    赵烈在前,众人在后跪在案前。

    “三叩。”

    赵烈等叩三次,以表敬意。

    “礼毕。”

    赵烈等起身。

    赵烈上前几步端详着十五个牌位,只见写着:

    王福,籍贯辽东辽阳海子屯,天启五年战没于小琉球外海

    夏东岗籍贯辽东海州东岗村,天启五年战没于小琉球外海

    曹九籍贯辽东凤凰城,天启五年战没于小琉球外海

    方海籍贯山东威海卫,天启五年战没于小琉球外海

    。。。。。。。。。。。。。。。。。。。

    赵烈看着空旷的厅堂久久无语,他知道随着自己的征伐这里迟早会摆满黑色白字的牌位,只是希望不要有摆放不下的一天。

    ps拜求推荐收藏,新人不易,拜谢诸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