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苍茫 > 第五十五章 两败俱伤
    西穆尼奥听到了炮弹击打到船舱室的砰砰的响声,舱室在颤抖,一个舷窗也接近破裂,灰尘弥漫舱室。 shuo.只挨打不还手的滋味很不好受,不过如今只能忍。

    当距离敌船半海里时,西穆尼奥下令转向,侧舷对敌,当然,侧舷对敌,被打击面大增,果然,第三次的炮击,霍去病号、周亚夫号接连中弹,尤其是周亚夫号,舰斜桅被击断,风帆破碎,景象尤其惨。

    钱二听到炮弹击中橡木船舷乒乓的声音,就在离他不远的地方,这种声音在他听来简直是太恐怖了,他浑身一抖,舱室内被震动下的灰尘弥漫,菜鸟炮手们面面相觑,脸上都露出了惊恐之色。

    “调炮。”在甲长的号令下,众炮手开动起来,降低炮口直瞄敌人。

    二十息后,

    “开炮。”甲长下令道。

    “轰,轰。”二十门大炮轰鸣。

    钱二只觉得脚下一软,即使耳中塞了棉花,大炮的轰鸣还是把他的脑袋震得嗡嗡作响。

    “清膛。”

    钱二看到王强向他喊着什么。不用听明白王强的吼叫,钱二也明白应当做什么,也马上干了起来。

    毛刷清膛,水蒸气滋滋作响,用膛杆把射药包捅进炮膛,放进炮弹,压实,推动跑车复位,虽说是在炮战的环境中,这些时日来坚苦的操练还是挥了作用,这些动作钱二做起来娴熟无比,极为迅捷。shuo.cm

    当听到开炮的号令。王强点火。又一次的齐射开始。

    威尔登克听到了船舷被击中的砰砰的响动,十二磅炮,要想在几轮之内对自己的船产生摧毁性的打击,最少是二十四磅炮。自己炮击也一样,只能是一轮一轮的互相击打下去。

    不过,自己是不打算这样对轰下去。

    双方的击打继续下去,不过,在三轮过后,威尔登克现敌方的炮击间隙紊乱,两轮之间的间隙变长,有的火炮竟然没有击。新手,这些炮手绝对是新手,机会来了。

    “顺风急进,冲过去。”威尔登克对大副大喊,机会难得啊。

    休斯顿号改变航线准备插进去,冲击商船队。

    果然,对手的水手反应较慢,一个是船只的移动迟缓,一个是在休斯顿号切进去时,对方只炮击了一次,就失去了角度,如果是自己的炮手这段时间最少是两次炮击。

    眼睁睁的看着休士顿号切了进去。西穆尼奥这个憋屈,水手的反应慢,炮手的反应慢,有不慢的地方吗,自从西穆尼奥加入海军此番是最憋屈的一次,没法子,能正面炮击这些水手炮手就算不错的了,实在没法强求了。

    “马上追击,不要让他脱离我们的射程。shuo.cm”西穆尼奥火山爆般对大副大喊,他晓得后面的商船危险了。

    大副耸了耸肩表示无奈,他也感到很受伤,这是水手能力决定的,不是他一个人可以改变的,因此他对于自己成为船长的出气口很是不忿,不过,不耽搁他出命令。

    霍去病号慢了半拍从侧后衔尾直追。

    赵烈现了这个危机,只是他没有好的办法,手里已经没有炮舰了。

    “弗朗哥先生,我们顶上去。”一直观察的亚历山德拉对穆尼蒂斯号船长说道。

    “遵命,小姐。不过,希望您进入下甲板。”弗朗哥坚持到,他可以参战,毕竟对付的是可恶的死敌尼德兰人,可是亚历山德拉不能留在危险地带。

    “好的,先生。”亚历山德拉没有坚持,顶层的舱室在炮击时,还是很有风险的,她和玛塔即刻下到下甲板。

    赵烈看到穆尼蒂斯号转向迎敌,大惊,自己忘了还有一艘炮舰,不过,穆尼蒂斯号迎敌,也就是亚历山德拉有了危险。不过,自己一方已经没有办法,“穆尼奥斯先生,我们转向迎敌。”

    穆尼奥斯一愣,当即明白,赵烈是打算行险,赌对方不知道自己没有舰炮。但是对方船长要是冒险冲击,自己的船那真是只有被虐的命了。

    赵烈无论如何不能让一个少女独自上前为自己挡枪。

    休斯顿号一边用舰炮零星的回击后追的霍去病号,一边靠近船队,此时,威尔登克现一艘小型的盖伦船横在自己与船队的面前,还有一艘最大的战舰也在靠近,威尔登克没有惧怕,如果还是刚才新手的水准,他还是有信心突入进去。

    不过,很遗憾,对方的水手极为老道,完全拦住自己的去路。

    “轰,轰,”穆尼蒂斯号齐射。

    几轮的交锋,自己的后桅斜帆被击破,舱室被击破,一个传令兵死亡,一个传令兵受伤,最主要的是,对方频率不变,距离还在接近,与自己并驾齐驱,而侧后,最大的敌舰接近到不到两海里,没机会了,威尔登克下令转向脱离。威尔登克不想试试这个最大的敌舰是否有三十六磅炮,如果倒霉,几个关键的炮击就会让自己离不开这片海域。

    赵烈看到敌舰转向离开,去汇合另一艘较小的敌舰,长出一口气,危机总算是过去了,赵烈狠狠的看着敌舰上尼德兰的旗帜,这个仇他是一定要报。

    威尔登克接应了迪罕号,开始撤离,迪罕号境况比较惨,船舷有两个地方被击破,主桅上的瞭望台被击毁,前斜帆被击毁,十几名人员死伤。毕竟是两艘同一级别的战舰对付它一艘,不过回到大员没有问题。

    威尔登克很遗憾,如果大员的五艘战舰一同前来,这里的敌船能够留下大半。只是向来大员的五艘战舰都是分批次到海峡打击葡萄牙,西班牙的航线,当然顺道捞点外捞,否则没有休息时间,人船都受不了。所以威尔登克也就只能遗憾了。

    第一次与尼德兰人的海战结束了,赵烈只能屈辱的看着尼德兰人安大刺刺的扬帆而去。

    赵烈命令卫青号接近了穆尼蒂斯号,喊出了亚历山德拉,赵烈向她伸出了两个大拇指,赵烈是真心敬佩亚历山德拉。

    亚历山德拉微笑着挥手回应着,满脸的幸福。

    副使法比奥在甲板上看着赵烈和亚历山德拉的互动,心下满意,原来你是被我们葡萄牙女人吸引了,这就好办了,是的,亚历山德拉就是一个巨大的筹码了,法比奥不禁划了个十字,也许天主听到了我们的求助。

    赵烈回身看到余大宝、黄汉趴在船舷上看戏一般看着他和亚历山德拉的互动,赵烈没好气的各打了两人一下。两个人傻笑了几声,真是没见过啊,大姑娘就这样当众和男人打招呼、微笑,这在大明真是一景啊。

    几艘参加战斗的军舰归位,周亚夫号的形象实在是有点惨,前桅杆被击断,侧舷被击破一处,甲板上的舱室被击破,死伤十几个人,霍去病号死伤不到十人,穆尼蒂斯号死伤六人,后桅以及后上帆受创,彭越号是分毫未损,干干净净的,干净的像是根本没有加入战阵,真是个奇迹,迪罕号只是盯着周亚夫号狠揍,来不及对付它这个小船,因祸得福了。

    由于几个舰船的受伤,船队的航下降到可怜的不足三节,不过,赵烈不敢耽搁,命令水手缝补船帆,休憩桅杆,修补船舷,继续航行,自己的梦想全部集中在这个船队中,无论物资还是人员,不能出现任何的意外,早日离开这个危险的海域才好,如果再有尼德兰战舰前来乐子可就大了,赵烈可是不认为如今舰队的情况可以扛得住四五艘尼德兰战舰的冲击。

    ps拜求推荐收藏,新人新书不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