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苍茫 > 第五十三章 满载而归
    第十日,所有的战马上船。 shuo.为了防止意外的死伤,一百一十七匹战马都上了澳门新造的三艘盖伦商船,由于担心老船带有大量的细菌,最终让马匹在长途航行中患病死亡,赵烈做主选了新船运输马匹。这三艘船别的货物没上,就只装了这百余匹马。可见赵烈对于他们的重视,要知道,安达卢西亚战马心情温顺,爆力,耐力中上,负重一流,成年战马身高在一米五十以上,大明人体形偏瘦,加上披甲,骑上安达卢西亚战马,可以有重甲骑兵了。冷兵器对阵时,重甲骑兵的破阵作用是恐怖的。当然,日耳曼人的体格,加上重甲,大约安达卢西亚战马就有些不够看了。

    为了将来的繁殖和驯马,赵烈将澳门的两个养马和驯马师里卡多和席尔瓦一同带走,答应他们年金翻倍,还有赏金。两人在刀枪的威逼下捏着鼻子从了。

    至此,马匹和驯马师总是到安排完毕,这可是赵烈此番澳门之行的惊喜,同建奴交锋没有大批的骑兵,那就只能被动挨打,取得不了歼灭战的胜利,更不可能长途野战,一旦建奴现了你这个弱点,那么意味着你的末日不远了,诱敌深入,截断粮道,建奴就是以这种方式连连击败明军,你就是晓得建奴这个套路,你也得钻进去,因为你根本没有大批的骑军保护粮道,因此战马及其紧要,如果都是购买蒙古马,一则蒙古马每年能买到的也是有限,大量购买就会让马价腾升,耗费太大,再则蒙古马矮小的身材对于俱甲骑兵先天不足,在赵烈看来,他就是再努力整训骑兵也比不了从小长在马背上的蒙古人和建奴,因此俱甲骑兵武备防护的全面能让其麾下的军兵的战力大增,因此引入安达卢西亚战马配种就是必须的了,当然这个过程也是漫长的。shuo.cm

    这两日,赵烈神经绷得很紧,百里路半九十,收获再大没到山东地面上,那还是空欢喜,只有到了石岛,才算是胜利。

    当战马归位后,赵烈总算松了口气,唐显文也是大松了口气,随后是其他的物品登船,除了缴获的物品还有平价征集的铁甲和望远镜,这是军国利器,赵烈没有客气全部征集了,当然都是给了平价,这可是答应亚历山德拉的。

    哪些货物到哪个船上,金银到哪个船上,战马上哪个船,更麻烦的是上船的葡萄牙军人、匠户、大明匠户,现下既让他们挥作用,又不让他们过于聚集产生不测,何况还有近两百名西班牙战俘,这些可是让赵烈,唐显文等人费尽心思,终于难捱的时刻就要过去了。

    大明历正月十一一早,最后上船的大明工匠们开始上船,虽说,大人们说每月饷银翻倍,孩子可以上私塾,不过,毕竟是没亲眼看过,眼下更多是被刀枪逼上船的。人群中不时传出女人哭,孩子叫的杂音,场景有点凄凉。葡萄牙军人、工匠还算平稳,同阿隆佐议长大人十分亲密的议事法比奥先生也一起同行,而且前天,他们都签署了三年的雇佣合同,薪金、奖赏都还满意,而且还有葡萄牙军人同行,也算安心。

    赵烈没在现场,他亲自到议事厅迎接议长阿隆佐,以及特使亚历山德拉小姐、副使法比奥先生,是的,议长大人闭门同正副史交谈了半个时辰,赵烈没在意,不过是如果有结盟价值如何,没结盟的价值如何,赵烈相信这不是问题,他们到时会求着自己结盟。法比奥先生是一位不到四十的麦色头,褐色眼睛的葡萄牙人,面相颇为和善。

    赵烈陪同两位大使和阿隆佐抵达码头,已经装完货物的海船已经起锚出海,只有卫青号、穆尼蒂斯号还在等候,是的,赵烈为新缴获的盖伦帆船起了中国名将的名号,最大的新建的三百五十吨战舰起名卫青号,三艘三百吨战舰分别命名霍去病号、李广号、陈汤号,两艘两百吨战舰命名周亚夫号、彭越号。四艘商船分别命名洪泽湖号、微山湖号、兴凯湖号、高邮湖号。战舰起的名字让人激动不已,都是汉代名将,但是商船的名号叫人莫名了,没听说给船以湖命名的,而且兴凯湖是哪。当然赵烈在这件事上是乾纲独断,一众属下也只有从了。

    穆尼蒂斯号,则是洛佩斯家族的私船,确切的说,是亚历山德拉和哥哥弗朗西斯科的私船,他们就是乘这艘船来到澳门的,水手、护卫都是自家的,这艘船不大,只有二百吨的战船。好在建成只有五年,船况较好。

    也许是归期未定,还有安全的考虑,亚历山德拉带了不少的东西,大部分已经上船,不过,当下同她一起登船的衣物,杂物箱子就有十几个,看的赵烈眼晕。法比奥先生一同登上了穆尼蒂斯号。

    阿隆佐先生当然是同赵烈一同登上卫青号,卫青号的船长赵烈任命阿隆佐推荐的原霍去病号的船长穆尼奥斯担任,水手长也由葡萄牙人担任。

    最后,驻守大炮台的五十名兵士来到码头,黄汉禀报,大炮台解除武装。至此,穆尼蒂斯号、卫青号离港,当离港十余里出大炮台最大的二十四磅炮的射程后,卫青号放下小艇,

    “先生,我只能等你四年。过四年,变化太大了。”阿隆佐郑重的提醒赵烈。

    “放心,我只会提前,不会落后。”赵烈有强烈的信心,只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当然,这话就不必和老外讲了。

    四名随从划艇载着阿隆佐离去。

    天气晴朗,在十七世纪的今天,中国还没有雾霾这一说,站在卫青号上赵烈隐隐看到葡萄牙炮台的棱堡,还有天主教堂的尖顶,

    “我还会再回来的。”赵烈大喊一声,可惜只是惊吓了周围的水手,没有后世电影人物的拉风。

    也许,只有赵烈自己相信他的宣言。

    船队汇合到一起,福船汇合到一队,靠岸航行,盖伦船队以两艘二百吨的战舰打头,作为舰队的尖兵前行,其他护卫在舰队外侧。

    赵烈已经把有经验的大部分年青水手汇集到盖伦船队。好在福船队的养成计划贡献了大批新的水手,如果不是激烈的交战,航行还是基本合格的。

    由于冬季的侧顶风,福船只能以三节的龟航行,盖伦船利用前中后的大小三角帆的情形下,也只能以四节的度行驶,为了照顾福船的度,最初几天的航就是三到四节,不到数天,船队进入福建海域,赵烈命令全舰队戒备,果然,这一天午时初,三艘两桅帆船靠近舰队,赵烈挂旗鸣号,彭越号、海龙号折转奔向三船,赵烈用望远镜看到船上挂着郑字旗号,船只有一具小型弗朗机。

    须臾,三艘帆船在彭越号,海龙号的逼迫下向东驶离,慢慢的消失在天际线。

    赵烈估计这是郑成功的哨船,郑氏应有几百艘船,不过,大船最多百艘,而且是大明式舰配重炮,全来不过是百余重炮,不足为虑,当然火船队才是福建海盗的撒手锏,也许三年后,这样的舰队会惧怕郑芝龙所部,现在,郑芝龙还没有实力攻击葡萄牙人。

    赵烈最担心的是尼德兰人。

    接下来的几天里,先后遇到福建水师,这个号称大明最强大的水师的哨船,还有挂有刘、李、钟的哨船,尤其是钟字号的船队,有着二号福船五艘,海沧八艘,哨船十余艘,见到船队后,整整尾随了一个上午,赵烈命周亚夫号、彭越号、霍去病号三艘配齐舰炮人手的战舰靠近打击。

    当三艘舰靠近到一里多地,以侧弦对敌的姿态打开开闭式炮窗时,二十余艘船立即分散开来,仓皇逃散。

    赵烈明白,他们是试探一下,如果点子扎手,那就扯呼,如果是软弱可欺,就叼一块肉。

    ps拜求点击、推荐、收藏,夜半拜谢各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