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苍茫 > 第五十一章 点检收获
    第二天一大早,赵烈来到造船厂,此处对于他来讲是关键的关键了,还有十多天才能出,真是不可忍受的。shuo.cm

    造船厂船东尼昂到果阿去了,现在其弟弟华金负责,大明人管事王明也在,不过,都是精神萎靡,海盗是盯上船厂了,要把船厂刚刚下水的船全部拉走,这是让船厂直接破产啊,华金偷算了一下,两艘军舰是澳门军队没有守住而丢失的,议事会想来说不出什么,不过三艘盖伦商船、三艘福船的赔偿就是巨大的损失。

    “公子,五艘西式大帆船都已经建造完成,并进行了海试,当下就是内部的舱室的细小的建造,五天内完成,三艘福船中的两艘基本完工,但没有海试,最后的一艘福船才刚刚下水,只能说是飘在水上,就是全力以赴,十余天也就是勉强航行。不过,现在是冬季,虽说没有顺风,不过也没有暴风,还是有希望到达的。”张鼓声大略回报了各船的现状,可说是喜忧参半。

    “尽全力赶工,告诉工匠们十天内完工,工钱三倍。”时间就是一切,在澳门时间越长越不安全,各方势力进攻澳门不可能,不过,离港时,半路伏击,几大海盗势力以及尼德兰人都有实力办到,赵烈只能缩短这个时间,在各个势力反应过来前离开。

    “遵命。”张鼓声领命而去。

    “华金先生,你们放心,到时,船厂会得到必要的补偿。这个我保证。”赵烈微笑着对华金说道,既然与澳门达成了合作的协议,那么有些事就不能做的过火。

    “谢谢先生,谢谢先生。”华金感激道。

    “前提是加快进度。这个没问题吧。”赵烈有意无意的手扶佩刀。

    “您放心,我马上安排。”华金眼角一抽搐,马上躬身答道。

    下午未时,赵烈怀着忐忑的心情来到商铺,他是真不晓得亚历山德拉做出了怎样的决定,如果亚历山德拉不同意去呢,难道还能硬来,如果硬来,这个结就难解了。shuo.cm

    见面后,亚历山德拉微笑着给赵烈上了一杯热茶,

    “今天很冷,喝杯热茶,暖暖身子。”

    赵烈心中笃定很有可能是好消息,心下安稳不少。

    “小姐今天出去特意探听消息,知道商人们都回到家中,而且没有人受伤,也没人受到勒索。还是很高兴的,不过,小姐也因此受了点寒气。”玛塔颇为不平的说道。

    赵烈大喜,心说,玛塔玛塔,今天你的表现真是好的没法说了,暂先记你一功,日后必有厚报。

    “赵烈先生,我与你约法三章。”亚历山德拉开口说到。

    我去,赵烈一口茶呛了出去,连亚历山德拉都学会约法三章了。

    “小姐请讲。”赵烈抹了抹水渍,正容说道。

    “第一,请您直到离开澳门不要勒索澳门人。

    第二,如果到了地方,如果与你所说不符,我可以马上回来。

    第三,我要带着自己的船和护卫。”亚历山德拉盯着赵烈言道。

    “可以,我可以完全答应你。”赵烈大喜过望,勒索澳门人那是用不着了,已经达成协议了嘛,至于欺瞒,那是没有,山东那里数万辽民在艰难度日也是真实的,嗯,不怕你不相信,就怕你不去。

    “希望你用我们天主的名义誓,再用你们大明神明誓。.cm”玛塔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响起,令赵烈狂。我去,厚报取消。

    “我以玉皇大帝的名义誓不违誓言,否则进入十八层地狱。我以上帝的名义誓,不违誓言,否则让水淹没我。”赵烈对于鬼神无惧,何况他不认为自己说了什么谎言,当然,小小的纰漏是存在的。

    玛塔满意的点点头,在她的观念里既然用上帝名义誓,那就值得相信了。

    亚历山德拉抿嘴微笑,温婉至极。

    “其实,和你们一起的有澳门议事、葡萄牙军人、匠师。你们不会孤单。”赵烈明白亚历山德拉和玛塔的担心,于是告之实情。“我与你们葡萄牙人已经结盟。议长已经任命你为葡萄牙方面驻我军的代表。”

    “真的嘛,太好了。”亚历山德拉眼睛已成了月牙,当真是花容月貌。

    赵烈一时看呆。

    三日时间转瞬即逝,在三日时间里,水手们在葡萄牙水手的教导下学习操纵软帆,其中,横帆、纵帆、斜帆短短的时间灵活应用是不现实的,不过冬天大的风暴没有,只要安全的到达石岛就是胜利,回去后有的是时间操练。

    这日晚上,众人又一次汇集到福海号船舱。

    “金三千一百二十八两,银三十三万六千二百三十两。

    葡萄牙雷斯金币三千余,银币四万余,葡属巴西十字金币一千枚,银币九千余枚,西班牙埃斯库多六千二百枚,八字金币三千枚,

    火绳枪五百余把,全身甲二十六套,半身甲六十五套,库房里和炮厂合计现有二十四磅炮十一门,十八磅炮十门,十二磅炮二十二门,九磅炮二十五门,六磅炮十二门。还有十门炮三日后完工。

    三百五十吨战舰一艘,三百吨战舰两艘,二百吨战舰两艘,四百五十吨盖伦商船三艘,二百吨福船三条。其中一艘三百吨战舰配炮三十二门,两艘二百吨战舰共配炮二十门。其他没有配炮。

    安达卢西亚战马五十二匹,其中公马二十八匹,母马二十四匹,卢西亚诺马二十七匹,其中公马十七匹,母马十匹。

    玉米种子两千斤,红番薯三千斤,白番薯八千斤。”

    唐显文口干舌燥的念完收获,众人是喜上眉梢。

    “另外,生丝、棉花、生漆、瓷器、丝绸等不易变现的没有统计。”

    赵烈既然同澳门结盟,就不能把所有的东西拿走,否则,阿隆佐可是真得下课了。在这里得到战马、粮种那就是惊喜了。

    “这样,银留五万两,金币、银币全部留下。银五万两交于船厂。其他开始装船,另外,把没有配炮的船把炮配上,即使人手不足,也当压仓石。”赵烈下了指令,“炮厂带走葡萄牙炮师三名,冶炼师三名,汉人匠师带走三分之二,有家眷的带上,船厂照此办理,另外宣布月饷翻倍,每人安家费二十两,再有不去者,绑了去。”

    接下来的日子里,炮上了船,金银上船,三百把火绳枪上船,只有战马打算提前一天上船,这可是娇贵物,也不知道有多少可以活着到岸,他们可是寄托赵烈极大的希望。

    这一天,唐显文带着一个胖胖的大明人求见赵烈。

    “公子,此人是大明商人罗长山,因为帮我引荐进入议事厅,深恐我们离去后,葡萄牙人秋后算账,家乡是香山县的,以前,跟随葡萄牙人太近,还把家迁到澳门,回去怕不容乡里。因此,他打算为我等效力。大人您看。。。。”唐显文恭敬请示,这事上,虽说对于罗胖子稍有同情,不过此事还须大人定夺。

    赵烈听唐显文讲过唐胖子,知道这是个八面玲珑的角色,不过,又多了一条认识,有决断,有破釜沉舟的魄力。

    “让他进来。”赵烈吩咐道。

    唐显文长舒一口气,这几天,唐胖子都快把他缠得疯了,真是个牛皮糖,粘上就甩不开,唐显文此番立下大功这个唐胖子可算有功,唐显文还真拉不下这个脸来拒绝。

    “大人,小的罗长山乃是澳门大明海商,如今敬服大人德威,愿追随大人麾下,今后不知小人能否为大人效力。”罗长山满脸堆笑的问道,心中忐忑,如论如何这明人是自己引荐的,事后葡萄牙人肯定会秋后算账,家乡又已是不容自家,跟随眼前的这位大人是自己唯一的出路了。

    “当然可以,我等欢迎一切与我军合作的商人,”赵烈是微笑以对,态度和蔼,“我等订立的制度将会同澳门相同,今次,本将特意聘请澳门的议事帮助订立本将辖地的议事厅,将会由议事厅决定日常政事。”

    “大人圣明,澳门议事厅事宜确有我大明借鉴之处。”罗长山脸上的肥肉乱颤,媚笑说道,“大人,此番小人呈上献银一万两望大人笑纳,还请今后多多关照。”

    “免了,本将从来不接受献金,罗东主不必客气,还请收回,只要罗东主守法经营,本将包你买卖兴隆。”赵烈端茶送客。

    “嗯,罗东主,如果有人劫掠你的商船,本将定会为你做主。”赵烈最后说道。

    罗长山长揖拜谢,方才他以为没入大人之眼,所以大人没有收取献金,如今看这位赵大人是真的不收献金,当真是前所未见,罗长山将信将疑的随同唐显文而去。

    ps夜半拜求点击推荐收藏,新人不易啊。